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378章 人心,妙不可言

时间:2017-12-30作者:鱼不语

    如果上帝低头看,会发现这个世界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诸多改变人命运的事情。

    例如从乔家老宅离开的第一刻,元宝立马叫人打听今天在医院发生了什么事儿。

    宋喜离开办公室,凌岳又是如何面对乔艾雯。

    原本打算晚上做东请吃饭的韩春萌,突然三缺二,独自回家的路上,想到任姗姗当众高声骂她死胖子,那一瞬间她无地自容,

    她终究要承认,其实她早知道这么胖不好,只是一直自欺欺人,如今,真的要改变了。

    顾东旭下班买了好多零食回家,韩春萌却躲在房间里面做瑜伽,他打电话问宋喜,韩春萌今天受了什么刺激,宋喜如实回答,

    顾东旭却误以为韩春萌喜欢凌岳,不仅要为爱发声,如今都要为爱瘦身了。

    乔艾雯离开医院之际,从元宝那里要到了宋喜的电话号码,宋喜接到乔艾雯的电话时,只片刻的意外,马上便意料之中。

    乔艾雯直来直往,言简意赅:“凌岳不是真的喜欢你吧?”

    宋喜面不改色心不慌的回道:“我们认识九年,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我还没成年,第二次见他,正赶上他被我们老师骂得狗血喷头

    ,我没忍住笑,他可能觉着没面子,所以每次见我都绕道走,再后来我俩成了师兄妹,我们每天看对方被骂得狗血喷头,在我

    们彼此眼中,我们都是没人格的蠢货,现在也没改变多少。”

    乔艾雯见宋喜的次数不多,话也很少讲,只知道她出身高官家庭,自己工作能力也不错,这样的人,往往都挺枯燥乏味的,没

    想到宋喜会这样形容她跟凌岳之间的感情。

    “那他为什么开口就叫你亲爱的?“

    宋喜声音依旧平静:“暗号,毕竟认识这么多年,我们心里想什么,如果站对面儿,一个眼神儿就够了。“

    她不刻意疏远,反而言语中透露着默契,但就是这份坦然,才最终让乔艾雯确信,俩人真的没什么。

    “谢谢你今天这么够意思,没有帮凌岳一起挫我。”乔艾雯高兴了,连带着声音都轻快了不少。

    宋喜叹了口气:“你的面子是保住了,我还不知道怎么去面对他那张臭脸。”

    乔艾雯轻笑着说:“我不会让你白帮忙,任姗姗的事儿,我替你摆平。”

    宋喜闻言一愣:“你怎么知道任姗姗?”

    乔艾雯嫌弃道:“我大舅的女儿,前阵子刚来找我哥托关系进的协和。”

    宋喜轻松不起来了,怎么这个世界这么小?抬眼全是熟人的熟人。

    见宋喜没有马上说话,乔艾雯爽快道:“没事儿,她也就会一哭二闹,连个上吊的胆子都没有,放心吧,我来解决,不会给你和

    凌岳拖后腿的。”

    宋喜迟疑着道:“有个事儿,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乔艾雯说:“讲啊,什么事儿?”

    宋喜说:“任姗姗貌似给凌岳发了裸照。”

    乔艾雯当即炸了:“什么?”

    宋喜说:“但我师兄正人君子,没看。”

    乔艾雯在气头上:“他没看怎么知道是裸照?”

    宋喜回道:“估计是瞟了一眼。”

    乔艾雯满嘴英文,全是脏话。

    说凌岳,凌岳到,宋喜这边插进来一个电话,看了一眼,她垮着脸道:“我师兄的电话。”

    乔艾雯压着怒气说:“真羡慕你,他还主动给你打电话,行,你接吧,我没说你跟我是什么关系,你随便编,我先去给我哥打个

    电话。”

    乔艾雯提到乔治笙,宋喜几乎控制不住,嘴巴先于意识,问了句:“他还没回夜城?”

    乔艾雯随口应道:“嗯,好像去了国外,你赶紧接凌医生的电话,免得他火大,我先挂了。”

    乔艾雯风风火火,说挂就挂,宋喜心想,国外?

    元宝说他去了外地,她还以为只是去了外省,没想到是在国外。

    来不及想太多,凌岳这边的电话响了半天,宋喜赶紧接通。

    与此同时,乔艾雯也给乔治笙打了个电话,力证下午任丽娜说的话不靠谱,宋喜跟凌岳之间清清白白,当然,这都要怪任姗姗

    惹的事儿。

    说到任姗姗,乔艾雯简直牙根儿痒痒:“人不要脸也就算了,丫心还坏,明明就是她自己惹出来的事儿,结果到妈面前,全都是

    别人的错,给自己摘一遛干净,哥,你赶紧叫人把她给我整走,你要是不把她弄走,那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了!”

    乔艾雯是那种气急了没有理智的人,打电话跟乔治笙抱怨了许多,但她是真的没想到,仅仅是隔天,不对,明确的说是仅隔了

    一个晚上,他就叫人去协和医院给任姗姗办理了离职手续。

    任姗姗没去上班,是医院给她打来电话,通知她有空把私人物品收走,她才知道,自己被开除了。

    她马上打给任瑞中,任瑞中又打给任丽娜,任丽娜知道元宝有这个能力,但不会做这样的决定,所以当即打给乔治笙,问他怎

    么回事儿。

    乔治笙在电话里面,声音平静且淡漠的回道:“我跟宋喜还没离婚,任姗姗这么闹,算什么?”

    不待任丽娜应声,乔治笙又说了一句:“告诉大舅把她带回岄州,自己教不好,以后出来总有人教她怎么做人,我冲着大舅把她

    弄进协和,别让她败光了我跟大舅之间的这点儿情分。”

    任丽娜顿时心凉一半儿,她知道如果不是给她面子,乔治笙不会帮这个忙,她要是再说下去,那就是给任瑞中招黑。

    虽说是自己亲儿子,但乔治笙自小有主见,且掌事早,除了生前的乔顶祥之外,所有人见他都莫名的敬畏,就连她这个当妈的

    ,也不敢过多左右。

    这边挂断,任丽娜又接了任瑞中的电话,可想而知,任瑞中的不满和抱怨有多大,不敢说乔治笙的不是,他拐弯抹角的说任丽

    娜,任丽娜也是两头夹板气,怒极,回了句:“谁让你家姗姗谁不惹,非要去惹宋喜,治笙护着自己老婆有什么错?我听我儿子

    的!”

    说罢,直接挂了。

    气到委屈,委屈到抹眼泪,任丽娜正坐在沙发上憋屈,乔艾雯从房间里出来,她都听见了,所以上前递了张纸,落井下石道:“

    我说什么来着?求你办事儿的时候,拿你当姐供着,现在不帮他办了,你岂止是落回到妹妹?简直什么都不是。”

    任丽娜翻了一眼:“他是你舅舅。”

    乔艾雯当即嗤了一声:“他女儿撬我男人,赶紧带回去别在我眼前出现,不然别说我连大舅的面子都不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