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217章 露馅儿了

时间:2017-11-07作者:鱼不语

    乔治笙走后,宋喜一个人躺在床上发呆,她现在身上不疼了,但也没什么力气,刚刚乔治笙进来的时候,她才刚醒,输了一大**的药,这会儿膀胱告急,想去洗手间。

    左手扎着针,宋喜用右手掀开被子,刚要起身…余光一瞥,内衣松散着挂在胸前,形同虚设,下半身也只有一条内裤……脑子顿时又是一片空白,像是断了片,对于不翼而飞的衣裤完全没有印象。

    等等,说完全没有印象,仔细想来好像也不全是,宋喜轻蹙着眉头,努力回忆,貌似…乔治笙抱她上楼之后,她感觉有人扒了她的裤子。

    这样的念头让宋喜心惊,但她惊的不是被他看了什么,毕竟上一次她在洗手间里面晕倒,一丝不挂,也是乔治笙把她弄出来的,关键是这两次有本质上的区别。

    上一次,乔治笙没得选,而这一次,是他主动选择帮她把衣服脱了。

    宋喜不是矫情的人,而且医生这种职业早让她对**被看当做家常便饭,她只是不敢相信,乔治笙那厮有这么好心?还晓得穿湿衣服睡觉会病上加病?

    坐在床边,宋喜一脸茫然,怎么她病了一场,天都变了?

    乔治笙说她跟他道了歉,她是真的一点儿印象都没有,难道她病糊涂求他高抬贵手放过自己?除了这种极端的可能,宋喜想不到乔治笙为何突然对她转了脸。

    迟迟不敢下最终的判断,宋喜还想努力再分析分析,奈何膀胱不等人,她琢磨着下床先去趟洗手间,可是床边没有衣服,她挂着水,也不能裹着被子走,正犹豫之际,高大的黑色身影出现在门口。

    乔治笙担心她再睡过去,忘记喊他换药,刚一来就看她裹着被子坐在床边,要下不下的样子。

    “你要拿什么?”

    熟悉的清冷声音打身后传来,宋喜吓了一跳,激灵着转过头,当她对上乔治笙的视线,莫名的血液往脸上冲,不用看,宋喜知道自己的脸一定红了。

    转回头,她佯装淡定的说:“我想去洗手间。”

    乔治笙看到她脸红,一股热气往上涌,竟也觉着有脸红的冲动,视线略微有些慌张,他停顿两秒,出声说:“浴袍行不行?”

    宋喜应声:“可以。”

    乔治笙迈步往浴室方向走,宋喜说:“谢谢。”

    乔治笙进了浴室,拿到浴袍的瞬间手指一顿,猛然想到,他刚才接的这句话,不恰恰暴露了他知道她被子里面没穿衣服的事实?

    他做事儿鲜少后悔,但此时站在浴室里面,乔治笙脸上的表情分外精彩,最起码常景乐跟阮博衍与他相识多年,从未见他如此懊恼。

    宋喜没见乔治笙出来,扭着头,稍微提高声音道:“浴袍在进门右边的架子上。”

    此前乔治笙还在努力维持理智,可这会儿听到宋喜的提醒,他突然一下子红了脸,这感觉太明显,脸上火烧一样的热。

    心里焦躁,乔治笙差一点儿跟宋喜发脾气,催什么催,他长眼睛了,看得见!

    宋喜不晓得乔治笙搞什么,她浴室也没有多大,看一眼看不到,看两三眼也应该找到了,可他愣是进去十秒才出来,手里拎着一条白色浴袍。

    走到床边,他将浴袍放下,顺势给她换了个药**。

    宋喜又说了一句谢谢,他没吭声,她偷着瞄他一眼,他貌似心情不好,绷着张脸。

    多少次的实践经验告诉宋喜,别说他心情不好的时候不要惹他,就算他心情好的时候……算了,丫就没有心情好的时候,她疯了才会去撩闲他。

    换完药,乔治笙一言不发的走出去,还把房门给带上了,宋喜赶紧换了浴袍,拿着点滴**去洗手间。

    之前在床上窝着,宋喜还没觉着这么饿,此时一起身,肚子立马咕噜噜的叫唤,想起乔治笙说吃的在楼下,宋喜也不好装什么大家闺秀,从洗手间出来后,举着药**下楼了。

    乔治笙在主卧,宋喜从二楼经过的时候,声音很小,他没听到,心里一直想提醒她吃东西,但这话不好开口,要寻个契机…

    想来想去,他突然灵光乍现,很简单啊,叫她下楼去做疙瘩汤,只要她下楼,顺道也就吃了。

    思及此处,乔治笙心底满是得意,拿起shou ji,给她打了个dian hua,dian hua显示正在连接,可连接了半天,没人接。

    乔治笙立即放下shou ji上了趟三楼,进门后发现人不在,他只好转身折到一楼。

    饭厅,宋喜坐在长桌一侧,面前是摊开的十二道清淡小菜,她面前一碗白粥,正吃得香。

    站在她身后看了五秒不止,宋喜一直没发现他,乔治笙一边往前走,一边不冷不热的说道:“一个人吃独食?”

    宋喜现在都被乔治笙吓怕了,听到他的声音跟见鬼了似的,马上闻声看来,眼带警惕。

    乔治笙脸上没有喜怒,但语气却是带着一丝不满的,宋喜回神之后,出声回道:“我怕打扰你休息,就没叫你。”

    乔治笙淡定的坐在宋喜对面,伸手拿过另一碗白粥,垂着视线,依旧是不冷不热的口吻,出声说:“你打扰我的时候还少吗?”

    宋喜原本吃的挺好的,他一来,她就如鲠在喉,关键吃人的嘴软,他又刚刚照顾过她,思前想后,宋喜轻声道:“要不下次你在门口挂个牌,什么时候可以打扰,什么时候不能打扰,我一眼就能看出来。”

    乔治笙拿筷子夹菜的手,就这样在半空中顿住,眼皮一掀,漂亮的黑色瞳孔盯上宋喜,薄唇开启,他沉声道:“你当我家是酒店?”

    宋喜抿了抿唇,声音低了几分,“我实在是拿不准你什么时候有空。”

    其实这话的原版,是她实在拿不住乔治笙的喜怒。

    乔治笙也不是傻,听得出她的言外之意,别开视线,他正常吃东西,过了几秒才道:“是你把我想的太难相处。”

    宋喜垂着头默默地吃饭,同样沉默片刻,她忽然问:“你生日是什么时候?”

    乔治笙心底跳漏了一拍,难不成她知道了什么?

    他不喜欢这种感觉,好像被她牵着鼻子走。

    淡淡的抬起头,他不答反问:“干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