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古神的耳语 第四章 邪神意识

时间:2018-06-07作者:西凉马氏

    棍击像冰雹一样砸在阎罗的脸上。

    阎罗满脸的不屑与桀骜让狱军的情绪更为光火,抽击的频率也更高、力度也更强。

    盖车车站在牢房坐也不是、站也不对。他既担心正被虐打的阎罗,更担心身后躲在厕所疯狂魇化的霍实。

    “盖大炮、你今天怎么了,我打你的好兄弟你还默默不语,你们闹别捏了?”猛烈高频的击打运动让疏于锻炼的狱军筋疲力尽。

    阎罗全身无力地耷拉在空中,束缚四肢的锁链在重力的作用下死死咬入勒住他的皮肤。艳红的鲜血从他惨白的皮肤上缓缓流下。

    霍实没有再发出哀嚎,但仍旧在不住的颤抖着。

    盖车车在心中不断祈祷希望霍实可以就这样坚持到狱军离开。

    看着阎罗被自己敲的半死,狱军又对着他的肚子狠踢了两脚,发泄完了心中的怒气。

    “老子先饶你一条狗命,不过接下来几天饭就别给老子吃了。”

    感觉自己取得胜利的狱军终于潇洒地离开了。

    “阎罗!阎罗!”盖车车急促地喊道。

    “嚷什么、还没死,”阎罗恢复了往常的冷漠,从口腔里吐出一滩血,“快看看霍实。”

    “哦、哦!”

    盖车车这才又想起霍实,扭头立即向霍实跑去。

    霍实依旧保持着刚才的姿势跪在肮脏的厕所当中,只是全身不再异变颤抖着,在皮肤下暴起如蛇的血管也平静下来。

    霍实平静下来让盖车车松了一口气,他慢慢走到霍实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霍仔、刚刚你可吓死我了……”

    跪在地上的霍实抬起来了头。

    可盖车车看到霍实脸的那一瞬间,一滚翻江倒海的恶心涌上了心头;除此之外,还有疯狂与恐惧争先恐后撕扯着他的理智。

    霍实破碎右脸的凹陷处,全部长满了密密麻麻的眼睛!

    橙黄色的眼睛大小不一,全部都密密麻麻拥挤在一起,犹如打碎簇拥在一起的蛋黄;而在碎脸凹陷处的四周,全是往外拼命生长的肉芽!

    一颗颗如恶魔般的黄眼全都好奇地打量着盖车车。

    在域外与魇兽身经百战的盖车车如何不清楚此时自己的理智正在被疯狂攻击?他马上用意识稳住了自己的理智,闭上了眼睛不在看着霍实疯狂的面容。

    “霍实!你醒醒!”盖车车小声的唤道。

    “我……为什么该如此伤心?”霍实自言自语。

    因为世界就是这样啊……你需要用拥有力量……

    “拥有力量,我就不会伤心了……?”

    是的、强者为尊的世界,你拥有了力量你就能够主宰一切,你就能完成一切你想做的事情……来吧、服侍我,成为我的仆人……

    “霍实……你在自言自语什么?”盖车车双手握住了霍实的双肩,摇了摇他试图把他唤醒。

    “是古神在诱惑他。”阎罗提醒道。

    盖车车如梦初醒地点了点头,知道了当前的情况。

    古神总是会去诱惑它青睐的对象,迷惑他们的心智,让他们臣服与黑暗之下,成为它的奴仆。

    在域外的人或多或少都知道这么一点,而在域外进行邪神崇拜的邪教徒就是这样。他们期待古神、邪神能够选中自己,让自己成为它们的代言人降临世间。

    霍实在地铁通道里遇见的收集者便是如此。

    人通过这种献祭、降临方式成为进行魇化的人,往往能够成为特殊高等级的魇兽、或者与古神邪神意识融为一体的“魇人”。

    但一旦与邪恶意识相融合成为魇人的人,都将失去自己作为人所具备的一切正常品德。

    而邪恶意识下要与其宿主相融合,必须取得宿主意识上的认同。

    所以现在能够解救霍实的方法只有唤醒其意识,让其主动抗拒融合的进程。

    “霍仔、不要听它的胡言乱呀!它说的那些话都是假的!那都是它想要占据你意识身体、让你屈服的花言巧语!”

    “为什么我会悲伤……”霍实继续喃喃自语。

    听到霍实这个问题,盖车车明白了邪恶意识在他的大脑里歪曲他悲伤痛苦的本源。

    盖车车对霍实的过去了如指掌,他明白让霍实痛苦悲伤的根本原因在于——谷芽的死。

    霍实拥有的自责悔恨与愤怒通通来源于谷芽的死,他把一切责任抗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就像他时常念叨的:如果我能早点识破吴天的诡计……如果我能发现丁海泉的假死……如果我能不那么武断出逃……如果我能够保护好谷芽帮她挡下子弹……

    霍实认为或者,自己根本不配认识谷芽,那她根本也不会死。

    “谷芽、因为谷芽死了啊……”盖车车回答。

    听到谷芽的名字,霍实原本迷茫的双眼中变得湿润起来:“谷芽……我伤心是因为谷芽?”

    “是的!是因为谷芽啊!”盖车车见自己的话语让霍实回应了自己,认为策略有了成效,不禁暗自高兴起来。

    “对、是因为谷芽!谷芽死了、吴天杀了她,我要拥有吃掉吴天的力量!”

    盖车车的话音如同催化剂一样瞬间催化引爆了霍实。

    霍实湿润的双眼突然变得血红、恨意汹涌;而他脸上的那一堆橙黄的眼睛堆也变成了血红的颜色。

    这下把盖车车吓坏了,自己的话语对此刻思想处于偏激之中的霍实来说无疑是火上浇油!

    粗壮大汉盖车车的**虽然在域外沾染过不少红尘女子,但实质上对感情的理解基本上还是一个门外汉。

    他对细腻的感情没有什么具体的了解,现在思索如何去开导霍实更是一个大难题。

    霍实伤心的原因真是因为吴天杀了她吗?当然是了,不然霍实为什么伤心!

    不、不行,这不就掉进邪恶意识的逻辑了吗?盖车车意识到这句话千万不能说出口。

    盖车车打算反转一下思维。那吴天杀了其他人霍实会伤心吗?

    可能会、但不会这么伤心。

    是了,霍实伤心的原因是因为谷芽离开了他!

    吴天确实应该死,因为他杀死了谷芽,杀死了霍实深爱的谷芽。

    所以,霍实伤心的根本原因是——他还深爱着谷芽。

    “不、霍实,你伤心的最根本原因是爱谷芽,不是因为你恨吴天!”

    “我……我爱谷芽……”

    “对……这才是你伤心的原因!”

    “……”霍实破脸处肿胀拥挤的眼睛立刻塌陷下去,周围的肉芽触手也干涸脱落掉在地上。

    “霍仔、别着急……总有一天你能靠自己的力量手刃仇人。”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