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397章 实力宠爱

时间:2018-01-03作者:鱼不语

    的确要在乔家老宅待到晚上,午饭过后,乔治笙没说要走,任丽娜也叫人把晚餐预备好,一切都像是早就定好的样子。

    宋喜倒是没有其他事情,只不过每次来这边,都感觉浑身局促,到底不是自己家里,好在还有乔艾雯从旁陪着说话,不然她真要尴尬死。

    慢慢午后,宋喜跟乔艾雯在房间里面聊天:“我家凌医生都三十的人了,为什么还不找女朋友?”

    宋喜手里捧着一本乔艾雯的英文读物,摇摇头:“知道,但我不能说。”

    乔艾雯眉头一蹙:“为什么?”

    宋喜回道:“他警告过我了,不能卖友求荣。”

    乔艾雯说:“我是一般人嘛,你是我嫂子!”

    宋喜当即抬起头,出声打断:“停,我不吃这套。”

    乔艾雯看着宋喜,佯装不悦:“这么冷血…跟我哥一样。”

    宋喜重新低下头看书,不辨喜怒的回道:“我要是没有钢铁般的意志和六亲不认的决心,怎么能跟他一个屋檐下住这么久?”

    乔艾雯忍不住笑:“这倒也是。”

    说着,她忽然话锋一转,狐狸似的凑近宋喜,神秘兮兮的问:“欸,你跟我哥,你们两个…有没有…你懂的。”

    宋喜对上乔艾雯挤眉弄眼的神情,故意平静回道:“不大懂。”

    “啧,我问你们两个有没有越线。”

    宋喜忍不住‘嗤’了一声:“你看你哥那张禁欲系的脸,他生日的时候,我就差送他一木鱼,他浑身上下都是线,谁敢越?”

    乔艾雯快要笑死,抱着抱枕跟宋喜一起吐槽乔治笙:“对对,你形容的太好了,他就是这样的人,要不是盛……”

    一时忘形,乔艾雯险些说漏了嘴,她反应很快,硬生生转过去:“身边还有些异性朋友,我都怀疑他是不是喜欢男的,当然了,他对男的也不怎么待见。”

    嘴上说的再遛,表情和神情骗不了人,宋喜看出乔艾雯其实想说一个人名,但是突然憋回去了。

    既然对方不想说,宋喜也不会问,佯装没听出来的样子,淡笑着把话题岔开。

    乔艾雯问了宋喜半天,宋喜也挺好奇的:“你从小就在国外,怎么中文说的这么好?一点儿口音都没有。”

    乔艾雯理所当然的表情回道:“我读的中文系啊。”

    宋喜猝不及防的被戳中笑点,倒在沙发上乐不可支。

    乔艾雯也跟着乐:“你笑什么?”

    宋喜伸手抹了下眼角的泪,一抖一抖的回道:“中国人,去国外读中文……”

    乔艾雯侧躺在床上,似是得意的说:“我爸生怕我忘本,给我找的保姆,厨师,保镖,反正你能想到的所有人,都是夜城的,你看我这一口夜城话,比你说的还地道呢。”

    宋喜频频点头:“说得好,说得棒。”

    乔艾雯一斜眼:“你还能再敷衍一点儿吗?”

    宋喜还是在笑。

    下午太长了,两人聊天聊得累,乔艾雯趴在床上,看着沙发处的宋喜问:“欸,我们打扑克吧?”

    宋喜抬眼:“咱们两个?”

    乔艾雯说:“就咱俩有什么好玩儿的,你去隔壁叫上我哥,咱们三个打。”

    宋喜说:“他不会玩儿的。”

    乔艾雯道:“你去问问嘛,他也闲得无聊。”

    宋喜道:“他难得休息,闲这个字用不到他身上。”

    乔艾雯说:“可是我好想打扑克啊…”说着,人在床上翻来覆去。

    宋喜熬了几秒,合上手中外文书,起身道:“我怕了你了。”

    乔艾雯笑说:“祝你成功。”

    宋喜出门来到隔壁房间,其实不光乔艾雯想打纸牌这个理由,她心里也有几分想见乔治笙,但她自认为可以很好地掌控这份小喜欢,就当是养养眼也好嘛,反正他不喜欢她,两人也是注定从认识开始,就是在倒计时结束的关系。

    现在能多看一眼是一眼。

    敲门,不多时门内传来:“谁?”

    宋喜说:“是我。”

    过了两秒:“进来。”

    宋喜推门走进去,乔治笙穿着衣裤坐在床上,看样子是刚起来,她出声问:“你在睡觉?”

    乔治笙说:“睡不着,眯着。”

    宋喜说:“艾雯要打扑克,你想不想玩儿?不想玩儿就再眯一会儿。”

    乔治笙长腿一跨,下了床:“你先去吧,我洗把脸。”

    “好。”

    宋喜转身回到乔艾雯房里,说乔治笙洗把脸就来,还说:“你哥是真宠你,这要换一个,还想打扑克,他能打得那人像扑克。”

    乔艾雯美滋滋又得意洋洋的回道:“那是,我不是我妈的贴心小棉袄,可我是我哥的长款皮风衣啊,拉风又保暖。”

    乔治笙没多久便走进来,宋喜余光瞥见,面色无异,心底却跳动着欢喜。

    乔艾雯把床上被子掀到床尾,拍了拍床,说:“上床。”

    宋喜跟乔艾雯都是女的,没什么避讳的,踢掉拖鞋坐在大床一处,乔治笙也面色无异,走过来坐在床边。

    三个人打斗地主正好,乔艾雯说:“都是自己人,我们谈钱伤感情,贴纸条好不好?”

    乔治笙面无表情:“幼稚。”

    乔艾雯有些撒娇的说道:“我们小时候都是这么玩儿的。”

    宋喜附和:“我同意。”

    乔艾雯看向乔治笙:“二比一,你没有发言权了。”

    说话间,撸胳膊挽袖子开始洗牌,第一局乔艾雯就叫了地主,乔治笙跟宋喜俩贫民,不着痕迹的使了个眼色。

    乔艾雯见状,警惕道:“你俩不许合伙欺负人。”

    宋喜道:“我还怕你俩合伙欺负人。”

    乔治笙心想,是他最要防备,她们合起伙来欺负人吧?

    三人心思各异,第一局打得话少牌多,乔艾雯的地主成功被推翻,乔治笙把牌一扔:“纸呢?”

    乔艾雯压根儿没想到自己会输,拉着脸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本子,乔治笙利落的私下一张纸,又刷刷撕了几个长条,蘸着旁边杯子里的水,毫不犹疑的贴在了乔艾雯脑门正中间。

    乔艾雯一呼吸,纸条就跟着往前飞,宋喜忍俊不禁,忽然想到几分钟前,乔艾雯还在得意乔治笙有多宠她。

    乔治笙递给宋喜一张纸条,宋喜嘴上说着不好意思,可下手却一点儿不含糊,又往乔艾雯脑门上来一封条。

    乔艾雯一喘气,两个门帘儿似的忽闪,她拉着脸说:“两口子合伙欺负人是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