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361章 为她什么都做了

时间:2017-12-26作者:鱼不语

    宋喜抽了一张牌,因为只有她跟佟昊两个人比大小,所以她敞亮的掀了底牌,是个7。

    佟昊看了眼宋喜,内心瞬间闪过两个念头,要么耍赖不让众人看牌,就说他的小;要么直接替她吃。

    前者很显然是行不通的,众目睽睽之下,他只能亮牌。

    乔治笙刚开始打算看宋喜的热闹,可见她真的输了,他倒觉着也没什么热闹好看,最起码,心里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开心。

    宋喜看到自己的牌小,马上笑着拿起叉子,出声说:“正好我要饿死了,先吃为敬。”

    每个寿司都有近七八厘米长,三四厘米厚,用料扎实,宋喜不矫情,一口一个,在吃到第五个的时候,佟昊不出声说:“吃不下

    别勉强。”

    我帮你吃,这四个字,他还是没好意思说出口。

    宋喜摇摇头,拿起手边酒杯喝了一口,空出嘴道:“没事儿,你太小看我的饭量了。”

    她到底把七个寿司都吃完了,霍嘉敏对她道:“还行吗?”

    宋喜勾起唇角,比了个ok的手势:“我不信我这么背,再来一轮。”

    第二轮是常景乐输了,当他最后掀开底牌,发现是个小3的时候,一帮人都要笑死了,怪不得他欲盖弥彰,非要最后一个揭晓。

    霍嘉敏也是连连拍着心口说:“吓死我了。”她抓了个5。

    接连几局,几乎所有人都中过标,除了乔治笙。

    常景乐说:“手气这么好,邪了门儿了。”

    阮博衍淡笑:“他一向运气好。”

    霍嘉敏看了眼剩下不多的寿司,转着眼睛道:“我们要不要玩儿大一点儿?”

    常景乐跟她目光相对,两个人贼气相投,马上互相给予一记你懂我的眼神儿。

    常景乐拿起旁边的芥末条,一整条洒在剩下的寿司上,空气中立马飘荡出刺鼻的冲味儿,阮博衍眉头轻蹙,躲得远远的,他不

    能吃辣。

    见他如此,常景乐马上坐地起价:“抽中的不吃,罚这一排,女生半排。”

    他手往旁边一扫,示意一排伏特加勾兑的深水炸弹。

    果然玩儿的很大,本来宋喜还想如果她抽到,八成她也吃不下,还不如罚一杯酒,现在一看,两边的惩罚都不相上下。

    规矩说好,心跳的时刻这就要到了,乔治笙却主动对常景乐伸出手:“我来洗牌。”

    常景乐把牌递给他:“你生日,你是老大。”

    乔治笙当众洗牌,他手指修长好看,动作简单而利落,洗了两次牌后,又将下面的部分平分几次交叠到上部,很多人都有这样

    的习惯,大家都不以为意。

    七个人依次抽牌,宋喜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抬起头,面色无异。乔治笙打量她脸上的表情,看不出有什么异样。

    按理说谁洗牌谁先亮牌,但乔治笙却下巴一抬,示意从对面先开始,常景乐笑说:“你说了算。”

    宋喜先开了牌,是个4,她自己都绷不住笑:“你们还要刺激我吗?要不我先吃为敬?”

    常景乐笑说:“投降输一半儿。”

    佟昊忍不住道:“替喝行不行?”

    常景乐说:“行啊,替喝喝整排。”

    佟昊磕都没卡一下,正要伸手去拿桌上的试管杯,宋喜也要阻止,她不用他替喝,正在此时,乔治笙默默地丢出一张牌,众人

    定睛一瞧,是个小3。

    宋喜都愣了,简直不敢相信,其他人也是始料未及,惊喜掺半。

    要说乔治笙幸运之神护体,从开始到现在就从来没输过,这一出手就是个小3,什么鬼?

    面不改色,乔治笙眼睛盯着桌边的深水炸弹,说了句:“拿来。”

    常景乐看笑话的表情问:“不挑战一下寿司?”

    乔治笙用眼神儿告诉他,别废话。

    常景乐美滋滋的把整排深水炸弹挪过来,乔治笙拿起来,一口一个,试管有十厘米长,酒又是烈性的,宋喜一瞬间只担心他都

    没怎么吃东西,胃受不受得了。

    连着喝了一排,宋喜看也没人主动让乔治笙吃点儿东西,她只好硬着头皮递过一块儿切好的生日蛋糕:“嘉敏特地订的,别浪费

    。”

    乔治笙没接话茬,但拿起叉子,吃了蛋糕。

    中场休息,常景乐上台,对着话筒道:“咳,喂,喂。”

    宋喜侧头看向台前,脸上带着笑。

    常景乐说:“家里有钱,刚刚留学归来,虽然知道在座的各位可能听不懂英文,可还是要唱一首英文歌曲,一首《how do i liv

    e》献给大家,尤其是不苟言笑的那位,我爱你啊。”

    宋喜看了眼乔治笙,乔治笙头都不抬,像是没听见。

    背影音乐响起,常景乐特地关了舞台大灯,只剩话筒上一束追光,他站在光下,让人想不看都不行。

    平日里他玩闹惯了,宋喜真的没想到他一开口,竟然是惊艳的唱功。

    她本就喜欢这首英文歌,原唱是leann,听过女版的婉转,方知男人的浅唱深情。

    阮博衍起身开了中间空场射灯,地板和墙壁上立马投射出复古舞池五彩斑斓的光点,一瞬间仿佛真的回到了旧时候。

    他走过来邀请霍嘉敏跳舞,霍嘉敏放下酒杯,跟着阮博衍走了。

    元宝不着痕迹的打量剩下几人,突然起身道:“昊子,出去抽根烟。”

    佟昊站起身,跟着元宝一同走了,眼下沙发处只剩乔治笙跟宋喜二人。

    宋喜侧身趴在沙发背处,听着常景乐好听的歌声,望着舞池中正在跳舞的阮博衍跟霍嘉敏,她觉得这幅画面好美,美到酒不醉

    人人自醉。

    乔治笙稍微一抬眼就能看到宋喜,她扭着身子,量身定做的旗袍丝毫不差的勾勒着身形,开衩处露出一整条修长匀称的美腿,

    他应该是刚才酒喝的急了,这会儿才开始酒气上涌,身体发热。

    北方的屋子里都有供暖,禁城的包间也是恒温空调,乔治笙觉得燥,干脆解开军装上衣的扣子,只剩下里面一件穿白色的衬衫

    。

    宋喜听见动静,侧头朝他看来,这会儿身边没人,她对他说:“吃点儿东西垫垫肚子,喝这么多酒伤胃。”

    她好心好意,谁料乔治笙道:“就你这手气,以后别学人家拼运气。”

    宋喜美眸微挑:“我运气还有你差?”

    乔治笙眼皮一掀,盯着她,数秒过后,只见他从背后抽出一张小王,扔在桌上散落的扑克牌中,薄唇开启,出声说:“要不是我

    帮你兜底,你个小4还能跑得掉?”

    宋喜愣住,半晌才回神:“你偷牌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