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389章 你怎么收费的?

时间:2018-01-01作者:鱼不语

    荷官如常操作,乔治笙拿着宋喜所剩不多的筹码,连着下了五把闲,次次都是闲赢。

    宋喜见状有些坐不住凳子,想说乔治笙靠运气,但是想到他生日那晚,当众都可以偷龙转凤,他明显就是行家。

    五把闲过后,乔治笙又连开了四把庄,眼看着桌边的筹码越来越多,宋喜忽然道:“我想换一个。”

    荷官是全程陪赌,宋喜故意指了个远一点儿的桌台,荷官迈步往前走,宋喜趁其不备,拉了拉乔治笙的手臂,乔治笙看向她,她使了个眼色,示意他把头低下来。

    “干什么?”乔治笙眼带警惕,似乎不怎么乐意。

    宋喜着急,干脆拉着他的胳膊,半强迫的让他低下头,乔治笙眉头轻蹙,看似不快,可还是顺着她,看她要说什么。

    宋喜凑近乔治笙耳边,粉唇开启,极低的声音说:“你可千万别在赌场出老千,抓到要被打死的!”

    她口中呼出的温热气息扑在乔治笙耳边,乔治笙很少离她这么近,上一次…还是生日的时候。

    稍瞬即逝的晃神儿,乔治笙的心猿意马很快被她话中内容冲散,重新抬起头,他没好眼神的瞥向她,但见宋喜目光担忧,是真怕他耍诈。

    乔治笙本想怼她,可是话到嘴边,他只淡淡问:“你到底用不用我帮你玩儿?”

    宋喜进行了四秒钟的人性挣扎,毅然决然的回道:“用。”顺道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乔治笙算是看出来了,什么怕他出老千被打死,在金钱面前,他也就是个挣钱的工具。

    赌场是宋喜说要来的,结果到了地方,全程都是乔治笙在玩儿,她在旁边看着,十赌九输是针对宋喜而言,在乔治笙这里,可以说是十赌九赢。

    手边的筹码颜色各异,越来越多,宋喜偶尔看向乔治笙的目光中,充斥着崇拜,当然了,她也偷着瞄他到底有没有出千,万一出千被抓,她是先跑好呢?还是打电话找元宝好呢?

    一晃儿两个小时过去,乔治笙侧头看向宋喜:“你不饿?”

    宋喜眼睛盯着赌桌,随意摇头:“不饿。”

    乔治笙跟侍应生打了个招呼,侍应生点头离开,再回来的时候,推着餐车,餐车上面各种澳门的小吃还有点心水果。

    宋喜坐在桌边,吃着点心喝着茶,看着乔治笙赌牌,日子过得那叫一个滋润了得。

    包厢中亮着金色灯光,宋喜赢钱赢得热血澎湃,不知不觉外面天都暗了,他们在赌场待了一整个下午。

    最后还是乔治笙说:“最后一把,不玩儿了。”

    宋喜本能的背脊挺直,攥拳对乔治笙道:“加油。”

    乔治笙不咸不淡的瞥了她一眼,随后一伸手,将桌面上所有筹码全都押了‘小’,宋喜面色无异,但肚子里面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暗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梭哈’呀,那么一大堆筹码,万一输了…呸,乌鸦嘴。

    她在这边正天人交战,牌桌上已经买定离手,荷官开局,嘴上说着:“3,3,4点,小,闲家赢。”

    宋喜好开心,一时忘形双手抓住乔治笙的胳膊,这一刻无关钱财,只是单纯的兴奋。

    乔治笙被她摇着胳膊,竟也没说什么,空出来的另一只手去拿烟,然后单手点烟。

    荷官跟侍应生都凑过来,当面清点筹码,宋喜后知后觉,眼神略显尴尬,随即不着痕迹的抽回手,对乔治笙道:“辛苦你替我玩儿了一下午,钱都给你。”

    乔治笙抬手夹走唇边香烟,吐出一口白色烟雾,侧头看向宋喜。

    朦胧白雾隔在两人中间,乔治笙声音低沉,带着几分清晰挑衅:“我就值一万块钱?”

    宋喜表情微顿,眼球也转了转,小声说:“友情价嘛。”

    乔治笙说:“谈感情,伤钱。”

    宋喜问:“那你怎么收费的?”

    话一出口,她就觉得…啧,味道不怎么对,果然乔治笙也是目光一沉,警告的看着她。

    宋喜回以一个‘别计较’的眼神儿,还有外人在呢。

    乔治笙别开视线不搭理她,荷官很快将筹码按颜色分好,出声说:“先生,这里一共是五百七十二万四千整,您是要兑现,还是打卡?”

    乔治笙侧头看向宋喜:“存卡吧。”

    宋喜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慢一秒点头:“嗯,都行。”

    乔治笙见她没动,出声提醒:“卡。”

    宋喜美眸微挑:“我的卡?”

    她终于回神儿,马上道:“都是你赢的,你自己拿着吧,我不要。”

    一旁的荷官跟侍应生看着宋喜,乔治笙也看着她,目光中多了几分威慑,似是在告诉她,别让他多废话。

    宋喜心底挣扎了一下,什么都没说,默默地掏出卡,递给荷官。

    荷官双手接过,礼貌询问:“您是需要兑换成人民币吧?”

    宋喜点头。

    荷官报上今天人民币与港币汇率,双方确定没有异议,赌场方面安排打钱。

    整个流程很快也很周到,因为这里是vip包厢,一下午的消费都不止几万,临走前,乔治笙还给了荷官和侍应生不小数目的小费。

    两人乘电梯下楼,宋喜说:“刚刚有外人在,我不好意思跟你争,虽然你不差钱,但都是你出的力,我也不好白拿钱,心里不舒服。”

    感觉像被他给包了。

    乔治笙面色无异,出声回道:“也不算白拿,你帮我治病,我也没给过你诊金。”

    宋喜说:“那能一样吗?我给你治病是看交情。”

    乔治笙侧头看向她:“那你觉得我在这儿坐了一下午,是为了钱?”

    宋喜被他一噎,当即说不出来话。

    电梯门打开,乔治笙迈步往外走,宋喜紧随其后,她下午各种小吃点心吃了不少,乔治笙却只喝了一些东西,主动说要去吃饭。

    宋喜道:“那晚饭我请。”

    乔治笙由衷的问了句:“你跟别人出来也这样吗?”

    宋喜回道:“你没看到,昨天我为了跟元宝和佟昊抢单,差点儿翻脸。”

    乔治笙可以理解,他已经要翻脸了。

    “跟你做朋友真不错,省钱。”他明目张胆的揶揄。

    宋喜顺势道:“那是,我对朋友向来讲义气,尤其是异性朋友,又不是男朋友,干嘛花别人的钱?”一笙有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