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古神的耳语 第二十章 手下败将

时间:2018-06-14作者:西凉马氏

    “快点!”盖车车慌忙地催促着霍实。

    站在城墙上的狱军拿着枪也立即对奔跑中的霍实进行射击。

    子弹不停得射落在霍实身边,他感到芒刺在背不得不加紧奔跑的速度。

    手忙脚乱的狱军没有一发子弹击中狂奔的霍实,而霍实也在城门往下封闭的最后一刹那从底部滑了出去。

    “哈哈!”盖车车一把拉起滑出在地的霍实,“这样好啦,蠢狱军们把自己追人的路也断去了。”

    盖车车话音刚落,两辆装甲车突然从城门两侧开过来拦住了出路。

    “不好。”

    “快躲起来!”意识到危险来临盖车车马上用自己巨大的身躯挡住了三人。

    果然,前来增援的戒备队分从两辆装甲车跑了下来,立即同车顶的机枪台一起向四人开火。

    密集的子弹像一张张网像四人撒来,企图撕裂四人的身体。硝烟和溅起的灰尘瞬间席卷了整个城门通道,在巨大的火力压制之下霍实不得不闭上眼睛愣在原地,接受着枪火的洗礼。

    “突突突!”火药炸裂引发的枪声几乎刺聋了霍实的双耳,可奇怪的是他没有一丝身体被子弹的感觉。

    是盖车车,盖车车用巨大的身体为三人充当了人肉盾牌。

    戒备队倾泻干净了枪中的子弹,世界终于恢复了安静。戒备队员换好了子弹小心翼翼地往满是尘土和硝烟的城门通道中走来,检查在枪林弹雨席卷之下的通洞中是否还有幸存的越狱恶徒。

    “盖车车……?”霍实摇了摇盖车车巨大的声影,想看看这位为大家保留一命的巨人是否还尚存一息。

    “啊?我……我居然没事?”盖车车惊愕地查看着自己的身体,“没事啊?怎么会?还是我已经说我已经死了?大家都死了啊?”

    正在盖车车疑惑之时,哑巴突然跪倒在地,口大呕出一滩猩红且恶臭的血液。

    三人看向哑巴,才发现他手上纹身的纹路全部变得亮红,而皮肤之下的血管也变得粗壮。

    血液也从他手上被割开的脉搏中不断涌动而出,他的脸也因此而变得惨白不堪。

    毫无疑问,盖车车没有受伤是哑巴做了手脚。

    刚才在发现戒备队的一瞬间,哑巴割开自己双手的动脉,立即在地上画了一个简陋的献祭符文。

    也就几乎在同时,在盖车车身前裂开了了一个未知空间,吸进了射向区域的子弹。

    但根据献祭等价交易原则,哑巴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他现在基本上丧失了作战能力,在接下来的战斗中他可能发挥不了任何一点作用。

    不过,他刚才所做的一切也够了。

    在确认了没有一个队员受伤后,阎罗又如鬼魅般闪入了人群之中开启疯狂杀戮的模式。

    “看好哑巴兄弟。”说完盖车车也丢下了两人跳进了人群中和阎罗共同进行单方面的屠戮。

    霍实半扶着哑巴,举起了枪想了想又放了下来,他知道这个时候自己最好就安安静静等着两人开出一条路,自己那烂枪法可帮不上什么忙。

    “哈哈哈!”盖车车一边在人群里厮杀着一边快乐地狂笑着,及时肩上中了一枪也毫不在意。

    而身陷战斗中阎罗满脸狞笑和平时冷漠的他决然不同,好像杀戮空间是他游乐嬉戏之地,只有杀戮才能给苦闷冰冷的生活增添一点乐趣。

    看着身陷于狂热屠杀中的二人,霍实突然想起了多年前自己在电视机上洪隆政府对群众关于革命军的教诲:那是一群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现在想来看这算是洪隆政府少数没有夸大事实或撒下的谎言吧。霍实只是没想到,这享受杀戮盛宴的恶魔是自己的同伴。

    没有什么对错,只是立场不同罢了。洪隆政府的士兵为了薪水梦想镇压叛乱,革命军党人为了自由杀戮。

    就在二人举办的这场杀戮盛宴接入尾声时,一辆装甲车又开了过来。二人立马快速解决了手中戒备队员残余的生命后,躲在了门口的两辆装甲车后,以防新的一轮枪林弹雨来袭。

    “霍仔、快过来!”盖车车叫嚷道,“又来人了,速度太快了!本以为杀了这批杂碎我们就可以开车跑掉!”

    从杀戮中走出来的阎罗此刻已然恢复了平静,他用袖口擦拭了一下脸上的血迹后说:“专心点、速战速决以免下一波增援来临。”

    霍实回头望了望身后的城门说:“你们还要先灭一波增援吗?万一身后的狱军打开了城门包夹我们怎么办?”

    “你把哑巴抗到装甲车里,做好开车逃离的准备。”阎罗指挥道。

    “我……我没有接受过驾驶汽车的训练。”霍实尴尬地说。他为自己感到羞愧,自己不仅没有特别强的作战能力,而且连驾驶都不会!看起来就像是四人中的那块短板后腿一样。

    “我!霍仔、这玩意有啥学的必要啊,你直接上去开就是了!”

    阎罗立刻否决:“不。他完全没有开过车,这样风险太大。这样,你先把哑巴抬到车上,然后把车上的机枪炮台对准身后的城门,一有狱军出现就开枪。”

    “好!”霍实对阎罗的方案十分赞同,在这个计划之下就算他们前方的战斗持续久了点,自己这边也能为他们争取一点时间,更重要的是自己能够为团队出一些力。霍实也相信自己能够完成这项因为,毕竟机枪架设在这里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况且狱军不会有哑巴这种狠角色来阻挡子弹。恐怕刚才如果没有哑巴,就算在盖车车肉体的阻挡之下,子弹也会穿射过来连同盖车车把霍实、阎罗二人打的粉碎。

    “霍仔,我们的背后就交给你了!”

    盖车车笑着对车上的霍实竖起了一个大拇指,难以想象这个豪迈大汉在一分钟前还笑着拧碎其他人的头骨。

    “在城门里卡着的逃犯束手就擒吧,我也许能够给你们一个痛快。”

    一个和同样和盖车车身形大小的影子从前方的装甲车走了下来,他手上的那对金属外骨骼不断的在自我冲击着,同时散发出微微的蒸汽。

    “原来是我的手下败将啊。”盖车车笑了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