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209章 只要她看

时间:2017-11-07作者:鱼不语

    今晚心外破天荒的安静,没有像前几天似的,人脑袋差点儿打出狗脑袋来,医院也是害怕女医生值夜会出事儿,刚开始丁慧琴都跟宋喜说,叫她调回白班,宋喜不肯,科室只能又给她配了一个男医生一起值夜。

    男医生是新来的,夜医大ben ke毕业,今年跟宋喜一样大,但宋喜已经是工龄九年的老人儿了,男医生特别崇拜她,白天没机会跟她说话,这会儿可算是逮到人,满脸兴奋地向她取经,偷师学艺。

    宋喜正跟办公室里跟他聊天,忽然房门被人紧急敲响推开,一名护士站在门口,急声说:“宋医生,急诊。”

    宋喜前一秒还像小猫一样慵懒悠闲,闻言,零点几秒之内起身,两个箭步,人已在门口,男医生只觉着面前一阵风刮过,后知后觉,马上跟出去。

    宋喜出了办公室,顺着小护士的方向往左看,走廊左边五米开外,一个男人架着另一个男人,被架之人右手捂着心口位置,满手都是血,正费力的往这边走。

    宋喜立即跑上前,刚想询问,结果定睛一瞧,不由得美眸圆瞪。

    佟昊?

    佟昊垂着头,一副筋疲力尽,虚弱的不能再虚弱的模样,宋喜毕竟是专业人员,惊诧稍纵即逝,马上便吩咐人准备手术室,然后想都没想,来到佟昊身侧,手臂环住他的后腰,跟人一起把他往手术室扶。

    “他怎么受伤的?”路上,宋喜问。

    另一侧的男人回道:“我不知道,我赶到的时候昊哥已经这样了。”

    宋喜问:“是什么伤?”

    男人说:“刀伤。”

    宋喜蹙着眉头,没再说话,短短的几十秒钟,一切准备就绪,除了佟昊跟医护人员之外,手术室内清除其他闲杂人等。

    宋喜看着平躺在手术台上的佟昊,试图把他捂在心口处的右手拿开,她好检查伤势,可她的手才刚刚碰到他的手腕,迷糊中的佟昊忽然蹙眉道:“别碰我!”

    他都虚弱成这样了,声音还是威慑力十足,吓得一旁的小护士险些拿掉了东西。

    宋喜也是心底一惊,紧接着嘴上安抚,“佟昊,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佟昊蹙着眉头,缓缓睁开眼睛,宋喜背着光,面孔模糊,可他还是很轻的声音,叫了句:“是你”

    宋喜说:“是我,我是宋喜,你受伤了,我帮你看看。”

    佟昊胸口轻微起伏,似是在倒气,过了几秒才道:“我只让你看,其他人,出去。”

    宋喜也皱了皱眉,“这儿是医院,谁也不会害你。”

    他以为这里是男澡堂子?还不能给别人看,关键要真是男澡堂子,光留她一个人也不像话。

    佟昊始终眉头紧蹙,气若浮丝的说:“我只让你看”

    站在宋喜身边的年轻男医生小声道:“要不先给他麻醉?”

    宋喜还没等回答,没想到已经这样的佟昊,忽然一脚踹在旁边的置物架上,哗啦一声,架子上的手术刀手术钳掉了一地。

    “啊!”

    两个小护士吓得花容失色,连连往后躲,男医生也是本能的闪到宋喜身后,感觉佟昊要sha ren。

    宋喜被佟昊气得一口血冲到头顶,好想打他,可定睛一瞧,他捂着心口的手上全是血,怕再耽搁几分钟,没事儿都拖到有事儿。

    努力咽下这口恶气,宋喜出声吩咐,“你们都出去吧。”

    男医生怯怯道:“宋医生,那你自己”

    宋喜说:“没事儿,我来处理。”

    有宋喜在,他们不担心手术上的问题,只是手术台上这头活驴哎,怎么看怎么是个危险人物。

    男医生跟两名小护士离开手术室,宋喜睨着佟昊道:“人都走了,你赶紧好好配合,不然死了算谁的?”

    佟昊出声回道:“有你这么说话的医生吗?”

    宋喜不搭理他,径自去拉他的手,这回佟昊倒是配合,顺着她的力道把手拿开。

    他穿了件黑色的半袖恤,心口那里湿了一块儿,也看不出具体情况,宋喜正要掀开他的衣服一探究竟,手指都已经拉到恤下摆,但却突然动作停住。

    佟昊半眯着眼睛,喘息道:“怎么了?”

    宋喜慢悠悠的走到一旁,拿起架子上的手术刀,再折回来的时候,手术刀横在佟昊脖颈处。

    佟昊眼底飞快的闪过一抹诧色,但却丝毫不慌,垂下睫毛看了眼刀,又掀起眼帘看向宋喜,问:“你是不是放错地方了?”

    宋喜冷眼瞧着佟昊,粉唇开启,出声说:“医院的停尸间,你没待过吧?”

    佟昊说:“什么意思,我还活着呢,现在就咒我死?”

    见宋喜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看,他又补了一句:“你不是心外一把,医术高明嘛,那你快点儿救我。”

    宋喜忽然握着手术刀,直戳佟昊心口,佟昊反应超快,一把扣住她的手腕,与此同时,翻身坐起,瞪着眼睛对她说:“靠,你疯了?”

    生龙活虎,身形矫健,动作灵敏,底气十足哪里还有刚才那副林mei mei的模样。

    宋喜面不改色,冷着脸道:“佟昊,是你很闲,还是你以为我很闲?”

    佟昊知道宋喜已经识破他的计谋,眼底的惊怒褪去,换做促狭,不答反问:“你什么时候看出来的?”

    宋喜拉着脸说:“你不是被刀捅了吗?衣服上连个破口都没有,你那血是从嘴里吐出来的?”

    闻言,佟昊低头一看,可不嘛,心口那里的衣服完好无损,许是自己都觉着尴尬,佟昊撇了下嘴,抬头说:“出招儿的人是智障,这都想不到。”

    很显然,宋喜并没有因为他的甩锅而原谅他,她就这样一眨不眨,面无表情的盯着他看,两人距离不远不近,他坐在床边,抓着她的右手腕,她再近一步就快站到他的双腿之间,如果没有她手里紧紧攥的那把手术刀,其实这画面还是挺漂亮的。

    沉默五秒有余,终是佟昊扛不住压力,唇瓣开启,悻悻道:“看什么?你还想在这儿sha ren灭口?”

    宋喜沉声说:“蓄意妨碍医生等公职人员工作,酿成重大后果的,可以判刑,你是不是淮扬菜吃腻了,想换个口味,尝尝牢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