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245章 是huì lù,不是勾引

时间:2017-11-13作者:鱼不语

    此话一出,乔治笙原本在嫌弃药的目光,幽幽的抬起,落在了宋喜脸上。

    宋喜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内心戏已经足够演一集电视剧,落到现实中,她只能努力勾起唇角,用笑容掩饰尴尬,“有些人是天生怕苦,我也有怕的。”

    我怕你。

    宋喜是真怕了乔治笙,尤其他不说话光盯人的时候。她好怕他突然出口伤人,虽说最近两人的对话尺度,都还在她能接受的范围之内,但她对他,始终没有安全感。

    乔治笙看到她眼底一闪而逝的忐忑,到底是没有开口回击,沉默数秒,出声说:“会吃药没什么好显摆的,显摆你是药罐子吗?”

    宋喜心底松了口气,这话还行,不算难听。

    为了转移话题,她起身道:“你等一下。”

    她离开一会儿,再回来的时候,手里提了个超市的购物袋,等到再坐下的时候,从袋子里面一样一样的掏出:巧克力糖,奶糖,水果糖,牛轧糖,冰糖,口香糖最后,一盒大到离谱,五颜六色的棒棒糖。

    宋喜献宝似的把跟药罐子一边大的棒棒糖盒摆在最中间,眉眼间尽是温暖柔和的笑意,“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味道的,本来还犹豫要不要都买,正好不远处过来一个小男孩儿,非嚷着他妈买糖吃,他妈骗他说糖卖光了,他就指着我这个棒棒糖塔耍赖,我当着他的面儿把整个糖塔都放进我购物篮里,你知道他当时的眼神有有多绝望吗?哭都不会了,我差点儿没笑出来。”

    宋喜是单纯的因为这个糖塔很漂亮,买到很开心,所以笑容中都透露着小狐狸般的得意。

    乔治笙隔着桌子看着她,一瞬间,他恍惚觉着五彩的棒棒糖在发光,不然她脸上的笑容怎会如此斑斓?

    这是他第一次看她在自己面前笑得这般开心,关键不是装的,他知道她很会演戏,在外面如有需要,她能笑得更开心,可都是假的。

    这次是真的。

    忍不住,乔治笙薄唇开启,出声说:“跟个孩子抢东西,你也好意思?”

    宋喜眸子微挑,“怎么不好意思?比起他,你更需要这个。”

    其实她话里带着揶揄,可乔治笙却不可抑制的心跳紊乱,指尖也触电似的麻了一下。

    别开视线,他不确定宋喜这算不算在勾引他。

    宋喜没注意他脸上的细微表情变化,正高兴地炫耀其他战利品蜜饯跟果脯。

    她看了超市里的蜜饯和果脯,不知道新不新鲜,想想还是特地打车去了夜城一家卖这种东西的老店,打车的钱都快比买东西的钱贵。

    她没有特意跟乔治笙说明,倒是乔治笙眼尖,一眼就认出果脯盒子上的标记,这家店距离她上班的位置,打车最少四十分钟,跟翠城山又是相反方向,就为了这么点儿东西,她也不嫌折腾。

    宋喜道:“等药熬好了,我给你加一点儿冰糖,你尽量一口气喝了,然后吃块儿蜜饯,实在不行再含块儿糖,这里这么多品种,基本市面上卖的我都买了。”

    别再说没有你喜欢的,宋喜暗自补道。

    乔治笙看着她面前小山般堆满的各式糖果,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刹那间被人猛戳了一下,说不上是甜蜜还是酸涩。

    从小到大,所有人都顺着他,有人是爱,有人是畏,更多的人是出于讨好跟攀附,他收到太多品种繁多的礼物,却从来没有人,把整个超市的糖果搬到他面前,还大言不惭的告诉他,这是跟小孩子那里抢来的。

    他几乎可以想象到那副画面,小孩子眼巴巴的看着她满筐的糖果,却还要将最大最漂亮的棒棒糖塔据为己有,如果他是那个小朋友的话他可能会叫人出门打劫她,不要钱,就要糖。

    喉结微微上下滚动,乔治笙明明什么都没吃,可嘴里面却奇异的泛着一丝甜甜的味道。

    宋喜说了半天,乔治笙始终一言不发,她终是看向他,眼底带着三分忐忑,三分希冀,还有三分狐疑,出声问道:“没有你喜欢的吗?”

    乔治笙特别努力才做到面色无异,过了几秒,他薄唇开启,淡淡道:“我又不是小孩子。”

    宋喜道:“谁说小孩子才能吃糖了?”

    说话间,她随手递给他一颗外包装五颜六色的糖果,“我回来的路上尝了一个,这个很好吃。”

    乔治笙鬼使神差的伸出手,接了糖果。

    宋喜也打开一颗放到嘴里,乔治笙微垂着视线,吃颗糖也像是在抽烟,脸上没什么喜悦感可言。

    宋喜在线等他的反馈,急着问:“怎么样?”

    乔治笙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不能叫她看出他心里想什么,所以他绷着脸,淡淡道:“一般。”

    宋喜闻言,马上又递给他一颗,“这个是巧克力和杏仁的,不是特别甜,很香。”

    乔治笙接了,放在桌边,她紧接着又给他挑了一块儿,“这个是软糖,你小时候吃过那种橘子糖吗?就是那个老味道。”

    乔治笙掀起眼皮看了她一眼,“你是不是有事儿要求我?”

    宋喜一愣,“没有啊。”

    乔治笙打量她脸上的表情,与其说是不相信她,不如说他不愿意相信自己心底的感动。

    他不想轻易被感动,感动是需要付出成本和代价的,轻易的感动,很容易落得一厢情愿的下场。

    宋喜对上他那双冰湖似的黑色瞳孔,如实说道:“欠了你太多人情,又住在你这儿,不能光嘴上说不给你添麻烦,能帮上你点儿什么,那就最好了,你要非说我有什么私心,那当然是有的”

    说到这里,宋喜似是有些心虚,其实她是不好意思,可想了想,两人现在的关系,早晚有个人要迈出第一步。

    所以略一迟疑,她淡笑着道:“想hui luhui lu你,跟你做个朋友。”

    很久以后,乔治笙总是有意无意的会想到今晚,两ren mian对面坐着,桌子上又是菜又是糖,摆得满满当当,像是过年。

    宋喜笑着跟他讲,如何刺激了小朋友,买了超市最后一盒棒棒糖塔给他。

    然后,她说:想hui luhui lu你,跟你做个朋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