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八百三十三章 他知道,死神降临了!

时间:2018-06-11作者:若霖龙

    唐萌抬着手梳理了下好几天没有精心打理过的长发,垂下视线扫过身上简单的装束,眼底划过一丝厌恶。

    这套衣服是来到这里第三天,在她强烈的要求下,唐门的人才送进来的。

    布料粗糙,颜色暗淡,毫无线条,根本没有半点的美感。

    最初,她是拒绝的,只是在她闹腾了大半天无人理睬后,身上散发出的味道又令她无法忍受,她不得不向现实低头。

    “展铭哥!”扯了个自认为完美的弧度,唐萌迈着步子走近了办公室,轻柔的声音包含着脉脉柔情,水润的眸子注视着办公桌后面的男人。

    “说吧,你这里有什么线索!”男人的目光淡然无色,看着逐步向他走来的女人,清冷开口。

    “展铭哥,我不想坐牢!”唐萌的目光始终落在男人深刻的五官上,精致的脸上满是脆弱,长睫轻颤,水珠滑落,“你帮帮我吧!”

    深邃的瞳孔紧缩了下,顾展铭靠坐在旋转椅上,盯着面前梨花带雨的女人,紧抿着嘴角没有说话。

    “展铭哥,我求求你,看在这么多年兄妹的情分上,你就帮我这次吧!”见男人淡漠着脸没有说话,唐萌抬着步子往他的方向疾步走去。

    却着他冰冷的视线里停在了距离他几步远的地方,直挺挺地跪了下来,抬着渴求的目光看着头顶的男人。

    清冷的目光扫过女人跪在地上的双腿,男人的眉心轻皱了下,眼底闪过一丝不愉。

    “唐萌,你的确不是唐家的人!”男人起身绕出办公桌,手指点着红木桌面,声音低沉毫无波动。

    “展铭哥?!”女人布满泪水的眸子里满是疑惑,她不明白顾展铭忽然说这句话的意思!

    轻叹了声,男人转身走向会客区,淡漠的声音落在女人的耳边,“我只是替闻姨不值,她精心教养出来的女儿,骨子里没有半点唐家的血性!”

    贪恋的目光跟随着男人的脚步,纠缠在他的身上。

    男人话音外的意思她听明白了,有些憔悴的脸上青白交错。

    抬着委屈的双眼看向沙发上的男人,却见他早已转开了视线,留给她的不过是淡漠无温的侧脸,紧了紧手指重新站了起来。

    “唐萌,我耐性有限!”重新将目光移到女人的身上,却见她低着头,十指搅着衣摆,一副受尽委屈的模样,男人的眼底闪过一丝厌烦。

    “展铭哥,我不想坐牢!”泪眼朦胧的双眼缠在男人的身上,唐萌重述着她这唯一的一个要求,“你答应我,我就告诉你我所知道的一切!”

    微眯的双眼搁在女人轻抬的脸上,顾展铭扯着嘴角笑了下,“唐萌,这个时候你还想跟我谈条件,不觉得有点天真吗?”

    “展铭哥,我也不想的!”摇了摇头,唐萌难过地看着眼底这个让她又爱又恨的男人,声音里满是决绝,“你如果不答应我这个条件,我死也不会告诉你的!”

    点了根香烟搁在薄唇间吸了一口,白色的烟雾模糊了男人深刻的眉眼,搁在唐萌身上暗沉的眸子里波纹涌动,最终归于平静。

    “唐萌,我答应你,不过你千万别后悔!”摁掉手指间只燃了一半的香烟,顾展铭低笑了声,同意了唐萌的条件。

    看着男人嘴角上的弧度,唐萌的眉心皱了下,心底有些不安!

    只是一想到不必坐牢,那股不安直接被她扫进了角落里,脸上露出了一抹舒心的笑容。

    “说吧!”扫了眼手腕上的手表,顾展铭皱着眉开口,本就不多的耐心已经所剩无几。

    双眼紧紧地盯着男人淡漠的脸,唐萌挪着双脚坐进了他对面的位置,抿着嘴角轻柔开口,“这段时间,我被冯涛禁锢在房间内,每天被他折磨!”

    对于女人所说的这些,顾展铭根本没有半点的兴趣,紧蹙的眉心里已经十分的不耐。

    “展铭哥,我说这些并不是要你心疼,我只是想告诉你,在这件事情里我也是无辜的!”对着男人低声哭泣着。

    包含热泪的双眼对上他移过来那满是厌烦的视线时,唐萌收了声音,继续跟他讲述着,“那天我被他捆绑着扔在床铺上,他提着袋子就离开了,只是衢城的各个路口都已经被封死,他又不得不回来!”

    顿了下,抽了张纸巾擦着不断流淌下来的泪水,唐萌轻抚着依旧还残留在手腕上的伤痕,“他就给罗莹云打电话,让她想办法送他出城!”

    当女人的口中出现罗莹云三个字时,顾展铭本是淡漠的双眼里划过冰冷的眸光,靠坐在沙发上的身体慢慢地坐了起来,双眼紧紧地盯着眼底低声哭泣的人。

    “只是直接被罗莹云拒绝了,”看着全身笼罩着清寒气息的男人,唐萌下意识地挪了下身体,心底的不安越来越浓烈,“冯涛就质问她,十年前你都能从唐顾两家的手里逃脱,今天怎么就不行了!”

    “你的意思,冯涛他也参与了当年的事情?”微眯着双眼看着唐萌,顾展铭低声开口。

    “是的!”非常肯定地对着男人点了下头,唐萌继续说道,“他当时就威胁我,如果我敢把这件事情告诉别人,他就把我剁了喂鱼!”

    “罗莹云!冯涛!”唇齿间磨出这两个名字,搁在扶手上的手指轻轻摩挲着,他没想到十年前的事情会以这样的方式展现在面前,更没想到这两人在十年前就有了联系!

    “展铭哥,我把知道的都告诉你了!”双眼紧紧地盯着此刻仿佛置身于冰海的男人,唐萌压着声音问着他,“我能离开唐门了吗?”

    裹着冰刃的视线直直地落在唐萌的身上,顾展铭沉默了良久后,终是对着她点了点头,“可以!”

    幸福来得太突然,这让一直处于恐惧之中的女人,猛然间没有反应过来。

    冰寒的目光扫过呆愣中的女人,顾展铭起身往门口走去。

    “顾总!”看着裹挟着一身风雪踏出办公室的男人,关震心里咯噔了声。

    “十年前的事情,冯涛也有份!”迈着凌厉的脚步往审讯室走去,顾展铭跟身边的男人低语了句,紧抿着嘴角不再开口。

    盯着满身冰寒的男人,关震错愕了下,回身往办公室的方向看了眼,恰好看见唐萌走出房间,脸上洋溢着璀璨的笑容。

    眉心轻皱了下,迈着步子跟了上去。

    站在门口的女人,看着两个离开的身影,嘴角上的弧度越发的完美。

    冯涛,这的报应也来了!

    ……

    踏进昏暗的房间,顾展铭对着身后抬了下手指,房间内的电灯随即被打开。

    明亮的光线下,冯涛蜷缩着身体靠在墙壁上,微睁着双眼看向伫立在视线里的男人。

    顾展铭清晰的面容进入他的双眼时,残破的身体剧烈的颤抖了下,恐惧彻底占领了他圆睁的瞳孔。

    他,还是来了!

    看着男人惊惧的神色,顾展铭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垂在身侧的手指紧握成拳,下压的眼帘遮住了翻涌而出的愤怒。

    一帧帧悲伤的画面从他的脑海中划过,那些疼痛的过往再次蜂拥而至,生生撕扯着他的心脏。

    “冯涛,你想怎么死?”矗立在房间内的男人,紧绷着全身每一根的肌肉线条,抬着眼帘看向缩在角落里的人。

    “不,我不想死!”艰难地挪动了下身体,冯涛又往角落里钻进去了几分,对着男人猛摇着头,“十年前的事情,我只是收人钱财替人消灾而已!”

    低笑了声,顾展铭收回定在他身上的目光,低垂的眸子看着脚上昂贵的皮鞋,长身伫立在明亮的光线里,全身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

    看着面前犹如撒旦降临般的男人,惊颤的心脏跟着紧缩了起来,拼命蠕动着两条折断的双腿往后退去,心里的不安急剧上升着,冯涛摇着头抗拒着接下来的命运。

    终于伫立在他视线里的强健身影开始移动,那踏出的每一步都仿佛踩在他的心口上,紧绷的神经一点点地收紧。

    他知道,死神降临了!

    男人抬起的脚踢断他的下颚骨时,冯涛除了疼,心底似乎是松了口气。

    冰冷的视线扫过瘫软在地的男人,顾展铭转身往外走去,擦过站在门口的关震沉冷开口,“给我扔进桃花潭里喂鱼!”

    看着裹着一身风雪快步离去的背影,留在原地的关震盯着躺在地上昏死过去的男人,眸中暗芒闪过。

    “罗莹云现在在哪里?”重回办公室,顾展铭问着身后的男人。

    “还住在医院里,至今仍旧昏迷不醒着!”跟在他身后的关震,说着昨晚到他手里的消息。

    “那就让她永远不必再醒来了!”被冰雪覆盖的眸子散发着彻骨的寒冷,顾展铭平静地吩咐着。

    “死人,还是植物人?”关震随着他坐进了沙发,跟男人再次确认道。

    “植物人吧!给罗冬琼留个念想,也不枉她这么多年辛苦的维护!”嘴角扯出嗜血的弧度,顾展铭舒展着四肢靠坐在沙发,冰冷的目光落在窗口那一方蓝天上。

    “明白了!”点了下头,关震起身准备离开。

    “跟公安方面接触下,直接把琳昔的案子抹掉吧!”在男人的身影走出眼角的余光,顾展铭再次出声提醒,“另外等罗莹云醒了,你再动手!”

    盯着男人背影的眸子缩了下,关震嗯了声,转身大步离开了办公室。

    对于顾展铭的安排,他从来不问是非对错,这次也不例外!

    沙发上的男人,放空所有,目视着眼底清澈的蓝天白云,眼角却是慢慢地被一层水雾所覆盖。

    十年,今天总算是有了个了断!

    轻叹了声,忧伤的眸子扫过面前静寂的房间,顾展铭站起身往外走去。

    ……

    布加迪驶入香泉湖,顾展铭捏着方向盘转入了顾东兴两夫妻所入住的别墅。

    “今天怎么先过来看我们了?”抬着眼帘看着迈步走进来的男人,郑淮西叠着手中孩子的衣服,轻笑着打趣道。

    对于女人的打趣,顾展铭只是扯了下嘴角,并没有回应,视线划过紧闭的书房,低哑开口,“爸呢?在家吗?”

    “今天这是怎么了?”男人的声音裹着一丝黯然,郑淮西蹙着眉看着坐进沙发的男人,“这是被媳妇给修理了,想到你爸那里取点经吗?”

    “妈,你认为琳君跟你一样暴力吗?”顾展铭无奈地撇了下嘴角,忍不住回嘴道。

    呵呵,女人对着他冷笑了两声,睨着眸光扫过满脸郁闷的男人,“也不知道谁被琳君修理过了,反正不会是我!”

    轻揉着额头,顾展铭不再跟郑淮西纠缠,双眼再次盯着书房的方向,“爸真的不在?”

    “不在!”低垂着头继续着手里的事情,郑淮西瞥了眼客厅里的挂钟估摸着,“也应该快回来了,这人都出去大半天了!”

    “那我晚上再过来!”听她这么说,顾展铭站起了身,看着女人手里折叠的小衣服,抬着双脚走了过去,从她的膝盖上将叠好的衣服捧了起来,“这些我先带过去!”

    “你找你爸到底什么事情?”看着转身往外走的身影,郑淮西起身跟了上去,好奇地追问着。

    将衣服放进车子,顾展铭回身对着台阶上的女人笑了下,“晚上等爸回来再说!”

    “这孩子!”无奈地摇了摇头,郑淮西看着他坐进车子倒出院子,独自站在台阶上低声嘀咕着,“也不知道什么事情?”

    “怎么回来这么早?”看着走进玻璃房的男人,双眼划过他略有些沉痛的眸子,夏琳君伸着手拉过了男人的手臂关心地问道,“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琳君!”双臂拢在女人的身后,深邃的下颚搁在她的发顶上,顾展铭低叹了声,“十年前云柔的事情有结果了!”

    微仰着视线看着头顶的男人,夏琳君抿着嘴角轻声问道,“谁做的?”

    “罗莹云跟冯涛!”拥着她坐进沙发,顾展铭低声回答着。

    “不是一直没有证据证明跟罗莹云有关吗?”靠在男人的怀里,夏琳君紧握着他宽大的手掌疑惑地问道,“这次怎么有线索了?”

    沉浸在痛苦之中的男人,低垂的眸子对上女人望过来的视线,混沌的大脑瞬间清明。

    捏了捏她纤细的手指,顾展铭压下头靠在她的肩膀上,避开了她专注而好奇的视线,收着双臂对着她轻声低语着,“这次有个案子牵扯到两人,审讯过程中意外获得的!”

    听着男人沉痛的声音,夏琳君歪着身靠在他的怀里,侧脸贴着他的发顶轻轻磨蹭着,“总归有了结果,这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我知道!”高挺的鼻子埋进她的秀发里深深地吸了一口,顾展铭对着她点了点头,“让我靠一下就好!”

    看了眼玻璃房外西斜的太阳,夏琳君坐直了腰身,拍了拍他的肩膀,“时间还早,先在这里躺会儿吧!”

    “你陪我!”抬着双眼看着面前的女人,顾展铭紧着她的双手说道。

    “行,我陪你!”温热的指腹轻轻摩挲着男人手指,夏琳君浅笑着点头,“快躺下吧!”

    侧躺在沙发上,臂弯间拢着女人散发着馨香的身体,顾展铭闭上了双眼休憩着。

    背后是男人强而有力的心跳声,耳边是他渐渐趋于平稳的呼吸声,夏琳君把玩着他的长指轻叹了声。

    在他的双臂间转了个身,抬着关切的目光看着他紧锁的眉心,夏琳君知道他的心里依旧很疼。

    凶手抓铺归案,对于受害者的家属来说,其实并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那个逝去的生命,总归是永远地离开了那些爱她的人。

    提了下盖在两人身上的薄被,夏琳君往他的怀里又挪了几分,纤细的手臂环在他的背脊上,慢慢地陪着他闭上了双眼。

    斜阳里,静寂的玻璃房里,鼻息纠缠间,两人相拥着睡了过去。

    ……

    唐萌回到李家时,所有的人都不在。

    开门的阿姨看着站在门外一身布衣的女人,双眼里闪过些许困惑,更因为早上那铺天盖地的新闻,眼底流露出些许的轻视。

    “他们都不在家吗?”站在客厅里,唐萌问着身后的女人,声音一贯的高冷。

    “不在!”看着女人身上那一身平民的衣服,阿姨皱着眉淡漠地回答着。

    嗯了声,唐萌抬着步子往楼上走去,对于阿姨投注在身上的目光,她丝毫不在意。

    转过楼梯口,抬着手指解开了领子上的扣子,随手脱下了身上那些廉价的衣服。

    推开卧室的门,看着面前装修豪华的房间,嘴角轻勾了下,手中的衣服被她狠狠地砸进了垃圾桶里。

    泡在滴着精油的浴缸里,唐萌微眯着双眼轻叹了声,才觉得她又重新活过来了。

    这才是人过的生活!

    白皙的肌肤上还残留着冯涛作恶时留下的痕迹,女人的眼底冷光闪过,随即却又笑了笑。

    那个男人,或许已经死在了顾展铭的手里,为个死人费神已经不值得了。

    这样一想,看着身上的这些痕迹,女人的心里又愉悦了起来。

    李毅峰接到阿姨的电话,火急火燎地赶了回来。

    迈进卧室,虚掩的浴室里传出女人欢快的清唱声。

    男人双手叉腰站在浴室门口,喷火的双眼紧紧地压在实木门上,仿佛要将它烧出个窟窿。

    “你怎么回来了!”唐萌拉开浴室的门,双手环胸靠在墙壁上的男人进入她毫无准备的视线,声音里有些错愕。

    “这是我家,我不能回来吗?”淡漠的视线紧紧地注视着面前失联了好几天的女人,李毅峰随着她的脚步往里走去,“这几天你干什么去了?”

    “你这是什么口气?”男人声音里质问的语气令唐萌十分地不悦,回身狠狠地瞪了眼,不甘示弱地顶了回去,“我的事情,你不必管!”

    “唐萌,你还以为你是当初的那个唐萌吗?”听着女人依旧趾高气扬的声音,李毅峰双手环胸靠在衣柜上,清冷的目光盯着面前的女人,扯着嘴角笑了笑。

    “你笑什么?”男人脸上幸灾乐祸的表情,令她十分地厌恶。

    “唐萌,唐家已经把逐出家门了,你应该还不知道这个消息吧?”摇了摇头,李毅峰十分同情地给她解惑,“你现在已经不是唐家小姐了!”

    “你说什么?”拉着腰带的手指停了下来,唐萌拧着眉不确定地问道,“你再说一遍!”

    “唐萌,我说千遍也是一样的,今天早上你已经被唐家逐出家门了,还有你是唐家养女的身份也彻底被公开了!”挑着眉看着满脸震惊的女人,李毅峰心情非常地愉悦,“怎么,听到这个消息你应该非常高兴吧!”

    “不可能!”摇了摇头,唐萌根本不相信李毅峰所说的话,“你胡说八道什么?唐家怎么会把我逐出家门,我爸我妈那么爱我,他们怎么舍得?”

    不再跟面前的女人废话,李毅峰摸出机子点开新闻页面,将**裸的现实直接铺在了她的面前,“看,这就是他们爱你的表现!”

    错愕的双眼看着眼底的屏幕,唐萌夺过男人手中的机子,微微颤抖的手指快速地在上面滑动着。

    当唐屹弘亲笔署名的申明越入她圆睁的双眼时,双脚禁不住往后退去,直接跌坐在了床沿上。

    那份当初她看到的领养证书,再次以这样的方式呈现在她的面前,这是唐萌万万没有想到的。

    “为什么?”滑落的眼泪打在屏幕上,模糊了上面的字迹,唐萌根本无法接受猛然砸在她面前的这一残酷现实。

    “唐萌,我也想知道为什么?”看着喃喃自语的女人,李毅峰微眯着双眼弯下身蹲在她的面前,“告诉我,这几天你又干什么去了?”

    呵呵笑了两声,抬着泪眼看着面前的男人,唐萌痛苦地开口,“我被人绑架了,为什么他们不去惩罚那个欺负我的人,却要将我赶出家门!”

    “你被人绑架了?”显然对于这个答案,李毅峰是始料未及的,“唐家因为这个把你逐出家门?”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