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八百二十九章 对不起!是我没有照顾好你!

时间:2018-06-07作者:若霖龙

    轻颤的长指按在凸起上,唐屹弘快速地走到衣柜前,长身下压直挺挺地跪在柜子里,双眼紧紧地盯着正一点点移动的墙面,搁在腿上的拳头微微轻颤着。

    当狼狈的夏琳昔抬着虚弱的笑容跌进男人轻颤的双臂时,唐屹弘紧紧地搂着怀里虚弱的身体,深刻的五官深深地埋进女人凌乱的发丝,一串滚烫的泪水滴在她冰凉的身体上。

    “屹弘!”窝在男人的胸口,夏琳昔眨动着同样湿润的双眼轻声呢喃着他的名字。

    压着心底的恐惧悉数释放,泪水夺眶而出,肆意地流淌进唐屹弘的怀里。

    “我在呢!”长指轻揉地抚摸着她手腕上的伤口,男人哽着呼吸低声回应着,“对不起!是我没有照顾好你!”

    摇了摇头,从男人的怀里抬起眼帘,溢满泪水的双眼紧紧地盯着眼底异常憔悴的面容,夏琳昔知道这几个小时对于她是煎熬,是恐惧,对于这个男人同样是。

    “不是你的错!别把所有的事情都揽过去!”抬着手轻抚过他冒着淡青色胡茬的下颚,夏琳昔柔声开口。

    紧紧地将怀里的身体压进胸口,紧贴在一起的心跳声,让唐屹弘有了片刻的真实感,夏琳昔真的回到了他的怀里。

    高悬在半空的心脏,才慢慢地开始回落,有了点踏实感。

    “屹弘,我醒来时,就呆在了里面,”相拥了片刻,女人裹着一丝不确定的声音从他的臂弯间钻出来,落进了男人的耳中,“手脚被捆,身上所有的衣服都不见了,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被人侵犯过!”

    醒来时,虽然没有察觉出身体的异常,但是时间上的不确定性,让她的心里还是没有底。

    “放心吧!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知道怀里的女人担心什么,唐屹弘将冯涛交代的内容全数告诉了她,“那个绑架你的人已经全部交代了,他只是把你送到这里而已,所以你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在没有找到夏琳昔之前,唐屹弘就在心底发誓只要她活着,所有的事情他都不在乎。

    怀里真切的触感,鲜活的生命,才是他最珍惜的!

    男人的话落进女人的耳中,令她有些不真实感。

    震愣了片刻后,狂喜席卷全身,眼角的泪水重新滑落下来,浸湿了他胸口的衣衫。

    听着女人压抑的低泣声,男人的双臂紧紧地圈着她轻颤的身体,长指穿过她凌乱的发丝轻揉着,滴落在他胸口的滚烫泪水,犹如岩浆穿透他强硬的心脏,刺痛难忍。

    “别哭!”轻抚着她的发丝,唐屹弘哏着呼吸低哑出声,“一切都过去了!”

    嗯了声,抓在他身侧的手指紧了紧,压住体内失控的情绪,放缓急促的呼吸声,夏琳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她知道,这里疼的不止她一个人,环抱着她的男人所承受的痛苦比她更多,比她更难熬。

    圈在他背脊上的手轻轻地拍了下,夏琳昔从他密不透风的怀里钻出来,湿润的长睫轻眨,嘟着嘴对着他轻轻撒着娇,“屹弘,我冷,还肚子饿,你这样抱着我解决不了这些问题啊!”

    泛红的双眼对上女人狡黠的目光,唐屹弘紧抿的嘴角跟着扯了下,微微弯起的眉目里溢满疼惜。

    松开怀里的人,快速地脱下了身上的衣裤,染着他体温的衣服全数套在了女人的身上。

    看着身上只剩一件紧身背心,一条四角裤的男人,夏琳昔轻眨双眼笑了下。

    “宝贝,条件有限,我们彼此凑合一下!”弯下身将女人横抱进怀里,唐屹弘低声开口,“明天老公给你重新置办这个季度的衣服!”

    嗯了声,夏琳昔窝进男人的胸口,耳中是她熟悉又心安的声音,紧绷的身体彻底松软下来,闭上双眼睡了过去。

    她真的好累!

    看着走出卧室的两人,视线在男人臂弯里的女人身上扫过,许力海往外吐了口气。

    面色虽然苍白,好在看上去身体上并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

    “把这个女人给我扔进去!”路过冰柜,唐屹弘微眯的双眼划过嗜血的冷光,寒凉的声音穿透这无温的光线,砸进依旧趴俯在地上快要昏厥的女人耳中。

    睁着惊惧的双眼看着擦身而过的双脚,罗莹云艰难地挪着着身体,虚弱的声音爬出她颤动的唇角,“唐屹弘,你不得好死!”

    回应她的,不过是男人双腿走过所带起的冷风。

    看着走进电梯的男人,许力海毫不犹豫地将地上的女人提起来,扔进了已经通电的冰柜。

    电梯门重新关上,灯火通明的房间内,从冰柜内发出低浅虚弱的声音,这声音落进这静寂的空气中,令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你把莹云怎么样了?”看着走出电梯的男人,罗冬琼直接窜到他的面前,通红的双眼看着他怀里的女人,急切地追问着,“夏琳昔根本没有事情,你把我的孩子还给我!”

    许力海直接站在罗冬琼的面前,隔开了她想要继续往前的身体,锐利的目光裹着冰冷的警告搁在她的身上。

    看着神色哀痛的女人,唐屹弘的双眼淡漠无温,紧了紧怀里的女人,提着双脚快速地往门口走去。

    对于来自身后的质问跟哭喊,他根本毫无反应!

    依旧留守在原地的关震,看着远去的车影,侧身看向许力海。

    迎视着男人具有压迫性的目光,许力海摸了摸鼻子,附耳在关震的耳边简单地把事情重述了一遍。

    听完汇报,关震的浓眉皱了下,冰冷的视线一一滑过面前的几人,沉凝了几秒后压着声音开口,“关上两个小时就放了吧!”

    许力海顺着男人的目光看着悲痛欲绝的罗冬琼,圆睁着双眼想要找人拼命的罗兴伟,落在以张经理为首的小区保安上,以及几十米外半夜起来看热闹的十几号围观人员。

    沉着眉点了点头,的确不适合把事情做得太张扬。

    抬着手腕看了眼时间,关震沉凝了片刻吩咐着,“你就留下来守着这两小时吧,我先离开了!”

    “可以!”点了下头,许力海对于这样的安排没有意见。

    瞥了眼在场的所有人,关震提着步子穿过围观的人群坐上了车子,消失在了夜色里。

    “我求你,你就行行好,放我们上去吧!”见关震离开,罗冬琼跪爬在许力海面前,低哑地嘶吼着,“她刚做好手术啊,你们这样对她,她会死的!”

    “罗副院长,在罗莹云买凶杀人时,她应该就有了这个思想准备了!”淡漠的视线看着地上的狼狈的女人,许力海冷声开口,“你现在求得再多,又有何用!”

    “夏琳昔她不是没有事情吗?”圆睁着双眼紧紧地盯着面前的男人,罗冬琼嘶哑着质问,“你难道没有看见吗?”

    看着眼底理所当然的女人,许力海彻底失了交谈的**,扫了眼手腕上的时间,低声提醒,“罗副院长,我这个人脾气也不是很好,在这接下来的一个半小时内,我不想再听到你的任何一点声音,我们彼此安静地度过这点时间,你就能上去见你宝贝女儿了!”

    “你!”罗冬琼指着许力海,血红的双眼对上他冰冷的目光,却只敢发出这一个音节。

    看着老实闭上嘴巴的女人,许力海满意地点了下头,慵懒地靠在墙壁上闭上了双眼

    ……

    迈巴赫冲破夜色,快速地消失在了无人的街头。

    车子驶入唐家大宅,顾展铭跟唐甸龙夫妻两人早已等候在那里。

    “到了!”郑闻怡看着驶入院子的车子,回身跟站在身后的方医生说道。

    嗯了声,看了眼已经停下的车子,方医生转身快步往楼上走去。

    迈下台阶,看着率先从车子上下来的男人,双眼在他的身上转了圈,直接搁在了他怀里的女人身上,却见夏琳昔身上套着他又大又长的衣裤。

    对于两人身上怪异的穿着,大家直接选择了无视。

    “琳昔,她没事情吧?”看着被抱出车外的女人,郑闻怡压着声音焦急地问着满脸沉冷的男人。

    “我也不知道!”视线滑过面前同样焦虑的几张脸,唐屹弘看着怀里依旧深眠不醒的人,压着心里翻腾的疼痛,低声回答着。

    “快送到楼上,先让方医生检查一下!”长臂环在郑闻怡的肩膀上,将人往怀里带,唐甸龙暗沉的视线扫过他怀里的女人,沉声吩咐着。

    嗯了声,唐屹弘不再耽搁,越过面前的几人,跨步往楼上跑去。

    “展铭,你先坐会,我得上去看看!”脑海中闪过夏琳昔身上的穿着,郑闻怡皱着眉就小跑着上楼去了,“他一个男人家的,哪会照顾好琳昔!”

    唐甸龙张了张嘴,本想阻止她上去,奈何还没出口,女人的身影就消失在了转角。

    “姨夫,我们到那边坐吧!”收回视线,顾展铭看着唐甸龙提议道。

    历经岁月的黑眸搁在顾展铭的身上,沉默了会,点了下头,“跟我到书房吧!”

    手指摩挲着掌心中的机子,顾展铭点了下头,随着他的脚步往书房走去。

    楼上,郑闻怡压着声音走进房间,见夏琳昔深埋在被子里,方医生正在给她做着检查,唐屹弘蹲在床边捏着她的手,满是疼痛的双眼紧紧地盯着她苍白的小脸。

    视线在他裸露在外的身体上划过,郑闻怡转身重新走出了卧室,走进了特意为两人准备的衣帽间,从中挑选出了两套衣服。

    “先把衣服给套上!”把其中一套递给了顿在床边的男人,郑闻怡看着床上苍白的小脸轻声说道。

    看了眼递到面前的衣服,唐屹弘这才低头看着身上的穿着,捏了捏掌心中依旧冰冷的小手,眼底闪过一丝挣扎。

    他不想放开她的小手!

    “这孩子!”无奈地摇了摇头,郑闻怡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下,“动作快,也就几秒而已!”

    抿着了下嘴角,唐屹弘看了眼正认真做着检查的方医生,无奈地松开了长指。

    看着起身开始套衣服的男人,郑闻怡弯着腰低声问着夏琳昔的情况,“方医生,你看有问题吗?”

    “有些低烧!”抬着眼帘扫过埋在枕头里的女人,方医生低声解释,“应该是受冷,同时受到惊吓造成的,别太担心!”

    “那现在能进食吗?”看着异常苍白的小脸,郑闻怡就想把家里最好的东西一股脑地都往她嘴里塞。

    “还是清淡点的!”看了眼皱着眉心的女人,方医生不得不出声提醒,“现在可不能马上大补,她的身体吃不消的!”

    “看着这孩子小脸瘦的,我这心里难受!”手里拿着一套女士的睡衣,郑闻怡坐在床沿上,伸着手捏住了刚才被唐屹弘握住的小手,轻叹地说道。,

    穿好衣服走回来的男人,听着郑闻怡的念叨,下意识地把视线移到了夏琳昔的脸上,刚才只是觉得有点小瘦,现在看着的确是太瘦了,心里不免又是一疼。

    “没有大的问题!”看着面前两个紧皱着眉心的人,方医生无奈地摇了摇头,“晚上注意点她的体温,醒了就先吃点清淡的东西!”

    “真的没问题吗?”看着方医生收拾东西准备离开,郑闻怡捏着夏琳昔的小手不放心地追问,“要不还是直接送医院吧?”

    “放心吧,唐太太!你儿媳妇没事情!”对于郑闻怡的怀疑,方医生并不在意。“你先去准备点吃的,等食物下肚了,精气神就回来了,看上去就不会这么虚弱了!”

    “好!我现在就去把食物拿上来!”听方医生这么说,郑闻怡哪还坐得住,将手里的衣物塞进唐屹弘的手里,简单地交代了句,“把这些衣服给琳昔换上,我去拿吃的!”

    捏着手里的睡衣,唐屹弘抬着手指揉了揉额头,对着方医生扯了下嘴角,“真的没问题吗?”

    “没问题,放心吧!”看了眼床上的女人,方医生再次重申着。

    “三更半夜让你跑一趟,改天我再登门道谢!”将手指间拿着的衣物搁在床尾,唐屹弘随着方医生的脚步走出了卧室。

    “好!我等着唐总亲自登门道谢!”方医生也不推迟,接下了他的话,迈着步子走下台阶,看着空无一人的客厅,“那我就先告辞了!”

    “我让人送你回去!”快步走到门口,抬着手往外招呼了下,看着坐进车子的男人,唐屹弘再次表示感谢,“谢谢!”

    嗯了声,方医生对着他点了下头,关上了车门。

    看着驶出院子的车影,唐屹弘转身往回走,快速往楼上迈动的步子在他的余光扫到站在书房门外的身影时停了下来。

    郑闻怡正低垂着头,抬着手指轻擦着眼角,神色看上去异常的悲伤。

    男人的视线看了眼紧闭的房门,心思翻转,眼底划过一抹沉痛,双脚移动往楼上走去。

    唐萌的事情迟早要让他们知道,这是没办法隐瞒的事情,何况他也不想隐瞒。

    重新走进卧室,看着床铺虚弱的女人,唐屹弘深呼了口气,屏蔽掉一切杂事,他现在只想好好地照顾面前的女人。

    看了眼搁在床尾的衣服,唐屹弘拿了过去塞进被子里,双手穿过薄被,将女人身上那宽大的衣裤脱了下来。

    睡梦中女人,被男人折腾地根本不能安心地睡觉,睁着朦胧的双眼看着在身上折腾的人,翻着白眼气恼地嘟囔着,“唐屹弘,我想睡觉!”

    “宝贝,我们先把衣服换了,这样睡起来才舒服!”见夏琳昔睁开了双眼,唐屹弘加速了手上的动作,将睡裙套在了她的身上。

    “醒了?”拿了个托盘进来的郑闻怡,看着靠在枕头上夏琳昔,抿着嘴角对她笑了下,“刚好,吃点东西暖暖胃!”

    “妈!”看着走进来的女人,夏琳昔试探地坐起来,却发现实在是没有力气,双眼看向旁边的男人,示意他接过去。

    “来,我们就靠着吃点!”手里的东西被唐屹弘接过去,郑闻怡弯下身帮着夏琳昔坐起身靠在床头上,看着她苍白的小脸柔声说道。

    “妈,你让屹弘来吧!”看着已经递到嘴角的勺子,夏琳昔抿着嘴角十分不好意思地开口,“怎么能让你伺候我呢?”

    “你是我儿媳妇,就是我的女儿,照顾生病的孩子,是每个母亲都会做的事情!”送了一口进夏琳昔的嘴巴,郑闻怡轻笑着说道,“这有什么好计较的!”

    “你就让妈照顾你吧,我这粗手粗脚的,也是怕照顾不好你!”男人弯下身将甩在地上的衣裤捡起来,卷了卷直接扔进了垃圾桶里,墨色的深眸扫过正抿嘴浅笑的女人,柔声跟夏琳昔说道。

    看了眼男人,对上他暗沉晦涩的眸子,夏琳昔嗯了声,对着郑闻怡笑了下,“谢谢妈!”

    “这孩子,母女之间说谢谢就见外了!”对着她嗔了眼,郑闻怡略有些不满地责怪道。

    “妈,我还想吃一碗!”听着郑闻怡的埋怨,夏琳昔伸着手拉了下她的衣摆,看着她手里拿着的碗,已经见底。

    “那我们再吃点!”看着已经见底的瓷碗,郑闻怡锁着眉在夏琳昔依旧平坦的肚子上扫了眼,又看了看手里不大的瓷碗,“等着,妈马上去给你再盛碗上来!”

    看着快步走出房间的身影,夏琳昔蹙着看向床边的男人,眼底满是疑惑。

    “这次你被绑架的事情,唐萌也有份!”对上女人困惑的双眼,唐屹弘移动着双眼坐到了刚才郑闻怡坐的地方,拉着她的手低哑地解释,“妈大概是知道了!”

    “为什么?”夏琳昔实在不明白唐萌大脑的构造,“她不把自己折腾死,不把那些疼爱她的人折腾没了,心里是不是就不舒服?”

    “她原来的本意只是想对付你姐的,结果你姐全天呆在香泉湖内,他们根本没有下手的机会,”低着头看着掌心中纤细的手指,唐屹弘简单地跟她说了个大概,“为了不影响计划,她直接被那个男人软禁了起来!”

    “屹弘,唐萌真的是魔怔了!”听完事情的大概,夏琳昔无奈地叹气,想到刚才郑闻怡嘴角上那明显勉强的笑容,心里十分不是滋味。

    门口有轻微的脚步声穿来,唐屹弘看了眼夏琳昔,叹息了声,停了这个沉重的话题。

    “屹弘,你也下去吃点吧!”走进卧室,郑闻怡看着男人的背影建议道,“你爸跟展铭都在餐厅里!”

    “没胃口!”站起身坐到旁边的椅子上,把位置重新让给了郑闻怡,唐屹弘摇了摇头,神色里有些疲惫。

    “听妈的话,你也下去吃点!”看着满是担忧的郑闻怡,夏琳昔对着他笑了笑,开口催促着,“为了我的事情,你这一整天肯定也没吃过东西了吧!”

    迎上两个女人关切的目光,唐屹弘无奈地站起身,“好,我下去吃点再上来!”

    看着走出去的男人,郑闻怡无奈地叹息,“还是媳妇的话管用,我这妈十句话还不如媳妇的一句话!”

    “妈!”知道郑闻怡并没有别的意思,夏琳昔嘟着嘴撒娇地喊了声。

    “好,妈不说了!”吹了吹瓷碗里的小米粥,郑闻怡轻笑着说道,“看把你给急的!”

    “妈,屹弘他爱你们!”看着正低头浅笑的女人,夏琳昔轻声说道,“很爱很爱!”

    手指间搅拌的动作顿了下,郑闻怡低垂的眸子微微发红,心底酸涩地厉害,“妈知道!”

    看着灯光下柔和慈爱的女人,夏琳昔低着头,心里也不好受。

    “妈,我吃饱了!”看了眼少了小半碗的小米粥,夏琳昔浅笑地看着郑闻怡,摸了摸已有了六七分饱肚子。

    “那就不吃了!”看着夏琳昔揉着肚子的模样,郑闻怡轻笑着点了点头,放下手里的瓷碗柔声说道,“也的确是不能吃太多了!”

    “妈,你再去睡会吧!”扭头看了眼窗外,夜色还是很浓郁,夏琳昔看着女人泛红的双眼,知道她也跟着一夜没有睡。

    “妈,你去休息吧!这里有我!”唐屹弘走到门口,恰好听到了这句话,顺口接了过去。3.7.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