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古神的耳语 第三章 仗义执言

时间:2018-06-07作者:西凉马氏

    冷静?怎么冷静得下来!

    无日无夜地被关押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和自己的屎尿共处一个房间,吃着姑且可以被叫做“食物”的东西。

    而设计这一切阴谋的恶人却逍遥法外、加官进爵!

    这让霍实怎么冷静!

    在黑暗环境中的霍实越发狂躁,骨骼和血脉不断膨胀涌动并以极度夸张的方式扭曲着。

    为什么!为什么这世界会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

    为什么老实人总给被人欺压、被这个世界如此不公不正的对待

    长期积压在心中的情绪如洪水猛兽一样涌动而出,霍实第一次对真切地感到这个世界对自己的不公正!

    委屈、愤怒、仇恨塞满了霍实的大脑。

    随着情绪的膨胀,霍实的理智也被一阵又一阵疯狂地撕扯着;他身体里的骨骼也开始因生长发出“滋滋滋”快要断裂的声音。

    而他那破碎的有脸伤口处,冒出一根又一根密集如蚯蚓般的肉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疯狂生长着。

    霍实正在魇化中。

    “霍实、霍实!”阎罗小声但又惊慌地呼喊着霍实的名字,试图叫醒处于疯狂之中的他。

    阎罗在狱洞这几年来从未像现在这么惊慌过,他把身体拉到了铁链束缚之下所能达到的最大范围内。

    阎罗知道霍实梦行者这一特殊的身份,而他紧张的原因在于害怕狱军、戒备队知道霍实是梦行者。

    如果狱军知道了霍实的身份,那等待霍实的结果只有死;洪隆政府严禁一切对古神、魇兽的研究学习。

    “啊、啊……”

    霍实痛苦地跪在自己的床上呻吟着,身体以开始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频率抽搐扭曲着,好像在他的体内存在的那一种不知名的能量随时都会破体而出。

    “谁在给我叫什么呢?快给我安静下来,再给我叫叫试一试、有你好果子吃的!”

    霍实痛苦的呻吟引起了狱军的注意,但狱军对他的嚎叫不以为然——因为被关押在不见天日中牢房中的囚犯痛苦太多了,痛苦的嚎叫呻吟在这里尤如家常便饭。

    “啊、啊……我、我要杀了你们……我要吃掉你们……”

    霍实继续痛苦地呻吟着。在痛苦的包裹之下,霍实用两只手在胸前交叉着,无助地抱着自己,好像这样能够让自己舒服一点。

    “霍实、霍实!冷静点!”阎罗不断低声呼唤着霍实,见霍实毫无反应他打算更换叫醒对象,“盖车车!车车你快醒来!”

    盖车车也不为所动,在嘈杂的环境中欢快地打着呼噜,享受着自己的美梦。

    “给脸不给脸了?还他妈叫?老子等下用棍子让你叫的更舒坦!”狱军按耐不住霍实那一阵又一阵犹如吵人蚊子般的呻吟,提起了铁棍就往牢房走来。

    完了!如果霍实被狱军看见了正在魇化中,那毫无抵抗的他会被狱军立即击毙!

    虽然阎罗平时和霍实沟通较少,但这么几年相处下来阎罗早已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同伴。

    并且阎罗对霍实成功地保护并护送了程曦离开心存感激;再加上霍实人品敦厚善良,也是因为蒙上了冤屈才到达了如此地步,这也让阎罗不自觉地对他产生了不错的印象。

    阎罗又看了一眼沉睡在美梦中的盖车车,心中真有一点怒其不争哀其不幸的愤慨——在关键时候他总是喜欢掉链子!

    “好痛苦……吴天……我要吃了你……”

    “小子、还他妈嚎,看老子不抽死你!”狱军气势汹汹地甩着皮靴快走过来。

    周围牢房的狱友也伸出脑袋打探外面的情况,毕竟狱军揍人这种好戏可不是天天都上演的,这能给大家苦闷的生活增加不少谈资。

    看样子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唤醒沉溺在自己过往执念疯狂中的霍实了,但阎罗却又不想让狱军发现霍实的异样。

    万般无奈之下他想出了一个不得已的方法——把狱军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的身上。

    看着狱军慢慢走过来,阎罗一反自己沉默冷漠的想象高呼道:“你个傻子,我想怎么叫就怎么叫……”

    狱军听到阎罗那毫挑衅的声音无动于衷,只是笑了笑:“阎罗、这么几年舍得开口说话了?”

    这样不行!自己没能完全把狱军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的身上!闲散的狱军走到房门还是有可能看到对面正在魇化中的霍实!

    阎罗豁出去了决定不要自己的老脸:“我、我想说话就说,你管得着?”

    “今天你话挺多的呀。”

    很好,阎罗暗自为自己打气,自己已经慢慢在吸引狱军的注意力了。

    尽管阎罗说的这句话已经有挑衅违背这里当权者的意思,如果是其他囚犯说这些话的话免不上挨上一顿胖揍。

    但狱军却对阎罗的冒犯意外的宽容,阎罗想这也许是不是自己说话说的方式,还不太对?气势少了那么一点点?

    千钧执法之际,就在狱军快达到霍实牢门前能够看到里面情况时,阎罗灵机一动模仿起了盖车车平时讨打的语句:“草、你还真听话,爸爸想叫就叫,你管得住爸爸?”

    狱军听得这一句,立即火冒三丈,头直直转过来怒视着锁在墙壁上的阎罗。

    看见策略奏效阎罗心中暗喜,决定加大辱骂狱军的声音以及进一步模仿盖车车。

    “爸爸不舒服、想叫唤两声呼唤儿子不行吗?”

    “你给老子等着,给脸不要脸!”狱军向阎罗的牢门冲去,手忙脚乱的寻找着钥匙准备给阎罗上一课。

    “这位长得很丑的狱军兄弟,你知道为什么我平时都吃不下饭吗?就是看见了喂爸爸吃的那副猪样,爸爸就恶心的吃不下饭!”这句是阎罗有感而发自创的。

    美梦中的盖车车也被阎罗的一阵烂骂给吵醒。他从硬质的石床上醒来后听见阎罗在用从来没有说过的话骂街,他一度怀疑自己还在梦里。

    盖车车想转头叫醒霍实,一起笑话这反常的阎罗。但他转头就发现了霍实正跪在地上全身狂乱的魇化着!这时他才明白了阎罗的用苦良心。

    盖车车立马趁着狱军背对着自己,双手像搬石头一样把霍实抬了起来。

    霍实全身滚烫,皮肤下的血红血管清晰可见,像一条条蛇在皮肤下蠕动着;而盖车车摸着霍实的骨头,却又像石头一样坚硬冰冷。

    强壮的盖车车费力地把霍实抬到牢房中唯一的隔断处,也就是用一块半米高的水泥墙隔离的厕所中藏了起来,在当前情况下只好任其自由发展。

    “你小子平时不说话,一说话就嘴臭是吧?”狱军用冰冷的铁棍抵住阎罗的下巴。

    “……”看见自己的目的已经完成,阎罗安心的闭上了眼不再言语。

    “呵呵……现在就怂了吗?阎罗、看你平时老实,你给我道个歉我就饶了你。”

    “……”阎罗看都懒得看狱军一眼。

    阎罗突然蔑视的态度让狱军大为光火,这比之前阎罗骂他还让他感到难受。

    “那你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说罢,狱军提起了铁棍对着被死死钳住的阎罗一顿猛抽,直至血肉模糊……

    整个过程中,阎罗没有开口说一句话,或者发出一点声音。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