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223章 一场牌,惊心动魄

时间:2017-11-07作者:鱼不语

    常景乐没了人影,宋喜顶替他的位置,一连打了好几把,佟昊一直在给她喂牌,起初还没人发现,但是时间久了,桌上的几个人精谁能不察觉?

    这不这一把佟昊又给宋喜点炮,待到推牌的时候,阮博衍很快的瞄了眼佟昊的牌,出声道:“你自己胡三饼,怎么还把三饼打出去了?”

    佟昊趁乱把牌推进麻将机,微垂着视线,面色无异的回道:“我想自摸,没摸到。”

    宋喜也不傻,连着几把都被同一个人点炮,他这台阶给的还能再明显一点儿吗?

    宋喜跟佟昊两个眉来眼去,乔治笙绷着一张俊美面孔,真当他是个摆设了。

    新一局刚开始,乔治笙一言不发,但牌风明显变得犀利,像是无形中的一把刀,杀伐决断,把坐他下家的佟昊砍个够呛,佟昊不知道乔治笙怎么回事儿,还以为乔治笙牌烂,他搜肠刮肚的想着怎么哄宋喜,看了看桌上现有的牌她应该要条子。

    打了一张三条出去,宋喜原本是要的,可眼下这情形,她也不敢要,所以生生拆了对子,也跟着打了张三条。

    阮博衍还没等出牌,乔治笙这头已经岔上,抬手把宋喜的三条拿到自己这边。

    见状,佟昊,宋喜跟阮博衍皆是向他投来注目礼。

    阮博衍问:“昊子打三条的时候你怎么不岔?”

    乔治笙头不抬眼不睁,淡漠的回道:“晃神儿了。”

    这借口好!

    别人不知道他,宋喜还能不知道?要说在一起相处的年头,那她绝对没有佟昊跟阮博衍与乔治笙认识的久,但要说看过的脸色受过的委屈,她算第二,就没有人敢当第一。

    一瞧他这副不冷不热不阴不阳的样儿,保准是来气了。

    两人才刚刚回暖一些,宋喜是真不想再跟他吵架,无论是因为什么原因。

    乔治笙明显的有些针对她,宋喜暗道,她可不能针对回去,除非她不想活了,琢磨来琢磨去,她灵机一动,想到一个好办法,她针对佟昊啊!

    打牌的时候,上家臭下家手拿把掐,但下家要想弄上家,也不是不可能,无论佟昊打什么牌,宋喜跟着他打一样的,如果实在没有,就打同一系列的,胡不胡牌不重要,她对面那个拉着脸的活阎王高兴才最重要。

    果然一把牌还没打完,桌上的几人皆是心思各异。

    佟昊已经有些尴尬了,宋喜不领他的情,简直是跟他抬杠

    阮博衍默不作声的看热闹,想着宋喜,乔治笙跟佟昊三人,怎么搞的?

    宋喜心想,她都这般明哲保身了,丫不会再翻脸了吧?

    乔治笙面上虽然表情淡淡,但心里那股火总算散了一些,算她识相。

    这牌打的不是钱,是心思。

    常景乐再次出现的时候,已是半小时之后,他一边进屋一边道:“外面吧台上的包是谁的?”

    宋喜抬眼回道:“我的,怎么了?”

    常景乐说:“你shou ji在响。”

    宋喜顺势回道:“你来玩儿吧,我去接dian hua。”

    俩人换了个位置,常景乐开玩笑似的低头看了眼抽屉,随即笑道:“赢这么多?谁贡献的?”

    阮博衍淡笑着回道:“昊子今天打牌有失水准,是不是风水不好?”

    佟昊脸上看不出喜怒,只忽然从鼻子中喘了一口气,随即唇角轻勾,自嘲的口吻说:“我这回是真把她给得罪了。”

    常景乐道:“谁让你上次那么说人家了,女人都要面子,你待会儿找个机会跟她道声歉,我看她也不像小气的人。”

    佟昊说:“不是那回。”

    常景乐跟阮博衍皆是抬眼看向他,就连乔治笙也忍不住眼皮一掀,有意无意的瞥了他一眼。

    佟昊表情悻悻,只好一五一十的把怎么去医院吓唬她的经过说了一遍。

    “我这不心思她是医生,考验一下她的应急反应嘛。”他越说越觉着搓火。

    阮博衍无语,只剩下一个鄙视的笑容。

    常景乐咧开嘴角笑道:“去医院吓唬她这招也就你想的出来。”

    佟昊道:“谁知道她脾气这么大,你们还总让我给她道歉,上一次在禁城,挨打的是我,前天被人拿刀架在脖子上的人也是我。”

    说着说着,他突然想到什么,眼神微变,补了一句:“跟她斗了几个回合,好像就赢了一次,她生日那天,我给她送了个会弹僵尸的假蛋糕,她一定吓到死。”

    男人的幼稚心仿佛无论长到多大都不会变,越是外表看起来爷们儿的男人,内心的男孩儿年龄就越小。

    佟昊说完,自我安慰的笑了笑,总感觉扳回一城。

    常景乐摇头道:“我真多余帮你说话,怕你在她这儿是一生黑了。”

    佟昊不以为意的道:“什么时候她正式跟我道了歉,我俩的恩怨就算一笔勾销。”

    四人如常打牌,聊天也聊得很随意,乔治笙平日里就话少,不插话也是意料之中,只是谁都没想到,他玩儿着玩儿着,会突然开口说:“以后别去医院找她。”

    此话一出,桌上三人同时朝他看来,乔治笙面色平静的打出一张牌,薄唇上下开启,继续道:“她是医生,你可以不尊重她,但你要尊重她的职业。”

    他朋友不多,甚至可以用少来形容,但只要是跟他亲近之人,乔治笙向来胳膊肘朝内拐,如今突然说了这样的话,一时间其他三人心中都有计较,尤其是佟昊。

    视线别开,他沉默数秒,随即回道:“我看见她冒雨救人的shi pin了。”

    说完,又隔几秒,他补了句:“以后不会再去医院闹她。”

    乔治笙没接茬,常景乐问:“什么shi pin?”

    阮博衍给他解释,常景乐听后,一边点头一边感慨,“人长得漂亮,又有爱心。”说着,瞥了眼乔治笙左手边的果盘,煞有其事的道:“还会提醒人不分梨,简直是出得厅堂,下得厨房,打得了昊子这种di piliu mang,救得了大爷大娘不知道她这么好的女孩儿会喜欢什么样的人,我要是没女朋友就好了。”

    阮博衍说:“省省吧。”

    佟昊拉着脸道:“谁是di piliu mang?”

    乔治笙心底冷哼,什么下得了厨房?她进了厨房就是灾难!

    可是她会喜欢什么样的人?

    阿易,这两个字不由自主的浮现在脑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