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三百三十七章 唐屹弘说:她跟江辰一样的存在!

时间:2018-06-11作者:若霖龙

    漂浮在空中的身体,猛然被一股重力狠狠地扯了回去,那段青葱的岁月就此消失在了罗莹云的脑海中。

    静寂的病房内,床上的女人安静地躺在那里,眼角残留着一行明显的泪痕。

    在这夜色越来越浓稠的晚上,她彻底地沉睡了过去。

    唐夏两家的婚礼被正式地提上了日程,夏琳君看着茶几上一摞的册子,浅笑的眸子看着一脸生无可恋的女人喷笑出声,“你的表情太夸张了点吧?”

    “其实我觉得我比较适合旅行结婚!”扫过面前众多的册子,夏琳昔无奈地开口,“这实在是太累人了!”

    “唐家,可不会允许你旅行结婚,不过你们倒是可以安排一次蜜月旅行是可行的!”拿过旁边的垫子压在腿上,夏琳君靠在沙发上好奇地追问道,“你家唐总有没有安排?”

    “倒是没问过啊!”夏琳昔摇了摇头,有些迷糊地开口,“最近被这婚礼的事情缠着都没想过这个问题!”

    “可以问问!”夏琳君随手拿起搁在茶几上的报纸,随意地翻了起来,“有想去的地方,你可以跟他提!”

    看了眼翻着报纸的女人,夏琳昔当真蹙着眉认真地思索了起来,她觉得跟唐屹弘来个蜜月旅行还真是不错的主意。

    “罗莹云成植物人了?”惊诧的眸子盯着面前的报纸,夏琳君不可置信地问着面前的女人,“她怎么成植物人了?”

    “我也不知道啊?”对于这个消息,夏琳昔的确非常诧异,起身直接坐到了夏琳君的身边,歪着身看着她手中的报纸,双眼紧紧地注视着上面醒目的标题。

    “真是天有不测风云,世事难料!”看着配图上女人曾经的风姿,脑海中划过曾经为数不多的几次碰面,夏琳君非常感慨地呢喃着。

    盯着图片,夏琳昔没有回应,她的心里有些猜测。

    “算了,不聊这些了!”或许意识到话题太过沉重,夏琳君合上报纸放了回去。

    “顾太太,顾总来了!”阿姨走进客厅,看着面前谈笑的两人开口说道。

    “还想留你在这里吃完晚饭再回去呢!”往院门口的方向看了眼,夏琳昔非常可惜地开口,“看样子只能留到下次了!”

    轻笑了声,夏琳君拿过旁边的手包站了起来,“那我先回去了,过两天再来看你!”

    “去吧!”撇了下嘴角,夏琳昔起身随着她往外走去,“我现在忙着婚礼的事情,根本没有时间往外跑,本来妈负责的事情,现在她一股脑地都压我手里了!”

    “她这是锻炼你的处事能力呢!”抿嘴笑了下,夏琳君迈下台阶回身看了眼,“我走了,你好好接受锻炼!”

    “走吧!”非常嫌弃地对着她挥了挥手,夏琳昔站在台阶上看着夏琳君走向站在车子旁的男人,两人轻声嘀咕了两句,上车离开了她含笑的目光。

    “太太,唐总的电话!”正在收拾茶几的阿姨,扫了眼正响着铃声的机子,抬着头跟门口的女人说道。

    回身快步走了回去,夏琳昔接起了电话,“快回来了吗?”

    “今天有些事情,到家要晚点!”坐在车子里的男人,看了眼前方的交通信号灯,跟对面的女人说道,“晚饭可能没办法陪你一起吃了!”

    “行,我知道了!”听男人这么说,夏琳昔也没有多想,男人在外应酬根本是无法避免的事情。

    挂断电话,唐屹弘看了眼驾驶室里的女人,淡漠出声,“你姐现在回家了?”

    看了眼被男人搁在台子上的机子,**雅嗯了声,搁在腿上的手指轻轻地绞在了一起,低垂着头十分抱歉地开口,“非常对不起,我也不想再过来麻烦你的,只是我姐的情绪今天非常的不好,我也只能跑这一趟!”

    淡漠的视线滑过从她的身上划过,唐屹弘紧抿着嘴角没有说话,脚下的油门却是往下压了点,直往张家所在的小区开去。

    “姐,你看谁来了?”房门打开,**雅直接走进了张静的房间,将床上的女人轻轻推醒,看着她柔声开口,“唐总来了!”

    朦胧的双眼看着面前满脸浅笑的女人,眉心轻皱了下,顺着她的视线看了眼门口的方向,唐屹弘挺拔的身影果然站在客厅里。

    心底滑过一丝暖流,张静在**雅的搀扶下坐起了身,低垂的视线看着蹲在面前为她穿鞋子的女人,眼底划过一抹嘲讽。

    “听说你今天情绪很不好?”看着走出卧室的女人,唐屹弘随着她一起坐进了沙发,视线滑过她苍白的脸,抿了下嘴角关心地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看了眼身边异常乖巧的女人,张静对着他笑了下,随即摇了摇头,“是我妹妹太过于紧张了,我没事情!”

    “姐!”听她这么说,**雅非常不满地叫了声,随即扭过头看着唐屹弘急切地解释着,“她就是看见你即将要结婚的消息难过了!”

    “健雅!”女人憔悴的脸微微泛红,不知是羞的还是难堪的,总归令她在此刻非常的不自在。

    “姐,你跟唐总实话实说又没有见不得人的!”撇了下嘴角,张建雅轻声嘀咕着。

    “健雅……”张静刚想开口,房门再次被打开,外出的张父张母开门走了进来,打断了她接下来要说的话。

    “屹弘来了!”张父看着端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快步走了过去,直接在他身边的位置坐下,高兴地开口说道,“我刚才还在跟静儿的妈念叨你呢!”

    嗯了声,唐屹弘淡漠地对着他点了下头,双眼转动落在对面的女人身上,“要是身体允许,我们下去走走吧!”

    对上男人看过来的目光,张静轻阖了下双眼,“好!”

    “唐总,我姐的身体不好,我扶着她下去吧!”**雅伸着手轻抚着张静的手臂,抬着关切的双眼看着男人,不放心地开口征求着他的意见。

    “不必了,我会扶着她的!”唐屹弘起身走到张静的身边,略微弯下腰,强劲的手臂扶起沙发上的女人,对着她柔声说道,“走吧!”

    “爸!”眼睁睁地看着唐屹弘扶着张静走出家门,**雅回身看着沙发上满脸笑意的男人不满地开口,“你看看她,也不知道让我跟着,她真以为就她这残破的身体能把唐屹弘勾引回来吗?到时候还不得靠我!”

    “你们的事情我不管,你跟静儿谁套住唐屹弘,我都高兴!”站起身,抬着手指扫了下衣摆,张父绕过面前的两个女人往房间内走去。

    “你急什么!”扯了下她的袖子,张母瞥了眼往卧室走去的张父,压着声音低声呵斥着,“看她走路都是飘的样子,哪里能承受地住唐总的宠爱,你就慢慢等着她求你就是了!”

    “妈,我就是着急!”气闷地坐进沙发,**雅对着她不耐地唠叨着,“这个病鬼要是早点开窍,我现在可能都入主唐家了,还有那夏琳昔什么事情,现在即使成功了也只是他养在外面的女人而已!“

    伸着食指在她的额头猛戳了下,张母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看着她,“你就不能学学你妈我吗?原来住在这里的女人早成一把黄土了,她的女儿还得叫我一声妈呢!”

    “我就怕没学到你的精华嘛!”双手缠上张母的胳膊,**雅讨好地说道,“妈,我要是把唐屹弘拿下,一定把你接过去跟我们一起住,请上百个佣人来伺候你!”

    “妈对你有信心!”双眼在**雅的身上扫过,张母特别满意地点头。

    轻笑了声,**雅靠在张母身上,低声跟她嘀咕着接下来的安排。

    小区花坛边,唐屹弘搀扶着张静坐在石凳上,回身坐在了她的对面,看着毫无血色的女人,男人低声询问着,“你怎么没有继续住院了?”

    看着男人关心的眸子,张静垂下眼帘笑了下,对着他轻声解释着,“身体好的差不多了,就回来了!”

    “张静!”看着女人躲避的眼神,唐屹弘低叹了声,“离开这里,找个真心疼爱你的男人,去过自己的日子吧!”

    “屹弘,离开这里我能去哪里呢?”看着阳光下干瘦的手指,张静苦涩地笑了下,“谁会爱上一个身心早已千仓百孔的女人呢?”

    “帝云在全国各地都有分公司,你要是愿意,我可以安排你过去!”男人墨色的双眼搁在女人染着轻愁的眉眼上,见她张了张嘴,唐屹弘直接抬手阻止了她开口,“先别急着拒绝,你考虑几天吧!”

    女人沉静的眸子眨动了下,张静抿着嘴角沉默了片刻,终是点了下头,“我会好好考虑的!”

    “张静,现在的我很幸福,我希望你也能幸福,不枉我们曾经相爱一场!”站起身,唐屹弘看着眼底异常脆弱的女人轻声开口,“我的号码一直没变,想好了亲自给我打电话,其他时间我不会再来了!”

    浅笑的眸子看着面前的男人,张静对着她轻轻点了下头,“好!”

    淡漠的双眼深深地看了眼面前的女人,扫了眼手腕上的时间低声开口,“我扶你上去吧!”

    “唐太太应该在家等你回去吃饭吧!”含笑的双眼扫过男人手腕上名贵的手表,张静柔声开口,“你先回去吧,我想再坐会儿!”

    “你?”关切的目光扫过女人的身体,唐屹弘抬着眼帘看着她所住的楼层,意思非常的明显。

    顺着男人的目光看着她生活了几十年的地方,张静笑了笑,“屹弘,我没你想象中那么脆弱!”

    “行,那我先走了!”听她这么说,唐屹弘也就不再强求,再次出声提醒着,“我等你的电话!”

    “好!”看着男人的背影走出视线,张静依旧平静地坐在石凳上,眉眼微弯轻叹出声,“真好,你总是幸福的!”

    迈巴赫驶入唐家大门,夏琳昔正拿起碗筷准备开吃,听见汽笛声,含笑的目光扫过面前的饭菜停下了动作。

    “不是说不回来吃饭吗?”看着走进大门的男人,夏琳昔接过他手里的皮包柔声开口。

    “事情处理完就回来了!”牵着女人的小手走进餐厅,唐屹弘低声解释着。

    嗯了声,夏琳昔看了眼坐进位置的男人,也不去盘问他嘴里所说的事情,随着他一起重新拿起了筷子柔声说道,“吃饭吧!”

    看了眼对面满脸浅笑的女人,唐屹弘嗯了声,开始沉默的用饭。

    一时间,餐厅里只剩下碗筷碰撞的轻微声响,两人沉默却又温馨地用着晚餐。

    “今晚月色不错,陪我出去散散步?”站起身,看了眼窗外的月色,唐屹弘邀请着身边的女人。

    仰着视线跟男人垂落下来的目光对视了眼,夏琳昔挽上他的胳膊嗯了声,“当然可以!”

    月色里,微风习习,两人漫无目的沿着小区的石子路随意地走着。

    “下午我去见了张静!”走过木桥,唐屹弘牵着女人的手轻哑开口。

    “张静?”这是个陌生的名字,夏琳昔在脑子中搜索了一番后,并没有任何的信息,“谁啊?”

    “跟江辰一样的存在!”男人移动的双脚停了下来,敛着月色的眸子平静地注视着眼底疑惑的眸子,声音沉静毫无起伏地跟她解释着。

    “江辰?”轻声呢喃了声,夏琳昔在脑子中转了个弯才后知后觉地轻呼了声,“你的初恋啊?”

    嗯了声,唐屹弘对着她点了下头,牵着她的手继续往前走去,“她的身体状况很不好,我去看看!”

    看着男人宽厚的背影,夏琳昔的舌尖盘旋着唐屹弘刚才的那句话,并没有注意他后来所说的。

    “过段时间,我还可能为她在帝云的分部安排工作!”走在前头的男人,将他接下来可能要做的事情一股脑地都跟身后的女人报备着。

    “你说她跟江辰一样?”扯住男人继续往前的步子,夏琳昔站在他的面前,抬着手臂直接缠上他的脖子将他的头拉了下来,弯着嘴角追问着,“意思是,你的心里没有她的位置了?”

    轻蹙着眉看着怀里的女人,唐屹弘为她这理解能力而忧心着,“宝贝,你的反射弧是不是太长了点?”

    弯着嘴角不好意思地笑了下,夏琳昔不依地在他怀里蹭了蹭,“快说,是不是?”

    “是!我现在整颗心装的都是你,哪里还有别人的位置啊?”捏着她细腰的手往里收了收,唐屹弘压下薄唇在她的唇瓣上轻触了下。

    “她的工作为什么找你安排?”脑子中窜过刚才男人说过的话,夏琳昔拧着眉怀疑地问道,“她不会还没死心吧?”

    “她的事情比较复杂,我慢慢跟你说!”长臂卷着她的腰,唐屹弘低声跟她说起了张静的事情,“我也是实在不想看到她陷在那个家里,到时候怎么死都不知道,这才想出手帮一把的!”

    “这群渣滓!”听完张静的解释,夏琳昔磨着牙骂了句。

    “下次她要是打电话过来,你跟我一起过去吧!”捏了捏女人腰间的软肉,唐屹弘征求着她的意见,“你愿意吗?”

    “她那瘦弱的身板看到我,不会直接被我刺激过去吧?”挑着眉看着隐匿在夜色里的男人,夏琳昔含笑地开口,“你不怕吗?”

    “你可真会多想!”捏了捏女人的手掌,唐屹弘继续往前走着,“张静,她人很好,你跟她相处后就知道了!”

    “我跟她成不了朋友!”拒绝了男人的幻想,夏琳昔直接了当地告诉他。

    “想哪里去了!”无奈地摇了摇头,唐屹弘低哑出声,“我只是告诉你,我出手帮她的原因而已!”

    “行,她要是想通了愿意离开,我跟你一起过去送送她!”夏琳昔觉得既然两个当事人都不介意,她要是继续扭捏,就太怂了!

    这不是她的风格!

    “那就这样说定了!”薄唇弯了下,唐屹弘带着女人转了个身,沿着原路往回走。

    “罗莹云成植物人了?”想到看到的那则新闻,夏琳昔压着声音问身边的男人,“是不是我姐夫?”

    “我也是刚得到的消息,具体的倒是没有跟那边确认过!”压着声音在她的耳边低语着,对于夏琳昔的猜测,唐屹弘点了下头,“应该是的,云柔的事情整整折磨了顾家十年,这个仇他没办法放下的!”

    轻叹了声,夏琳昔靠在唐屹弘的胸口,随着他的步子往前移动着,“当年到底因为什么让罗莹云下此毒手啊?”

    轻摇了下头,唐屹弘低声呢喃着,“对于展铭来说,当初的动机已经不重要了,这或许也是他让人直接出手的原因!”

    “希望我们所有在乎的人都平安健康!”夏琳昔抬着头看着唐屹弘轻声说道,“这个比再多的财富都重要的多!”

    嗯了声,脑海中划过十年前在那片竹林深处找到顾云柔时,顾展铭那近乎爆裂的眼球,顾东兴紧搂着近乎全裸的女儿那绝望的眼神,郑淮西直接昏死过去砸在身旁的石块上,血流如注的模样。

    男人低垂的眸子微微湿润,喉咙酸涩难忍,轻声附和着怀里的女人,“我们都要为了彼此保重自己!”

    ……

    罗莹云再次沉睡过去,并被医生判定为植物人,这一事实打地罗冬琼措手不及。

    “不可能!”摇着头,罗冬琼拒绝着这个结果,双目圆睁紧紧抓着面前的医生,“你肯定弄错了,我家莹云怎么会成为植物人?她才醒来过啊!”

    “罗副院长,我们理解你的心情,但是目前所有出来的数据显示,她的状况的确不容乐观!”看着悲痛中的女人,看惯了生死的医生早已麻木。

    “怎么会呢?”松开紧抓着的手,罗冬琼喃喃自语着,转身走出了医生办公室往病房走去,“我家莹云怎么会变成植物人呢?她只是太疼了,想再睡会儿,你们这群庸医简直是胡说八道!”

    犹如游魂飘回病房的女人,看着床上安静睡着的罗莹云,心口疼地仿佛裂开般。

    双脚跪地趴俯在床沿上,溢满泪水的双眼紧紧地盯着她苍白的脸,“莹云,你睁开眼睛看看妈妈,你告诉我,你只是疼了想睡觉是不是?”

    回应她的依旧是女人平静的脸,任由罗冬琼如何哭泣祈求着,罗莹云并没有给她想要的回应,绝望渐渐地侵占她早已破败的心脏。

    “莹云,你怎么忍心离开我?”轻抚着她安静的脸,罗冬琼无声地哭泣着,红肿的双眼里全是痛苦,“妈妈以后该怎么过?”

    靠在罗莹云的身边,罗冬琼睁着无神的双眼痛苦地呢喃着,“如果真有因果轮回,为什么不报应在我自己的身上,却让你承受这么多的苦难?”

    张晨婉推门进来看到的就是这么幅画面,罗冬琼挨着罗莹云侧躺在病床上,对着她喃喃自语着。

    “罗冬琼,没想到你的报应在这里!真是苍天有眼!”清冷的目光扫过罗莹云苍白的脸,张晨婉淡漠出声,“你也知道疼的滋味了吧?这就是报应!”

    看着这个不请自来的女人,罗冬琼抬着眼帘只是往她的方向看了眼,随即又麻木地收了回去,对于她的谩骂已经毫无知觉。

    紧锁着罗莹云的双眼眨动了下,罗冬琼却又重新坐了下来,毫无色彩的双眼直直地盯着张晨婉看了会儿,挪着身子下了病床。

    看着不断逼近的女人,张晨婉微眯着双眼做出了防备的姿势。

    看着眼底一脸防备的女人,罗冬琼淡漠的双眼毫无波动,对着她直直地跪了下去,额头磕着地面砰砰作响,“张晨婉,当年是我对不起你,你要报复就冲我!请别伤害我的孩子,她是无辜的!”

    “无辜?那我的孩子就不无辜吗?”双脚后移,张晨婉往旁边避了下,听着女人痛苦的声音,疼痛的胸口恨意滋生。

    “张晨婉,你的孩子并没有死啊?”灰败的双眼盯着头顶一脸恨意的女人,罗冬琼对着她轻吼着。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