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古神的耳语 第十九章 狱洞城门

时间:2018-06-10作者:西凉马氏

    盖车车脱下了几件狱军身上的防弹衣,包裹在了自己的手上,并捡起了刚才踢飞的方形铁栏杆作为自己的武器。

    阎罗的战斗风格以敏捷的刺杀为主,所以他褪去了厚重的狱军制服,左手拿着一把手枪,右手持一把匕首。

    而“邪教分子”哑巴也完全舍弃了现代武器,把一路上收集的匕首全部都挂在腰上。虽然他选取的武器全是匕首,但霍实认为他在作战中根本不会与敌人短兵相接。在这段时间内,霍实对哑巴的攻击方式已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他擅长投掷匕首和咒术献祭。

    看着这些各自身怀绝技的队友,霍实老老实实地拿起了突击步枪——自己冻结神识的能力在实际作战中和他们比完全不值一提。

    “准备好了吧?最后一关了。”

    “早就准备好了、别磨叽!”

    这时候被关押多年的阎罗已找回了肌肉记忆感,身体也越发轻便与迅捷。他快速奔走、跳跃在三人前方十米左右的距离,指挥着什么时候前进,什么时候停留,充当了斥候侦察的角色。

    在阎罗的带领下,四人组在路上只狙杀了一队巡逻人员便来到了狱洞城门。

    狱洞城门、熟悉的地方,上一次来这里时霍实还是戒备队的援军,人民的英雄;和洪隆政府的人一起来这里讨伐叛军、镇压狱洞,擒获叛军首领洪隆口中的杀人恶魔阎罗。

    万万没想到时隔多年,霍实自己深陷在狱洞中,和昔日的“敌人”阎罗在一起突破洪隆政府的封锁包围。自己也从英雄,变成了十恶不赦的恶匪,何其讽刺。

    “霍实、别想了,准备战斗了。”阎罗似乎看穿了霍实的心思。

    狱洞躲在拐角处偷偷观察着城门,约有十多个狱军手持枪械守卫在城门,警惕地检查着城外的情况,生怕叛乱分子在外有援军从而里应外合。

    如果换做以前的阎罗持有那双骨肉镰刀,他可在分秒之间把守卫城门这十余人屠杀殆尽。但现在阎罗只有一把匕首和一把小手枪,要在一瞬间灭杀这群人基本不可能。

    况且除了门口的狱军外,城墙上巡逻的那一队狱军和各类机械炮台也不是吃素的。

    不过,霍实对突围还是非常有信心,虽然阎罗上一次没有成功突围,但他还是非常成功短时间占据了狱洞。

    霍实指了指墙上的机械炮台说:“阎罗、你知道在哪关闭那个东西吗?”

    “知道、但是我认为没有必要去关。我们只有四个人,能够快速地清理城门的守卫,进入了城门炮台就无法伤害到我们。”

    “是的!我们人这么少,炮台就算开枪也无法扫射中我们!霍仔、去关那个玩意无疑是脱了裤子放屁!那边的狱军说不定还多很多!”

    “十二人,现在我一下最多干掉五个。剩下的你们分配一下,”阎罗指了指城门的狱军,“左边的那五个交给我吧。”

    “我能弄六个!”盖车车非常得意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力图证明自己比阎罗强上很多。

    阎罗脸一黑平淡的说:“这个时候不是逞强开玩笑的时候,你真能瞬间杀死六人?”

    盖车车脸一红:“咋不能?咱们都知道狱军比戒备队和守备军要弱上很多,基本上他们都没有金属骨骼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脖子一拧就烂了!”

    阎罗继续平静的问:“确定六个?”

    盖车车咬了咬牙羞愧地说:“三个。”

    看来三个确实是盖车车瞬间爆发能够消灭敌人的极限了。

    阎罗点了点头看向哑巴:“你?”

    哑巴伸出了手比了一个“三”。

    “那右边的六人你们两个刚好平分,左边剩下那个霍实你有问题吗?”

    霍实不好意思地举起手中的枪示意自己没有问题。他很感激队友们理解,没有给自己留下两三个敌人,不然的话就难堪了。

    看来在这个临时组建的小团体中,霍实“狗头军师”的定位非常清晰。尽管在整个越狱计划由他指定,他也应该是团队的领导;但在力量的碰撞前,智力的重要性就相对比较微薄了,这也是为什么阎罗现在又自然而然的成为了小队领导的原因吧。

    霍实按下决心,在成功逃出去后要加强自己的作战能力,这不是为了为了争所谓“领导”的地位,只是能够为了保护自己、保护身边珍惜的人,当然拥有了力量才能亲手杀掉仇人。

    “上吧。”

    阎罗说完也不管队友们能否跟上,一个人率先向城门闪了过去。

    鬼魅般的身影再次出现在狱洞,转眼间鬼影飘闪到了城门的狱军身后,霍实远远看着阎罗的身影都能够感到一股死煞的戾气。

    盖车车见到阎罗恢复了昔日在战场上鬼影重重的样子也不禁战力膨胀,拖着庞大的身躯就往狱洞城门奔去。

    哑巴见两人离去也马上撕下了双手的衣袖,露出了纹路在手臂上的纹身。哑巴的手臂上纹嵌密密麻麻的文字与符文,组成的纹路就像一条条青蛇一样盘踞在他的双手之上。

    他双手各持一把匕首分别割开了对手的腕部,释放出自己的血液;随着鲜血的涌动手臂上的符文如同活了一般,散发出青绿色的光芒。

    哑巴耷拉着流淌着鲜血的双手,也跟着盖车车往前跑去。

    这符文的模样在霍实的脑海中似乎似曾相识,但一时半会也想不太起;再说在战斗的关头也不是想这些事情的时候,他举起了枪瞄准了属于自己的那个目标。

    声势浩大的盖车车惊动了门口的狱军,就在狱军转头举枪的一瞬间,阎罗鬼影般的声影便缠绕在了五个人之间。

    “呵!”盖车车把手中的铁栏掷了出去,瞄准了目标的脑袋。右侧第一名狱军被飞速袭来的铁框砸的脑浆迸裂直到在地。

    这时阎罗也舞动了手中的匕首,扣响了手中的手枪,疯狂地切割射穿着五人的身体。

    哑巴从身后也抽出了几把匕首往目标投了过去。不知道是否因为哑巴刚才献祭的缘故,那几把匕首像闪电一样曲折霹去,切中了右侧的两个狱军的喉咙、眉心。

    盖车车随即一个大跳跳到了人群间,举起了两人把他们俩的脑袋像西瓜一样砸碎在手中。

    这时哑巴也快冲到了自己最后目标的跟前,他举起了双手一道诡异几近不可见的绿光射向了狱军,那狱军像中毒一般跌倒在地失去了生命。

    霍实见机会也开枪射向了分配给自己的任务目标,一梭子子弹打了过去,那人也几乎被射成了蜂窝。

    也几乎在同时,阎罗站在血肉中,宣示着他已经完成了对五人腥风血雨般的切割。

    站在城墙上的狱军听到枪声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大喊了一声:“关门!快关门,别让他们逃了出去!”

    望着已在城门完成战斗的三人,霍实加快了自己的脚步向城门通道奔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