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古神的耳语 第五章 魇化

时间:2018-06-07作者:西凉马氏

    “靠我自己的力量杀掉他?”

    霍实看着自己那双被铐住的双手自语道。这时候他的情绪已经趋于稳定,身上种种魇化的迹象已经消失殆尽。

    “当然。”盖车车肯定道。

    “怎么可能……我们现在身陷牢狱……连能不能逃出去都……”尽管霍实悲观地说道,但诱惑着他悲观情绪的疯狂也已消失。

    盖车车叹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无法反驳霍实的话语,自己身陷在这充满了古怪气味牢房中的时间比霍实还要久。

    希望在这地底不见一丝阳光残破的房间中被慢慢消磨殆尽。

    霍实站了起来,拍了拍盖车车的肩膀反而安慰道他:“放心吧、会这么一天的。”

    “哈哈、会吧!”盖车突然车乐观地答复道。

    透过昏暗浑浊的光线,霍实望见了在黑暗中滴淌着鲜血的阎罗。

    “阎罗、阎罗!你怎么了?”

    “还要吵?是不是你也想挨抽了?”狱军在牢房的另外一头怒吼着。

    虽然看不到狱军的身影,霍实还是隔着铁栏杆怒视了一眼并保持了沉默。

    “你不记得了?”盖车车坐回到了自己的床上。

    “记得什么?我刚刚睡着了,醒来莫名其妙就在厕所了。”

    盖车车把刚才所发生的事情全部告诉了霍实,霍实惊愕于刚才的自己的魇化行为。虽然他知道自己梦行者特殊的身份,但也万万没想到自己神识的瞬间堕落能够造成自己身体的异变。

    在刚才神识恍惚之间,收集者身上那无数的眼睛布满了霍实的脑海。有那么一刹那,霍实感到自己的精神已经和收集者高度同步。

    除此之外脑海当中回荡着一种神秘的声音用未知的语言诱惑着自己,很奇怪的是那些声音对处于悲观绝望之中的自己好像是救命稻草。

    语言的发音有点像自己处于朦胧中曾听过的耳语。不过霍实刚才听到的声音比当时听到的耳语,声音更加古老久远,像来源于蛮荒亘古,来源于比时间之外的地方。

    在盖车车的描述当中,自己的破面处长出了蛋黄般堆积的眼睛和拥簇蠕动的触手,这两类形态不就和搜集者一模一样吗?

    在这段时间和盖车车二人的相处中,霍实知道了一般人成为魇兽的过程。

    一般人在理智崩溃或吸入过多灰霾后,会染上噬眠瘟最后成为魇兽,然而这一切的过程是完全不可逆转、无药可救。

    但自己不仅能够逆转魇化过程,还能够与曾经遇见过疯狂的魇兽发生共鸣融合。

    霍实相信自己刚才魇化的外表与收集者脱不了关系。霍实不知道是自己吸取了收集者疯狂的意识,还是收集者给自己的身体留下了印记。

    回想谷芽死的那一天,自己失去控制在巷道中大开杀戒时,所有戒备队面对自己就像中邪一般动弹不得。

    那时候霍实还以为是自己怒意膨胀震慑住了所有人,但现在看来也许是和自己刚才魇化有关。

    在那个时候自己的意识很有可能就被收集者污染掉了,而那时候自己的眼睛也包含了收集者疯狂震慑人心的力量。

    这是梦行者的力量?

    如果这种不断企图吞噬自己灵魂与理智的力量,也算是一种力量的话。

    此时霍实突然感到一阵胆寒,钥匙刚才盖车车没有把自己从疯狂的声音中叫醒,恐怕自己现在已经成为一头魇兽了吧?

    他有预感自己还将变成至少b级以上的魇兽。

    但转念一想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好事?自己魇化为了魇兽至少能够获得力量,冲破这束缚着自己一切生命的牢笼重获自由。

    霍实立马遏制住了自己这疯狂的想法,害怕已在自己精神深处打下了烙印的古老声音又卷土重来。

    这么几年下来霍实早已把朝夕相伴的盖车车和阎罗当成了自己朋友。阎罗为了保护自己被狱军虐打成这样,霍实嘴上没有说矫情的话,却把这一切默默记在了心里。

    不管是阎罗对自己的恩情,还是狱军对阎罗施虐的行为。

    从小到大的霍实本来就是一个恩仇必报的人;谁对他有恩他会永远铭记在心;谁想要害他,他也永远会记住。

    从霍实变成“霍英雄”再到现在沦为阶下囚,他的性格发展的更加极端,特别是在于谁想害他、或者说谁害过他以及他的朋友这一点上。

    之前的善良老实的霍实尽管受到别人的欺负,他表面一笑了之后也仅仅把这件事埋藏在内心深处;如果对方最的太过分了一根筋的霍实最多也是以相同的方法报复回去,但更多时候是心底一软放过对方——从他曾经在班车上放过李主任就可以看出这一点。

    然而现在“报复”在这一点上,霍实不仅认为以牙还牙已眼还眼是必须的,而且他还认为你夺我一只眼,我要你还两只眼——另外一只眼算作补偿费。

    所以,如果终有一日能够逃出这暗无天日的狱洞,霍实一定会把刚才那名狱军用手撕地粉碎。

    ……

    霍实本以为在经历了情绪大浮度波动以及从魇化的过程后,能够顺利地进入古神的梦境。

    然而在那之后的几天内,不仅没有一丝将进入梦境的预兆,霍实的睡眠竟然还意外香甜。

    在成为洪隆政府的阶下囚之前,霍非常实恐惧进入梦境之中,毕竟里面充满了失去意识如同被石化的人、巨大古代的巨石都市、夺人心魄的魂灯,还有那片空间的主人古神。

    但现在却无时无刻不盼望着能够进入古神的梦境,毕竟那个在梦境中灰蒙蒙的世界比起自己身处的黑狱中,要自由自在丰富多彩的多。

    在古神的梦境中,自由活动的空间不仅仅限于那狭窄的几平方米,也没有了浑浊混杂着各种怪味的空气。

    更重要的是,在梦境之中霍实可以预见程曦与林双姝,能够与她们交谈得知与自己隔绝外面世界的精彩。

    对霍实来说,古神的梦境是能够接触到外面世界的唯一途径了。

    可霍实已经记不住自己已经多久没有进入过古神的梦境中了。

    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在狱洞里沉沦着,霍实也就这么一天天在黑暗中腐烂着。

    时间的流逝感太容易被这周围的环境以及认知混淆了,千年如一秒,一秒是千年。

    有时候霍实甚至忘记了自己挚爱谷芽的样子,忘记了那段和她开心生活的样子。

    那段日子,恍如隔世。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