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215章 吃亏还是占便宜?

时间:2017-11-07作者:鱼不语

    看她抿着唇瓣半晌没出声,乔治笙莫名的骄傲,看,最后还不是她服输了?

    正想着,双目紧闭的宋喜忽然开口说道:“你不也求我了?”

    乔治笙动作微顿,随即睨着她道:“我求你?”

    宋喜说:“你求我去你家,给你爸做吃的。”

    乔治笙面无表情,脸上看不出喜怒,薄唇开启,出声说:“那是让。”

    她分不清吩咐跟请求吗?

    宋喜面不改色的回道:“我也是让你借我一把伞。”顿了顿,她又张口补了一句:“我是跟元宝借的。”

    乔治笙说:“伞是我的。”

    宋喜闭着眼睛,浑身发烫,暗道这个梦做的真有趣,她从未想到有一天,会跟乔治笙在床上好好说话,更何况,他还在给她吹头发。

    说不清是感慨还是感叹,宋喜很轻的叹了一口气。

    乔治笙帮她把头发吹干,关掉吹风机,她已经半晌没说过话,他也不晓得她睡着没有,只径自开口道:“人要懂得知恩图报。”

    他站起身,刚要走,宋喜忽然开口问:“你真的这么讨厌我?”

    乔治笙脚步顿住,转身看向她。

    宋喜仍然没有睁开眼,头枕在白色的枕头上,更加衬得发丝如墨,原本她很白的,但因为发烧,两颊陀红。

    抿着的唇瓣动了动,数秒过后,她轻声说道:“是不是无论我怎么做,你都不可能跟我he ping相处?”

    乔治笙不语,因为一时间没想好怎么回答,宋喜烧的糊涂,她也没想让他回答,自问自答的说:“我真的好累,我知道我怎么样跟你没关系,可我真的好累…我不想跟你吵架,也不想惹你不痛快,我们都忍一忍,三年,很快就过去了……”

    眼泪从浓密的睫毛下面涌出,乔治笙竟然觉得触目惊心。

    他见过她敢怒不敢言的样子,见过她气急了破罐子破摔的样子,也见过她目中无人的样子,他知道她骨头硬,却不晓得她用尽了多少的力气,才在人前wei zhuang的滴水不漏。

    原来,她也会累,会有扛不住的时候。

    既然忍的这么痛苦,跟他低下头不就好了?他还能把她的头按得更低吗?

    乔治笙窝火,却迷茫了到底在跟宋喜生气,还是跟自己生气。

    宋喜分不清梦境与现实,但这份难过却是清清楚楚的,太委屈,她蹙着眉头,连哭都没有声音。

    乔治笙站在床边,良久未言,直到她迷迷糊糊睡着了,他这才转身离开房间,因为没注意,回到自己房间后,才发现手上还拎着她那屋的吹风机。

    家庭医生最快速度赶来,不出他所料,又是乔治笙金屋藏娇的大mei nu生病了,上一次测体温的时候,乔治笙都没让医生碰,医生这次学乖了,带的口内温度计,测了一下,三十九度一。

    医生赶紧给宋喜开了退烧针和消炎针,挂上水之后,嘱咐乔治笙,让他也帮宋喜降降温。

    乔治笙面色淡淡的道:“敷凉毛巾吗?”

    医生说:“凉毛巾敷额头可以,最好用温毛巾给她擦擦身体和四肢,这样散热快,她也能少遭点儿罪。”

    乔治笙脑海中下意识浮现出宋喜只穿着内衣裤,几乎赤条条躺在他眼前的画面,目光暗沉,早知道还不如不问。

    针扎好,药留下,医生打了声招呼要走。

    乔治笙说:“你自己下去吧,我不送你了。”

    医生也没想过让乔治笙送,临走之前,不忘提醒,“等她醒来的时候,一定让她吃些东西,不然胃里太空,身体受不了。”

    “嗯。”

    医生自己下楼,乔治笙站在宋喜的卧室,看着床上的她睡得很沉,刚刚医生给她打针,她都没有反应。

    掏出shou ji,他不知给谁打了个dian hua,吩咐人买清粥小菜送过来,dian hua挂断,他又去了趟浴室,洗了个凉毛巾,回来后搭在她额头上。

    这幅场景有些似曾相识,乔治笙暗叹,这都是他第二次忙前忙后的伺候她了,上一次是迫于无奈,这一次…他只是不好看她自生自灭。

    看她睡得熟,乔治笙出去抽了根烟,再回来的时候,宋喜竟然翻身了,之前是平躺,如今背朝门口脸朝窗,额头上的毛巾也掉在了枕头上,整条右臂伸到被子外面,连带着肩膀跟小半面后背都被暴露在空气中。

    乔治笙走过去,弯腰把毛巾拿开,然后抓着她的手臂,想把手臂塞回被子里。手指触到她的皮肤,那温度吓了他一跳,怎么会这么热?

    又摸了摸她的手臂跟后背,后背上潮湿一片,她一定是热得受不了,才会掀开被子出来透气。

    想到医生临走前的话,乔治笙拎过被他放在床头柜处的毛巾,并无温柔可言的帮她擦拭手臂,手臂擦完,来到后背,宋喜并没有被他脱光,身上还穿着内衣,起初乔治笙是越过内衣系扣的位置,只帮她擦拭别处,但是擦着擦着,他忽然觉着自己矫情,他又没想对她做什么,解开又能怎么样?

    想着,他单膝跪在床边,修长的手指来到宋喜后背处,拎着两边稍稍一错,扣子轻而易举的解开,待他松手,带子往两侧缩,露出宋喜的整片滑腻后背。

    乔治笙用毛巾垫手,将她后背擦拭一遍,然后把她按平,盖上被子。

    宋喜舒服了很多,低声嘟囔一句,乔治笙问:“说什么?”

    宋喜道:“水。”

    乔治笙放下毛巾,边往外走边道:“大爷似的。”

    生病了不是爷,被人照顾的才是爷,乔治笙去楼下拿了几**矿泉水上来,拧开盖子,他单手穿过宋喜的脖颈,把她半抬起来,**口对着她唇边,“喝。”

    宋喜张开嘴,渴急了,一口气喝了小**子的大半。

    乔治笙毕竟没有伺候人的经验,起初看她一直喝不够,后来干脆把**底儿一抬,想着让她喝个够,但宋喜却一下子呛到了嗓子眼儿,突然喷了一下。

    “咳…咳咳……”

    乔治笙赶紧拿开**子,宋喜咳得够呛,水都洒在面前的被子上,他一时走神,或者说是什么都没想,只本能的把被子一把掀开。

    宋喜几乎quan luo的身体赫然暴露在眼底,原本还穿着内衣,但因为扣子被他解开,只算是挂在胸前,一瞬间,白色丰满的隆起,左侧胸口处刺目的红色小痣,一览无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