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334章 骗她,回归

时间:2017-12-16作者:鱼不语

    宋喜问:“你还在家吗?”

    乔治笙说:“没有。看ΔΔwwんw.『kan→shu→.la”

    宋喜想想也是,乔治笙那么忙,怎么可能生病就在家养着,拿着手机,她出声嘱咐:“能休息就尽量多休息一下,过劳也会让人免疫力下降。”

    乔治笙‘嗯’了一声,宋喜这边插了个电话进来,是顾东旭打来的,她直白的说:“我接个电话。”

    乔治笙说:“挂了。”

    他这边挂断,宋喜接通顾东旭的:“什么指示?”

    她心情还不错,口吻也是轻松的,但顾东旭就没这么好心情了,他声音低沉中带着几分严肃:“身边有人吗?”

    宋喜明知身边没人,还是环顾左右,这才道:“没有,什么事儿?”

    顾东旭似是纠结了一下,顿了几秒后说:“去宁山公墓偷拍的记者出事儿了。”

    闻言,宋喜神情一变,也是慢半拍才接道:“怎么了?”

    顾东旭说:“男的胳膊废了,女的…处|女膜撕裂。”

    后半句他说的很是无奈,其中包含着复杂情感,像是不愿承认,但又不得不承认。

    宋喜心底咯噔一下,那感觉像是后脑勺被人用力敲了一下,整个人都是懵的。第一反应就是不会,乔治笙答应她的,微张着唇瓣,她动了动才发出声音:“确定吗?”

    顾东旭回道:“我们说话讲证据的。”

    顿了顿,他又补了一句:“你以为我愿意往他身上泼脏水?”

    如果是真的,那的确是够脏的。

    宋喜拿着手机,半晌没出声。

    顾东旭低沉着声音道:“记者那边也没有报警,这事儿警局不会管,我犹豫了很久该不该跟你说,说完你又会怎么想,可想来想去我还是要告诉你,我跟你比跟他亲,你有权利知道。”

    宋喜明白顾东旭的意思,在顾东旭心里,乔治笙从来不是个普通商人,如今他一直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之前她信誓旦旦的保证不会,如今看来…倒像是被现实狠打了一个巴掌,不对,是被乔治笙打的。

    难道在乔治笙眼中,低调处理的结果就是把女人……宋喜眉头一蹙,简直不敢往下想。

    两人拿着手机,均是沉默,良久,还是宋喜先出声说:“我知道了。”

    顾东旭问:“你打算怎么办?”

    宋喜满脑子都是懵的,怎么办?她能怎么办?可她又不想说不知道,沉默片刻,轻声说:“我想想。”

    在顾东旭看来,宋喜是应该考虑一下她跟乔治笙之间的关系了,哪怕关系不能改变,最起码…不能假戏真做,他不是存心给她找不痛快,只是更害怕她以后会伤心难过。

    电话挂断,宋喜一个人拎着手机,面对墙壁站了很久,久到韩春萌找过来,见状,诧异的问:“你干嘛呢?”

    宋喜连个伪装的没事表情都做不出来,干脆直言回道:“你先去吃饭。”

    韩春萌问:“怎么了?”

    宋喜说:“别问,听话去吃饭,我出去一下,一会儿回来。”

    说完,宋喜迈步往前走,其实她也不知道要去哪儿,就是心里憋着一股火,一股无名之火,烧的她坐立不安,转眼就从楼上乘电梯下了一楼。

    楼上开着恒温空调,很是暖和,但楼下就有些凉了,很多人已经在外面加了外套,宋喜没管这些,直接穿着白大褂走出医院大门,外面更冷,只有十几度,迎面一阵冷风吹来,宋喜浑身一凉,发热的脑子也终于逐渐冷静下来。

    顾东旭不会撒谎骗她,可他毕竟不是当事人,她要听乔治笙说,除非他亲口承认。

    拿着手机,宋喜刚要打给乔治笙,忽然听到有人喊她:“小喜。”

    宋喜抬头,闻声找人,不多时,她视线定格在台阶下面的某处,那里站着一个人,一个不仅在人群中打眼,甚至比阳光还要耀眼的人。

    纯白色的t恤,黑色裤子,脚上白色休闲鞋,外面一件长款的驼色风衣,头上还戴了顶同款颜色的鸭舌帽。

    今天虽然温度低,但阳光很好,那人站在阳光下,身上像是蒙了一层金边儿,他朝着宋喜挥手,与此同时唇角勾起,那样邪气的笑容,没有一个从他身边走过的女人不看他。

    宋喜跟他对视几秒,认出后美眸一挑:“齐未?”

    齐未站在台阶下面,满脸笑意。

    宋喜赶紧往下走,齐未也向她走来,他一动,明显的腿脚不利索,宋喜见状加快步伐,本能的上前扶了一把,抬眼看着他问:“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她还以为他在闽城住院,突然出现吓了一跳。

    齐未笑着回道:“刚刚。”

    宋喜忍不住眉头一蹙:“开什么玩笑,伤筋动骨一百天,你的石膏现在能拆吗?是不是这边有什么急事儿?”

    齐未看着宋喜,面不改色的回道:“回来看看你们,一个人在闽城待得无聊。”

    宋喜拿眼睛横他,简直胡闹!

    齐未笑的没心没肺,宋喜视线重新落在他腿上,开口问:“这么快就把石膏拆了,还不拄拐,你怎么过来的?”

    齐未说:“我这么帅,柱个拐人家还以为我瘸呢。”

    宋喜忍着白眼儿的冲动,嘴上却不饶人的说:“你以为你现在就不像瘸子了?”

    齐未说:“我不动,谁能看出我腿有毛病?”

    宋喜真是无语,齐未软下口吻道:“别一见面就数落我,这么久不见,你都不想我的?”

    宋喜绷着脸回道:“想,我想你来我们这儿住院。”

    齐未满眼真诚的说:“好啊,你给我在心外住院部开个房,正好我腿还有点儿疼。”

    宋喜气得不想骂他,扶着他的一只手臂道:“走,我陪你去骨科看看。”

    齐未闻言,死活不去,嘴上说着:“我刚下飞机,还没吃饭,快饿死了,你陪我去吃个饭吧?”

    宋喜说:“去我们食堂。”

    齐未道:“别提食堂,协和的食堂我吃腻了,我想吃岄州菜,你请我。”

    宋喜跟他拉扯了半天,来来往往的人都在看,她被磨的没办法,只好答应。

    齐未满脸笑容,边走边跟她叨念最近在闽城的日子有多难熬,两人走至院外街边,等车的时候,他临时脱下风衣外套,很自然的递给宋喜,宋喜看他里面单薄,马上说:“我不冷,你赶紧穿上,别感冒了。”

    齐未说:“你这身白大褂太打眼,我现在看到医生就害怕,快穿上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