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234章 他一好,所有人都不好了

时间:2017-11-08作者:鱼不语

    乔治笙说:“谁打你脸了?”

    常景乐气鼓鼓的道:“你,就你!我都降下车窗喊你了,你丫还装没听见,要不是卡一红灯,我能让你甩下?”

    乔治笙脑补了一下画面,常景乐跟宋喜后头追得发燥,可能最近只隔大半个车身,以常景乐的脾气,车追不上,他一定会降下车窗,探头扯脖子喊,宋喜听到他的动静,只能把他甩得更远哎,想想都心酸。

    暗自叹气,乔治笙道:“我说了让你别追。”

    常景乐还燥着,蹙眉急切的说:“你丫今天很奇怪啊,感觉跟见鬼了似的”

    顿了顿,他忽然道:“你车上是不是有别人?”

    乔治笙肯定常景乐什么都没看到,心情放松,口风很紧的回道:“你说呢?”

    常景乐说:“你车上不会坐了个女人吧?”

    乔治笙淡淡道:“我觉着你不去当狗仔,真浪费了一颗八婆的心。”

    常景乐反应很快,“你别跟我转移话题,你还没说你车上到底是谁呢。”

    乔治笙不以为意中多了几分浓浓的嘲讽,“谁让你没看见了,有本事追车啊。”

    常景乐一哽,随后狗急跳墙,出声道:“你别逼我去交通队调jian kong!”

    乔治笙更加不屑,“你去吧,我倒要看看谁敢给你查我的车。”

    常景乐,“你行,你等着!”

    乔治笙最瞧不起这种你等着的人,有种别等,直接挂断dian hua,他不自觉的唇角一勾,也不晓得是在笑气急败坏的常景乐,还是在笑把常景乐气成如此模样的宋喜。

    还没完全回神,房门被人敲响,不多时,一名海威的高层疾步走进来,不敢直视乔治笙的脸,男人只匆匆一瞥,随即不无忐忑的口吻说道:“乔总,我刚接到泰国那边打来的dian hua,说是今早靠岸的钢材出了些小问题,现在泰方那边拒签。”

    乔治笙低头翻看文件,声音惯常淡漠的道:“问题就问题,没什么大小之分,能不能解决?”

    高层赶紧应声,“可以解决,我已经联系国内工厂,加班加点儿保证四十八小时内再出一批货,泰方那边的货我们接回来,也可以马上找到其他下家,总利润不会下滑,只是时间上紧急了些。”

    乔治笙依旧头都没抬一下,径自道:“哪一环节出现问题,让负责人出钱给工厂工人加班费。”

    “是,我知道。”

    偌大的办公室,静悄悄。

    五秒过后,乔治笙眼皮一掀,看着面前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的男人问:“还有事儿?”

    男人摇摇头,“没了。”

    说完,愣了片刻,男人马上回神,“您忙,那我先出去了。”

    掉头离开办公室,房门合上,男高层抬起头,深深地喘了一口气,掌心都潮了。

    脸上的表情有些迷茫,他迈步走向总裁一助办公室,男助理看见他,笑着打招呼,“高主管,有什么事儿吗?”

    男高层进门后,神秘兮兮的关shang men,看着助理道:“乔总今天有什么喜事儿吗?”

    他这么一问,倒是把助理给问懵了,顿了顿,不答反问:“怎么了?”

    男高层道:“今天海外部的一笔单子出了差错,我是提头来见的,谁料乔总只是让出错环节的主管罚薪给工人补贴加班费,竟然都没发飙!”

    他表情中带着至今都不敢相信的深切疑问,仿佛在忌惮乔治笙此刻没发飙,会不会其他时候,突然秋后算账。

    闻言,男助理不淡定了,先是用力思考,紧接着翻开厚厚的记录档案,边翻看边道:“今天也么什么喜事儿啊”

    男高层伸手松了松领带结子,一副自求多福的神情说:“你可记仔细了,别回头忘了什么,乔总”伸手做个抹脖子的动作。

    男助理脖子一凉,赶紧起身道:“我去问问二助跟三助。”

    乔治笙的心情,常年到辈子处在难以相处的阶段,他要是难相处,这才是平安无事,他若是好相处身边的人全都坐不住,生怕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砍头前的好饭。

    然而乔治笙本人并没有觉的哪里有不同,用他自己的话说,其实他很好相处。

    晚一点儿的时候,乔治笙离开公司去外应酬,对方是乔顶祥的好朋友,今年也近七十了,老爷子大热天非要出来打高尔夫,虽说一路有车,下来还有人打伞,但毕竟温度在这儿呢,乔治笙热得心烦,没好意思说,都这岁数了,少遭点儿罪不好吗?

    坐在高尔夫球车上往下一处移动,中途乔治笙放在裤袋中的shou ji震动了一下,掏出来看了眼,是一条短信,宋喜发来的。

    乔治笙点开一看,上面简单的一句话:持卡人的确是我,钱已经转完了。

    乔治笙看到这段话,心底的第一个反应是放松,紧接着是莫名的舒坦,前者是因为不再担心她那个继母和姐姐半路耍心眼儿,后者,因为她在向他报备。

    “治笙啊。”

    前座的老者突然开口,乔治笙马上抬头看去,同时不着痕迹的收起shou ji。

    “跟我出来打球,会不会觉着无聊?”

    乔治笙戴着墨镜,看不清楚眼底的神情,只见他唇角轻轻勾起,原本冷俊的面孔上立即冰山融化,阳春四月。

    薄唇开启,他出声回道:“不会,我也有阵子没出来打球了,我爸说您的高尔夫打得最好,让我过来跟您学学。”

    老爷子笑的很开心,双手叠搭在拐杖上,感慨的说道:“我还记得当年跟你爸爸一起打球的时候,他没有耐性,总说球小洞也不知道我为什么喜欢打这个,我说,有钱人不都喜欢附庸风雅嘛,这个打得越好,就越是有钱,你爸一听,马上说,那我要打好哈哈哈哈,一转眼,我们都老喽。”

    “治笙,我跟你爸爸近五十年的交情,我不像别人那样拐弯抹角,有些话,我就直说了,我觉的这次见你爸爸,他的状态不如头两年,他今年七十八岁了,虽然你还但你爸爸就你这么一个儿子,你准备什么时候找个女朋友回家,给他看看啊?”

    乔治笙闻言,忽然如鲠在喉,心里说不出的压抑难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