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246章 不忍心拒绝

时间:2017-11-13作者:鱼不语

    能被乔治笙称作朋友的人并不多,几乎屈指可数,但是想跟他做朋友的人,多如牛毛。

    这不是宋喜第一次跟他说类似的话,事实上早在两人刚刚有接触的时候,她就说过:我们可以当合作伙伴,如果你愿意,我们还可以当朋友。

    那时候的他是怎么回的?

    他有多不屑?

    想跟他做朋友的人多了,她算老几?

    而且明知道是以利益为前提的,还谈什么友情?

    他一边感叹她的坦诚,一边嘲讽她的不自量力,别说朋友,他以为他们这辈子都不可能和颜悦色的谈话,可现在

    她坐在一堆花花绿绿的糖果后面,尤其是她正对面的那个棒棒糖塔,不仅花哨,简直夸张,这种东西只有六岁以下的孩子才会喜欢而他,偏偏不讨厌。

    就像对现如今的她,他还是会损人,还是会怼她,但不可否认,他也在不知不觉间开始注意措辞和尺度,让话语维持在不温柔但也不至于伤人的地步。

    她依旧明目张胆,直接告诉他,我想hui luhui lu你,跟你做个朋友。

    她总是这样,毫不遮掩自己的心思。

    他应该毫不犹豫的拒绝,尤其是对上她那张讨好般的笑脸,明知她目的不纯可当他看到她眼底并不那般开心的神情时,他忽然明白过来,其实,她并不是那么想跟他当朋友的,更不是想通过朋友的关系来谋取什么,她只是,想让自己过得更有安全感一些。

    因为做了朋友,他应该不会动不动就发脾气,说些伤人的话了吧?

    宋喜的眼睛会说话,乔治笙又是聪明人,所以这一刻,也许她没想隐瞒他,也许他难得耐心,所以他读懂了她内心的渴望。

    嘴里面的糖已经化开,乔治笙舌头上尽是酸酸甜甜的味道,别开视线,他一副不以为意的口吻回答:“一点儿糖就想跟我做朋友。”

    并没有嘲讽,只是有那么一丁点儿的不满意。

    宋喜闻言,出声问:“那你想要什么?你给我指条路。”

    乔治笙睨着桌边的糖果,意味深长的说:“你有什么是我没有的?先把我的病治好吧。”

    说完,停顿两秒,又补了一句:“我不跟没本事的人做朋友。”

    宋喜能听到这样的回答已是喜出望外,双眼放光,她马上道:“你说话算话!”

    乔治笙眼皮一掀,“我失过言?”

    宋喜唇角勾起,这回是真的笑了,从眼底往外透露着开心。

    乔治笙别开视线,明明嘴里面的糖还剩下一些,他心里有些乱,竟一不小心把剩下的活吞了。

    宋喜知道乔治笙说话算话,说是可以做朋友,那就是不排斥她了,这真是个普大喜奔的好消息,站起来,她出声道:“我去厨房看看药。”

    她终于走了,乔治笙赶紧喝水,糖还在嗓子眼儿卡着呢。

    像元宝不必说,俩人打小就认识,跟常景乐和阮博衍他们,也都是十几岁就相识,一直到现在,乔治笙仔细回忆一下,貌似成年之后,他就没再交过什么朋友了。

    不是他没有这方面的能力,只是单纯的不想,因为他的身份,太多人抱着各种各样功利的心思想跟他这儿混个脸熟,乔治笙看得明白,做买卖可以,做朋友,算了,毕竟谈钱伤感情嘛。

    再看宋喜,其实她的朋友也很少,不像个官二代,每天各种场所各种交际,她每天就泡在医院里面,身边也就只有韩春萌跟顾东旭两个说得上话的,就从这点而言,她跟乔治笙一样孤僻。

    两个怪咖如今终于狭路相逢,就像是两个茫茫大海中失散的同一物种,她向他发射声波,可以做个朋友吗?

    他想高傲的不搭理她,可又怕错过她,以后自己都是孤单单的,所以,勉为其难,先交个朋友吧。

    宋喜从厨房出来的时候,饭厅里已经没人了,她没什么意外,心里也无波澜,她总不会奢望乔治笙坐在这里等她出来。

    闲来没事儿收拾桌子,宋喜发现,棒棒糖塔上少了一个,因为孔露出来了。

    家里就他们两个人,也不会是鬼拿走的,想想,宋喜忍俊不禁。

    二楼主卧,乔治笙洗完澡,靠在床边看书,嘴里面叼着一颗棒棒糖,心情还不错。

    都快十一点了,常景乐打来dian hua,非要叫他出去,乔治笙说:“我要睡了。”

    常景乐夸张的口吻道:“现在才几点你就要睡觉?”

    乔治笙说:“修身养性。”

    常景乐说:“你最近可怪得很,元宝嘴严,也不说你怎么回事儿,你说,你是不是背着我金屋藏娇了?”

    乔治笙眼底带着嫌弃,“滚。”

    常景乐说:“你赶紧出来,我们都在这儿呢,你要是”

    耳边尽是他絮絮叨叨的声音,乔治笙被磨得心烦,正巧这时,房门被人敲响,门外传来宋喜的声音,“药好了,我给你拿进来吗?”

    乔治笙本能的挂断dian hua,shou ji扔在一旁,恢复到面无表情的模样,“进来。”

    不多时,房门被人推开,宋喜端着托盘进来,把药放在茶几上,一言不发,很快往外走,乔治笙看着她的背影,只见她去门口,随后又拎着购物袋,抱着棒棒糖塔进来了。

    糖果放在茶几上,宋喜看向床边的乔治笙,“来吃药吧,温度刚刚好。”

    今天他在家,她没用保温杯装药,是一个白瓷碗,越发趁着汤药苦黑苦黑的。

    乔治笙看见汤药就心焦,问:“放糖了吗?”

    宋喜应声:“放了,我教你怎么喝,你捏着鼻子,一口干。”

    乔治笙表情不爽,沉声回道:“苦是味觉上的,捏鼻子有什么用?”

    宋喜美眸微挑,“你还别不信,中医部很多孩子也不吃中药,医生全都告诉捏鼻子灌,只要闻不到,你也不会觉着味道冲,苦味儿都会少一些。”

    说完,她催促着,“不信你试试。”

    乔治笙坐在沙发上,天不怕地不怕,如今视死如归的样。

    宋喜站在一旁,不敢生逼,还得哄着,从棒棒糖塔上拔下一颗来,一边剥皮一边道:“你干了吧,糖我给你准备着,实在不行,楼下还有果脯和蜜饯。”

    乔治笙拿起碗,喝之前忍不住出声威胁:“宋喜,你最好祈祷这药有效果。”

    说罢,不给自己留退路,他张开嘴,当真是往下灌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