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237章 大家谁也别想好

时间:2017-11-09作者:鱼不语

    听到她说肾火太盛,随即不自然的别开视线,那模样像极了看透他的难言之隐,背地里嘲笑的小人样,乔治笙一瞬间觉得自己被她给侮辱了。

    对,是侮辱!

    “你什么意思?”乔治笙恼羞成怒,声音中不自觉的多了几分男人的好胜心,“你在说我肾有问题吗?”

    宋喜暗道他这是什么理解能力,不得不重新抬头看向他,出声解释:“肾火太盛的意思,就是就是你该用的没用,存多了!不是有问题!”

    越说脸越红,分不清是急的还是臊的。

    乔治笙说:“什么是该用的?”

    宋喜瞥了他一眼,确定他不是故意的。

    然而乔治笙就是故意的,她都好意思说,他有什么不好意思问?

    两人四目相对,彼此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裸的不能好好相处与谁不敢说谁就是怂货的挑衅。

    数秒过后,宋喜目不转睛的回道:“正常男人该有的性生活,按照你现在的年纪,最起码一周不能少于三到四次,当然太多也不是你现在这个脉象,你明显是不够。”

    说呗,谁怕谁啊?反正她又不是乔和尚。

    乔治笙闻言,没有如宋喜意料之中的神色大变或者翻脸不认人,反之,他出乎意料的平静,平静到连睫毛都不眨一下,睨着蹲在自己腿边的宋喜,薄唇开启,声音不大,幽幽的说道:“你怎么知道我不够?我现在怀疑你看脉的水平有问题。”

    宋喜面不改色的回道:“这位患者,我能理解你现在的话,多少带着点儿恼羞成怒的意思吗?你要知道,从来没有哪个患者光靠跟医生叫板,就能把病看好的。”

    乔治笙说:“我能把你现在这番话,理解为医生在威胁患者吗?”

    宋喜心底有些无语又有些气,唇角勾起一抹三分无奈三分无语的笑容,她出声说:“对,还有一点我忘记说,不仅肾火太盛会导致你现在的脉象,心火太盛也有可能。”

    说着,不待乔治笙应声,宋喜径自解释,“心火,通俗点儿来说,就是心里有火,为什么心里会有火?那要看你心里都放了些什么事儿,比如看谁不顺眼,憋气,吵架,没理辩三分,这些都是心火的一种。”

    乔治笙一听,改明目张胆的损人了,怒极,他朝着她轻轻勾起唇角,皮笑眼寒的问道:“说这么多,你能治?”

    宋喜道:“心火盛我能治,肾火盛你自己想办法解决吧。”

    乔治笙看她眼神略有躲闪,不由得假意调侃,“我自己能治,现在就不是你跟我面前说个不停了,我们谁是医生?”

    同样的话,乔治笙此刻还回去。

    宋喜闻言,硬着头皮回道:“我跟你说了,肾火太盛就是你私生活问题,医生也管不着别人私生活啊。”

    乔治笙心中下意识的回怼一句:医生是不能管,但你能管。

    他是极度护内之人,哪怕宋喜只是顶了个乔太太的名衔,哪怕他总是讽刺她揶揄她,可她每次在外有何困难,他都不能不帮,这不单单是宋元青的原因,是他自己受不了,受不了跟自己领了证的女人还要在外看别人脸色,被别人欺负。

    一如他跟她领了证,就不会在外面跟其他女人乱来,她怎么就管不了?

    他看她根本就是不想管!

    刹那间的气血翻腾,乔治笙生气了,但他马上又强迫自己压下这股火,因为他心知肚明,不是谁都有他这么重的归属感。

    怒气压下,随之而来的就是打击报复,乔治笙目不转睛的看着宋喜,唇瓣一张一合,出声说:“医生看病也要有理有据,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信口雌黄?”

    宋喜没见过患者看病,还要叫医生拿出证据的,就他这话,她都能判他个精神不正常。

    怒极,她也笑了,仰头看着他,她开口道:“我给你做个简单的小测试,你敢不敢?”

    乔治笙眼底带着防备,“什么测试?”

    宋喜道:“五脏测试,这个测试不需要任何仪器辅助,你只需要这样”

    宋喜将右手五指撑到最开,然后手腕九十度垂直把五指按在床上。

    乔治笙不晓得宋喜搞什么幺蛾子,可无论如何,他丢不起这个人。

    如她一样,乔治笙将右手撑在床上。

    宋喜道:“你往上抬一抬拇指。”

    乔治笙抬拇指,宋喜点头,“这是心,证明你心脏没问题。”

    乔治笙眼底闪过理所当然,他心脏本来就没问题,没认识她之前更好。

    “下一个食指。”

    乔治笙抬了抬食指,宋喜说:“这里连着肝,说明是肝也没问题。”

    往后中指,乔治笙也抬得很利索,宋喜说这代表脾。

    “动无名指。”

    宋喜说完,乔治笙心情很放松的想要抬起无名指,结果,无名指牢牢地贴在床上,一动不动。

    宋喜飞快的瞄了眼乔治笙的脸,他太善于隐藏,或者说习惯了面无表情着一张脸,她都没有看到想象中的诧异或是其他表情。

    “动得了吗?”宋喜明知故问。

    乔治笙不语,宋喜继而道:“试试小拇指。”

    乔治笙很轻松的抬起小拇指,宋喜道:“小拇指是胃的代表,能抬起来,说明你的胃也没毛病。”

    乔治笙暗地里往无名指上用力,是真的丝毫抬起的空间都没有,收回手,他神色如常的问:“怎么回事儿?”

    宋喜很坦然的回道:“无名指代表肾,我都说了你肾火太盛,你不信。”

    乔治笙一时哽住,竟没想到她兜了这么大一圈,到底还是要挖坑给他跳。

    看着她的目光中,已燃气**裸的被挑衅后的暴躁,宋喜见状,立即不着痕迹的从他身边站起,一边往远处挪步,一边说:“其实都是小问题,能治,今天太晚了,等你什么时候白天有空,我仔细帮你看看。”

    说着,她作势往门口走,乔治笙盯着她的后背,薄唇开启,声音充斥着威胁的意味,“你说的,你要是治不好我,我就叫人去医院告你误诊害人。”

    宋喜脚步停下,转身看向床边的乔治笙。

    他可能是她见过的,穿黑色最好看的人,同时,他也是她见过的,最坏的人。

    两人四目相对,乔治笙又阴测测的补了一句:“我睡不好觉,你也别想睡好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