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238章 撩完就走

时间:2017-11-09作者:鱼不语

    宋喜看着乔治笙,眼底带着自信和不服输的倔强,“你放心,我一定让你送面锦旗去我们医院。”

    说完,眼角溢出一丝轻微的挑衅,宋喜扭身就走。

    乔治笙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在她的手快要抬起触到门把手之际,他本能的站起身,大步朝她走去。

    他房间铺着地毯,羊皮的拖鞋底儿踩在上面,丝毫声音都没有,等到宋喜隐约觉着不对,再回头之际,他人已经快贴到她后背上。

    吓了一跳,宋喜正要出声,乔治笙忽然一把拉过她,直接将她按在墙上,用身体挤压着她,他垂下视线睨着她明显惊恐的脸,薄唇开启,低声说:“你走了,我的病怎么办?”

    宋喜脸色通红,微张着粉嫩唇瓣,吓得说不出来话。

    他抬起手,轻轻抚过她逐渐发红的脸颊,喉结轻动,随即慢慢低下头,终是贴在了她的唇瓣上。

    她的唇,如他意料之中的那般柔软,还带着熟悉的甜味,他撬开她的唇齿,动作越发激烈。

    应该是意乱情迷了吧,不然他怎会断片一般,完全没有了中间的记忆,下一秒,他已然将她压在床上。

    她的身体软若无骨,在他身下轻轻挣扎,他浑身绷得发疼,耳畔传来她近乎呓语的呢喃,“我怕…”

    他扯开她身上的真丝睡衣,确实是扯,因为等不急解开那一排的扣子,两具身体毫无隔阂的贴在一起,他终于明白,原来软玉温香是这样的滋味儿。

    疯狂的碾压,无视她所有的求饶或是哽咽,他像是疯了一般,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他有病,她是他的主治医生,她理所应当替他治病。

    身体像是沉浸了一片温暖的海域,周边尽是暖洋洋的温柔,一如她的手,很滑很软,像是没有骨头。

    乔治笙正全身放松之际,忽然间,他看见海水不动了,而他整个人定格漂浮在海水的夹层中间,那种窒息感陡然袭来,下一秒,一股巨大的引力牵扯他无限下坠……

    猛地睁开眼,乔治笙眼底毫无睡意,从深度睡眠到惊醒,中间竟是毫无缓冲。

    有那么五到七秒的时间,乔治笙是分不清梦境与现实的,因为满脑子都是他将宋喜按在身下欺压的画面,她的手臂,她的腿,她的身体…一幕幕那么鲜活,鲜活到他觉着现在才是梦。

    半晌,乔治笙动了动莫名有些微酸的身体,这才后知后觉,他一整晚都是趴着睡的。

    因为浅眠,他的睡相一直很稳定,侧躺居多,也会平躺,却唯独不会趴着睡。

    一夜荒唐,春秋大梦,乔治笙看到被子下自己的狼狈,先是不可理喻,随即就是恼羞成怒。

    该死的宋喜,她昨晚是故意撩他吗?

    起身去浴室洗澡,半冷的水顺着柔顺的黑色发丝汩汩流下,乔治笙闭着眼睛,忍不住去回忆昨晚梦里的细枝末节。

    因为很难深度睡眠,他已经很久没做过梦了,更别说是这种…

    但这个梦分外真实,真实到她昨晚临走前的那两句话,他在梦里都一比一的还原,唯一不同的是,昨晚他当然没有真的去拉住她。

    如今细想起来,怪不得他会有断片的错觉,刚刚还在门口,一会儿又到了床上,再一眨眼,又在窗边,浴室…一帧一帧,仿佛只有动作,没有经过,他知道她是宋喜,但很多时候,他又看不清楚她的脸。

    是梦啊,梦才会如此的不计后果,肆无忌惮。

    ……

    宋喜早起便去了医院,她没看微博,不知道之前的语音采访已经曝光,她现在算是医院的红人儿,刚到医院门口,才一下车就被守在这里的医院同事拦下,从别处带走。

    宋喜美眸微瞪,不由得问:“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

    同事说:“心外楼上有记者,丁主任让我们下来接接你,等打发了记者,你再上去。”

    宋喜闻言,舒了口气,“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有医闹。”

    同事笑说:“你是有名的刀到病除,患者家属来,只能给你送锦旗,还有闹你的?”

    说到锦旗,宋喜脑海中浮现出乔治笙的模样。

    两人从侧门进了主楼,左右暂时上不去心外,宋喜转念一想,去中医部溜达溜达。

    她是夜医大毕业八年多的老人儿了,中医部这边好多专家教授都是夜医大出来的,对她很亲,加之一些新进来的迷弟迷妹,也都一口一个学姐,师姐的叫着。

    今儿协和心外一把现身中医部,真不亚于流量小花现身某某校园,走哪儿都是热烈而期盼的目光。

    “学姐怎么有空来我们这里?”一个年轻男医生笑着问。

    宋喜微笑着回道:“找你们秦主任偷师学艺。”

    男医生说:“学姐,给我们留口饭吃吧,你一心外的还跟我们ben ke学中医的抢饭吃。”

    宋喜笑道:“欢迎你们来心外偷师学艺啊。”

    男医生立即摇摇头,“不不不,我见血害怕。”

    一走一过,宋喜双手插兜,脚下带风,看得一众年轻男女医生甚是羡慕,什么时候才能像她一样?

    来到主任办公室门前,宋喜掏出双手,整理一下白大褂,挺了挺腰板,敲下房门。

    “进。”

    见惯了宋喜高冷的样子,却鲜少有人看她俏皮可爱的一面,房门故意打开一条缝,半晌没动静,等到里面的人看来,宋喜才突然探出头,笑着道:“秦主任!”

    办公桌后面坐着个戴眼镜的女人,因为一头类似邓丽君发型的头发,分外的乌黑亮丽,所以容易让人模糊她的真实年龄。

    原本面无表情,等看清来人,秦雪松唇角一勾,笑着说:“小丫头,快进来。”

    宋喜进门之后,马上改口,“雪松老师,我来看看您,呦,几日不见,您越发年轻了啊,您再这样下去,底下的学生都该不怕您了。”

    秦雪松摘下眼镜,出声道:“还几日不见,上次见你还是在医院大会上,个把月都过去了。”

    宋喜走到办公桌前坐下,笑眯眯的回道:“最近心外一直忙,我又生了几个小病,这不刚来上班就来看您了嘛。”

    秦雪松马上询问宋喜的身体情况,然后一抬手,宋喜立即奉出自己的手腕,让秦雪松帮着把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