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241章 喝与不喝,是个问题

时间:2017-11-10作者:鱼不语

    宋喜当然猜不到乔治笙心里想什么,咕咚咽下一口中药,忍着不好喝的口感,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没毒。”

    乔治笙觉着他最近可能真的肾火有点儿盛。

    朝她伸出手,宋喜立即眼带警惕,“干什么?”

    乔治笙莫名的焦躁,几乎半咬着牙说:“你给谁熬的药?”

    宋喜后知后觉,把保温杯递给他,乔治笙接过后,似是不想给自己迟疑的机会,直接喝,可才喝了一小口,立即停下,眉头一蹙。

    宋喜盯着他脸上的表情,出声说:“是有点儿不好喝,但是良药苦口,你忍一忍。”

    乔治笙强忍着咽下去,没好眼神的瞪向宋喜,沉声道:“你故意的吧?”

    宋喜无辜,她又怎么故意的了?

    乔治笙说:“你上哪儿弄的这么难喝的药!”

    宋喜道:“中药都这样,是药就没有好吃的。”

    乔治笙眼带威胁的说:“你确定这药管用?”

    宋喜说:“患者只有相信医生,配合治疗,才能药到病除。”说完,她又补了一句:“我坑你对我自己有什么好处?”

    乔治笙似是不屑的回道:“那要问你自己了。”

    宋喜想都不想的接道:“我心眼儿没那么所以我睡眠质量高。”

    乔治笙立马眼神冰冷的看向她,宋喜后脊梁一冷,熟悉的感觉再次围绕周身。

    别开视线,抿了抿唇,宋喜主动说:“要加糖吗?”

    乔治笙沉默数秒,开口道:“你说呢?这么苦你喝的下去?”

    宋喜明面上不反击,心里还是不免叨念的,叨叨了一会儿,她又突然想起他在明月斋帮她出头的画面哎,算了,大人不记小人过,他也就是矫情了些,大不了她不跟他吵就是了。

    “保温杯给我,我去给你加点儿糖。”

    宋喜想通了,突然语气变好,脸上也没有不爽的模样,乔治笙打量她一下,忍不住道:“心里有什么直说。”

    宋喜一脸坦然,“没什么啊。”

    乔治笙道:“别嘴上说着没什么,背地里搞小动作。”

    宋喜也是腹黑之人,马上便看出他心中所想,既无语又无奈,忍不住笑了笑,“你放心,我不会下毒的。”

    乔治笙说:“保温杯放这儿,你下楼把糖拿上来。”

    宋喜:

    她收回再也不在心里骂他的誓言可好?

    她真的,好想骂他妈卖批!

    脸上挂着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宋喜转身下楼,乔治笙坐在沙发上,抿着漂亮的唇瓣,表情若有所思,嘴里很苦,但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难忍。

    半夜三更,宋喜睡得好好的,乔治笙一个dian hua,她马上保姆似的跑上跑下,拿了一罐糖上来,宋喜当着乔治笙的面,给他保温杯里面加了两勺。

    乔治笙目不转睛,看她停下来,淡淡道:“加。”

    宋喜又加了一勺,他说:“再加。”

    宋喜又加了小半勺。

    乔治笙眼皮一掀,“放你家糖了?”

    宋喜面无表情的回道:“你以为是喝咖啡吗?”

    两人四目相对,有那么几秒,眼神在空气中的碰撞,犹如电光火石,噼啪作响,但没多久,两人又都约好似的纷纷别开视线,宋喜又给他舀了很少的一点糖,少到什么地步,乔治笙觉着她就是当面糊弄他,只不过把勺子往白糖罐里面戳了一下,他都没见糖落在药里面。

    但好歹有个动作,也算是给他一个台阶下,乔治笙才不愿跟她一般见识,拿起保温杯,凑到唇边。

    苦,还是苦,就算是有那么一丝丝的甜味儿,也被中药味儿给压下去了。

    他从小不喜欢吃苦的东西,幼时生了一场大病,西医怎么都治不好,气得乔治笙发了好大的脾气,最后几经辗转,从外地接回来一名老中医,给开了一剂方子,说保管药到病除。

    可那药苦得人还不如病着,他怎么都不肯喝,好说歹说,最后乔顶祥亲自来掰他的嘴,他喝完就往外吐,折腾来折腾去,病怎么好的不记得了,反正他打死不吃苦东西,身边亲近的人都知道。

    喝了一口就马上放下,咽下去不吐,是乔治笙给宋喜最大的面子。

    见状,宋喜问:“又怎么了?”

    乔治笙拉着脸道:“不喝这药我还能睡一会儿,现在满屋子药味儿,我是彻底不用睡了。”

    宋喜见过很多泼皮患者,各式各样的都有,乔治笙这种就属于典型的金贵病综合症晚期,基本快没得救的那种。

    夜深了,她实在累得不想跟他讲道理,唇瓣开启,宋喜出声道:“那我帮你开窗户透下气,你要是觉得香薰味道可以,就把香薰点上,会对睡眠有帮助。”

    说完,她真的扭身去帮他开窗户。

    乔治笙瞥着她的背影,她竟然没再劝他喝药,真是奇了怪了。

    窗户打开,宋喜转身,乔治笙早已别开视线。

    她表情如常,口吻也不辨喜怒,“你早点儿休息,我上楼了。”

    乔治笙没应声,倒也没再拖着她。

    等她走后,乔治笙盯着桌上的保温杯良久,想到她说,我熬中药熬到一点,熬中药确实是个费时的活儿,她亲手熬的

    再次拿起保温杯,乔治笙瞄着里面黑乎乎的汤水,闻着都苦。

    试着喝了一小口,马上眉头一蹙,然后拿起一边的糖勺,连着往里面兑了五六勺。

    终于把这杯汤药兑出了馊糖水的味道,乔治笙忍着味蕾的不适,生生的往下咽。

    宋喜的声音突然传来,“那个”

    乔治笙还以为自己幻听,一边喝一边侧目向右,但他看到不知何时出现在拐角处的宋喜时,他一时间丧失了吞咽的本能,差一点儿把药从杯口倒出来。

    没有电视上演的那般狼狈夸张,但对于乔治笙而言,这已算失态。

    用最快的速度掩饰好一切,他眼底带着愠色看向一边的宋喜,“你进来之前不会敲门吗?”

    宋喜也很尴尬,门一直都是开着的。

    “不好意思,我下次敲门。”事已至此,只好道歉了。

    乔治笙心火上涌,强压着道:“又回来干嘛?”

    宋喜说:“我忘了告诉你,中药凉喝不好,你要是不想喝就不喝,不要喝凉的。”

    乔治笙人生第一次有种被人捉贼见赃的羞耻感,很想找个借口,但根本找不到,难不成说突然口渴?

    见他不出声,宋喜硬着头皮,试探性的问道:“那你以后是喝还是不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