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八百三十章 想把唐萌驱逐出唐家!

时间:2018-06-07作者:若霖龙

    “行,那我就先下去了!”站起身,看着面前的两人,郑闻怡也就不再坚持了,她的确是有点累了。

    唐萌的事情,她这心里也是压了一肚子的问题,心里焦灼地厉害。

    “回去好好休息!”随着她的步子往外走去,唐屹弘担忧的目光看着眼底心事重重的女人,低声安抚着,“那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不要去想!”

    侧身看了眼男人,郑闻怡轻叹了声,“你也去休息吧!妈没事情!”

    站在卧室门口的男人,目视着长廊上全身弥漫着悲伤的人影,心脏不由地缩了下,垂在身侧的手指紧了紧。

    “屹弘!”看着男人悲伤的侧影,夏琳昔抿着嘴角叫了声。

    “怎么了?”收回目光,回身关上房门,唐屹弘快速回到夏琳昔的身边,长指捏着她搁在被子上的手,盯着她的深眸溢满关切。

    对着他摇了摇头,夏琳昔回握住男人宽厚的手掌,挪着身体窝进了他的胸口,双臂环在他的腰上,轻哑出声,“屹弘,真好!我们还能在一起!”

    “傻瓜!”宽厚的手掌轻抚着她的长发,深邃的下颚抵在她的发顶上轻轻摩挲着,“我们要在一起一辈子的!”

    嗯了声,小脸紧贴着男人的胸口,夏琳昔紧闭着双眼,心里却在此时产生了一丝恐惧。

    “别怕!”察觉到女人的害怕,缠在她身上的手臂往里收了收,将轻颤的身体压进胸口,“都过去了!”

    “我是真怕再也见不到你了!”只要一想到睁开双眼就处在黑暗密闭的狭小空间内,紧闭的双眼猛然睁开,那压制在体内的恐惧深深地攥住她的神经,令她不敢闭上双眼。

    “别怕!”怀抱着她的男人,只有不断地在她的耳边安抚着,“你要相信,不管到哪里,我都会找到你的!”

    “是呢!”低笑了声,窝在男人怀里的女人,抬着轻柔的浅笑看着头顶的男人,“我也这么告诉自己的,你一定会找到我的,就像上次找到我一样!”

    “是!”轻抚着女人嘴角上的弧度,唐屹弘低下头,薄唇抵在她的唇瓣上低哑开口,“我也相信你一定会等我找到你的!”

    “是,我一直在等你!”对着男人莞尔一笑,夏琳昔紧着男人的腰身,重新窝进他的胸口轻轻磨蹭着。

    ……

    “老唐!”走进书房,顾展铭早已离开了唐家,里面只有唐甸龙神色沉重的靠坐在旋转椅上。

    “你怎么还不去睡?”见郑闻怡进来,唐甸龙收了脸上沉郁的神色,起身走了过去,“琳昔怎么样?”

    “那孩子神色看上去还不错!”郑闻怡坐进旁边的沙发,看了眼茶几上还冒着一丝白烟的烟灰缸,嘴角抿起一抹苦笑。

    “怎么了?”坐在她旁边的位置,唐甸龙注视着她染着悲痛的眉眼沉声问道。

    “这次事情真的跟唐萌有关吗?”落在烟灰缸上的视线重新抬起,看着面前跟她生活了几十年的男人,郑闻怡轻声问道。

    听着女人裹着不安、害怕的声音,靠坐在沙发上的男人沉默了良久,终是对着她沉重地点了点头。

    “为什么?”看着男人的双眼瞬间滑下了两行眼泪,郑闻怡捂着嘴悲痛出声,“她到底为什么啊?”

    “这次的事情,罗莹云找的杀手,唐萌提供的资金,两人的目标就是夏家的姐妹!”看着痛苦不堪的女人,唐甸龙起身坐到了她身边,拉着她的手低声复述着事情的原委,“只是琳君被保护在了香泉湖内,她们找来的杀手就直接选择了琳昔,而唐萌也被他软禁起来供他发泄,直到唐萌协助他出城被控制!”

    “老唐,我一手捧大的孩子,为什么会是个恶魔呢?”看着身边同样沉痛的男人,郑闻怡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低叹了声,唐甸龙也没有答案。

    明明小时候那么明媚的孩子,长大后却成了这样,面目全非,让人不敢相信是同一个人!

    “老唐我这心里真是疼啊!”重重地敲着胸口的位置,郑闻怡趴在唐甸龙的肩膀上失声痛哭。

    唐、顾两家的儿媳妇都差点死在了她亲手养大的孩子手里,这让她实在没办法接受!

    那些一而再,再而三的保证,就是个笑话。

    拍着女人的肩膀,唐甸龙无奈地叹气。

    在最初的时候,虽然有了猜测,但从顾展铭嘴里得到证实,这感觉真不是一般人能接受的。

    掏心掏肺养大的孩子,回过头对着家人露出獠牙。

    这就是一出荒诞无稽的舞台剧,却真实地发生在了他的身边。

    “别想这些了!”搀扶起伤心欲绝的女人,唐甸龙低哑开口,“好好去睡一觉,这些事情就交给两个孩子去处理吧!”

    低声哭泣的女人抬起红肿的双眼,看着身边同样沉浸在悲痛之中的男人,张了张唇瓣却不知道要说什么。

    拍了拍她的手臂,唐甸龙压着心口的疼痛轻叹了声,“我们都老了,这件事情就交给展铭跟屹弘去处理吧!”

    闭了闭双眼,郑闻怡对着他点了点头,随着男人的步子往外移动着双脚。

    两个相扶在一起的人,仿佛瞬间老了十几岁一样,全身弥漫着显而易见的伤痛。

    ……

    顾展铭回到香泉湖已经是凌晨四点多,看着窗口透出的微弱光影,男人的嘴角弯了下。

    幸好,这次的事情有惊无险!

    “怎么现在才回来?”看着推门进来的男人,夏琳君揉了揉迷蒙的双眼坐了起来,看了眼床头柜上的闹钟关心地问道,“公司这次的事情很难解决吗?”

    “坐起来干什么?”看着还半眯着双眼的女人,顾展铭抬脚走了过去,重新提起滑落下来的被子裹住了她的身体,不赞同地开口。

    捏着被子,夏琳君重新躺了回去,打着哈欠又问了遍刚才的问题。

    “有点难,不过还是顺利地解决了!”坐在床沿上,捏了捏女人小巧的鼻子,顾展铭回答着她穷追不舍的问题,“这下放心了吧!快点睡吧!”

    “那你也快点上床,抓紧时间休息一会儿!”看着依旧精神抖擞的男人,夏琳君微眯着双眼又打了个哈欠催促着。

    “好,你先睡,我马上来!”看着重新合上双眼的女人,溢满柔情的眸光落在她柔和的眉眼上,顾展铭抿着嘴角轻呼了口气,长指包裹着她搁在外面的手指轻轻摩挲着。

    “别闹,快去梳洗一下上来休息!”闭着眼直接在男人的手背上轻拍了下,夏琳君翻了个身,背对着他。

    低垂的目光划过女人因翻身而掀起的裙摆,温热的指腹沿着她白皙修长的双腿往下游移。

    “你要是真的不困,就到书房去,别来闹我!”迷糊中的女人,抬着手又在男人的身上拍了下,抿着嘴模糊地抗议着,“再吵吵,小心我揍你!”

    深眸扫过女人深陷在枕头里的小脸,见她眉心之间紧皱着,显然已经非常地不愉快了。

    长指摸了摸鼻子,顾展铭起身离开了床铺往浴室走去。

    蹭了蹭身下的枕头,听着隐约的水流声,夏琳君再次睡了过去。

    躺进床铺的男人,将睡梦中的女人锁进怀里,双臂轻拥着她柔软的身体,鼻息之间全部是她香甜的味道,紧绷了一天的神经彻底放松了下来。

    薄唇贴着她光滑的额头轻吻了下,漆黑的眸子敛进房间内晕黄的光影落在女人安宁的容颜上。

    唐屹弘那近乎绝望的双眼从他的脑海中闪过,搁在她腰间的手臂下意识地往怀里又收了几分。

    本是抵在男人胸口的小手抬起直接拍在了他的脸上,夏琳君半睁着双眼看着头顶不安分的男人,气恼地嘟哝着,“顾展铭,你今天吃什么兴奋药了,还不睡?”

    看着女人已经非常不满的神色,顾展铭却是扯了下嘴角,嬉皮笑脸地开口逗弄着,“宝贝,马上就要天亮了,你先陪老公晨练会?”

    顾展铭每天都有晨练的习惯,混沌中的女人也没在意,推了推这个总是骚扰她的男人,非常嫌弃地催促着,“你去吧,我要睡到自然醒!”

    她可不敢跟他一起去晨练,这个男人晨练的强度不是她这个小身板能承受地住的。

    饶有深意地目光注视着女人重新合上的双眼,顾展铭果真如她所愿地松开了缠在她身上的手臂,“行,你继续睡,我自己晨练!”

    嗯了声,夏琳君翻出他的臂弯,准备继续睡觉。

    床铺轻微的颤动,令半睡半醒的女人以为顾展铭果真下床去了,在心里禁不住嘀咕着他的好精神。

    而当她四肢被扯开,整个人彻底被他压在身下时,懵懂的大脑才慢慢地清醒过来,看着男人深潭般无底的眸子,夏琳君才惊觉他嘴里的晨练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这个疯子!”看着已经在身上忙活开的男人,夏琳君抬着手在他紧绷的背脊上拍了几下,“你都不嫌累?”

    将身下的女人摆成要她的角度,顾展铭沉下身与之深深结合在一起,薄唇同时抵进她的唇瓣,与之纠缠。

    男人用行动告诉身下的女人,他真的不累!

    ……

    唐家别墅外,顾展铭靠在布加迪上,手指间点着一支烟,烟头火星忽明忽暗。

    “你说唐萌想见我妈?”唐屹弘双手卡在皮带上,长眉紧锁,脸色十分地不好。

    “对,刚才唐萌对关震提的要求!”白色烟雾从男人的薄唇间吐出,顾展铭对着他点了下头。

    唐屹弘移开视线看向远处,薄唇绷紧抿成一条直线,沉默地站在那里没有动静。

    “你考虑一下!”扔掉手指间抽了一半的香烟,抬着脚在面前碾了下,顾展铭弯身将烟头捡起来顺手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我先到帝云了!”

    嗯了声,回身看着坐进布加迪的男人,唐屹弘抬着双脚走到车旁,对着他低声开口,“我会跟我妈说的,看她自己的意思吧!”

    轻点下颚,顾展名转动着方向盘离开了唐家。

    看着远去的车影,唐屹弘站在门口片刻这才转身往回走,沉凝的目光穿过庭院落在客厅里。

    那里,他最爱的两个女人正低声交谈着,脸上挽着清浅的弧度。

    视线落在郑闻怡嘴角那勉强的笑容上,唐屹弘的心里就一阵酸楚。

    “展铭怎么不进来?”看着愣在门口的男人,郑闻怡扭过头往门口看了看,双眼有些疑惑。

    “他到帝云去了!”抬着步子走到她的身边坐下,唐屹弘低声解释了句,双眼扫过夏琳昔手里拿着的婚纱册子,扯着嘴角对她笑了下。

    嗯了声,郑闻怡随即把注意力重新放在了面前的几本册子上。

    “妈,唐萌说她想见你!”这是自出事后,唐家第一次出现唐萌两个字,客厅里一时静寂无声。

    翻着册子的手顿在了那里,低垂的眸子微微湿润,刻意被她压进角落的情感重新翻出来,郑闻怡发现心口依旧疼痛难忍!

    “你想见她吗?”看着始终低垂着头的女人,唐屹弘轻叹了声,低声询问。

    “她怎么样了?”抽了张纸巾摁掉眼角的水渍,郑闻怡抬着微微发红的双眼看着唐屹弘。

    “负责这件事情的人,并没有在她身上动刑,”回视着女人悲伤的双眼,唐屹弘低声说道,“目前她并没有受苦!”

    “那么她见我干什么呢?”听唐屹弘这么说,郑闻怡抿着嘴角低叹了声。

    “妈!”看着再次陷入沉默的女人,唐屹弘看了眼对面的夏琳昔,压着声音开口,“我这里有个决定,想征求你的意见!”

    本是低垂的头重新抬起来,郑闻怡看着面前沉凝着目光的男人,搁在相册上的手指紧紧地攥起。

    她已经猜到了他的决定!

    一直注视着郑闻怡的唐屹弘,见她面色有些苍白,泛红的双眼里溢满痛苦,男人交握在一起的手紧紧地捏在一起,牙根紧咬没有出声。

    “你是想把唐萌逐出唐家吗?”看着满脸为难的男人,郑闻怡轻声开口,声音里满是沉痛。

    “对!”低垂的头点了点,唐屹弘肯定了郑闻怡的猜测。

    看着低着头的男人,郑闻怡知道他的心里同样不好受。

    “让我先去见见她!”擦掉重新掉落的眼泪,郑闻怡轻哑着声音跟唐屹弘说道。

    “好!”看着起身往卧室走去的身影,唐屹弘知道她就是想再去找个能把她留下的理由。

    只是,男人心里清楚的知道,唐萌已经无药可救了!

    “屹弘!”从郑闻怡满是悲伤的身影上收回视线,夏琳昔起身走到他的身边坐下,五指穿进他的掌心与之相握,拧着眉不赞同地开口,“这样对妈伤害太大!”

    “对谁伤害不大呢?”紧紧地握住掌心中的小手,唐屹弘低叹地开口,“如果太疼,就不把毒瘤割除,以后会更加的痛苦!”

    “可是,二十几年的母女感情怎么了断呢?”夏琳昔靠在唐屹弘的肩膀上,双眼满是担忧。

    “你不恨唐萌吗?”看着身边情绪低落的女人,唐屹弘蹙着眉疑惑地问道。

    “恨!”只要想到唐萌的所作所为,夏琳昔恨不得撕碎了她,“我很不得把她撕碎了扔进衢江里去喂鱼!”

    手指轻抚着她垂落在背后的长发,唐屹弘听着她对唐萌那咬牙切齿的恨意,心底异常的平静。

    她的确该恨她的!

    “只是看着爸妈这两天毫无笑容的脸,我这心里非常的难受!”小脸蹭了蹭他的胳膊,夏琳昔无奈地说道,随即圆瞪着双眼恨声出口,“她真是该死!让这么多爱她的人伤心难过!”

    轻拥着女人靠坐在沙发上,唐屹弘低垂着视线看着茶几上各种喜庆的册子,紧抿着嘴角陷入沉默。

    ……

    看着病床上陷入深度昏迷的罗莹云,坐在床边的女人神色痛苦不堪,眼底划过当晚从冰柜中将她搬出来的画面,心口仿佛被人生生挖了个洞出来。

    “莹云,你快点睁开眼睛看看妈啊!”轻捧着她包裹着石膏的手,罗冬琼低垂着头抵在上面,眼角的泪水哗啦啦地滑落下来,浸湿了白色的薄被。

    静寂的病房内,伴着女人痛哭声的,只是从那些冰冷仪器中发出的滴答声。

    “这是还没醒呢?”张晨婉推开房门走进来,看着病床上被包裹成木乃伊的罗莹云,撇着嘴角轻笑了下,“看样子纪行长下次的洞房花烛夜是要等段时间了!”

    “谁让你进来的?”睁着血红的双眼看向满脸笑意的女人,罗冬琼满身恨意地开口驱赶,“你给我滚!”

    “大姐,你这也太过分了,我好歹是她妈!”丝毫没有理会罗冬琼狰狞的面容,张晨婉移动着双脚坐进了沙发。

    怒视着面前嚣张至极的女人,想到需要静养的女儿,罗冬琼只能隐忍下满腔的怒火。

    挑着眼帘扫过面色黑沉的女人,张晨婉弯着嘴角笑了笑,从包里拿出一包烟,随意地抽了根出来夹在了手指间。

    “大姐,我今天来是告诉你个好消息的!”看着背对着她的女人,张晨婉非常好心情地跟她分享着刚得到的消息,“罗家被压下的款子审批下来了,你弟弟现在就在办这件事情!”

    垂在身侧的手指紧紧地握起,全身轻颤起来。

    看着面前被折磨地不成人样的女儿,罗冬琼圆睁的双眼里闪过冰冷的光。

    “罗家能有今天,不得不说你们母女两是功不可没的!”含笑的目光盯着罗冬琼微微颤抖的肩膀,张晨婉继续在她的伤口上撒盐,“百年之后,你是有脸下去见你的父母了!”

    溢满泪水的双眼看着毫无动静的女人,罗冬琼紧咬着唇瓣低泣出声。

    “大姐,你这是高兴的吧!”如愿地听到女人伤心欲绝的哭声,张晨婉心情愉悦地点燃了手指间的香烟,对着空气轻轻地呼了口,白色烟雾瞬间在病房内弥漫开来。

    “张晨婉,你给我滚!”对于张晨婉的挑衅行为,罗冬琼一再的隐忍,却最终无法忍受她在病房内吸烟的行为,起身直接将她手指间的香烟夺了过去,恨声出口。

    “大姐,你这样大声喧哗对莹云的病情可没有好处!”瞥了眼女人爆红的双眼,张晨婉无奈地提醒着,“莹云,这次为了你老罗家可真是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了!”

    看着面前这个作践她女儿的人,压抑在体内的愤恨彻底冲破束缚,罗冬琼伸着手攥着她的头发狠狠地撞向桌子,“你去死吧,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一时不查,失了先机的张晨婉,被愤怒中的罗冬琼拖着头狠狠地撞在了桌角上,鲜血顷刻间从她的额头冒出来,顺着眼角往下流淌。

    “去死,去死,去死……”失控中的女人看着眼底鲜红的血液,口中不断地呢喃着,攥着张晨婉的头不断地撞击着桌子,“你这个毒妇活该这辈子都没有孩子!”

    “你们这是干什么?”郭世扬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看到的这一幕,错愕的双眼在两个狼狈的女人身上来回扫过,一声暴呵冲出他的喉咙彻底阻止了这场残杀,“谁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世扬!”回神的女人看着伫立在面前,满脸沉冷的男人,一时慌了心神。

    “舅妈!”跨步绕过罗冬琼,郭世扬蹲下身扶起了躺在地上,满脸鲜血的张晨婉,关心地问道,“你怎么样了?”

    “世扬啊!”单手按在依旧还在不断冒血的伤口上,张晨婉在男人的搀扶下重新坐在了沙发上,痛苦地开口,“我头晕!”

    “高进已经去叫医生了!”看着还在不断从她的手指缝中渗出来的鲜血,郭世扬沉冷的双眼看向旁边的罗冬琼,眼神里满是困惑,“妈,到底怎么回事情?”

    “世扬,你妈这是想杀了我啊!”在罗冬琼出声之前,张晨婉哭喊着先叫了起来,“你看她对我下的狠手,这是恨不得我去死啊!”

    “世扬,你别听她胡说八道!”罗冬琼听着张晨婉的指控,心底非常的烦乱,她没想到郭世扬会在这个时候过来。3.7.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