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289章 喜恶问卷大调查

时间:2017-12-15作者:鱼不语

    宋喜对上乔治笙的目光,只短暂的语塞,马上便笑着回道:“不用付钱,你只要配合治疗就行。”

    乔治笙不接话,抬手去拿桌上的烟盒,宋喜见状,忙道:“能不抽吗?”

    乔治笙抬眼看来,宋喜好言好语的说:“也许你抽了这根烟,那红枣汤就白喝了。”

    乔治笙慢半拍收回手,身体往沙发背上一靠,慵懒的道:“说吧。”

    宋喜问:“你想聊什么?”

    乔治笙薄唇开启,不冷不热,“我什么都不想聊。”

    他一贯如此,宋喜可以接受,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回道:“那我问,你回行吗?”

    乔治笙不置可否,宋喜自顾自的说:“你稍等,我马上回来。”

    她快步离开他的房间,乔治笙俊美的面孔上,表情不变,唯有眼神略有不同。

    宋喜很快就回来,手里多了一个本子和一支笔,蹲在茶几前面,她看着对面沙发上的乔治笙问:“先从吃的开始,我知道你喜欢吃酸甜口的东西,那除了菜色,比如其他的零食或者点心,你都喜欢吃什么样的?”

    乔治笙表情很淡,语气更淡,“不吃。”

    宋喜刚要做笔记,闻言,抬头回道:“我上次就看到你吃双皮奶……你还吃了上面的草莓,你喜欢吃草莓吗?”

    乔治笙望着宋喜单纯无辜的大眼睛,心底有种被人挑衅和揭穿后的羞恼。

    宋喜赶在他没发脾气之前,赶忙补了一句:“我是想丰富一下你的食疗菜谱,比如你喜欢吃草莓,我可以试着给你做些草莓的甜点,你要是喜欢其他味道的,我也好提前做准备,免得不对你口味,你不喜欢吃。”

    乔治笙说:“家常菜你都不会做,还想做点心?”

    口吻满是鄙视。

    宋喜好脾气的回道:“可以学嘛,谁也不是出生就什么都会。”

    乔治笙心跳乱了一拍,他发现自己听不得宋喜有些小委屈又有些小软弱的话,这会让他心软,下不去口怼她。

    沉默数秒,乔治笙开口说:“橘子。”

    宋喜马上低头写在本子上,没抬头,继续问:“还有吗?”

    乔治笙瞥了眼果盘,“最讨厌龙眼。”

    闻言,宋喜抬头回道:“这是桂圆。”

    乔治笙看向她,“有区别吗?”

    宋喜马上百科全书似的给他讲解了一下龙眼跟桂圆的区别,并且怂恿他不仅要吃,还要多吃,对他睡眠有好处。

    乔治笙被她叨念烦了,轻蹙着眉头问:“你问我喜欢什么,是不是打算避开我喜欢的,专捡我不喜欢的?”

    宋喜眸子微睁,明哲保身道:“绝对不是。”说罢,她一回头,指着床头柜上的柑橘,“你看,我准备了你喜欢的。”

    乔治笙明知她是误打误撞,没给她好脸色,开口指使道:“拿过来。”

    宋喜起身走到床边,拿起橘子,三两下剥了外皮,把皮放在原处,橘子递给他。

    再次蹲下,她的调查问卷还要继续。

    问:“你喜欢什么颜色?”

    乔治笙还没等回答,宋喜又补了一句:“除了黑色,白色以外。”

    乔治笙说:“除了喜欢的,当然都是不喜欢的。”

    宋喜抬头,鼓励的眼神,讨好的口吻,“矬子里面拔大个儿,你试着选几个。”

    乔治笙靠在沙发上,完全一副少爷的姿态,停顿数秒,开口回道:“不喜欢艳色。”

    宋喜低头记笔记,嘴里说着:“像是红色你就要少看。”

    乔治笙眸子一瞥,“为什么?”

    宋喜说:“红色会让人神经亢奋,比如易怒的人看了红色,就会更加暴躁。”

    乔治笙:

    宋喜写完了抬起头,“哦,我不是说你。”

    乔治笙忍着脾气,不是舍不得骂她,只是不愿意承认自己易怒。

    问:“运动类呢?除了打拳健身之外,比如跑步之类的。”

    乔治笙回道:“不喜欢跑步。”

    宋喜问:“为什么?”

    乔治笙说:“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宋喜小声嘀咕:“聊天嘛。”

    乔治笙抿着好看的唇瓣,天知道这辈子还没有人像宋喜一般,把他当**采访对象,仔细摸索他的全部喜好,像是要看穿他的全部,他顶讨厌被人看穿的感觉,可眼下却偏偏做着自掘坟墓的事儿。

    每当宋喜知道他的一项喜恶,乔治笙都有种保护膜淡了一层的错觉。

    “你喜欢看什么类型的电影,电视剧?”

    乔治笙瞥着对面埋头奋笔疾书的某人,眼底带着不易察觉的挑衅,薄唇开启,出声回道:“恐怖,惊悚,悬疑。”

    宋喜说:“你以后都不能看这些了,你要看些温馨,甜蜜,浪漫的。”

    “你喜欢舞台剧或者音乐剧吗?”

    “我喜欢看默剧。”

    宋喜一抬头,“品味这么高端?”

    乔治笙面无表情,“不喜欢听废话。”

    宋喜想到韩春萌说她二姨夫,起初也不习惯,坚持,重在坚持。

    不怒反笑,她冲着乔治笙弯起眼睛,勾起唇角说:“其实说废话也是发泄的一种,你就是话太少,精力太多,不信你像我似的,多说几句话,累了自然就会觉着困。”

    这话是真的,宋喜昨晚几乎一夜未睡,熬到现在,整个人都是用精神头在顶着,她都后悔没喝杯咖啡再下来。

    乔治笙看出她困了,好几次都在偷着打哈欠。

    大半个小时过去,宋喜蹲到腿麻,干脆偷偷坐在地摊上,忍不住要偷吃乔治笙果盘里的水果,死撑着不让眼皮垂下来。

    乔治笙见状,三分揶揄三分嘲的口吻说:“你是上我这儿来治自己失眠症的?”

    宋喜困到连打趣的力气都没有,恍恍惚惚的抬起头,有气无力的回道:“你还不困吗?”

    乔治笙闻言,眼底忽然闪过一道光,出声回道:“不困,继续聊。”

    宋喜点头,“好。”

    本子上的字都快认不清了,宋喜努力眨了几下眼,让自己精神一下,出声问:“你喜欢什么样的性格?”

    乔治笙回道:“我这种的。”

    宋喜一个没忍住,当即笑出声来。

    乔治笙一眨不眨的看着她,威胁之意很是明显。

    宋喜困极了,肌肉不受意识控制,只能边笑边摆手,“你别误会,我没别的意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