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235章 叫起来气她

时间:2017-11-09作者:鱼不语

    乔治笙很晚才到家,站在玄关处换鞋,看到宋喜的鞋整齐摆放在靠右位置,心里稍微纳闷儿,暗道她这是在家?还是穿了其他鞋出去?

    穿着拖鞋,他径自上了二楼,来到主卧门口,房门前放着一个木质的小盒子,高不到二十五公分,宽也就男人一掌的宽度。

    乔治笙低头睨着,几秒之后,弯腰拿起来,打开盒盖,入眼的是一颗半球形的物体,颜色跟材质都很像是铜,乍一眼没看出是什么东西,乔治笙只好把整个拿出来,定睛一瞧,还是没看懂。

    开门回了房间,乔治笙把东西放在茶几上,他坐在沙发处,掏出shou ji打了个dian hua给宋喜。

    dian hua响了五声,shou ji中传来宋喜略带慵懒和迷糊的声音,“喂?”

    乔治笙问:“什么东西?”

    他没头没尾,可想而知睡一半刚睁眼的宋喜有多晕,不过她也习惯了,很快便道:“啊,是香薰炉,香薰在里面,你睡前半小时点上就行,它转完一圈自己会熄的。”

    她说半天,乔治笙听完后,淡淡道:“你下来弄,我不会。”

    宋喜还不待回答,他这头已经挂了。

    几分钟后,敲门声传来,没听到有人应,宋喜只好自己推门而入。

    穿过走廊才听到浴室传来水声,宋喜瞥见茶几上的香薰炉,走过去拿起拧开盖子,找打火机找不着,她只能等乔治笙出来。

    约莫五分钟的样子,浴室房门打开,一身黑色浴袍的乔治笙从里面出来。

    宋喜坐在沙发处,一身白色真丝睡衣,侧头看着他问:“打火机在哪儿?”

    乔治笙走到一旁挂裤子的地方,摸出打火机,回手扔给她。他也没跟她打招呼,好在宋喜反应快,一抬手接住,不然准砸脸上。

    这么一激灵,困劲儿倒也过了。

    宋喜一边点燃熏香,一边给乔治笙讲解操作,“很简单的。”

    乔治笙背对她擦头发,很淡漠的口吻道:“干嘛往我门口放着个?”

    宋喜说:“谢谢你昨天上午替我出头,这熏香炉是在明月斋买的,也算是补偿一下阮博衍的损失。”

    她没说还他钱,乔治笙心里多少没那么焦躁。

    宋喜把炉盖拧上,放在茶几中间,起身道:“好了。”

    乔治笙坐在床边,面上看不出喜怒,“太香,刺鼻子。”

    宋喜美眸微挑,“怎么会?这是安神助眠的。”

    乔治笙眼帘微掀,看着她道:“你怎么知道我睡眠不好?”

    宋喜回视他,“你睡眠不好吗?我不知道啊放在卧室的熏香几乎都是助眠的。”

    乔治笙说不出尴尬还是赌气,八成是喝多了,脑子迟钝。

    宋喜没看出他的不悦,职业病犯了,一脸认真的问:“你是哪种睡眠不好?是很难入睡,还是睡着了容易醒?”

    乔治笙看她面色无异,也没深究,顺势回道:“都有吧。”

    宋喜问:“这样多久了?”

    乔治笙说:“差不多十年左右的样子。”

    “十年?!”宋喜大惊。

    乔治笙见怪不怪,他也不是没看过医生,睡眠不好的人多了去了,又不是绝症。

    结果宋喜看着他道:“那你怎么一点儿黑眼圈儿都没有?”

    乔治笙:

    幽幽的抬眼看向她,乔治笙一言不发,只是目露威慑,就足够宋喜喝一壶的。

    宋喜扯起唇角笑了下,随即道:“我是夸你皮肤好。”

    乔治笙似瞪非瞪的收回目光,开口说:“会不会治?不会治就别跟这儿招摇撞骗。”

    更毒的话,宋喜也不是没听过,像是这种级别的,宋喜基本可以当成是正常对话。

    不以为意,她出声问:“你吃过药吗?”

    “嗯。”

    “中药还是西药?”

    乔治笙说:“我又不是下不了床,喝什么中药?”

    宋喜忍不住眉头轻蹙,无语道:“谁说喝中药的都是下不了床的病?”

    话音刚落,宋喜脑海中下意识的浮现出一副缠绵病榻的柔弱画面,看着乔治笙,她试探性的问:“你是看红楼梦里林黛玉喝中药了吗?”

    乔治笙不语,只是又拿那副冷冰冰的眼神吓唬人。

    宋喜抿抿唇,好声好气的说:“西药疗效快,但也未见得一定比中药管用,俗话说得好,西药治标,中药治本,你说你快十年睡眠不好,那早就是伤及根本的老毛病了,我建议你试试看中医疗法,再加上中药,也许会有疗效。”

    乔治笙直直的看着她问:“是不是你们当医生的,都非要把病情说的跟快要死了一样?这样患者才能马上交钱,该买药买药,该手术手术。”

    宋喜心底的那根线被触到,当即认真反驳,“我也觉着好笑,到底我是医生还是你是医生?现在的患者都特别搞笑,来了医院,医生说什么他偏不听,一副他自己就能诊脉断病的样子,就差处方都自己开了,真这么厉害,何必来医院呢?”

    说罢,心底的那股火依旧没撒干净,宋喜马上又补了一句:“不过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毕竟你还不是普通的病患,你还是资本家啊,你要是不知道医院为什么挣钱,何必开医院呢。”

    乔治笙知道宋喜不是没脾气的人,只是她不轻易发脾气,哪怕是有关宋元青的事儿,她都是能忍则忍,谁料今天他不过随便一说,她还急了。

    他坐在床边,她站在茶几旁,两人隔着几米的距离,房间安静了几秒之后,乔治笙看着仍旧憋气的宋喜说:“你不是一个合格的医生,更不应该当心外医生。”

    宋喜咻的侧头看向乔治笙,底线又被人踏了一脚,眼神中是要跟他死磕到底的决绝,声音很沉,她问:“你凭什么这么说?”

    乔治笙表情淡淡,语气也很平静的回道:“医生职业道德规范第一条,作为医生,应时刻为病人着想第三条,语言文明,态度和蔼,关心和体贴病人。”

    “我不过随便一问,你这样的态度和语气,我要是有心脏病,没犯也要被你气个半死。”

    说罢,乔治笙奉送一个嘲讽的淡笑,“技术再高有什么用?连个做医生的基本常识都没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