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288章 只要她愿意

时间:2017-12-15作者:鱼不语

    晚上的饭局结束之后,本还要去禁城继续,乔治笙跟对方打了声招呼,要先走,剩下的叫元宝全权代陪。

    回到家,才夜里十一点过,客厅的灯是黑的,三楼房间还亮着灯。

    乔治笙进门上了二楼,在房门口看到一个托盘,托盘上一堆东西。

    切好的果盘,里面有梨子,有苹果,还有桂圆和柑橘。熟悉的保温杯,之前用来喝中药的,保温杯旁边还有一个水晶小碗,里面装着一把……核桃仁?

    乔治笙好多年没见过生的核桃仁,一时间还有些楞冲。

    宋喜在楼上,听到楼下传来车声,知道乔治笙回来了,果然不到二十分钟,他的电话打过来。

    宋喜接通,他还是那两个字,“下楼。”

    宋喜来到楼下乔治笙的房间,看到他已经洗完澡,穿着黑色浴袍坐在沙发上,面前托盘中的东西还一样都没动。

    熟悉他的套路,宋喜还不待他发问,自顾自的解释:“这几样水果都是可以有效缓解神经紧张,有助睡眠的。”

    说着,她拿起切成两半的柑橘,走到他床头边,把柑橘放在床头柜上,“这个可以不吃,是闻的。”

    转身走回去,她扭开保温杯盖子,递到他面前,“红枣汤,一点儿都不难喝,你尝尝。”

    乔治笙刚刚洗完澡出来,正好有些口渴,接过保温杯,他眼带警惕的往里看,“红枣呢?”

    宋喜道:“你想吃吗?楼下锅里面有。”

    乔治笙才不要吃,就是问问。

    试探性的凑到唇边,他喝了很少的一点,没有什么怪味儿,还甜丝丝的。

    宋喜说:“我加了白糖熬的,不苦。”

    乔治笙仰起脖子,喝得越多越解渴,一口气喝了大半。

    宋喜简直欣喜若狂,毕竟在她心中,他就是难搞两个字的代表,她怕他又挑三拣四。

    他难得的配合,宋喜赶紧趁热打铁,弯腰把小碗拿起来,递到他面前,“吃点儿核桃。”

    乔治笙面色淡淡,口吻挑衅的问:“让我补脑吗?”

    宋喜说:“核桃是滋养强壮品,有利睡眠的。”

    她明明说滋养强壮,可乔治笙却偏偏听成了滋阴壮阳,意味深长的掀起眼皮看了她一眼,乔治笙迟迟没有动。

    宋喜对他就像对小孩子一样,马上关心的询问:“你不喜欢吃核桃?”

    问完,不待他回答,她紧接着又补了一句:“不喜欢吃就不吃这个,明天我给你换其他的,黑芝麻喜欢吗?”

    深夜,白色的光从她头顶照下来,她本就好看,加上和颜悦色,语气温柔,某然一个瞬间,乔治笙仿佛看到一双翅膀从她背后展开,还真有点儿白衣天使的意思。

    如果她不是有目的的对他这般好,那就好了。

    乔治笙只短短几秒就清醒过来,别开视线道:“这就是你准备的食疗?”

    未免过于简单了。

    宋喜说:“一上来就全是药膳,我怕你吃不惯。”

    乔治笙无情的戳穿她,“不是你不会做?”

    宋喜心虚的扯了扯唇角,“我们都慢慢来,这样你容易接受,我也有时间学习。”

    她很坦诚,倒是让乔治笙有些无从开口,抬起手,他就着果盘上的小叉子,吃了一块儿梨。

    宋喜眼球左右一转,鼓起勇气道:“你现在想说话吗?”

    乔治笙嘴里都是梨子的清香,闻言,抬头看向她。

    宋喜微笑,“我的意思是,你要是想说话,我就陪你聊聊天。”

    这是什么套路?

    还从来没有人问过乔治笙这种问题,聊天?

    他眼中本能的露出打量和防备,几秒过后,薄唇开启,不答反问:“你有事儿求我?”

    宋喜马上摇了摇头,“没有。”

    乔治笙问:“你想去看你爸?”

    宋喜脸上的笑容略微敛去,但还是一副坦然真诚的模样,轻声回道:“我原本想麻烦你送我进去看看他,但现在不想了。”

    乔治笙说:“怕他担心?”

    宋喜说:“这是其一,主要我怕问也问不出来,他八成不会告诉我他在外面的仇家。”

    乔治笙一时间没有接话,宋喜看着他,忽然勾唇一笑,“你别总以为我不怀好意,我就不能单纯的想陪你聊聊天?”

    乔治笙一双黑曜石般的眼眸,一眨不眨的盯着她看,故意没有掩饰心中的怀疑。

    宋喜被他看了三四秒,马上换了副口吻:“好吧好吧,我是有目的的,我想给你做个话疗。”

    乔治笙闻言,登时目光一沉。

    宋喜解释:“别怕,说话的话,用聊天的方式治疗你的失眠,话疗。”

    她觉着自己很幽默,自己都忍不住想笑,可乔治笙面无表情,用看神经病似的神情盯着她看,搞得宋喜既想笑又尴尬,最后漂亮的脸上纠结成一副哭笑不得的样子,粉唇开启,小声说:“你别这么严肃嘛。”

    她有很强势的大女人一面,但也有很怂很软的小女人一面,就看她想在什么时间,对什么人露出什么样的一面。

    乔治笙是很怕她撒娇的,即便在宋喜看来,这不算撒娇,可他就是受不了。

    浑身像是过电一般,从心底麻到了手指尖儿和头发丝儿。

    想到她劝他喝药的时候,也是很随意却很软糯的一句:“喝嘛。”

    险些要了他半条命,那样苦的药,他竟然一喝就是好多天。

    一瞬间就没办法再盯着她看,乔治笙别开视线,满脑子只有不停循环的四个字:红颜祸水。

    宋喜是打定主意,这回无论受什么委屈,她都不会中途放弃,早日治好他的失眠,也好早日还宋元青一个清白。

    硬着头皮,厚着脸皮,宋喜故意装可爱,小声问:“聊聊吧?”

    乔治笙浴袍下的汗毛全都不受控制的竖起来,抬眼看向她,他沉声道:“好好说话。”

    宋喜当即挺直腰板,端正姿势,抬头挺胸,“是。”

    就差对他敬个礼。

    乔治笙见状,强忍着没有喜形于色,但眼底分明露出一抹笑意。

    宋喜看的真切,当即松了口气,卸了身上的劲儿,“你别总吓唬人。”

    乔治笙心情的确不错,金口一开,主动道:“你想聊什么?”

    宋喜说:“看你啊,你想聊什么,我就陪你聊什么。”

    乔治笙眼底划过一抹促狭,忽然道:“要付钱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