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八百四十章 我们去领证!

时间:2018-06-14作者:若霖龙

    ,精彩小说免费!

    男人抬着天蓝色的眸子看着对面的女人,嘴角微勾,淡哑出声,“怎么,南宫小姐不希望我继续呆在衢城?”

    南宫成燕看着他犹如浩海的眸子,非常实诚地点了下头,“对,我希望霍总带着未婚妻能尽快离开!”

    “可能要让你失望了,”轻抿了口咖啡,清越的眉峰抬了下,霍靖庭非常遗憾地开口,“现阶段,卡伊娃正跟衢城的政府部门接洽一个项目,谈成的话,未来五年你都将要时不时地面对我们!”

    捏着银勺的手指顿了下,南宫成燕本是垂下的视线,重新抬起看着面前靠坐在椅子上的男人,眼底包裹上几许的烦躁。

    “霍总,我不希望我家人受到伤害!”松开手指间的银勺,南宫成燕挺直着腰身,寡冷着小脸,双眼直视着面前的男人,“未来五年也好,十年也罢,你跟你未婚妻的规划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但是请你约束好自己的人,我不希望我珍爱的家人出现任何的意外!”

    “意外?”眉心轻皱,搁在女人脸上的眸子有瞬间的困惑,随意了悟地点了下头,霍靖庭低哑开口,“南宫小姐怕是多虑了,即使孩子出现在南宫先生的面前,我想他都不会以为那个是他的外甥!”

    “我不喜欢有意外的事情发生!”南宫成燕不敢拿南宫政宇的身体开玩笑,虽然上次的手术很成功,但是成功并不代表就可以随心所欲地去刺激它,那毕竟已经不是原装的了。

    挑着眉点了点头,霍靖庭看着眼底冒着热气的咖啡,对她承诺道,“放心,我会找韩妈妈聊聊的!”

    “是约束,不只是聊聊!”非常不满地撇了下嘴角,南宫成燕重述着她的要求,“我不想我的父母跟你的人有任何方面的接触!”

    看着异常坚持的女人,霍靖庭揉了揉发涨的额头,“南宫小姐,韩妈妈跟南宫太太认识或许只是巧合,你没必要这么紧张!”

    “霍总,天意也好,人意也罢,你只想韩妈妈别再过来招惹我妈就行了!”南宫成燕才不相信他说的。

    世界上的事情哪里有这么多巧合!

    “要是你妈招惹韩妈妈呢?”看着眼底始终没有好脸色的女人,霍靖庭提着眼帘饶有兴趣地追问道。

    对于男人的问题,南宫成燕没有细想过。

    在她的认知里,就是韩妈妈招惹勾搭她妈的!

    “不会!”非常坚定地给了男人两个字,南宫成燕看着他认真地叮嘱着,“回去好好教育教育你的韩妈妈!”

    男人双手交叉环在胸口,轻皱的眉心没有松开过,天蓝色的湖面波纹滑过。

    扫过只喝了几口的咖啡,南宫成燕垂眸瞥过手腕上的时间,站起身准备离开,“霍总,那我就先走了!”

    男人的深眸笼在女人的身上,对着她轻阖了下头,“你请!”

    拿过手包,南宫成燕绕出位置,半分不停地走出了咖啡屋。

    微拧的视线搁在对面的瓷杯上,霍靖庭靠坐在椅子上,一时没有想要起身离开的意思。

    “对,不是他的意思!”捏着机子,南宫成燕快步往车子所在的方向走去,轻声跟夏琳君说道。

    “难道韩妈妈真的是不小心认识妈的吗?”夏琳君把玩着孩子的小手,轻声嘀咕着。

    呵了声,南宫成燕才不相信,“等我回去,跟妈聊聊,应该能有点信息!”

    “希望不是我们猜测的那样!”摇了摇头,夏琳君表示有点头疼。

    “霍靖庭既然知道了,他应该会去处理的!”打开车门,南宫成燕跟夏琳君说道,“我想他也不想弄点意外的事情出来!”

    嗯了声,夏琳君也赞同南宫成燕的分析,“那你回去找妈了解一下吧!”

    “那我先挂了!”南宫成燕收了电话,这才启动车子转了出去。

    ……

    “这婚礼还有个把月的时间,你们两人先抽个时间把结婚证给领了吧!”郑闻怡靠坐在沙发上,看着两人轻笑着提议。

    唐屹弘看着今天稍有些笑意的女人,弯了下嘴角,侧身看了眼面带笑容的夏琳昔爽快地应了下来,“我们就明天去吧!”

    “行的!”点了下头,夏琳昔对这样的安排没什么意见。

    “太太,门外有位自称罗太太的人求见!”阿姨走进客厅,视线在三人身上扫过,最后定在了郑闻怡的脸上。

    “罗太太?”彼此对视了眼,眉心轻皱着,对于罗姓,郑闻怡并不熟悉。

    “对,她自称是罗太太,她说找你了解点事情!”阿姨轻声回答道。

    唐屹弘低垂的眸子闪了下,衢城罗姓让他有印象的就是罗莹云跟罗冬琼两人,这个自称罗太太的女人莫非是罗莹云的母亲?

    低眉想了下,郑闻怡看着阿姨轻声吩咐道,“去把她请进来吧!”

    “这或许是罗莹云的妈妈!”唐屹弘低声分析道。

    嗯了声,郑闻怡其实也想到了,染着忧伤的眸子看向门外,“也不知道她找上门来想了解什么?”

    “你们好!”张晨婉看着聚在客厅里的三人,明显愣了下,她没想到唐屹弘也在家。

    “坐吧!”抬了下手,郑闻怡对着她笑了笑,“不知道,罗太太上门是有什么事情?”

    看着沙发上神色明显有些憔悴的女人,张晨婉抿了下嘴角,低头打开随身的手包,从里面拿出了一张支票放在了郑闻怡的面前。

    疑惑的双眼看着眼底的支票,郑闻怡不甚明白地开口,“罗太太,这是?”

    “我是唐萌的亲生母亲!”沉默了会,张晨婉微红着双眼伤感地说道。

    “什么?”在场的三人明显都愣了下,郑闻怡直接从沙发上站起身,错愕的双眼紧紧地盯着面前满目悲伤的女人,“你是唐萌的亲生母亲?”

    “对!”对着她用力地点了下头,张晨婉满是疼痛的双眼看着郑闻怡,“我是她妈妈!”

    神色复杂地看着眼底满脸哀伤的女人,郑闻怡轻叹了声,“你坐下说吧!”

    “当年生下她后,我就大出血了,醒来后却被告知生下的孩子就死了!”张晨婉声音沙哑地低声诉说着当时的场景,随即摇了摇头苦笑地说道,“前几天我才知道当年那个孩子并没有死!”

    “罗太太,唐萌现在已经不是我们唐家的人了!”从张晨婉简单的叙述中,郑闻怡或许能猜测出当年的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只是想到那个她用尽心力带大的孩子,心口抽了下。

    对着她无力地点了下头,张晨婉苦笑了下,“我知道她已经被你们唐家逐出家门了!”

    “那你?”疑惑地看着面前的女人,郑闻怡就不明白她此行的目的了。

    看了眼茶几上的支票,张晨婉看着她真诚地道谢,“这次来主要是两个目的,其一就是想谢谢你们帮我养大了这个孩子,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才导致你们下狠心将她逐出家门!”

    低叹了声,张晨婉继续说道,“可是不管怎么说,唐家对唐萌的养育之恩,是我这个做母亲的应该铭记的。这里的钱对唐家来说就如一滴水跟一片汪洋,极其地微不足道,但是却也代表我感恩的心,还请你收下!”

    郑闻怡对着她摇了摇头,却也没有出声,继续听她的另一个目的。

    “我到这里的另一个目的,就是想请你把她从小到大的所有影集都交给我,可以吗?”轻颤的双眼看着面前的女人,张晨婉神色紧张却又期待地看着她。

    她的这一要求出乎了郑闻怡的意料,却也在情理之中。

    没有亲眼见证孩子的成长,这对于一个母亲来说是非常遗憾的事情。

    “行吗?”双眼紧紧地盯着面前的女人,张晨婉急切地又追问了一下。

    看着面前异常迫切的女人,郑闻怡沉默了会儿,将目光移到了唐屹弘的身上,轻声吩咐着,“屹弘,你来安排吧!”

    唐萌所有的东西,依旧还放在她曾经住过的房间内没有被移动过!

    “罗太太,你能确定唐萌就是当年的那个孩子吗?”唐屹弘漆黑的眸子落在女人的身上,“她的影集我们可以给你,但是我们也不想有后续的麻烦!”

    “是我的,”侧身看着男人寡冷的脸,张晨婉低声解释,“原来我是不想说的,这毕竟是罗家的丑闻。当年抱走孩子放在唐家门口的就是我丈夫的姐姐。那天她亲口承认,并告诉我她做过我跟唐萌的dna检测,已经确认了的!”

    跟郑闻怡对视了眼,唐屹弘点了下头,唐萌的东西本来处理起来就有点麻烦,既然她亲生母亲愿意接手,这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她留在这里的东西比较多,罗太太另外找个时间过来全部拿走吧!”唐屹弘看着张晨婉淡漠地开口。

    听唐屹弘这么说,张晨婉自然是高兴的,“真是谢谢!”

    嗯了声,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了,唐屹弘也就对着她轻点了下头,不再开口说话。

    “那我就告辞了!”张晨婉满面笑容地站起身,再次道谢后就想离开,她得回家好好收拾收拾,将孩子的东西按原样摆放起来。

    “罗太太,将支票拿回去吧!”在她转身之际,郑闻怡出声叫住了她。

    “唐太太,你是嫌弃我这支票数额太小了吗?”张晨婉面色有些尴尬。

    对着她笑了下,郑闻怡摇了摇头,低垂的眸子满是忧伤,却也没有过多地解释,“罗太太误会了,你拿回去吧!”

    看着全身弥漫着忧伤的女人,张晨婉仿佛能理解她此刻的心情。

    这点钱,的确是糟蹋了她二十几年对唐萌付出的感情。

    “对不起,我只是想表示谢意而已!”弯身重新将支票拿了回去,张晨婉对着她真诚地道歉,“虽然你们现在已经没有关系了,但是这二十几年你对唐萌的宠爱,我是知道的!”

    抬着眼帘看着面前的女人,郑闻怡叹息了声,“你早点过来把东西都拿回去吧!”

    “好!”见郑闻怡并不想聊唐萌的事情,张晨婉也非常识趣地应了下来,“那我明天再来!”

    嗯了声,郑闻怡点了下头,“慢走!”

    对着三人点了下头,张晨婉捏着支票神色复杂地离开了唐家!

    “我有点累了,先进去躺会儿!”看着空无一人的门口,郑闻怡起身跟两人说道。

    看着她走进卧室,夏琳昔靠在男人的身上轻声呢喃,“妈的心里,应该是非常难受的!”

    “时间会冲淡一切的!”唐屹弘轻揉着她柔嫩白皙的手指,低声回应着。

    “倒是没想到她是唐萌的母亲!”夏琳昔想到变成植物人的罗莹云,有点唏嘘。

    男人低垂的眸子划过一抹暗光,脑海中翻转着张晨婉对罗莹云的所作所为。

    真是印证了那四个字:母债子还!

    “不说她们了!”捏了捏女人薄肩,唐屹弘转开了话题,“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你是指婚礼的事情?”双手缠在他的手臂,夏琳昔挑着眉问道。

    “是!”点了下头,看着茶几上各种各样的册子,唐屹弘轻抚着她垂落在后腰上的发丝。

    “不辛苦,妈的精神状态实在是太差,的确是不能再让她过度的劳累!”将头歪在男人的颈窝,夏琳昔低声轻语,“何况这本就是我们的事情!”

    下颚抵在她的发丝上摩挲着,唐屹弘轻笑了下,没有再说下去。

    ……

    “这是那边发过来的视频资料,你看一下!”简墨将电脑屏幕对着莫源生,跟他说着艾瑞克那边的消息。

    “相对于上次,你觉得有紧张啊?”手指轻点鼠标,莫源生双手环胸靠在椅背上,阴冷的眸子注视着开始播放的画面。

    “我想可以把她接回来了!”简墨坐回位置上,勾着嘴角轻笑了声。

    抬着眼帘看了眼对面的男人,莫源生垂下眸子继续盯着屏幕上的画面。

    “艾瑞克,我什么时候能回z国去,我想展铭了!”视频里的女人抬着水润的眸子,看着面前的西方男人,声音里满是委屈。

    “夏小姐,这可能还要段时间,”艾瑞克对着她摊了摊手,十分无奈地开口。

    “展铭,怎么还不来看我!”支着下巴,女人轻眨着长睫继续念叨着,手指拨动着机子,看着屏幕上两人的合影,委屈的双眼却是弯了起来,眉目间全是幸福。

    手指轻动,莫源生关闭了定格的画面,神色并未有丝毫的变化,搁在键盘上的手指轻点了下,“安排她回国吧!”

    “源生,你将她放在身边未尝不可!”看着重新在键盘上忙碌的男人,简墨仰着视线看着头顶的天花板低语道。

    “假的总归是假的!”淡漠的视线依旧搁在屏幕上,莫源生如是回答着简墨。

    “源生你曾经答应过我的事情,还算数吗?”直起腰身,双眼紧盯着眼底忙碌的男人,简墨异常认真地问道。

    “什么事情?”抬着眼帘看着对面的男人,莫源生清冷的眸子里缠着疑惑。

    简墨沉默了会,随即轻笑着摇了摇头,“没事情,我也忘了!”

    男人的眉心轻皱了下,看着简墨的双眼满是沉思,莫源生低叹了声,“简墨,我们之间不必这样!”

    “你多心了!”简墨站起身,看着红木桌后面的男人,淡笑地开口。

    看着他嘴角的那抹弧度,莫源生跟着笑了笑,“你先去睡吧,我还要忙段时间!”

    眼帘下垂,视线搁在男人手肘边的机子上,简墨嗯了声,“行,那我就先上去了!”

    看着走出书房的身影,莫源生收回视线盯着面前的屏幕,搁在键盘上的手指却是停在了那里没有动的欲望。

    ……

    十指撑在男人的胸口,夏琳君半阖着双眼看着头顶的男人,贝齿轻咬着唇瓣低声轻咛了声。

    “今天到林暮生工作室去了?”紧着她柔软的腰身,顾展铭轻吻着身下的女人,低哑地开口问道。

    嗯了声,夏琳君偏了下头,避开了他压下来的火热气息,紧着身下的床单低语着,“有段时间没有过去了,趁着今天有空就过去看看!”

    拨开她额前汗湿的头发,薄唇重新缠上女人微微张开的唇瓣,手指下滑轻抚着她绸缎般细腻的肌肤,男人淬着火的眸子锁着她动情的模样。

    “琳君!”沙哑的声音从交错的唇瓣间溢出,顾展铭对着她低声述说着他心底的深情,“我爱你!”

    “我也爱你!”嘴角弯了下,夏琳君抬着娇嫩的身体紧贴着他蓬勃的肌肉线条,轻柔地回应着。

    长臂卷着女人将她安置在身上,修长的手指轻抚着她汗湿的背脊,顾展铭暗哑开口,“最近出门,记得将王博跟张建带在身边!”

    嗯了声,夏琳君在他的身上挪了下酥软的身体,微眯着双眼沙哑开口,“莫源生那边是不是有动静了?!”

    长指下滑落在她柔软的臀部上轻拍了下,顾展铭轻阖着双眼沙哑警告着怀里不安分的女人,“别动!”

    翻了个白眼,夏琳君抬着手指点着他的胸口,僵着身体不敢再动,轻抿着唇瓣却是不满地抗议道,“你就不能退出来吗?”

    长指包裹住女人作乱的小手,顾展铭低笑了声,“宝贝,按照惯例,这才刚开始呢!”

    “展铭!”抿了下嘴角,夏琳君撑着手臂抬起了上半身,依旧迷蒙的双眼看着身下的男人,“今晚早点睡,行吗?”

    “怎么?”挑着眉看着女人委屈的眼眸,顾展铭抬起手指轻抚着她的薄肩,长指在上面轻轻摩挲着。

    “明天,我约了燕子!”看着男人抬起的深眸,夏琳君轻声解释着,眉心却是慢慢地皱了起来。

    “迟点过去就是了!”女人早已无骨的身体靠在他曲起的双腿上,身子微微后仰跪坐在他的身上,顾展铭捏着她的纤腰轻哑开口。

    “你先别动!”回握着男人宽厚的手掌,夏琳君咬着唇瓣轻声抗议,“就不能再让我休息几分钟吗?”

    “宝贝,你已经休息了几分钟了!”坐起身,额头抵在她的眉心,顾展铭拢着怀里的女人沙哑开口,“现在我们重新开始吧!”

    “你真是……”女人抗议的声音直接被男人封锁在了唇舌间,浓郁的夜色里,唯有吹进纱窗的夜风跟着她轻轻哼唱着唯美的歌谣。

    在顾展铭彻底鸣枪收兵时,早已过了零点,夏琳君被他收拾干净抱出浴室时,早已昏睡了过去。

    手指轻抚过她铺着层胭脂的柔嫩小脸,顾展铭压下身在她的唇瓣上轻吻了下,“晚安,宝贝!”

    压了压被角,男人起身走到阳台上,抬着眼帘看着头顶明暗不一的星子,瞳孔微微缩了下。

    刚才丫头的问题,他并没有回答。

    莫源生在海外的投资,在前几天又追加了3个亿过去,到目前为止,莫氏累计投入的资金已经高达8个亿,这算是笔不小的投入了!

    收回视线,双手插进浴袍的口袋里,顾展铭淡漠的双眼看进眼底昏暗的光影里,眸底犹如这浓郁的夜色,深不见底。

    这场博弈,到今天为止基本可以看到结果了!

    不过他依旧不着急,他在等莫源生最后的一笔资金过去,让他彻底没有翻盘的机会!

    插在口袋里的手指轻轻摩挲着,顾展铭扯着薄唇笑了下,转身重新走进了卧室。

    轻柔的目光搁在女人祥和的脸上,男人掀开被子躺了进去,伸着长臂将人拢进怀里,拥着她馨香的身体轻阖上双眼,伴着她清浅的呼吸声进入了梦中。

    ……

    “宝贝,我们得去领证,你忘记了?”唐屹弘轻吻着还在梦里游荡的女人,手指爬进她睡裙的下摆,在她细腻的肌肤上游走着。

    微眯着双眼看着面前放大的俊脸,夏琳昔蹙着眉十分不情愿地呢喃着,“屹弘,这也不必这么早吧!”

    “宝贝,现在已经不早了!”轻啄着女人朦胧的双眼,唐屹弘无奈地开口,“昨晚不过才要了你一次,真有这么累吗?”

    从薄被中探出纤长的手臂缠在男人的脖子上,微仰着唇瓣轻吻着他性感的唇瓣,夏琳昔模糊不清地轻语,“你也不看看你那一次是多少时间!”

    轻握的拳头抵着唇瓣轻咳了声,薄唇下压顺着她微微张开的双唇,唐屹弘抵进她的红唇中与之纠缠着,温热的指腹轻抚着她的肌肤,遒劲有力的臂弯将人禁锢在怀中,肆意疼爱着。

    “起来了!”看着并肩走下台阶的两人,郑闻怡含笑的目光扫过夏琳昔微微泛红的脸颊,“快去吃早饭吧!”

    抬着手拂过垂在身前的发丝,夏琳昔低下头避开了她打趣的目光,抬着步子率先朝餐厅走去。

    看着女人羞涩的脸颊,再看着眼底脸皮比城墙还厚的男人,郑闻怡无语地摇了摇头,“快去吃饭吧!”

    男人闪着笑意的目光扫过茶几,上面几十本大小不一的相册落进他的深眸中。

    “罗太太,今天什么时候过来!”看了眼餐厅的方向,唐屹弘提着双脚坐在了郑闻怡的身边。

    看着掌心下的照片,郑闻怡叹息了声,“我也不知道,先把这些整理出来,她要是过来,随时就能提走了!”

    “妈!”看着她忧伤的双眼,唐屹弘却不知道怎么安慰。

    “我没事情,别担心!”对着他弯了下嘴角,郑闻怡抬着眼帘看着茶几上那一摞红色的请柬,“之前我就说了,我跟唐萌或许就这么几年的母女情分,想开了也就好了!”

    嗯了声,唐屹弘见郑闻怡的神色还算平和,清冷的目光扫过摊在她双腿上的相册,对上一双清澈含笑的眸子,眼底波纹浮动了下,随即归于平静。

    “你去吃饭吧!”看着身边没有动静的男人,郑闻怡催促着,“你们今天不是还要去领证吗?别磨蹭了!”

    深眸扫过女人的侧脸,唐屹弘起身往餐厅走去。

    郑闻怡的双眼依旧搁在手中的相册上,视线里唐萌轻搂着唐屹弘的脖子,对着镜头哈哈大笑着,眉眼之间全是明媚的笑意。

    看着相片底部记录的时间,女人抬着双眼看着院门口,在心中默算着两人当时的年纪。

    弯着嘴角笑了下,重新将目光放在照片上,抬着手指将两人的合照从相册中抽了出来,搁在眼底就这么看着,眼底流露出些许的笑意。

    这轻柔的笑意中,有她太多的怀念跟心疼!

    看着客厅中,拿着照片陷入沉思中的女人,夏琳昔轻叹了声。

    顺着女人的目光看进客厅,视线在郑闻怡的身上停留了片刻,唐屹弘低声催促着,“快吃吧!早去早回!”

    收回的目光跟男人对视了眼,夏琳昔嗯了声,重新将注意力放在面前的食物上。

    看着重新开吃的女人,唐屹弘侧眸看向客厅,此刻的郑闻怡正弯身拿过另一本的相册翻阅着。

    ……

    罗冬琼看着屏幕上各大媒体转载刊登的合作,有瞬间的晃神。

    看着病床上沉睡不醒的罗莹云,女人紧抿的嘴角轻阖着,“莹云,唐屹弘跟夏琳昔今天领证了!”

    若是曾经的罗莹云,听到这个消息,或许会直接扑到罗冬琼的怀里,拉着她的手臂撒娇哀求着她的帮忙。

    只是,现在的她却是异常的平静,根本没有半点的反应。

    抚摸着罗莹云渐渐消瘦下去的面容,罗冬琼泛红的双眼却早已没有了泪水。

    轻轻抚摸着她依旧打着石膏的手,罗冬琼小心翼翼按压着一根根纤细的手指头,“莹云,你现在连唐屹弘都不要了吗?你再不起来,他真的是夏琳昔的了!”

    静寂的房间内,只有罗冬琼落寞的呢喃声,乐此不疲地跟床上的女人说着话。

    “妈!”郭世扬踏进病房,看着眼前的一幕,喉咙有些酸涩。

    “世扬,来了!”手指揉搓的动作并没有停下来,罗冬琼对着他勉强笑了下,看着旁边的沙发柔声开口,“你坐会儿吧!”

    “妈,请个阿姨吧!”坐进沙发,看着精神状态明显不是很理想的罗冬琼,郭世扬劝解道,“聘请个专业的护理来照顾她,不会有问题的!”

    “你别说了!”低垂着视线摇了摇头,罗冬琼依旧固执地不想接受这个建议,“谁也没有做妈的细致负责的!”

    “你可以在旁边监督着,就不必怕人家偷奸耍滑了!”男人的眉心紧皱着,郭世扬很不理解罗冬琼的逻辑,“何况,你真的不想要郭家了吗?”

    “郭家?!”停了手中按摩的动作,罗冬琼侧身看着郭世扬,扯着唇角勉强地笑了下,“世扬,你带个话给你爸,让他准备份离婚协议吧,这场婚姻其实早几年就该结束了的!”

    “妈!”罗冬琼的话出乎郭世扬的意料,暗沉的目光扫过病床上的女人,压着声音问道,“郭家,你真的要舍弃了?你对爸难道真的没有丝毫的感情吗?”

    笑了下,罗冬琼收回视线继续盯着罗莹云苍白的脸,近乎耳语地呢喃着,“世扬,你爸早几年就在外面养了个喜欢的女人,这场婚姻其实早已经走到了尽头,拖到现在其实算是个奇迹了!”

    搁在罗冬琼身上的视线微转移到了门口,郭世扬微眯着双眼看着地板上的拉长的影子,眸底起伏不定。

    “回去吧!”重新看向沙发上的男人,罗冬琼温和地看着面前的男人,“下次别再来了,这里不是你该来的!”

    “妈!”看着面前异常平静的女人,郭世扬的心情却是异常的沉重。

    “回去吧!把我的意思转告给你爸,我想尽快结束掉这段婚姻!”罗冬琼垂下眼帘避开了郭世扬疼痛的双眼,对着他平静地开口。

    门口的影子快速地离开了男人的视线,郭世扬沉默了会,终是站起了身,“妈,我会把你的话带给他。只是我希望你明白,你除了罗莹云这个女儿外,还有个儿子叫郭世扬!”

    深深地看了眼没有动静的女人,男人提着双脚踏出了病房,顺手将门关上。

    麻木地坐在椅子上的女人,抬着手指轻揉着早已干涸的双眼,指尖却沾染上温热的液体。

    看着手指尖那抹湿润的液体,罗冬琼压着声音低声哭泣起来,双手紧紧抓着病床上的扶手,抑制着眼角不断流淌下来的泪水,只是效果却并不理想,整张憔悴的脸瞬间被泪水覆盖!

    “刚才妈的意思,你应该也听明白了!”靠坐在车椅上,郭世扬看了眼后视镜,随即轻笑了声,“爸,这场婚姻的意义在哪里?”

    看着男人眼角流淌下来的嘲讽,郭迪刚却只是无奈地叹了口气,并没有回应他的问题。

    “你们的事情,我不插手!”车子驶出院门口,郭世扬对着身后默不作声的男人如是说道,“只是,你外面的那个女人,这辈子永远别想踏进郭家!”

    看着后视镜里淡漠的脸,郭迪刚张了张唇瓣却是没有发出声音,双眼看着车窗外陷入了沉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