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八百三十二章 唐萌,这是拘捕令!

时间:2018-06-07作者:若霖龙

    “琳昔,这段时间唐萌是不是又做过什么大动作了?”夏琳昔话音里透露出来的信息,让夏琳君意识到唐屹弘在这之前就有了这个打算。

    只是,这个“之前”的时间点绝对不会太远!

    “没有吧!”夏琳昔并不想把那段遭遇告诉对面的女人,在唐屹弘告诉她所有的事情都隐瞒着她的家人时,她就有了这个决定,“最近我也没有过问唐萌的事情,不是很清楚!”

    “你真的不清楚?”显然对于她的说辞,夏琳君并不相信,“你是唐家的儿媳妇,这么大的事情你竟然不清楚?”

    “姐,这件事情似乎不适合让我知道吧!”望着窗外的长睫轻眨了几下,夏琳昔在心里撕扯着理由。

    夏琳昔这么说也的确有些道理,她虽然即将嫁入唐家,但是对于有些事情,还是避讳的。

    “我还以为你知道呢!”夏琳君无奈地撇了下嘴角,颇为感慨地呢喃,“唐家忽然来这么一下,总感觉其中肯定又发生了让他们再也无法原谅的事情,否则不可能会一点余地都不留的!”

    轻笑了声,夏琳昔起身站在窗口,撩开轻纱垂头往下看去,正好看到迈巴赫转进院子,“我现在对她的事情根本没有半点兴趣,只要别来打扰我们的生活,她爱咋咋地吧!”

    “这则申明出来,她以后是绝对不会打扰到我们的生活了!”跟着笑了笑,夏琳君只要想到夏琳昔嫁进唐家后,不必时不时地面对唐萌,她心里就万分地舒畅。

    嗯了声,夏琳昔显然也想到了这点,“想到以后连名义上都不必跟她牵扯在一起,压在我心里的那口气就彻底烟消云散了!”

    “你这心态可不能在你公公婆婆面前表现出来!”听着女人愉悦的声音,夏琳君不得不出声提醒。

    “你当我傻啊!”无奈地翻了个白眼,夏琳昔非常不满地哼唧了声,随即轻叹了声,“他们也的确可怜,辛苦拉扯大的孩子这么伤他们的心!”

    “可怜天下父母心!”抿在嘴角上的笑意隐没了下去,夏琳君的心情也颇为沉重,“养一只小狗时间久了都有感情,何况是含辛茹苦养大的孩子!”

    “算了,不讲她了,晦气!”身后传来门把转动的声音,夏琳昔回身看着踏进卧室的男人,弯着嘴角对着他笑了笑,“我这里有事情,先挂了!”

    “行,你先忙吧!”不疑有他,夏琳君跟着挂断了电话。

    “怎么,这个点回来了?”看了眼机子上显示的时间,夏琳昔仰着视线看着已经走到面前的男人,轻柔地问道。

    伸着长臂将女人轻拢进怀里,低垂的视线扫过她手指间捏着的机子,压下身在她的红唇上轻点了下,沙哑出声,“跟谁聊天呢?这么高兴!”

    双手环上男人的脖子,双脚挪出拖鞋直接踩在了他的脚背上,贴着他的薄唇轻声呢喃,“我那亲爱的姐姐打电话问我今早这则申明的事情!”

    嗯了声,卡在她腰间的双臂往上提了下,深眸与之平视,薄唇轻吻着她的红唇,一点点地品尝着。

    窗外璀璨的光线轻笼在两人身上,身后的薄纱随风轻扬,流转的空气中慢慢地有了潮热的温度。

    “屹弘!”推了推身前的男人,柔软的身体往后仰去避开了他火热的索取,夏琳昔睁着水润的眸子看着唐屹弘,舔了下红肿的唇瓣低声抗议,“昨晚不是喂饱了吗?”

    漆黑的眸子锁着怀里染着薄霞的女人,捧着她身体的手指捏了捏她身上的软肉,火热的气息喷洒在她颈间娇嫩的肌肤上,声音暗哑裹着丝丝星火,“我现在又饿了!”

    按在他肩膀上的手指抖了抖,夏琳昔拧着眉看着半压在身上的男人,眼底满是挣扎。

    “给我!”火热的唇瓣在她敏感的肌肤上轻啄着,唐屹弘紧了紧已然紧绷的双臂,将她早已酥软的身体压进胸口。

    薄霞下的肌肤,娇艳动人,覆着水光的眸子轻轻颤动着,鼻息间女人甜美的味道深深地刺激着他全身的感官。

    看着她欲言又止的可爱模样,唐屹弘一个回身就将人重新压进了柔软的床铺。

    清风扯着纱帘,和着女人不时溢出红唇的声音,羞羞答答地在窗口起伏着。

    ……

    李家别墅内,陈霞拿着手机直接拍在了李毅峰的面前,气急败坏地开口质问着,“这到底怎么回事情??”

    揉着宿醉后胀痛的脑袋,李毅峰不甚明白地看着面前满脸怒气的女人,“妈,谁大清早地给你气受了!”

    “还能有谁,你那个整天不着家的好媳妇!”紧握的拳头狠狠地敲在男人面前的桌子上,陈霞气愤地开口,“现在被唐家逐出家门了!”

    “什么?”对于这个消息,李毅峰圆睁着双眼,半天没有反应过来,拿过陈霞拍在桌子上的手机,快速地点开了屏幕。

    “你当初怎么说的,你不是信誓旦旦地跟我们保证,唐家是绝对不会把唐萌养女的身份公布出来的吗?”看着呆愣中的男人,陈霞气闷地又敲着桌子,指着他手里的机子,“现在呢?这些又是什么?”

    “妈,你能安静下吗?”看着面前的申明跟领养证书,李毅峰那胀痛的脑袋似乎更加的难受了。

    “我能安静得下来吗?”双手环胸直接坐在了李毅峰面前的椅子上,陈霞气闷地问着他,“现在怎么办?”

    “爸知道了吗?”紧锁着屏幕上的内容,李毅峰沉着眉问着对面的女人。

    “这个时间点,他应该也知道了!”看了眼客厅里挂钟,陈霞猜测道,随即话锋一转恨声出口,“既然唐家不要的货色,我们李家要来干什么!”

    “妈,这件事情等我跟爸商量后再决定!”清冷的双眼划过一抹幽光,李毅峰并没有直接同意她的决定。

    “这样的货色你用起来难道不膈应吗?”想到李家有这么个媳妇,陈霞的心里就一直不痛快着,之前是看在唐家的面上,现在她根本连看都不想看到她。

    看了眼满脸郁色的女人,李毅峰重新低下视线看着面前的内容,微凝的瞳孔里有些疑虑。

    这份申明来的太突然了,之前毫无症状!

    捏着机子的手指一点点地收紧,男人的心里疑惑丛生。

    “妈,我先上去一趟!”将机子重新放回陈霞的面前,李毅峰站起身往楼上走去。

    看着跨步往上跑的身影,靠坐在椅子上的女人蹙着眉满脸不快。

    盯着机子的眸子闪闪烁烁,陈霞的嘴角扯了下。

    脑海中划过前段时间遇到的陈家小姐,据说刚从国外回来。

    高学历、模样又漂亮,家里还有点钱,这样的女孩子才配得上她的宝贝儿子!

    侧头看了眼扶梯口,陈霞抿着嘴角笑了笑,拿过机子起身离开了椅子。

    她得重新给自己找个合心意的儿媳妇,这样生活才完美!

    站在书房里的男人,捏着机子在房间内来回地走动着,他所拨打的电话始终处于关机的状态下。

    烦躁地看着屏幕上唐萌两字,李毅峰低声咒骂了声,挂断了电话。

    手指轻动又按下了一串号码,几声铃声后被人接起,这让男人松了口气。

    “罗莹云,唐萌现在在哪里?”电话接通,李毅峰溢满火气的情绪直接往对面喷去。

    “你是谁?”罗冬琼拿着机子搁在眼底看了几眼,确定这个号码并不熟悉。

    “你是谁?”对面的声音并不是李毅峰所熟悉的,双眉紧紧地皱了起来,“罗莹云呢?”

    看了眼病床上依然没有半点起色的女人,罗冬琼压了下眼帘,跟对面的男人解释道,“她最近都不方便接听电话,你要是有急事可以告诉我!”

    “她是离开衢城了?”听女人的解释,李毅峰下意识地认为罗莹云又接了走秀的活跑外地去了。

    只是转念一想又不对,这到外地怎么不把手机带上?

    “你要是没事情,我就挂了!”眉目间闪过厌烦,罗冬琼却依旧考虑到罗莹云的关系,压着脾气敷衍地说道。

    “打扰了!”李毅峰拧着眉挂断了电话,站在书房里,一时很茫然。

    唐萌关机,罗莹云联系不上,唐萌被逐出唐家,这一连串的事情是否存在着联系?

    紧抿着嘴角,李毅峰蹙着眉思索着!

    手中的机子震动了下,李建设三个字闪现在屏幕上,男人深呼了口气接了起来,“爸!”

    “这到底怎么回事情?”电话接通,李建设那震耳欲聋的声音直接砸在男人的耳膜上,震得他隐隐作痛,“这几天唐萌到哪里去了?”

    “我也不清楚!”摸了摸发疼的耳朵,李毅峰烦躁地开口,“我正在联系她,根本联系不上!”

    “你说你,自己的老婆跑哪里去了都不知道,还干得了什么事情!”一听这话,李建设在那边不停地数落着。

    捏着机子,李毅峰干脆坐进沙发,耐着性子听着李建设发泄着不满。

    “爸,现在到底怎么办?”直至对面的声音停下,男人才趁着空档开口。

    “怎么办?”装着一肚子火气的男人,迈着步子在办公室内来回走动着,“你问我,我问谁去?”

    “要不你联系下唐甸龙,问问到底怎么回事情?”幽光滑动,李毅峰探着李建设的口气,“唐家总要给李家一个交代的吧?上次已经欺负过我们一次,这次又不跟我们打招呼,这不是欺人太甚吗?”

    “唐甸龙那个老匹夫!”李建设单手插在腰上,捏着手机恨声骂道,“把这么个破玩意甩到我们家后,这是打算不管了?没那么容易!”

    “爸,你得收收脾气!”听着话筒里男人的叫骂声,李毅峰出声提醒着,“能挽回,还是要尽量挽回的!”

    “都成现在这样了,还怎么挽回!”对着话筒呸了声,李建设微眯着双眼看着窗外,瞳孔里流转着层层算计,“想挽回是别想了,弄点实际的回来就行了!”

    “你想什么时候过去?”听懂了李建设的意思,李毅峰对此并无异议。

    “晚上我们一起到唐家一趟!”沉默了会,李建设最后拍了板子,“所有的人都在,才能谈事情!”

    “行,听你的!”李毅峰点点头挂断了电话。

    ……

    医院里,罗冬琼挂断了李毅峰的电话后,随手将机子放在了罗莹云的枕头边,担忧的目光搁在她依旧苍白的脸上,手指轻抚着她的手指低叹了声。

    伸着手拿起杯子想喝口水,却发现里面已经没有了半点的水,保温瓶里也是空荡荡的。

    看了眼病床上安睡的女人,罗冬琼提着瓶子往外走去。

    甲:“倒是没想到,曾经在衢城风光无限的唐大小姐是唐家的养女!”

    乙:“可不是,真是看不出来,亲生的待遇都没有这么好啊!”

    甲:“不过,这领养就是领养的,说逐出家门就逐出家门,亲生的能这么随意地逐出去吗?”

    乙:“也是,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

    甲:“豪门里,真是薄情!”

    乙:“谁说不是呢!”

    ……

    两人的对话悉数地落进站在转角的罗冬琼耳朵里,这消息令她十分地错愕。

    错愕过后,一股无言的畅快在她的体内流转着。

    这就是报应!

    嘴角扯着愉悦的弧度,罗冬琼走出了转角直接站在两个窃窃私语的女人面前,十分好奇地问道,“你们刚才说唐萌被赶出唐家了?”

    “对,这个消息整个衢城都知道了,你不知道吗?”抬着困惑的双眼看着面前的女人,其中一人问道。

    “这两天忙着照顾病人,没顾上看新闻!”摇了摇头,罗冬琼解释了句,“这新闻什么时候出来的?”

    “就今天早上,唐家发布在各大媒体上的申明!”看着罗冬琼嘴角上诡异的弧度,回答她的女人朝对面的朋友使了个眼色,提着保温瓶往外走去,“我们打好了,你用吧!”

    “今天的新闻啊!”看着流淌着热水的水龙头,罗冬琼喃喃自语道,“怪不得我没看到呢!”

    提着保温瓶快步往回赶,只要想到唐萌被驱逐出唐家,她的心里就一阵兴奋。

    “莹云,告诉你个好消息!”坐在床沿上,罗冬琼压制不住兴奋的情绪,愉悦地跟病床上的女人说道,“唐萌被赶出唐家了,这是老天爷给你报仇了!”

    病床上的女人对于她的兴奋依旧没有半点的反应,紧闭着双眼继续沉睡着。

    “你也觉得还不够吧!”看着她包裹着石膏的两条手臂,女人脸上愉悦的笑容慢慢地寡冷了下去,冰冷的目光重新占领她浅笑的眸子,对着罗莹云低声呢喃着,“相比你受的罪,这点又哪里够呢?”

    ……

    被关押在唐门里的唐萌对于外面所发生的这一切,根本毫不知情。

    看着站在面前一身警服的两个警察,恐慌已经彻底淹没了她的神经。

    唐屹弘,这是要把她交给警察来处理了。

    “不,我不要去警局!”对着两人拼命摇着头,唐萌用力挣脱着控制她的男人,对着他们嘶吼着,“我是唐家的大小姐,你们不能这么对我!”

    “唐萌,这是拘捕令,”其中的一个警官将手中拿着的拘捕令展现在她的面前,淡漠的眼神注视着面前不断挣扎的女人,沉声向她说着情况,“现在请跟我们回警局协助调查夏琳昔被绑架事件!”

    “我是无辜的!”看着盖有红印的拘捕令,唐萌整个身体都在颤抖着,惊恐而无助的双眼看着身边唐门的人,“求你给唐屹弘打个电话,让他跟他们说,我是无辜的!”

    “唐小姐,如果是无辜的,我相信法律会还你一个公道的!”收了拘捕令,警官直接拿出手铐准备往唐萌的手上套去,却被她胡乱地避开来。

    “不,我不去!”摇着头,唐萌闪躲着身体往后退去,慌乱的眼神划过面前两个铁面无私的警察,落在扣住她手腕的男人身上,对着惊叫道,“你去告诉顾展铭,我这里有顾云柔当年被害的线索!”

    扣着她手腕的男人明显愣了下,搁在女人脸上的目光充满怀疑,“你说的是真的?”

    “对!”看着男人严肃的表情,唐萌知道她押对宝了,从他的手指间挣脱出他的控制,微抬着下巴看着面前的几人,“要是让他们把我带走,我死也不会再开口的!”

    盯着她的眸子暗了几分,男人转身看着面前的两个警官,“抱歉,烦请两位稍等片刻,等我联系了关助再说!”

    彼此对视了眼,两个警官也没有为难,对着男人点了下头,转身坐进了旁边的沙发等候着。

    探究的目光划过唐萌,男人提着步子走出了会议室。

    帝云办公室内,顾展铭正准备起身往会议室走去,就见关震迈着步子直接走进了敞开的大门。

    “你怎么过来了?”今天是跟警局移交唐萌的日子,关震却出现在这里,这让顾展铭有些疑惑,“那边的事情已经处理完了?”

    “顾总,唐萌说她手里有顾云柔当年被害的线索!”站在男人的面前,关震压着声音跟他汇报着刚过来的消息。

    “什么?”本是往外移动的双脚直接顿在了原地,顾展铭侧身看向男人,“唐萌手里有线索?”

    对着他点了下头,关震肯定地回答道,“她亲口说的!”

    捏着文件夹的手指紧了紧,顾展铭转身回到办公桌前,沉凝着眸子看着面前的男人,“你认为能当真吗?”

    “选择在这个时间点曝出来,她应该是想用这个跟您做交易,”关震随着男人的步子走了过去,“我觉得可信,她手里或许真有线索!”

    重新坐进旋转椅,长指轻揉着额头,手指轻点着桌面,发出沉闷的声音,顾展铭微眯着双眼陷入沉思之中。

    看着男人紧蹙的眉心,关震站在旁边静候着。

    “走吧!”重新站起身,顾展铭跟关震说道,“看看她到底能说出什么来!”

    看了眼被男人搁置在办公桌上的文件夹,关震提着步子跟了上去。

    “王秘书,通知各部门主管今天的会议临时取消了!”站在秘书室门口,顾展铭吩咐着王君忆,“具体时间另行通知!”

    起身看着门口的两个男人,王君忆对着顾展铭点了下头,“好的,我马上下去处理!”

    嗯了声,脚跟轻转,顾展铭大跨步往电梯的方向走去,关震紧跟在他身后,静寂的长廊上唯有两人错落有致的脚步声。

    唐门会议室里,唐萌靠坐在椅子上,看着对面两个不苟言笑的警察,身体下意识地哆嗦了下。

    侧声往窗口看了眼,心底有些烦躁。

    她怕顾展铭不来,可是转念一想,关于顾云柔的,他又怎么会不在意呢?

    在她不断猜测又不断否定中,敞开的门口传来了一阵沉稳的脚步声。

    压着期盼的眸子紧紧地盯着门口的方向,唐萌在心底不断地祈求着这脚步声来自顾展铭。

    当关震的身影进入她的视线,唐萌的心里一阵绝望。

    为什么顾云柔都没有用了?

    “唐萌,跟我走吧!”迈进会议室的男人跟两个警察简单地打了个招呼,就抬着步子走到唐萌的面前,低垂的视线看着耷拉着脑袋满脸绝望的女人,沉冷开口。

    灰败的双眼看着面前的男人,渐渐地重新染上了亮光,唐萌扯着嘴角急切地问着他,“展铭来了,是吗?”

    “走吧!”关震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清冷的目光扫过她溢满笑容的眸子,转身往外走去。

    快速地站起身,唐萌生怕他反悔似的,小跑着追上他快速移动的步子,弯着嘴角轻声嘀咕着,“我就知道展铭会来的!”

    对于身后的声音,关震一律直接屏蔽,不予任何的回应。

    站在顾展铭的办公室门前,男人抬着手指轻扣了下,随即旋开门把推了进去。

    “顾总,唐萌来了!”关震对着里面的男人说了句,随即退开身,看了眼面前的女人,向她做了个手势,“请吧!”

    3.7.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