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古神的耳语 第二十二章 怒火迸溅

时间:2018-06-14作者:西凉马氏

    装甲车上的机枪炮台迸溅出长尾的火舌,还没等站在城门之下的狱军反应过来,他们就像成片的小麦在被收割时倒落的样子。

    真可谓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霍实利用特殊的地形和武器,死死地守住了城门,阻止了狱军想要两面包夹的计划。

    下命令从城门突袭的狱军指挥官也明白,如果不解决掉在门那一侧的装甲车,派再多的士兵也是去白白送死。况且此时刚刚镇压完四层叛乱的狱军们身心已略微疲惫,现在看着首批冲上的兄弟莫名其妙的死去便萌生退意,想把剩下的工作交给增援的戒备队完成。

    所以狱军指挥官现在能下达最好的命令就是让狱军稍作整顿,把“立功”的机会留给戒备队,而狱军把逃犯们堵截包夹在外面就好。

    听着城门口的扫射声和惨叫声,阎罗知道霍实又给自己争取了一点时间,但还是必须速战速决地解决掉赵钢力。如果再拖延一段时间阎罗的体力必将被消耗高干净,而且戒备队的增援也即将到来。

    听到戒备队长的嘲讽,盖车车自然是怒不可遏。他生平最讨厌两件事:第一,有人恶意嘲笑他的智商;第二,有人怀疑他战斗的实力;而这这两名戒备队长一次就触犯了盖车车两个易怒点。

    “儿子们没见过用手破盾?看来你们对力量一无所知!”盖车车赌气般向二人吼去。

    谁知那二人继续一言一语继续嘲笑:“哈哈,我们对力量一无所知?这大叔看来在里面被管久了,头脑都不好使了。”

    “废话!让你在下面被关个十年八载,说不定你还会钻木取火了呢!”

    “哈哈,是啊!你看着大叔长得也和原始人一样。”

    “嗯,他以为他长得高大就有力量了,你敢信他用拳头?来啊,狗杂碎逃犯,用你的力量来攻击我啊?”

    说完、戒备队队长二人又分别打开了手上的能量盾,挑衅的在盖车车面前晃来晃去。

    盖车车哪里受过这种气?看着这两人像跳梁小丑一样在自己眼前晃来晃起气更是不打一处来。

    “你以为老子没砸过你这破盾?老子马上砸你看?”话音刚落,盖车车就举起了指骨略有折碎的右拳,狠狠地往一名队长的盾上砸去。

    盖车车全力一砸让平静的蓝色盾面微微起了波澜,让盾牌庇护之下的那名队长吃了一惊,他没想到盖车车一拳的力量有这么大。不过在吃惊之余,他还是感到更为好笑,没想到这傻大个真的继续用手来砸盾,想必这一击的反冲力也够让这傻大个喝上一壶吧。

    可盖车车的脸上并没有出现戒备队长期待的那种疼痛反应,反而他的脸上是一种不可替代的决绝。

    在这次拳头落在蓝色护盾之上时,盖车车明显感到自己右拳的指骨再次发出折碎的哀嚎。不过奇怪的是,这哀嚎和痛苦的感觉促使着他继续更为兴奋地挥下拳头,猛烈敲打着护盾。

    盖车车一次又一次的敲击让盾牌之下的戒备队长双脚发麻,站着都有些踉跄不稳了。而护盾虽有了一丝丝的小裂痕但依旧坚硬,上面布满的斑斑血迹彰显了盖车车的疯狂攻击。

    站在一旁同样用护盾保护着自己的戒备队长被盖车车这舍命的攻击方式给惊住了,他有一种如果放任盖车车继续攻击下去自己的同伴早晚都会被砸死的感觉,于是他稍微把护盾拿到了身侧一点,准备掏枪偷袭盖车车。

    但这是他错误的感觉。

    就在戒备队长准备掏枪的一瞬间,盖车车放弃了捶打护盾,马上扭头对着掏枪放松警惕的这一名戒备队长。

    疯狂敲打一名戒备队长的盾牌只是盖车车的障眼法。在第一拳之后战斗经验丰富的他就知道这盾的强度仅凭自己的双手是很难砸破的,如果两名戒备队长一直举着盾牌双人轮流攻击或者干脆耗住都是自己不能接受的结果,所以他必须要打开一个突破口。

    灵机一动之下盖车车想到了为什么不将计就计,让自己的怒火肆意发泄的同时给他们一种已经上脑了的假象;其实他的真正攻击的目标是没有受到攻击放松警惕的那一人。

    盖车车一个大跨步就跃到了那戒备队长的面前。巨大的身型突然的闪到戒备队长的面前让他手足无措,本能反应之下直接拿着枪就对着盖车车射击,忘记了格挡保护自己。

    盖车车把全身的重心往下一沉,轻松地就躲过了这阵慌乱的射击,然后用完好无损的左手一拳沉沉砸在了戒备队长的心窝上。

    戒备队长的心脏立刻因巨大的冲击而挤压打破了正常的律动规律停止了供血,没有了血液的供给他四肢瘫软倒在了地上。

    盖车车立马捡起了地上的枪,对着他的脑袋补上了一枪。而举盾的那一名戒备队长望着这一幕丝毫不敢动弹,他害怕当自己放下护盾的那一瞬间,盖车车就立刻飞奔而来也把自己给碾碎;这时候他认为对自己最好的策略就是死守在这里,等赵所长解决掉那人、或等援军来临。

    他摸了摸戒备队长手臂上配有护盾的外骨骼,想要卸下来为自己所用。但鼓捣了两下都没有成功,脾气不好的盖车车自然没有耐心去研究怎么卸下这装备。

    迫不及待的盖车车用手拉住了有护盾的那只外骨骼手臂,同时用脚踩住了尸体的胸膛。只见他好似轻轻一拉,尸体的手臂就像萝卜一样轻轻被拔出。

    盖车车打开了还滴着血的残肢上蓝色护盾,像拖着流星锤一样慢慢向残下的那名戒备队长走去。

    看着盖车车一步步袭来戒备队长恐惧地只想着如何保护好自己,用护盾死死罩住自己。

    站在蓝色护盾前的盖车车不慌不忙,慢慢举起了那只同样带有护盾的残肢,一下又一下的按稳定的频率向戒备队长砸去。

    两个护盾碰撞迸溅出灼热的火花,同样坚固的盾牌互相消耗着彼此的耐久度。

    但终究是戒备队长手上的护盾先变得深红然后破裂开来。

    “死吧。弱智。”

    盖车车对坐在地上的戒备队长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