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230章 欺负你全家

时间:2017-11-08作者:鱼不语

    原本宋喜还没想过分,可既然过分的人都在振臂高呼别人过分,她要是不过分一下,真对不起这个过分的屎盆子。

    迈步上前,宋喜直奔宋媛跟董俪珺而去,宋媛将董俪珺挡在身后,满眼的警惕跟防备。

    宋喜来到两ren mian前不足一米远的距离,站定,伸出手,“把我爸的卡还给我。”

    宋媛怒目相视,董俪珺则炸了毛,当场翻脸,扬声回道:“没卡!我从来没听过你爸给你留了什么卡,你不要随便找个借口就想搜刮我们孤儿寡母,你们这不欺负人嘛!”

    说完,马上奉献一段孟姜女哭长城般,教科书级别的冤屈大哭。

    宋喜眉头一蹙,眼底尽是厌恶跟丢人现眼。

    董俪珺这么一哭,不仅店员全都看来,就连店外一走一过的人,也都是驻足观望。

    正赶上店员过来还卡,乔治笙冷着脸道:“把门关上。”

    店员迫于乔治笙身上散发的强大气场,他说什么,她本能的点头应下,正跑去外面关门,祁丞也随之赶到。

    “不好意思先生,我们暂时…”

    “找人。”祁丞闪身进来。

    一眼瞥见乔治笙也在,祁丞眼中飞快的闪过一抹诧色,随之转化成戏谑。

    迈步朝宋媛方向走去,祁丞出声问道:“什么事儿,怎么闹成这样?”

    看到祁丞来了,宋媛当场眼眶一红,委屈之意昭然若揭,却偏偏不言语,活像是乔治笙联合宋喜把她们娘儿俩怎么样了。

    祁丞顺势看向对面的乔治笙,“七少也来了,多大的事儿,能劳你大驾?”

    乔治笙阴沉着面孔,毫不遮掩心底的不爽,出声回道:“喜儿叫我过来一趟,我也以为多大的事儿,结果是老的老的还为老不尊,小的小的忘恩负义,一对儿白眼儿狼,幸好我来了,不然谁知道喜儿要受多大的委屈?”

    这话说的,不仅当众给董俪珺和宋媛难堪,就是连祁丞的脸,也一块儿打了。

    果然,对面三人脸色皆是难看,祁丞也没了笑意,眼底多了几分不满,缓缓开口,声音低沉的说:“我能理解七少护女朋友心切,但这话,未免太难听了吧?”

    说完,他又意味深长的补了一句:“宋媛是我女朋友,宋太太是我女朋友的妈妈,小辈儿吵架,还是不要牵连长辈的好。”

    乔治笙面不改色的回道:“该姓什么就姓什么,百家姓里面这么多,你们偏偏看上一个宋,这是什么毛病?”

    此话一出,顶的祁丞面色更加难看,一时间不知怎么回应。

    宋喜简直要在心里给乔治笙拍手叫绝,知道他说话难听,只不过是对她,第一次听见他怼她的仇人,不要太爽快。

    宋媛瞧出乔治笙非但没给祁丞面子,反而连祁丞也给撅了,眼球稍微一晃,她赶紧出声说:“乔先生,这是我们家的私事儿,我们私下解决就好,不需要你跟祁丞伤了和气。”

    乔治笙冷眼一撇,视线落在宋媛脸上,尽是嘲讽的口吻回道:“谁跟你是一家人?”

    宋媛当场脸色一白,如鲠在喉。

    祁丞彻底冷下脸,开口说:“七少没必要为难我女朋友吧?”

    乔治笙呛茬回道:“谁为难我女朋友,我就为难谁全家。”

    全家,管他男朋友还是妈,一个都不放过。

    宋喜发誓,她以后再也不偷着骂乔治笙了,就冲今天他这么给力的份儿上,她就算吃点儿亏,让着他好了。

    乔治笙步步紧逼,谁的面子都不给,祁丞思忖片刻,唇瓣开启,他看着乔治笙,试探性的说:“那七少是什么意思?怎么个为难法?”

    乔治笙淡淡道:“看喜儿,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闻言,祁丞将目光落在宋喜脸上,乔治笙不好说话,她总不至于赶尽杀绝吧?

    想着,祁丞开口说:“宋xiao jie,有什么要求你尽管提,只要我能办到的,我绝对不跟你讨价还价,你且当给我一个面子,毕竟是在外面,没必要让外人看了笑话。”

    宋喜是个识大局的,今天乔治笙肯赶来救场,她已经很感激了,怎么好因为私事儿真的叫他跟祁丞撕破脸,做做样子也就罢了。

    唇瓣开启,她面色平静的回道:“祁先生说得对,如非必要,我们都不愿意丢人现眼,有些人推我打破的茶壶,我们已经赔了,之前的事儿我也不想追究,现在我只想要回我自己的东西。”

    说着,她目光落在董俪珺身上。

    董俪珺躲在最后面,早就没了哭声,此时话锋一转,宋喜还是把矛头指向她,她明显的神色慌张,伸手去拉宋媛。

    祁丞见状,声音不大的问道:“你们拿了什么?”

    这话是对宋媛说的。

    宋媛脸色也很难看,一时间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

    数秒过后,宋喜眼带嘲讽,嗤声说道:“祁先生,你女朋友跟她妈拿了我的一张银行卡,迟迟不肯还给我。”

    话音落下,还不待祁丞开口,宋媛立即瞪眼否认,“我们没有!”

    说罢,她又可怜巴巴的望着祁丞道:“是她故意敲诈我们,我妈从来没拿过什么银行卡。”

    宋喜眉头轻蹙,已经不能单单用厌恶来形容这对母女的恶心。

    关键祁丞还真就相信,只见他侧头看向宋喜,淡淡道:“宋xiao jie有什么凭证吗?”

    宋喜哑然,可能她输就输在要脸,如果是别人从她要回属于自己的东西,那她一定二话不说就还了,可这年头往往是不要脸的人才活得更加肆意畅快,因为没有心,所以压根儿不存在什么愧疚负罪。

    正当她气到大脑一片空白之际,身后传来乔治笙惯常冷漠的声音,“她说有就有,要想不给,你们拿出没有卡的凭证。”

    董俪珺跟宋媛从头至尾不敢就卡的问题吱声,祁丞看向乔治笙,过了几秒,似笑非笑的说道:“七少可真会难为人。”

    乔治笙道:“因为给你面子,我才跟这儿废话这么久,今天要么把卡拿出来,要么谁都别想从这儿走出去。”

    宋喜心底一颤,第一次听人威胁人还威胁的这么理所应当,叫他过来,本意是想不被欺负,可如今一看,乔治笙在,岂止是不会被欺负,他还要反过来欺负别人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