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242章 赌注

时间:2017-11-10作者:鱼不语

    喝喝喝!她到底有没有眼力见儿?

    乔治笙想发脾气,但刹那间又有些顾忌后果,他不想再回到那种冷战的阶段,向来只有他给人脸色看,但宋喜是那种逼急了六亲不认,连他也敢甩脸子的人。

    想想她熬药也不容易,苦又不是她的错。

    沉默数秒,乔治笙倒是破天荒的给自己劝通了,不过饶是如此,他也不会轻易向宋喜露出和颜悦色的表情。

    绷着脸,他不答反问:“如果这药没效果,你怎么说?”

    宋喜目光坦诚自信的回道:“你只要听我的话,我保证有效果。”

    乔治笙还是那句:“没有呢?”

    宋喜道:“没效果,同样的药,你喝多少,我喝多少。”

    她倒是敢口出狂言,乔治笙一时间没应声。

    宋喜看着他,却突然开口道:“要是有效果呢?”

    乔治笙眼皮一掀。

    宋喜道:“没效果我认罚,要是有效果,你怎么说?”

    乔治笙怎么忘了,她就不是个软柿子,敢在老宅那边拿刀对着姜嘉伊,敢在佟昊面前动手打人,现如今,又敢跟他对着干的人。

    目光相对,宋喜眼中带着十足的信心,细看还有几分挑衅

    乔治笙是一贯的冷,很少有人敢正眼打量他,更谬论是跟他对视。

    但宋喜被他锻炼出来了,这点儿小压力她还是扛得住的。

    片刻过后,只见乔治笙薄唇开启,声音不大不不咸不淡,隐约还有些戏谑的回道:“药是你带回来的,你应该庆幸有疗效,治好了,我叫人去医院给你送锦旗。”

    他本是调侃她,谁料宋喜当即美眸微挑,出声回道:“一言为定,锦旗上敢不敢写上你的名字?”

    乔治笙直勾勾的瞧着宋喜,觉着她今晚有些猖狂。

    “写我的名字,你敢收吗?”

    宋喜道:“你要是敢送,我当然敢收。”

    乔治笙目光幽深,口吻意味深长的回道:“好,一言为定,以一个疗程为期,时间你定。”

    宋喜说:“你是快十年的顽疾了,中药重在调理,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见疗效的西药,这样吧,我先抓三十副回来,每天一副,三十天一疗程,期间我还会根据你的情况,随时调整治疗方案,你只需要保证一点,如实反馈你的真实感受。”

    乔治笙瞧她一副不信任的样子,眼底闪过不屑,出声回道:“没有人比我自己更想睡着。”

    宋喜差不多的表情,甚至是差不多的口吻回道:“也许这个人就是我。”

    说完,她径自补道:“乔先生,你要是想雇我当私人医生,也请你白天的时候跟我谈,现在已经凌晨一点半了,我要休息了。”

    乔治笙面无表情:“是你自己要站在这里说。”

    宋喜一哽,差点儿没忍住冲他翻白眼儿。

    原本她转身欲走,但是突然想到什么,又折回来,走到窗边。

    乔治笙看她抬手关上窗户,然后又来到他面前的茶几旁,扭开香薰炉的盖子,用打火机点燃香薰。

    一切都做好,宋喜看着他说:“睡前不要再抽烟了,如果实在想抽,也不要在房里抽,晚安,祝你睡得着。”

    说完,这回她是真的走了,还顺道把房门给带上。

    乔治笙坐在沙发处,看着香薰炉冒着淡淡的烟,很快一股恬淡的香味儿飘进鼻间,就是昨天那股熟悉的味道。

    宋喜背地里形容他是钢铁般的直男,这话不假,乔治笙点过的香,只有给关二爷上的香,他平日里不喷香水,就连洗护用品,也都尽量选用味道很淡的。

    他不喜欢老爷们儿身上还一股特意弄上去的香,想想都腻得慌。

    但这会儿,屋子里又是药香又是熏香,他置身其中,好像下一秒就要羽化登仙。

    嘴里面还浸着不甜不苦的味道,乔治笙没坐多久便起身进了浴室,刷牙的时间比往常多了一分钟。

    等到再出来的时候,他本能的弯腰去拿桌上的烟,烟已经叼在唇边,就差点火,突然想起宋喜的话,乔治笙略有迟疑。

    算了,他不抽,如果待会儿睡不着,明天有她好看!

    放下烟,乔治笙躺在床上,关了灯,等睡。

    夜深人静,他闭上眼,不多时满脑子溢出的都是那些少儿不宜的画面,各个场所,各种姿势,好像一个恍惚,她的呓语就响在他耳边。

    眉头轻蹙,乔治笙睁开眼,他夜视力极好,不需缓冲便能清晰看到整个房间的摆设,他以为这样可以让自己清醒一些,但睁眼看到沙发,他想到的是某人跪趴在沙发前,双手紧紧扒着沙发缝隙的画面

    不过是想想都起了反应,乔治笙很燥,几乎想翻身而起,去楼上问问她,她到底给他点的什么香,吃的什么药,是不是偷着对他下了什么降头?

    但所有的愤怒与挣扎,最后也不过是化成了对身体原始本能的臣服。

    就像宋喜说的,肾火太盛,就是某些东西存余过量导致的,只要发泄了就好,于乔治笙而言,唯一不同是,昨儿个他是梦里消耗,今儿,是清醒状态下,自我消耗。

    他身边几年没有女人,不是他有毛病,而是单纯的不喜欢,跟不喜欢的人做这种事儿,一来他提不起兴致,二来也不想让别人占了这个便宜,还不如自己解决。

    常景乐给他起了个和尚的外号,乔治笙不以为意,他还觉着常景乐是女人公仆呢,哪里有需要,哪里就有他,也不怕累着。

    如今一连两日,同样的画面,乔治笙站在没开灯的浴室里,呼吸沉重。

    洗完澡出来,这次再躺在床上,不知是不是折腾的累了,他竟恍惚觉着有些困意,再睁眼,又是天亮,乔治笙没做梦,但也确实是睡着了。

    起身看了眼茶几上的保温杯和熏香炉,他忽然有一个邪恶的念头涌上来宋喜该不会往药里面加了什么东西,让他每晚都必须要胡思乱想的消耗一番,累了,自然就会觉着困。

    如果真是这样,那只能说最毒黄蜂尾后针!

    但这样的想法马上就消失殆尽,中药她也喝了的,总不至于为了坑他,连自己也捎上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