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337章 找上门来

时间:2017-12-19作者:鱼不语

    电话已经挂断半分钟有余,可宋喜的脑袋还是一片空白,她很想冷静下来,可心底却不受控制的火冒三丈。看wwΔw.『ksnhu『.la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看不见她还不至于聋,乔治笙那边怎么回事儿,她用脚后跟都想得出来,什么不近女色,只是她没赶上罢了,什么丧亲之痛,心情不好,这都是她一厢情愿想象出来的,乔治笙根本没她想的那么需要人关怀,而且她有什么资格可怜他?

    把他们两个摆在一起,饶是谁看,都是她更可怜一些吧?

    这年头最怕的就是自己可怜还偏要同情心泛滥,也不知她哪儿来的一腔热情。

    宋喜坐在床上,有那么五分钟的时间,气到浑身发燥,像是更年期提前,后知后觉,她一只手一直紧张的攥着被角,等到手心摊开,全都汗湿了。

    要庆幸人的精力有限,无论是喜怒哀乐,还是贪嗔痴怨,皆是一股劲儿的冲动,待到这股愤怒逐渐平复,宋喜扪心自问,她到底有什么好气的?

    她是气乔治笙拐弯抹角,没说清到底动没动女记者?

    还是气他电话里面突然传来女人*的声音?

    如果是后者,她显然没资格,明知道是假结婚,别说他在外有女人,就算他把女人带家里来,该识相躲开的人也是她。

    人惯会自我安慰,宋喜想,她是气乔治笙没说清女记者的事儿,对,一定是这样,他跟什么人在一起,她管不着。

    劝通了自己,宋喜收起电脑和杂七杂八的东西,躺下闭眼睡觉,隔着一层薄薄的眼皮,她眼球不受控制的来回转动,耳边尽是突如其来的刺耳声音,那声音一如魔障,宋喜整夜辗转反侧,挥之不去。

    直到凌晨,宋喜才勉强睡了一小会儿,结果就是这一小会儿也没着消停,八百年不做梦的人,破天荒的做了个梦,梦里面她跟乔治笙仍是夫妻关系,可他却正大光明的把白月光领回家,当着她的面秀恩爱。

    梦里面宋喜气到肝儿疼,那股疼痛直到手机闹钟把她吵醒,仍旧清晰的持续着。

    宋喜心情更加不好,起床收拾出门,看到院子里面停的白色吉普,她也赌气懒得上,愣是自己叫了辆车去上班。

    她不是个喜怒易形于色的人,但身边待久的人都知道,宋喜不高兴的时候,不会拉着脸,但会高冷,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多一句话,多一个字都不讲。

    她现在带着几名博士生,早上例行查房,然后进手术室,手术过程中,其中一名博士生开了句小玩笑,说患者染得灰色头发像他奶奶,逗乐了手术室中其他人,这在平常也就是一笑而过,没多大的事儿,可今天赶上宋喜心情不好,她戴着口罩,看不清楚脸上表情,只听得很平的一句:“如果真是你奶奶躺在这儿,你还笑得出来吗?”

    她声音没有明显的怒意,可一瞬间,手术室中的笑声像是生生被人给掐断,当真是戛然而止。

    笑的人不敢再笑,挑起话题的博士生吓得心底一沉,脸色都变了,愣是顿了几秒才垂下视线说道:“对不起。”

    手术是大手术,但于宋喜而言并无难度,八年来她做了没有一千台也有八百台,三个小时后,手术顺利结束,她转身出去洗手,剩下几名学生跟护士善后。

    几人确定她已走远,这才小声议论。

    “宋医生今天怎么了?好像心情不好。”

    “这还什么好像啊,就是不好!”

    被点名数落的博士生白着脸道:“我以后是不是不用混了?”

    小护士抿抿唇:“你们几个新来的,不会看眼色也正常,我告诉你们,宋医生要是话很少的时候,你们千万不要惹她,人家马上要升副主任的人,小心吃不了兜着走!”

    宋喜站在洗手池前仔细的洗了手,脱下无菌衣来到休息室,习惯性的检查了一下手机,没想到真有未接电话,还是元宝打来的。

    看到元宝,宋喜马上就会想到乔治笙,想到乔治笙,又是胸口一阵憋闷。

    稍一迟疑,宋喜给元宝回了个电话,电话很快接通,宋喜说:“不好意思,我刚从手术室出来,才看到你的电话,有什么事儿吗?”

    元宝道:“也没什么大事儿,有个朋友心脏不大好,想来你们医院检查,托我打听一下手术和病房。”

    宋喜说:“我们这边手术和病房的确挺紧的,正常都要排到一个礼拜之后,但要是你朋友,我给你问问看,加个急,应该没问题。”

    元宝说:“那太谢谢你了,你现在忙吗?我就在协和附近,要不要出来吃个饭?”

    宋喜跟元宝认识这么久,还没单独在一起吃过饭,宋喜猜他见面还有事儿要谈,所以没拒绝,让他稍等十分钟,她换身衣服下去。

    挂断电话,宋喜把医院穿得平底鞋换成外穿的高跟鞋,穿上外套下楼。

    才出了医院大门,宋喜一眼看到不远处等候的元宝,就他一个人。

    见惯了他跟乔治笙成双入对,刚刚下楼的时候,宋喜还猜,乔治笙会不会也在,但想想也不可能,某些人软玉温香在怀,怕是还没起来呢。

    两人碰面微笑着打招呼,一起去了医院附近的一家饭店,点过菜后,宋喜看向对面的元宝,主动问:“你那朋友具体是什么病?”

    元宝面不改色的回道:“我也不大懂,他就说心脏不怎么舒服,回头我让他过来检查一下。”

    宋喜道:“我周日放假,其他时间你都可以来,提前打个电话,我帮你安排。”

    元宝微笑:“谢了,一直想找机会请你吃顿饭,但你平时太忙了,昨天我跟笙哥经过你们医院门口,本想叫你下来吃饭,但看你跟你朋友在一起,笙哥就说不打扰你们了。”

    闻言,宋喜下意识的眼露迷茫,想了几秒才突然回忆起昨天中午,她跟齐未一起出来吃饭,乔治笙跟元宝什么时候经过的?她完全没注意。

    “啊,我朋友刚从外地回来,腿受伤了,我昨天是扶他站在马路边等车。”

    宋喜目光坦然,口吻也是非常坦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