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216章 骗人

时间:2017-11-07作者:鱼不语

    乔治笙如同被人施了法,登时僵在原位,动都不能动,待回过神之后,他马上一把拉回被子,将宋喜裹得严实,宋喜还在咳,他伸手拍了拍她的后背,其实他看她的身体,前前后后也不过三秒钟的时间,但这三秒仿佛定格了,显得那样的漫长,以至于他现在还心跳紊乱,整个人都有些不正常。

    宋喜被呛得天灵盖儿冒烟,咳得肺管子炸裂,眼泪汪汪,好不容易倒上一口气,慢慢扭头,看向那张熟悉却又不真实的俊美面孔。

    气游若丝,她红着脸说:“你想让我死,也犯不着用这种办法…”

    乔治笙没看她的脸,径自将她放平,绷着脸回道:“我帮你还帮出错了?”

    宋喜耷着沉重的眼皮,眼睛半睁半闭,似是有很多话想说,奈何没劲儿。

    乔治笙也不给她废话的机会,拉着脸道:“自己待着吧。”

    说罢,扭身就走,宋喜想翻他一眼,结果这个动作太费神,翻到一半,她又睡过去了。

    宋喜做了一个梦,梦里面乔治笙竟然坐在床边给她吹头发,宋喜嗤笑出声,这算美梦还是噩梦?

    乔治笙下楼冲了个冷水澡,站在花洒下面,他闭着眼睛,任由细密的水珠顺着头顶冲刷身体的每一个部位,猛然间他睁开眼睛,因为闭眼尽是宋喜那副白花花的身体,他不是第一次看,但这一次…他竟然有了反应。

    喉结上下翻滚,乔治笙自己都觉着可笑,宋喜,宋元青的女儿,一个人前打着白衣天使旗号,背地里能把他气到七窍生烟的女人,如今还烧的跟个白萝卜似的,他对她有反应?

    乔治笙觉着他可能被她给传染,一起烧糊涂了,可身体的反应却最诚实,时时刻刻的提醒着他,丫就是有反应!

    四十几分钟后,乔治笙再次上了三楼,房门没关,他径自走进去,床上的宋喜睡相还算平和,他来到床边,用手背探了探她额头的温度。

    前一秒还双目紧闭的宋喜,下一秒就睁开眼,看她的样子,是早就醒了。

    乔治笙猝不及防的被她盯着看,心底慌了一下,俊美的面孔上却是波澜不惊,淡定的收回手,他薄唇开启,不冷不热的说:“醒了?”

    宋喜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看,直把乔治笙盯得心虚,他不晓得她心中想什么,难道是想质问他tuo yi服和掀被子的事儿?

    他已经在心底盘算好搪塞的话,结果宋喜缓缓开了口,出声问:“你给我吹头发了吗?”

    乔治笙再次心慌,他总是猜不到她下一秒会说什么。

    努力维持着面不改色,三秒之后,乔治笙不答反问:“你想说什么?”

    他暗自竖起防备,像是生怕宋喜寻到他的软肋。

    宋喜平躺在床上,虽然高烧退了,可身体依旧虚弱,唇瓣开启,她轻声道:“没有,我睡糊涂了。”

    乔治笙面色淡淡,“饿了自己下楼,吃的在下面。”

    他心底莫名的紧张,说不出为何,就是不想被宋喜盯着,好像被她看久了,就会暴露些什么。

    瞥了眼一旁的药水**,乔治笙面无表情的说:“快点完叫我,还有一**。”

    说完,他转身就走,才走了一步,身后忽然传来宋喜的声音,“我没跟你说什么吧?”

    她觉得乔治笙有些怪,之前还对她视而不见,这会儿又对她这么好……其实她分不太清梦境与现实,她梦到乔治笙给她吹头发,现实中又好像是乔治笙把她从门口抱到房里的。

    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她暂时无力分辨,还不如痛快一点儿,问清楚,以免误会。

    乔治笙背对宋喜,她没看到他眼底很快滑过的一抹亮光,转身,他看向她,竟是一改棺材板儿的冷脸,冲着她唇角轻勾,出声回道:“你是说了。”

    宋喜浑身一激灵,不知道这是不是梦中梦。

    见她眼底带着明显的迷茫以及狐疑,乔治笙面不改色心不跳的道:“你跟我说了对不起。”

    瞧他那副隐忍得意又强装高冷的样子,宋喜忍不住眉头轻蹙,“我跟你说对不起了?”

    乔治笙认真的嗯了一声,然后道:“既然你主动道歉,我也不是多难相处的人,之前的事儿就算过去了。”

    宋喜:

    看着床上的人,乔治笙继续道:“我不知道在你心里我是什么样的人,但我吃软不吃硬,只要你肯低头,我不会吝啬一句原谅。”

    宋喜一脸懵逼,在她睡着的那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什么时候跟乔治笙道了歉?看他现在一副我原谅你的样子,她又怎么好意思挑衅说,她不记得了,那岂不是又要开战?

    想来想去,宋喜唯有暗自叹气,吃了这个闷亏,出声回道:“谢谢你帮我请医生。”

    乔治笙道:“不客气。”

    宋喜脑袋嗡的一声,完了完了,乔治笙突然变得这么客气,她一时间还接受不了,要不然就是她还在梦里。

    其实要检验是不是还在梦里,很简单,宋喜看向乔治笙,试探性的说一句:“你也病了吗?“

    乔治笙一眨不眨的看着她,眼底带着打量,分析她这话的另一种说法,是不是你有病吗?

    宋喜如愿以偿看到乔治笙阴沉着一张脸,这感觉简直提神醒脑,她马上话锋一转,出声说:“哦,我是怕你被我传染,楼下储物间有药,你要是觉着不舒服,先把药吃了。”

    乔治笙说:“管好你自己。”

    宋喜瘪了瘪嘴,接不上话。

    余光瞥见他转身往外走,宋喜心底说不出的释然,像是最近一直压在胸口的大石头,突然被愚公给搬走了,怎一句畅快可形容。

    门外,乔治笙也是不自觉的轻轻舒了口气,他从未想过有一天,他要靠连蒙带骗的方式来给彼此寻一个台阶下,其实当时他就是一时脑热,说完自己都觉着丢面儿,可当宋喜开始跟他讲话,两人冰释前嫌之后,他又突然觉得方式没有多重要,结果才最重要。

    两人都折腾了这么久,伤敌一万,自损八千,无一幸免……算了。

    他是男人,男人就大气一点儿,原谅她好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