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古神的耳语 第八章 冻结神识

时间:2018-06-07作者:西凉马氏

    穿过武装哨站乘上电梯便能够到达狱洞的二层。

    二层狱洞的构造和一层相差无几,下了电梯后也能看见二层入口的关卡,穿过关卡便是二层的牢房以及尽头的武装哨站和通往下一层的电梯。

    只是二层狱洞明显比一层长度少了很多,而且顶部的空间也狭窄了许多。在走廊两旁的牢房也由双层变为了单层;在楼层的中间也有一个小型的哨站。

    三层狱洞的入口处也是一个关卡,但其规模比二层更是小上了不少。通道也变得更为狭窄,勉强只能通过一辆汽车。

    随着往地底的深入,房间越发昏暗,空气也变得更加浑浊不堪。

    三层狱洞的长度比二层更短了不少,中间也自然没有了小型的哨站。

    不过在三层狱洞尽头的武装哨站,装备是整个狱洞最精良的地方。毕竟这里把控住了进入最危险楼层的要地;不能让任何一个第四层的囚犯逃出。

    通过了这个哨站往下,便是霍实所处的第四层。

    第四层又窄又小,和其他层数不一样的是,四层是首尾相通的环形构造,狱军驻守的地方只有电梯处。

    霍实私底下估算过,狱军悠悠哉哉巡逻经过自己牢门的间隔大概在两百秒左右,也就是三分钟。一个人一分钟正常能走一百米,考虑到狱军走的比较缓慢,霍实猜测四层大概就是个只有三百米长的圆形牢房。

    这样估算下来,想要成功越狱需要突破的关卡除了四层只有一个外、每层有两个,一共七个。这还不加上在中间的哨站和狱洞地面部分的防御措施。

    现在想起来,霍实突然觉得盖车车之前给自己“疯了”的评价似乎也比较合理。

    盖车车看着若有所思的霍实,沉不住气地打断了他:“霍仔、我认为我们还是应该发动群众的力量;我们先办法去关卡处,先把第四层的所有犯人放出来,然后每一层都释放犯人,最后突破防线;就和当时我们狱洞战争时所采取的方法一样,不过这次是由内主动突破。”

    “上次采用这方法结果怎么样?”

    盖车车愣了一下尴尬地说:“你说呢……不然我怎么还在这里。”

    “所以这个方法走不通,不能把所有人都放出来。”霍实小声地下总结。

    “那不把人放出来就靠我们三个势单力薄怎么杀的出去?阎罗植入体内的**也被剔去了,他现在的战斗力连之前的一半都比不上!”

    “……”阎罗凌厉地看了这边一眼,示意盖车车小声一点。

    “冷静一点,换一个思维想一下。你想想是不是正是因为放出了太多的囚犯,声势闹的太大,所以洪隆政府才派出了大量的军力来进行镇压?”

    “这个……”盖车车语塞,他不得不承认霍实所说不无道理。

    “如果现在我们能把第四层的囚犯都放出来,大家手无寸铁,你觉得我们有把握突破三层的关卡吗?我怕到时候我们这边刚把四层所有的囚犯放出来,整个狱军都会在三层楼围得水泄不通了。”

    盖车车想了想,之前阎罗组织的劫狱行动,靠的里应外合才应攻下了狱洞;如果现在采用内部暴动的方式,外部洪隆政府近乎无限的资源绝对可以把自己们困死在狱洞下面。

    “那……你的意思是?”

    “我们要尽量不被发现地潜入出去,如果被狱军发现了,我们下手也不能发出任何动静,触发他们的监管风险系统。”

    听到这句话盖车车突然换上了一脸鄙夷:“说的简单,谁不知道悄悄溜出去是最好的办法?问题是你当狱军有瞎又聋,看不见我们?让我们大摇大摆的通过?只要你能保证咱们能够潜入出去,不是我吹牛,我马上就可以用手把这个牢门给撕开!”

    霍实看了看盖车车那壮实的手臂,他的手臂虽因营养不良显得有点干瘪,但看上去还是插在地上困住二人的牢门粗壮不少。霍实相信盖车车真有能力能够搬歪铁栏杆。

    “确实、出这个牢门的方法确实有很多,真正的问题在于出去后怎么让狱军无视我们。”

    “切、你这不是说的都是废话吗?”盖车车无语地翻了个白眼。

    “只要让狱军看到我的眼睛,我也许能让他们无视我们。”

    “你、你是说……就像你灭了半数戒备小队那一次那样?”

    霍实肯定地点了点头。

    “如果你真的可以短暂冻结住狱军的神识,那逃出去也不是不可能的事了……但是你能确定你可以吗?不然我们刚跑出去,你没有冻住他们的意识,和狱军面面相觑,那可就真搞笑了,我盖车车丢不起这个人。”

    “我想应该没问题吧,我刚才突然有了那晚的感觉……”

    盖车车打断道:“想应该没问题,你这不是逗我吗?还突然有了那晚的……”

    霍实死死盯着盖车车的眼睛,就在双人目光触碰的那一刹那,霍实的眼白突然变成黄色。

    也就是在那一刹那,盖车车暗叹一声不好,感到自己全身进入了麻木的状态;他能够清晰地意识到自己现在坐在黑暗狱洞中的石床上,也想张口继续调侃霍实;但他的意识就像被什么力量给阻断了一样,大脑的指令全部拥堵切断在脊椎,传达不到全身的各个分管神经之下。

    看着盖车车被自己冻住了神智,因为不清楚自己这项能力是否会给对方带来不可逆转的伤害,霍实赶紧把自己心中的那股怨气和恨意压了下去,随即他的眼白也恢复了原有的颜色。

    盖车车恢复了过来,举起自己双手奇怪地看着,刚才意识和肢体的剥离感好像让他经历了一场不可思议的旅行。

    霍实原本害怕盖车车恢复过来后埋怨自己突然对他下手;但他没想到盖车车突然又扭过头看着自己,然后给了自己一个大大的拥抱:“哈哈、霍仔!真有你的!”

    阎罗在对面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也不自觉开心地笑了笑:“盖车车、小声点,什么事让你那么开心,还让不让人休息了?”

    盖车车明白这是阎罗在提醒自己隔墙有耳,识趣地回答大喊道:“没啥,我做梦梦见了咱们下一餐有肉吃啦!”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