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247章 吃完就散了

时间:2017-11-13作者:鱼不语

    宋喜一如皇帝跟前侍奉的小宫女,乔治笙刚放下碗,她立马抬手递过棒棒糖,如果是正常情况下,乔治笙才不会乖乖的糖来张口,可眼下是被苦晕了头,竟然抓着她的手腕,就势把棒棒糖塞进嘴里。

    宋喜也是意外,意外这种明目张胆的肢体碰触,不过眼看着乔治笙脸上毫无异样,全都是对于药太苦的嫌弃,她暗自抚平刹那间的小鹿乱撞,面色如常的问道:“好些了吗?”

    乔治笙嘴里又苦又甜,不是个滋味儿,加之后知后觉,刚才抓了她的手腕,正别扭着,怎么会好好回答,出口便是:“你说呢?”

    宋喜说:“我去把果脯和蜜饯拿来。”

    刚才一次性拿不了这么多东西,她转身往外走,乔治笙仍旧维持着面色不善的模样,但也就几秒钟,当嘴里的甜味儿渐渐压下苦涩,他心情貌似也没有那么差了。

    床上的shou ji响起,他起身走过去一看,屏幕上显示着常景乐来电字样。

    懒得听他碎碎念,但又不得不接,不然那厮一定没完没了。

    划开接通键,乔治笙没出声,常景乐那边迫不及待的问:“你刚才干嘛突然挂dian hua?”

    乔治笙拿走嘴里的棒棒糖,惯常淡漠的回道:“你不怕费话费,我怕听废话。”

    常景乐突然问:“你在哪儿呢?”

    乔治笙心生警惕,“干什么?”

    常景乐明显狐疑的声音道:“我之前听到你那边有人说话……还是个女的!”

    乔治笙说:“神经病。”

    常景乐道:“你还没说你在哪儿呢,这个时间点儿,叫你出来你还不出来…”

    乔治笙说:“你能不能别跟个怨妇似的?我不是你老公。”

    常景乐立即嬉笑着回道:“谁稀罕给你当老婆啊?我还怕守活寡呢。”

    乔治笙脸一沉,正欲骂他,余光瞥见门外闪过人影,怕宋喜突然说话被常景乐听见,他率先道:“别跟我这儿磨磨叨叨,我不出去,挂了。”

    径自挂断,再看向门口,宋喜拿了两个小的水晶碗过来,一边装着蜜饯,另一边装着果脯。

    “嘴里还苦吗?吃点儿这个压一压。”

    宋喜不是个伺候人的性格,但偏偏干了个伺候人的职业,眼下她完全把乔治笙当个患者在对待,就连语气都不自觉的温和了许多。

    乔治笙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之前宋喜跟他冷战,他马上就可以把她当空气,如今她忙前忙后,跑上跑下,他也不是个铁石心肠,迈步来到沙发边坐下,用碗里的小叉子扎了个蜜饯放进嘴里。

    宋喜问:“还行吗?”

    乔治笙没看她,面色看不出冷暖,自顾道:“照这么吃下去,我血糖会不会升高?”

    宋喜忍俊不禁,笑道:“不会的,不是吃了甜食就会血糖升高。”

    顿了下,她又补了一句:“但你也尽量少吃点儿。”

    乔治笙瞥了眼满桌子的糖果,然后抬眼看她,“这是少吃点儿?”

    宋喜眼球转了转,有些尴尬的笑道:“也不是买多少吃多少,挑你喜欢吃的,每天吃几颗。”

    乔治笙下意识的说道:“三年都吃不完。”

    宋喜鼓励道:“三年还是吃的完的,对,你这么想,你把这些糖吃完,三年也就差不多了,到时候你不仅治好了病,也不用再忍我,一举两得,多好?”

    宋喜以为乔治笙最讨厌她的地方,就是她是他挂名老婆的事实,要是三年后两人关系解除,那没准儿真能成为朋友。

    可乔治笙在说三年的时候,是真的没想别的,就是单纯抱怨,她是不是把半个超市的糖果全都买回来了,也不怕齁死他,可她却说,吃完糖果,三年也就差不多了……

    嘴里的蜜饯已经咽下去几秒钟,乔治笙面色无异,薄唇开启,出声说:“你拿一些回去吃。”

    宋喜连连摇头,“不用,你吃吧。”

    乔治笙道:“谁跟你客气了?两个人一起吃,用不了三年,一年就能吃完。”

    宋喜看着乔治笙的脸,虽然他没有不高兴,口吻也没有明显的揶揄,可她,怎么隐隐的听出了一丝危机感呢。

    乔治笙的脾气,她只摸了个皮毛,也不晓得老虎什么时候翻脸不认人,她一时琢磨不透,干脆装傻,当即抓了两把糖,笑说:“那我就不客气了。”

    乔治笙不语,宋喜道:“你早些休息,别忘了睡前把香薰点上,还有,尽量别在房间里抽烟。”

    嘱咐完,她说了声晚安,转身离开,最尴尬的是,手里的糖抓得太满,走着走着,还掉了一颗,弯腰下去捡,捡了这块儿,掉了另一块儿,连着三次,宋喜都不敢回头看乔治笙。

    背对着他,她一脸苦不堪言,好不容易勉强抓住所有糖,赶紧一溜烟离开他的房间。

    出门走了几步,啪嗒一声,糖又掉了,这回宋喜没顾忌那么多,直接掀起睡衣衣摆,把所有糖兜回了三楼。

    隔天宋喜如常去医院上班,上午十一点多,她接到一个没存名字的号码打来的dian hua,划开接通键,宋喜道:“喂?”

    shou ji中传来熟悉的女声:“出来见一面吧。”

    宋喜先是一愣,紧接着听出dian hua那头的人是谁,不由得沉下脸,面无表情的说:“有什么事儿,直说。”

    姜嘉伊道:“你是害怕出来见我吗?我就在你们医院对面的咖啡厅,大白天的,我不能对你怎么样,就是约你出来喝点东西。”

    宋喜心中嗤笑,不知道姜嘉伊哪里来的自信,dian hua挂断,她起身脱了白大褂往外走。

    十分钟后,宋喜出现在咖啡厅,看到坐在靠窗边那桌的姜嘉伊。

    走过去,兀自拉开椅子坐下,宋喜麻利的问:“什么事儿?”

    姜嘉伊看着宋喜,似笑非笑的说道:“亏我还一直担心,你爸出事之后,你怎么办?现在看来是我想多了,原来你找到更好的靠山,怪不得还是一副趾高气扬,有恃无恐的样子。”

    宋喜坐在那里,阳光透过玻璃洒在她身上,明明是金灿灿暖洋洋的感觉,可她却浑身上下散发着寒意。

    冷眼回视姜嘉伊,粉唇开启,她只说了三个字:“说人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