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290章 计中计

时间:2017-12-15作者:鱼不语

    乔治笙冷眼看着她,她摆明了在嘲笑,当他瞎吗?

    宋喜看出乔治笙一触即发的怒意,强忍着憋住笑,眼神因为困倦显得无比柔和,轻声说道:“我是觉着你找个跟你性格一样的女朋友,那你们两个在一起,真的要演默剧了。”

    如果是平时,乔治笙有一百种回怼的方式,可眼下看着她困到眼角下垂的温良模样,心底的怒火也奇异的平息了许多,薄唇一张一合,他出声说:“非要说话才能谈恋爱?”

    宋喜认真的点点头,“情侣之间就要沟通啊,大家都不说话,怎么知道对方心里想什么?”

    乔治笙说:“那是你智商不够。”

    宋喜差点儿没被乔治怼晕过去,气也没劲儿,笑也没劲儿,仿佛正常眨眼,眼睛一闭都能立即睡过去。

    乔治笙很坏,明知道她困得不行,就是不松口放她回去睡觉,因为他觉着她现在的样子很有趣,像是一个大号玩具。

    宋喜右手拿着笔,放在茶几上,左手已经偷着在下面掐大腿了,上一次这么困的时候,还是连着在手术室里面一天一夜,出来整个人都虚脱了。

    乔治笙好心问道:“困了吗?”

    宋喜慢半拍回神,点了点头。

    乔治笙说:“去冲杯咖啡,我等你。”

    宋喜困到眼神茫然,飘忽的看着乔治笙,她轻声道:“你还不困吗?”

    乔治笙很平静甚至得意的点了点头。

    他以为她会告饶,说想回去睡觉,结果她双手撑着茶几,费力起身后道:“你等我冲杯咖啡再来。”

    她竟真的出去冲咖啡了,在她身影消失在他视线的刹那,乔治笙差一点儿心软叫住她,可就迟疑那么短短的一瞬,他没开口,她也没停留。

    宋喜走出乔治笙的房间,下楼看楼梯都是重影的,厨房冰箱里面有各种牌子的咖啡,她用仅存的理智腹诽他,都这个睡眠质量了,不晓得要咖啡有什么用。

    几分钟后,她重新回到二楼主卧,乔治笙在吃水果,看她拿着两个杯子上来,一杯黑漆漆的,他第一反应就是中药,她要是再敢让他喝中药,别怪他翻脸。

    然而宋喜把那杯黑漆漆的东西放在自己那边,另一杯放在他面前,是红枣汤,上面还有两颗饱满的红枣。

    汤凉了,她特地热的。

    喝了口咖啡,宋喜拿起笔说:“你多喝点儿红枣汤。”

    要说心底一点儿触动都没有,乔治笙又不是块儿石头,他向来知道好坏,只是更聪明的区分了别人对他的好,是真心,还是有预谋的算计,这也是他为何少交朋友的最主要原因。

    自己是座宝藏,太多人都想来他身上挖一块儿宝,却鲜有人站出来说,我来守护这个宝藏,逼得他只能自保。

    宋喜就是众多来他这里挖宝的人之一,他明明知道她目的不纯,可她挖之前,还想把宝藏的大门修好,一脸勤勤恳恳又事必躬亲的模样,让他怀疑,她到底是要挖宝,还是要守宝。

    乔治笙很少讲这么多话,今晚竟也被她拖着讲了不少,正口渴,她就带了一杯红枣汤上来。

    他坐在沙发上喝红枣汤,她坐在他对面的地毯上喝咖啡,努力撑着问他问题。

    “你最喜欢别人夸你什么?”

    宋喜左臂拄在桌子上,手指看似在摸额头,实则是在撑眼皮。

    乔治笙声音慵懒:“用不着那么虚伪…顺着就行。”

    宋喜心底在笑,顺他者昌,逆他者亡,果真是他的做派。

    如果她还有力气,她的笑容一定会浮现在脸上,如今倒也托了没力气的福。

    低着头,她边做笔记边道:“那如果对方摆明了虚伪的顺着呢?”

    乔治笙慢条斯理的回道:“那要看虚伪占几分,顺着占几分。”

    宋喜这回是真的忍不住要抬起头,空出两手为乔治笙鼓掌。

    乔治笙看着她,眼带打量。

    宋喜满脸感慨,“果然每一个能做大事儿的人,都是如此的与众不同。”

    乔治笙看了她四秒钟,薄唇开启,“你是在虚伪的夸我吗?”

    宋喜小幅度的摇了摇头,“没有,我是真心觉着你思维清奇,恩怨分明。”

    乔治笙盯着她那双快要睁不开的眼睛,平日里或喜或怒,顾盼生姿,很有精神;如今温顺纯良,近乎呆滞。

    忽然间唇角轻勾,他看着她说:“你现在就很虚伪,但你的话我又很受用,所以我不仅不会觉着烦,还觉着你情商不低。”

    宋喜‘垂死病中惊坐起’,努力瞪大眼睛:“是吗?跟你认识这么久,你第一次夸我。”

    乔治笙表情不变,开口回道:“我这话是违心的,很虚伪,但你也很高兴,不是吗?”

    宋喜困傻了,愣是直勾勾的呆了五秒后才反应过来,原来乔治笙夸她,不过是想印证一下他的那套‘虚伪和顺从’理论。

    乔治笙在等她的回应,以为她会失望或者怎的,结果宋喜沉默数秒之后,忽然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颇为感慨的说:“我服了,你说的是对的,我不得不佩服你的智慧和见解。”

    乔治笙盯了她半晌,最后试探性的问:“你在反试探我?”

    宋喜抬眼回道:“没有,我真心夸你的。”

    乔治笙不信,信了就上套了。

    宋喜冲着他傻笑,“你别不信,这样以后别人真心夸你,你都不知道真假。”

    乔治笙有些懊恼,不是担心别人,因为别人对他说什么,是真是假,他一打眼就能看出来,可宋喜段位不低,就好比现在,他真的不知她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他看不太透的,也就只有她一个人而已。

    一个问卷调查,不知不觉搞成了两个人拼心计和拼演技的擂台,截至此时为止,宋喜已经拉着他聊了一个多小时,别说宋喜,乔治笙都不信自己能耗这么久,而且不知不觉中说了不少话,也费了好些脑子。

    中途他憋得难受,要抽烟,宋喜说:“去窗边抽吧。”

    乔治笙难得的听话,真的起身走去窗边,宋喜低头检查笔记本上的资料,想着他抽烟怎么着也得三四分钟,她必须趁机眯一下。

    放下笔,她趴在茶几上,眼睛一闭就是天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