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213章 公主抱

时间:2017-11-07作者:鱼不语

    再这么等下去也不是办法,没辙,宋喜一手拿着伞,另一手从包里翻出shou ji,她的包也已经湿透,好在shou ji还没事,用shou ji叫了辆车,很快就有人接单。

    不多时,熟悉的车牌号码由远及近,宋喜挥了下手,车子停在她身边,还没等她拉开车门,车窗先降下,司机坐在车里打量她,一脸为难的表情说:“哎…你这怎么弄的?”

    宋喜脸色发白的回道:“我加钱。”

    司机明显的有些尴尬,先是说了句不是,然后扣下空车牌道:“先上来吧。”

    宋喜终于上了车,车门关上,司机忍不住道:“你这不是带着伞嘛,怎么弄的全身都湿了?”

    宋喜面无表情,轻声回道:“给别人用了。”

    司机顺着后视镜看了一眼,似笑非笑的说道:“你这助人为乐也太彻底了吧?”

    宋喜没应声,只觉得浑身发冷,止不住的哆嗦。

    司机往翠城山方向开,路上跟同行用通讯设备聊天,里面有人说:“刚才在国安大厦门口发生一场交通事故,小车里面有个老人有心脏病,我们这边堵得水泄不通,救护车还没赶到,你猜怎么着?一个小姑娘从后面顶着雨跑来,看样子是医生,现跟人借的一把伞,自己顶着雨,给患者和家属打伞,强把老人给送出去,我们都说,幸好有她在,不然今天那人估计完了。“

    司机起初还没反应过来,刚想说他这边也拉到一个浑身淋雨的乘客,结果话到嘴边,他猛然醒悟,扭头看着宋喜道:“小姑娘,是你吗?”

    宋喜心跳很快,脑袋也嗡嗡的,刚才司机跟人讲话,她左耳听右耳冒,似是听懂了,又似是没听懂,强忍着难受,她开口说:“师傅,能麻烦你开一下空调吗?”

    此时司机看宋喜的眼神早就没有了嫌弃,本能的应声,然后马上打开空调。

    这是夏天,空调吹的是冷风,宋喜浑身湿透,衣服贴在身上,五秒之后,立即忍不住说:“师傅,帮我调一下热风吧。”

    司机也很慌张,一边暗骂自己脑子有坑,一边赶紧把冷风调成热风。

    “小姑娘,看你脸色不好,是不是不舒服?我送你去医院吧?”

    宋喜摇了摇头,这么简单的一个动作,她却觉着头晕目眩,完了,八成又要感冒了。

    不想说话,她靠在后座闭目休息,司机将空调暖风调大一些,车内温度逐渐升高。

    宋喜迷迷糊糊,身上一阵冷一阵热,恍惚间,她只想回家,回政府楼,回她自己的家。

    以前也不是没有过连续十几个小时在手术室里面不出来的经历,连口饭都没空吃,出来之后活像是被人放了一千的血,不知道的还以为她生了重病,每当这种时候,她就想回家睡个昏天暗地,她不是病了,只是太累了。

    司机把宋喜载到地方,转头看她闭着眼睛,脸颊两侧不正常的发红,小声叫道:“小姑娘?到了。”

    宋喜并没有睡熟,司机叫了一声,她马上睁开眼,然后慢半拍抬起发沉的手臂,想拿钱给他。

    司机忙道:“不用不用,我不收你的钱,你家住哪儿?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宋喜眯了一路,身体情况没有好转,反而越发的严重,眼睛像是要往外冒,头疼欲裂,实在是说不出来话,她只摇了摇头。

    司机冒雨下来帮她打开车门,还拿起她的伞,帮她撑开。

    宋喜从车中下来,低声说:“谢谢。”

    司机问:“你一个人能行吗?”

    宋喜点头。

    司机看着她离开,赶紧扭身上了车,车子开走还不到十秒,他shou ji传来用户已付款的消息。

    宋喜强忍着按了确认付款,头晕眼花,收起shou ji往回走。

    之前在车上,她是觉着冷,可此时人在外面,浑身却像是火烧一样,双脚踩在地上,一如踩在了棉花上,深一脚浅一脚,整个人飘飘的。

    平常只需要五六分钟的路程,今天愣是走了十几分钟,当宋喜看到熟悉的大门时,她喘气儿都有些费力了。

    站在屋檐下,她把雨伞倒挂在一旁的伞架上,此时伞架上共有两把伞,另一把也是湿的。

    掏出钥匙打开房门,宋喜扶着门框脱鞋,脚是湿的,她干脆弯腰打算拎着拖鞋回三楼,可这一低头,忽然间天旋地转,眼前一片漆黑,她蹲在玄关处,半天没站起来。

    乔治笙从厨房方向闪现,手里拎了一**矿泉水,一身黑色的浴袍,头发半干,他刚洗完澡,口渴下来喝水。无意间一瞥,门口处蜷着一个人,定睛一看,不是宋喜还有谁?

    他站在原地,静静地看着她,五秒,十秒…她一直没动地方。

    眉头轻蹙,乔治笙迈步朝她走去,站在她身前一米远的地方,睨着她道:“蹲这儿干嘛?”

    宋喜把脸窝在膝盖上,听到头顶传来的声音,也听出是乔治笙在说话,她很想告诉他,别管她,可她说不出来,最让她无力的是,她此刻就是连站都站不起来,被他这样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心里难受。

    乔治笙一眨不眨的睨着她,等不到她的回答,他应该转身就走,可他却鬼使神差的弯下腰,抓着她的一只手臂,想要把她提起来。

    宋喜浑身无力,像橡皮泥一样,乔治笙稍微用力一提,她身子一栽,不是直接站起来,而是往一边倒,乔治笙见状,动作比脑子快,马上往前跨了一步,用手臂横着她身体的重量,没有让她倒在地上,而是倒在他身上。

    宋喜完全失去对身体的感知,感觉不到双腿,感觉不到站立,甚至感觉不到乔治笙手臂的支撑。

    微张着唇瓣,耷拉着眼皮,她像是溺水的人,无力挣扎,只剩下轻微的喘息。

    乔治笙这才看到她脸颊发红,被他触到的皮肤,烙铁一样的热。

    脑海中刹那间出现不下十句想要骂她的话,可是话到嘴边,乔治笙却如鲠在喉,一言未发,他稍一弯腰,手臂穿过她的膝弯,下一秒,宋喜整个人被他腾空抱起。

    这一回,双脚是彻底没了脚踏实地的知觉,宋喜平躺着,眼前闪过棚顶漂亮的装饰,看着看着,她筋疲力竭的闭上双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