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372章 互戳软肋

时间:2017-12-29作者:鱼不语

    一转眼,乔治笙离开快三个礼拜,中途元宝亲自送来一厚沓关于jm公司的新药临床资料,告诉宋喜以后还有什么需要,尽管

    给他打招呼。

    宋喜话到嘴边,最终还是没有问关于乔治笙的消息,她承认有赌气的成分在,最生气的是明知不该生气,还偏要生气。

    她决定不去想他,他有他自己的事儿要做,她又何尝是个闲人?

    宋喜开启了两耳不闻窗外事,潜心备战论文模式,有时候就连午饭都不跟韩春萌和凌岳一起吃,除了进手术室之外的时间,都

    闷在办公室里面。

    身边人都知道她是下一个‘准副主任’,都也不敢吵她,宋喜自然也就不知道最近这段日子,外面都发生了什么新闻。

    儿科的任姗姗在追心外的凌岳,两个同样聚焦的人物,前者槽点颇多,后者自带光环,这样的组合,简直就是医院茶余饭后的

    头条八卦 。

    说实在话,任姗姗虽然人品口碑不怎么样,但长相普通人不敢随意挑,尤其是飞去日本填了额头,又去韩国割了双眼皮垫了鼻

    梁,化完妆之后,整个人看起来像个精致的混血儿。

    她人又纤细会打扮,所以医院很多女人一边讨厌她的人品,一边又在羡慕她的优渥家境和外表。

    任姗姗追凌岳,大家看热闹的同时,还真拿不准凌岳会不会动心。

    凌岳没跟宋喜说,但韩春萌却是亲眼目睹的,任姗姗为了追凌岳,那是什么招儿都用上了,一天往心外跑八遍。

    她追凌岳却又没直接表白,搞得凌岳也不好贸然拒绝,只能往手术室里躲,韩春萌不喜欢任姗姗,看见她就闹心。

    这天韩春萌刚从手术室里出来,正巧碰见任姗姗踩着一双细跟靴子,站在不远处向小护士询问凌岳在哪儿。

    强忍着翻白眼儿的冲动,韩春萌撇了下嘴角,径自往前走。

    任姗姗一扭头:“欸…”

    韩春萌下意识的停下脚步,任姗姗说:“凌岳在手术室吗?”

    韩春萌学着凌岳跟宋喜的小习惯,双手插兜,面不改色的回道:“我不叫欸。”

    任姗姗认识韩春萌,总跟凌岳出双入对,一起去食堂吃饭那个。

    什么叫力的作用是相互的?你看别人讨厌,别人看你八成也不顺眼,韩春萌跟任姗姗就属于这种人,没什么交集,但天生就八

    字不合。

    两人面对面站着,一个眼神儿,彼此都知道对方不是什么好饼。

    任姗姗暂且压着脾气,面色很淡的问:“那你叫什么?”

    韩春萌说:“你有事儿吗?”

    任姗姗道:“凌岳在不在手术室?”

    韩春萌回道:“我又不是凌岳,你去问他,问我干什么?”

    此时小护士早走了,两人身边没有其他人,任姗姗表情一沉,盯着韩春萌的脸说:“你存心找茬?”

    韩春萌目光单纯:“我找什么茬了?我在跟你讲道理。”

    任姗姗盯着韩春萌的脸,沉默片刻,忽然说了句:“丑人多作怪!”

    韩春萌从小到大一直被身边人说胖,但从来没有人说过她丑,更不会有人当面说她丑人多作怪。

    瞬间怒发冲冠,韩春萌拉下脸道:“你说谁呢?”

    任姗姗道:“我说你呢!又肥又丑,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还好意思往凌岳身边站,我要是凌岳,看见你饭都吃不下,腻死了

    !”

    韩春萌听说任姗姗跟儿科小护士吵架,把小护士损得背地里嚎啕大哭,还扬言把小护士赶出协和,这事儿过去不久,小护士被

    调去其他科室了,大家都说任姗姗家里背景很硬,千万不要得罪她,儿科主任都对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韩春萌跟那个小护士没什么交情,但还是同情的,如今新仇旧恨,韩春萌要是能忍,她就不是那个上初中一挑两个男生,还打

    赢了的女中豪杰。

    怒极,韩春萌一拳怼在任姗姗肩膀处:“你特么骂谁呢?”

    她这一拳下去,往往顾东旭都觉着肉疼,更何况是任姗姗?

    任姗姗没想到韩春萌说动手就动手,一点儿防备都没有,愣是被怼的一个踉跄。

    韩春萌指着她的鼻子说:“这儿是心外!上我这儿来找茬,你找死的吧?”

    任姗姗懵的,韩春萌却还在盛怒之中:“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知道我为什么不打你脸吗?我怕把你那张整容脸给打扁了!

    每天穿得花枝招展,你以为你是孔雀开屏,其实大家都以为你是上班坐台!”

    “凌岳看见你都绕路走,生怕被你身上的香水味儿给呛死,我就明确告诉你,凌岳看不上你这种假脸怪!”

    每个人都有软肋,就像韩春萌胖,虽然任姗姗骂她丑,可韩春萌知道,她最大的缺点就是胖。

    同理,任姗姗也最怕别人说她的脸是假的,更何况是假脸怪这种直戳人心的词儿。

    怒火涌上双眼,任姗姗气急了,可她不敢贸然出手,明知道打不过韩春萌,加之此时不远处的护士门都闻声赶过来拉架。

    任姗姗隔着人对韩春萌道:“行,死胖子,记着你今天说过的话!”

    韩春萌眼睛一瞪,二话不说,作势就要上前抽她,一帮人慌里慌张的拦着,任姗姗继续叫嚣:“死胖子,你今天动弹我一根手指

    头,我明天就断你一条腿!”

    心外的人皆是看任姗姗不爽,本就不是她们科室的人,还跑到她们地盘儿上找事,若不是忌惮她的背景,早有人看不惯要开骂

    了,可眼下大家也只敢拦着韩春萌,毕竟动手了,吃亏的是她。

    有人对任姗姗说:“你赶紧走吧。”

    任姗姗趾高气扬,抬着下巴对韩春萌道:“你给我等着!”

    说罢,不顾众人各异的目光,转身离开。

    韩春萌最少被四个人拉着,气到浑身脱力,任姗姗走后,她在休息室里面大哭一场,其实她不想哭的,她知道这样很丢人,可

    她就是忍不住,好多人都在安慰,但也都劝她息事宁人。

    宋喜刚从手术室里出来,马上就有小护士过去通风报信,并且一字不差甚至添油加醋的现场还原了一遍。

    宋喜闻言,当即面孔一沉,吓得小护士也不敢吱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