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232章 心情一如过山车

时间:2017-11-08作者:鱼不语

    宋喜毫不避讳的回视着董俪珺,对方眼底毒怨,宋喜就故意露出恶有恶报的神情,抽回卡,她内心坦荡,无需愧对。

    乔治笙对宋喜道:“出门右走有机,去看看。”

    宋喜暗道丫太鸡贼了吧?竟然当众让她去查钱,这种完全不把别人放在眼里的架势……她喜欢。

    问了密码,宋喜扭身走了,董俪珺应该是心疼极了,握着宋媛的手,垂下视线,当即掉了眼泪,宋媛何尝甘心,可面对乔治笙,就连祁丞也要避让三分,更何况是她们?

    祁丞面对乔治笙,不冷不热的说道:“七少对宋xiao jie的心意,今天我总算是大开眼界。”

    乔治笙同样的口吻,又多加了三分嘲讽,开口回道:“你今天才知道?我向来帮亲不帮理。”

    言外之意就是告诉他们,哪怕宋喜不占理,他乔治笙也可以颠倒黑白,指鹿为马。

    祁丞但笑不语,眼底有不爽,但却又无可奈何,没错,这就是乔治笙,只要他愿意,他可以在他掌控的世界里为所欲为。

    宋喜出门走了十来步,站在一台机前,卡插进去,输密码,很快,屏幕上显现出一长串的数字,宋喜乍一看竟是没能看出位数,心中默默地一数,个,十,百,千,万……三千万还有个一千多块的零头。

    宋喜生怕自己数错了,又重新默数了一遍,没错,的确是三千万。

    宋元青的工资自然没有这么多,但这些年他也有私下投资一些实业,这些虽然不被公开允许,但比起那些直接tan wu受贿的,宋元青也算是拿的清白钱。

    抽回卡,宋喜掉头往回走,她不知道这段时间,董俪珺跟宋媛拿着这张卡挥霍了多少,总之,这是宋元青半生的积蓄,能拿回来,已是大快人心。

    回到店里,宋喜对上乔治笙看来的目光,她略一点头。

    祁丞见状,看着乔治笙说:“现在卡也还了,七少可以让她们走了吧?”

    乔治笙面不改色,一言未发,当真是一个字都懒得跟他们讲。

    祁丞憋着气,率先抬脚往外走,宋媛很怕乔治笙,一秒钟都不愿跟他同处一室,马上拽着微微发颤的董俪珺快步向外。

    终于不用再看见不想看的人,眼不见为净,宋喜暗自舒了口气。

    乔治笙偏过头,视线落在远处的店员身上,店员见状,咻的垂下头,一副我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听见的样子。

    乔治笙走过去,对着店长打扮的人说:“今天的jian kong调出来,全部删掉。”

    店长原本想说,这不符合规矩,可是话到嘴边却变成,“好,我现在调。”

    当着乔治笙的面,店长把从宋喜出现,一直到刚刚的画面全都删了,乔治笙这才领着宋喜出了店门。

    宋喜琢磨着怎么开口,从哪儿开始感谢,贸然把他叫来,他会不会又不高兴?

    秉持着伸手不打笑脸人的遵旨,宋喜侧头挤出一抹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主动道:“你怎么想到让店员删jian kong录像?我都没想到。”

    乔治笙面无表情,目不斜视,不辨喜怒的说:“阮博衍的店。”

    宋喜美眸微挑,阮博衍的店?

    怪不得呢,原本她以为乔治笙怕shi pin流出,让外人看见不好,如今一看,他是怕阮博衍看见。

    眼神转了几转,宋喜慢半拍回应:“哦,那更不好意思了,耽误他这么久的生意。”

    说到这里,宋喜又想起一茬,抬眼看着乔治笙说:“你卡号多少,我把钱转给你。”

    这话问的乔治笙心底一愣,暗道什么钱,紧接着想起那个茶壶……

    眼底闪过愠色,他忍不住口吻嘲讽的说:“果然是有钱了,说话都财大气粗的。”

    宋喜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了,欠债还钱,他不高兴什么?

    被噎的一时间无法应对,宋喜只好默默地别开视线,心底不舒服是有的,但也没生气,毕竟习惯了嘛。

    乔治笙却有些后悔,说好了男人大气点儿的嘛,也怪她,没事儿闲撩扯。

    两人继续往下走,过了会儿,乔治笙主动开口道:“持卡人是你爸的名字吗?”

    宋喜顿了顿,随即应声:“应该是吧,密码都是我爸的老密码。”

    乔治笙说:“赶紧把钱转出来,保不齐那俩人回头又出什么幺蛾子。”

    宋喜道:“网上一天最多转五万,银行柜台如果大额转款,也需要本人持**原件,我怕不那么容易。”

    如果容易的话,董俪珺母女早就换卡了。

    乔治笙闻言,似是开玩笑,随口说了句:“看来你爸还没少给你攒。”

    宋喜面色无异的回道:“卡里还有三千万出头,我爸以前也会以其他人的名义投资一些实业。”

    乔治笙心底着实意外,忍了忍,还是没忍住,出声问:“干嘛跟我说?不怕我抓你爸的把柄?”

    宋喜一脸平静的回道:“没想过,你要想抓我爸的把柄,有千万种办法,我只记得你今天替我出头,解了我的心头大患,我会一直记着你今天的情,以后有任何需要我帮忙的地方,一句话,我一定帮你。”

    她相信他,相信他不会趁人之危,这点连乔治笙都没想到,毕竟他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可她这么说,他心情还是特别好的。

    喜悦不显于形,乔治笙没事儿人的样子,不冷不热的道:“算你分得清里外拐。”

    宋喜刚想说,她一直分得清,可话到嘴边,她仔细琢磨了一下…里外拐,乔治笙的意思,是他跟她是里喽?

    乔治笙也是后知后觉,立即觉着不妥,岔开话题道:“我回公司,你要去哪儿自己走。”

    宋喜张开嘴,动了一下才道:“哦,那你路上小心,我回家。”

    乔治笙总觉着尴尬,不以怼结束的对话不完美,所以他愣是挤了一句,“一大早上出来也不知干嘛的,什么都不买,还惹一肚子气生。”

    宋喜偷着撇撇嘴,往前走了三步,忽然原地站定。

    乔治笙慢一点儿停下,侧头看向她。

    宋喜一脸后知后觉的表情说:“我想起来了,我买了东西,放在明月斋了。”

    乔治笙看着她,眼神是明显的嫌弃,果然,几秒过后,他沉声道:“自己拿去,我走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