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古神的耳语 第十七章 力量代价

时间:2018-06-10作者:西凉马氏

    “咱们这样走出去在狱军基地中走来走去太危险了。”

    霍实看了看穿着全沾满血制服的阎罗三人。

    盖车车接过霍实的话数落道:“你们俩也太不体面了,做事就喜欢把人开膛破肚。看像我做事多优雅,把人脖子一拧,干净利落。”

    “那怎么办。”

    “阎罗你只有再换下衣服,把医生的制服穿上。就算这样在路上遇见其他人有个军医在看上去嫌疑也要小一点。”

    “好。”

    等阎罗换好了衣服,四人组从治疗室中出来。盖车车破坏了门锁使其从外不能打开,希望用这样方法延缓狱军发现治疗室里的尸体。

    整个狱军的关卡一片混乱,不断有人来往穿梭于这里,或是抬送伤员、或是穿过关卡奔赴四层的战场。

    看样子对狱军来说发生在第四层叛乱并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镇压的,下面的监狱中很是关押了几个厉害的角色。

    但看着源源不断的狱军援军,霍实现在更加肯定自己伪装潜入的策略计划是对——下方的叛乱被镇压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在关卡里各个房间、过道上能够看到大大小小许多通风口,从里面输送着来自外部世界新鲜的空间。

    霍实原本以为找到通风口,就能顺着它找到大的通道。但现在看来这想法未免简单了点,因为这里有太多的通风口了。

    能够支撑狱洞的通风系统想必体积不会太小,而且要把空气抽进来必须要一个巨大的机器才可以,霍实判断在本层的通风设施一定有一个单独的房间。

    而这个房间多半会和电力配备室在一起。所以四人现在的目标很明确,找到那个和电力室相临近、而且有巨大噪声的房间。

    听了霍实这番描述关于巨大噪声的细节,哑巴笑了笑,指了指自己的耳朵,然后做了一个让大家跟他走的手势。

    霍实带着三人晃了两圈都没有发现通风设施,都快引起了周围守卫的注意。现在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跟着哑巴走下去。

    跟着哑巴没走两分钟,就走到了一个有两名士兵把守的房间。四人在拐角处时,哑巴指了指那房间门,示意目的地就在房间当中。

    之前霍实带着大家路过这里,从周围的格局及楼层结构来看那房间不算太大,所以他估计里面装不下通风设施;但现在趴在拐角的墙壁上偷听,发现其中却有“隆隆”机器发动的轰鸣声。

    就算房间里没有通风设施也必有蹊跷。

    霍实张望了一下,发现正对着房间门就有一个监视器。如果四人强行突破,估计几分钟之内就有狱军前来追捕。

    “门口的守卫怎么办,大家有没有好的办法?”

    “霍仔,你直接把他们的脑袋冰住,咱们进去就行了。”

    霍实摇了摇头:“不行,如果可以的话我还用问你们?我冻结了他们的神识,等我进去后他们就会苏醒过来,醒来他们什么都记得,没有用的。”

    “那就是说我们只有硬攻然后拼时间了。”阎罗从腰间抽出了匕首。

    “不行、就算这边的狱军追不上我们,他们也能够通知外边的人把出口给我们封死。”

    哑巴突然拿出匕首,割开了自己左手五指的指尖,用点血的五指在地上画了一个奇形怪状的符文。

    只见哑巴的符文刚画完毕,两名士兵面前的空气中好像裂开了一个空间。突然从空间里闪出两道黑影,黑影直袭两人进入了他们的身体。

    在黑影进入两人身体的同时,哑巴只喷了一口鲜血,在霍实的搀扶之下才勉强站了起来。

    “邪教。”阎罗淡淡的说,但在他的眼中却充满了鄙夷之色。

    大大咧咧的盖车车这时候也保持了沉默,警惕地看着哑巴。看来在域外之地革命军与邪教的矛盾,不革命军比和洪隆政府的矛盾要小。

    这种场景不能不控制,霍实生怕冲动的盖车车下一秒就冲上前给哑巴一拳头。

    “你们要干什么?现在是窝里斗的时候?有什么恩怨不能出去以后再清算?况且、目前为止哑兄弟没有做什么对不起我们的事吧?”

    “哼。”盖车车也不屑地恨了哑巴一眼。

    阎罗不可置否:“目前最重要的是逃出去。”

    哑巴嘲讽似地笑了笑挣开了霍实的搀扶,一个人慢慢走向了房间门口。

    门口的两个狱军呆若木鸡一样立在原地,像是没有看见哑巴一样,任由他推开了房间门走了进去。

    三人见状也紧跟着了上去,进入了房间之中。

    在路过狱军时,霍实发现两人的外表和常人无异,只是神情变得更加呆滞了一些。除此之外、两人身上还散发着些许脑浆的腥臭味。

    推开门映入眼帘的是一根通往地下的楼梯,在楼梯巷道的深处传来了机器发动“嗡嗡嗡”的轰鸣声。看来目的地却为这个地方了。

    哑巴站在楼梯旁等待着三人,刚才出现在脸上的嘲讽已被满脸的骄傲和自豪代替,好像在骄傲地邀功一样——看、自己找对了地方。

    不过哑巴的脸色显得特别苍白,不知道这是他刚才呕过血的原因,还是因为刚才的举动而受到了反噬伤害。

    哑巴刚才无疑是使用了邪教的献祭邪术,通过共鸣献祭来利用“邪神”或者说是其他空间的“生物”来帮助自己攻击敌人。霍实知道的这些知识都是在这被关押的年月里盖车车告诉他的。

    据盖车车所讲,在瘟疫爆发日、人们了解到世界上真的存在古神、邪神之前,以前的人们都把这些虚无缥缈邪恶的生物称为“恶魔”。

    那个时候的恶魔一词只是一个统称,是宗教文化里虚构出的特别强大的魔鬼,是一种超自然力量的邪恶存在代表。

    但在那之后,人们都知道了那时候存在于人类认知边缘的恶魔,是真是存在的。

    值得一提的是,在借用邪神的力量时,对施术者来说往往是一种力量的等价交换,也就是说——使用了多大的力量,就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所以霍实一点都不嫉妒哑巴刚才所施咒术的力量,相信哑巴现在的身体正承受着痛苦的反噬;相比自己使用神识冻结的能力代价算是小很多了。

    “走吧。”阎罗摸出了匕首,率先走下了楼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