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逢魔神助攻 第013章 苏兄

时间:2018-05-29作者:苍汐落

    “我了割草!”邀月看着从天而降的酒,连忙向一边跑去,可奈何脖子上拴着链子,没跑几步就滑倒了,正好酒水冲了过来,直接将邀月淹没。

    邀月喜欢喝酒,贺倪扬倒的酒也是好酒,但是……她无法接受这样的喝酒方式!

    邀月像条小鱼一样在酒水里挣扎了好一会儿,才浮上酒面,正好对上了贺倪扬满意的脸。

    “这样就看不出来了!”贺倪扬笑着说道。

    邀月伸手擦了擦满是酒水的脸,随后愤怒的指着贺倪扬“你给爷等着!”

    奈何邀月身体太小,即便扯着嗓子喊,已经转身离开的贺倪扬也没听见。

    之后邀月酒看着贺倪扬一边收拾打扮,一边哼哼唧唧的唱着歌儿,即便他换衣服的动作再赏心悦目,邀月也懒得看了。

    也不知道贺倪扬是怎么想的,费了半天劲换衣服,不过是从一件白袍换成了另一件白袍,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区别,邀月猛地翻了个白眼“毛病!”

    即便身边是冲天的酒气,邀月依然闻到了贺倪扬浑身上下散发的浓郁发情味道,也不知道是哪家的魔女这么惨,竟然被这货喜欢上!啧啧……

    邀月伸手拉了拉脖子上的链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浸过酒的铁链似乎更加沉重了,邀月一边拍大着水面一边若有所思,随后阴险的看了贺倪扬一眼。

    至今为止凡是被邀月这个小心眼的惦记上的人,还没有逃过一劫的呢,邀月一边冷笑的看着贺倪扬,一边慢条斯理的将自己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脱下。

    这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棒槌似乎根本不知道世间险恶,即便她再小,也依然是人身,一个大老爷们在卧室里藏了一个光溜溜的女人……还是脖子上拴着链子的女人……嘿嘿!

    邀月狠起来一向不择手段,什么会不会被人看光她才不在乎。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几不可闻的脚步声,贺倪扬浑身一阵,连忙起身迎了上去,邀月理了理狼狈的发型,特意将铁链在身上绕了两圈,一圈在胸上,一圈在腿间……

    透过玻璃的反光,邀月隐约看见了现在的样子,脸她自己看了都要心跳加速,就不信那女人不多想!

    “吱嘎!”房门被打开,贺倪扬急切的声音传出“苏兄!”

    邀月不由一顿,疑惑的转头看去,她是不是听错了?苏兄?紧接着,邀月就感觉到了一丝让人躁动的煞气。随后一个高大的黑色身影从门外走来。

    怎么是个男的?邀月不由瞪大了眼睛,贺倪扬确实发情了啊,她现在还能问道那骚味儿呢!而且……更浓郁了……

    等一下……邀月不由眯起眼睛,谁也没说男人的心上人就非得是女人啊……邀月慢慢直起身子,也顾不上妖娆不妖娆了。天啊,这个不知道从哪跑来的魔界第一美男子竟然是个兔爷!

    邀月扑腾扑腾游到了离两人最近的玻璃前,整个人都要贴上去了,很明显这个所谓的苏兄是通过煞气修练的。从他身上煞气的浓度看来,他还是个魔族高手。

    邀月好不容易找了个角度,这才看清了这人的模样,他身背宝剑,全身黑衣黑袍,黑色发带。乌亮亮如瀑布般的长发随着走动在腰间微微摆动,两道剑眉星目明亮地令人不敢直视。

    更令人吃惊地并不是他衣袂翩然,帅气绝决的气质,而是那张帅气中带着清秀,清秀中藏着英挺的眉宇中间,竟然有一记小小的朱砂,这颗妖娆的朱砂似三月的桃花飘落,稳稳的落在他的眉心,融合在这英俊如风般侠气的面容上,愣是给带出了一抹俊美秀气的可人风情。

    这造型……好眼熟啊……邀月盯着苏兄,眉头紧皱。

    就在邀月冥思苦想的时候,贺倪扬朗声一笑“苏兄好些天没来了,可是遇到了什么难处?”

    那苏兄好看的唇微微一抿,随后沉声说道“无事!”

    贺倪扬动作一顿,随后又笑了起来“苏兄不想说就算了,等你想说的时候,贺某再摆酒倾听。”

    苏兄被贺倪扬说的有些惭愧,他张了张嘴,最终却还是什么也没说。

    “苏兄先稍等片刻……”贺倪扬让苏兄坐下,随后转身进了里屋,从邀月的角度正好能看到,他鬼鬼祟祟从戒指里拿出了一个盒子,可能盒子里的东西比较重要,他还打开确认了一下,正好让邀月看清了里面的东西。

    那是一颗艳红似血的药丸?以邀月灵敏的鼻子闻来,那药丸上全是贺倪扬的气息,难道……是用他的血炼制成的?

    确定无误,贺倪扬才拿着盒子走出,随后郑重的放到了苏兄手上。“苏兄的记忆可有进展?”

    苏兄接过盒子摸了摸,似乎想打开看看,却因贺倪扬还在所以忍了下来,但他却紧紧的将盒子握在了手里,仿佛怕盒子突然消失不见一样。

    确定盒子到手,苏兄松了口气,随后摇了摇头“还没。”

    贺倪扬眼中闪过一丝了然“苏兄莫急,只要有耐心,你早晚能找回从前的记忆!”

    邀月不由挑了挑眉,又是失去记忆的烂梗……

    贺倪扬在这个苏兄面前,完全没了之前的傲娇野蛮,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衣冠禽兽,两人的交谈并不多,但可以感受得到,贺倪扬浑身上下都洋溢着粉红泡泡,邀月不由为那个苏兄默哀片刻,也不知道上辈子做了什么缺德事,竟然被个兔爷惦记上了。

    苏兄并没有久待,没多久就起身告辞了,似乎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吃下盒子里的药丸了。说实话,用血练出的药丸邀月想像就觉得恶心。

    苏兄走后,贺倪扬的心情似乎很好,他淫荡的坐在椅子上,看着棚顶嘿嘿傻笑,一看就知道在那位苏兄。等他够了才想起邀月。

    在贺倪扬的时候,邀月也想了很多,最后她规规矩矩将被酒水浸湿的衣服又一件一件套了回去。既然知道贺倪扬是个兔爷,那之前的计划就作废了,所以……

    邀月嘴角勾起一抹浅笑,微微挑起一侧的眉毛,苏兄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