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八百二十八章 夏琳昔说:我在!我在这里!

时间:2018-06-07作者:若霖龙

    ,精彩小说免费!

    这罗冬琼要是知道,她想尽办法让郭家填补进来的那些钱财,她张晨婉挪了部分出来给罗莹云置办了这么幢豪华的别墅作为嫁妆,睡觉也能笑醒吧!

    “那我就先回去了!”看了眼手腕上的昂贵手表,纪行长站起身,心情愉悦地跟沙发上陷入沉默的女人打着招呼。

    “行,那你慢走!”看了眼摆钟,时间刚过零点,张晨婉跟着站了起来,随着男人的脚步往外走去。

    对着身后摆了摆手,纪行长走出房门,坐进车子开出了院子。

    看着消失在浓稠夜色里的车影,站在门口的女人侧身看向二楼的方向,含在嘴角的笑容慢慢地寡冷下来,直至冰冷无温。

    任由房门大开着,提着双脚往里走去,拿起搁在桌子上的手包,最后抬头看了眼扶梯口的方向,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别墅,顺手关上了房门。

    一阵灯光晃过,张晨婉的车子跟着开出了院子,融入这漆黑的夜色里。

    灯火通明的豪华别墅里,一片死寂,唯有灯光证明着这里还有人的存在。

    ……

    唐门大厦里,唐屹弘双手叉腰,紧锁着眉头焦躁地在房间内来回走着。

    手指间夹着香烟,看了眼在面前晃荡的男人,顾展铭垂下眼帘靠坐在椅子上没有作声,长眉同样紧锁着。

    关震低垂着头喝着刚泡开的浓茶,提着眼帘扫过面前的两人,面色沉冷。

    寂静的空气,焦躁地厉害。

    “我亲自去审问!”等待的时间太过于难熬,唐屹弘停下不断走动的双脚沉声开口。

    “再等等!”起身走到他身边,顾展铭低声安抚道,“许力海,这个人之后是要安排在琳昔身边的,你也想看看他真实的水平吧?”

    “罗莹云目前还呆在罗家别墅,”关震翻着刚得到的信息低声汇报着,“唐太太暂时应该还是安全的!”

    “谁能保证?”胡乱地扯了把头发,唐屹弘烦躁地质问着面前的两人,“这么长的时间,谁知道她经历过什么?”

    看着已经处于暴走边缘的的男人,关震沉默下来。

    一条生命太过于脆弱,只需几秒就能彻底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谁也不能给唐屹弘保证,此时的夏琳昔还活着。

    这也是最折磨人的地方。

    一切都是未知,一切都只能靠猜测!

    “冷静!”压在唐屹弘肩膀上的手稍微施加了点力,顾展铭沉声开口,“你要相信,夏琳昔不会有事情的!”

    泛红的双眼看着面前的男人,唐屹弘压了压眼帘,深呼了口气,“我知道!”

    “唐总,”许力海推门进来,闪着亮光的双眼看着面前的三人,“冯涛招了!”

    “快说!”唐屹弘直接冲到他的面前,双眼紧紧地盯着他,神色紧张,“琳昔在哪里?”

    “罗莹云的公寓里!”将手指间捏着的审讯记录表递到男人的面前,“里面有详细地作案过程,不会错的!”

    唐屹弘并没有接所谓的记录,而是直接抬着步子往外快速跑去,“跟我去罗家!”

    许力海回身看了眼顾展铭,见他点着头,放下手里拿着的白纸抬着步子直接跟了出去。

    “顾总!”关震拿起搁在桌子上的白纸,快速地扫了一遍,低声分析,“琳昔应该还活着!”

    “挑选几个精干的人,让他们陪着唐屹弘一起去罗家!”扫过关震手里的记录表,眉心轻蹙了下,顾展铭沉声做着安排,“你也跟上,注意点他的神色!”

    “好!”点了下头,关震明白顾展铭的意思,怕唐屹弘神经处于奔溃的边缘而做出过激的行文。

    看着消失在门口的身影,顾展铭捏了捏发涨的额头,重新坐进沙发。

    抬着手腕看了眼时间,男人低垂着头沉默了会,拨通了郑闻怡的电话。

    “展铭,是不是有琳昔的消息了?”铃声只响了一下就被快速地接起,显然如顾展铭预测的一样,郑闻怡一直没有睡觉在等待着消息。

    “是有消息了!”听着女人焦虑的声音,顾展铭低声跟她说着情况,“顺利的话,一个小时内琳昔就能回来了!”

    “让屹弘把她带到唐家来!”坐在床上的女人,压着心疼跟顾展铭说道,“我自己亲自照顾她!”

    “行,我会转告给屹弘的!”压下眼帘,顾展铭答应了她的要求。

    “展铭,这次的事情谁做的?”捏着机子,郑闻怡恨声开口,“你们是不是也已经找到幕后的黑手了?”

    “已经找到了,”顾展铭低声回答着她的问题,长眉轻蹙了下,“只是具体的事情,要等林昔回来才能知道!”

    “知道了!”其实郑闻怡对于其中的弯弯绕绕根本没有兴趣,她只知道坏人就要受到惩罚,“你们可不能轻易放过他,胆敢伤害唐家的媳妇,这是不想活了!”

    “放心吧!屹弘绝对不会放过他的!”顺着女人的意思,顾展铭低声安抚着,“现在你安心睡吧,明天早上琳昔就坐在你的面前了!”

    “听你的,那我眯会!”扯了下嘴角,郑闻怡本想笑一下,奈何嘴边的肌肉依旧僵硬,根本拉不开,“明天早点起来,我给他们做好吃的!”

    “行!”顾展铭挂断了电话,深呼了口气,捏着机子一时没有动作。

    他在静静地等待着那边的消息!

    “怎么样?”唐甸龙看着身边的女人,紧张地追问着,“琳昔被救出来了吗?”

    “展铭的意思是快了!”听到男人的问题,郑闻怡蹙着眉跟他说道。

    “既然他这么说,看样子是不会有问题了!”紧绷了一整天的神经猛然间松开,唐甸龙真觉得全身虚脱无力。

    嗯了声,点了下头,郑闻怡也这么认为,拍了拍男人的手臂,轻叹了声,“总算是有惊无险,要不我真担心屹弘会承受不住。”

    “展铭有说是谁做的吗?”挪了下枕头,唐甸龙靠在床头低声问道。

    “没有!”摇着头,郑闻怡挪着身子重新躺了回去,双眼盯着头顶的灯,“他说具体的事情还要等林昔回来才能知道!”

    “是吗?”看了眼身边的女人,唐甸龙却是拧起了眉头,眼底闪过几许思量,“闻怡,这次的事情不会跟唐萌有关吧?”

    “什么?”显然唐甸龙的猜测惊吓到了郑闻怡,只见她直接掀开被子重新坐了起来,“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你也别着急,我也只是觉得展铭的态度很奇怪!”看着面色有些发白的女人,唐甸龙挪了下她的靠枕,“过来靠着,我们说说话!”

    顺着男人的意思,郑闻怡挪着身子靠了过去,却依旧紧着眉心跟他念叨着,“不会的,最近李家的产业还没有彻底恢复过来,她怎么还会有心事去做这些伤天害理的事情呢?”

    “我也只是猜测罢了!”看着着急上火的女人,唐甸龙低声说道,“我也想这件事情跟唐萌没有半点的关系!”

    “不会有关系的!”郑闻怡斩钉截铁地说道,双眼里满是坚定,“她答应过我,会改好的!”

    “好了!别想这些了!”不想女人再操心这些事情,唐甸龙打算停住这个话题,“先眯会,养好精神才能照顾好媳妇,不是吗?”

    “哪能睡得着啊!”知道唐甸龙不想聊唐萌的事情,郑闻怡轻叹了声,摇了摇头,“本来我的睡眠质量就不好,现在就更加睡不着了!”

    看着女人依旧清醒的双眼,唐甸龙也是没有办法,“那我们就聊聊天吧!”

    “行!”知道他也睡不着,郑闻怡同意了他的提议,“天亮,就能见到儿媳妇了!”

    看着女人略有些疲惫的神色,唐甸龙沉着眸子点了点头。

    ……

    迈巴赫驶入罗家别墅,唐屹弘双手叉腰站在别墅前,冰寒的目光看着面前通火通明的房子,敛着夜色的眸子微微眯起。

    “今晚,纪德明在这里!”关震跳下车子走到男人的身边,简单地跟他说了情况。

    “纪德明?”挑了下眉,唐屹弘点了下头,“把门给我打开!”

    “唐总,这里的门并没有关!”许力海只是稍微推了下,大门就直接在众人的视线里打开来,露出空无一人的客厅。

    对视了眼,唐屹弘率先迈了进去,暗沉的眸子在客厅内扫过一圈,最后落在扶梯口。

    “这发生什么事情了?”看着毫无人气的房子,关震沉着眉低语着。

    “上去看看?”蹙着眉,唐屹弘紧跟着许力海跨步往上走。

    踏上台阶,站在二楼的长廊上,许力海拧着眉,鼻翼动了下,一股浓郁的血腥味窜入他的鼻子。

    长腿移动,快速地往气味的来源跑去。

    唐屹弘跟关震对视了眼,紧随着他的脚步跟上。

    若刚才没有发觉,那么当他们站在房间的门口时,这明显的腥味同样窜进了两人的鼻子之中。

    站在门口的三人,面色异常的沉重跟难看。

    紧紧地攥着手指,唐屹弘迈步跨到了最前面,僵硬的长指按在了门把上。

    “唐总!”关震沉凝着眸子紧紧地盯着男人略有些苍白的脸,抿着嘴角试探地建议,“还是让许力海先进吧!”

    “你不是说,在这里的就只有罗莹云母女和纪德明吗?”男人黑沉着脸,锐利的双眼直直地射向关震溢满担忧的眸子,沉冷发问,“你在担心什么?”

    掌心中的机子被关震仿佛要捏碎般,对上唐屹弘裹着风雪的眸子,余光扫过紧闭的房门,“我只是怕弄脏了你的双眼!”

    想到当初夏琳昔的样子,关震肯定罗莹云的模样绝对会比她更凄惨上几倍。

    嗤笑了声,唐屹弘回身看着紧闭的房门,瞳孔微缩,长指下压推开了实木门。

    房门打开的瞬间,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味直冲三人的面门,早已见怪了各种场面的几人还是下意识地皱了下眉。

    房间内漆黑一片,厚重的纱帘遮挡了窗外的月色,唐屹弘敛着眉跨步走了进去。

    借着长廊上的灯光,关震按下了墙壁上的开关。

    倾泻而下的明亮光线瞬间驱赶了黑暗,卧室内那惨不忍睹的场景同时落进三个男人的眼中。

    纯白的床铺上沾满血色,各种器具洒落在四周,整个房间仿佛修罗场一样,血滴四溅,通红一片。

    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唐屹弘转身往外走去,这逼仄的空气令人快要窒息。

    “人呢?”许力海看了眼快步下楼的男人,压着声音问着关震。

    站在台阶上,俯视着富丽堂皇的客厅,脑海里窜进刚才看到的血腥的一幕,关震轻叹了声,“我联系一下!”

    看着关震拨通了电话,许力海先一步迈下了台阶。

    “罗冬琼过来将人送进医院了!”打完电话,关震快步走出大门站在唐屹弘面前,“盯着罗莹云的人也跟着过去了!”

    “去医院!”扔掉手指间夹着的香烟,唐屹弘重新坐进了迈巴赫。

    回身看着身后仿佛张开血盆大口的房子,关震跳上了车子,随着前面飞驰而去的迈巴赫往医院而去。

    ……

    医院内,罗冬琼神色慌张的在手术室门前来回走动着。

    双手紧握,在心底不住地祈求着上苍地保佑,眼角的泪水不停地滑落,颤抖的手臂显示她此刻无法言说的恐惧。

    “大姐,莹云怎么样了?”快步跑来的罗兴伟看着依旧紧闭的手术室,急切地问道。

    溢满忧虑、伤心、痛苦的眸子看着面前的男人,随即滑到了站在他身后的女人身上,双眼慢慢地浮上一抹嗜血的仇恨。

    “大姐,你这是怎么了?”迎上女人冰冷的目光,张晨婉从男人的身后走出来,慵懒地靠在墙壁上,十分不解地问道。

    “张晨婉,你这个贱人,你为什么要这么对她?”在两人措手不及中,罗冬琼伸着手直接攥着张晨婉的头发,将她狠狠地撞向了墙壁,五指直接往她的脸上招呼,恨声质问着,“我问你,我们罗家哪里对不起,让你这么对待莹云?”

    “大姐,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回神的男人,看着两个扭打在一起的女人,跨步走过去,抬着手臂强硬地将两人扯开,将张晨婉护在身后,沉着眉盯着罗冬琼沉声发问,“你怎么能动手打晨婉,莹云成这样,她也心疼的!”

    “心疼?”看着面前蠢猪一样的男人,罗冬琼嘲讽地笑了下,抚了抚凌乱的头发,抬着手指着他身后的女人质问道,“你就是个死人,身边的女人就是一条毒蛇,你却没有发现!”

    “姐!”看着近乎疯狂的女人,罗兴伟蹙着眉耐着性子安抚着,“现在最主要的是莹云的情况!”

    “兴伟,这样的毒妇根本不配做我们罗家的媳妇!”看着依旧亮着红灯的手术室,罗冬琼冷声开口,“跟她离婚,重新给罗家找个能生蛋的女人,这种女人留着专门作践我们罗家的孩子吗?”

    “贱人,我为什么不能再生,谁造的孽,你心里没数吗?”伤口被重新撕开,张晨婉只觉得心痛地厉害,拨开了挡在面前的男人,抬着冰冷仇恨的目光狠狠地瞪视着罗冬琼,“今天罗莹云所遭受的一切,都是你的报应!”

    “你说什么?”罗冬琼迈着步子直接往张晨婉所在的位置逼近,泛红的双眼紧紧地攥着同样满身仇恨的女人,“你把话给我说清楚?”

    “做了婊子还要立牌坊,说得就是你这种人!”满是不屑的眼神看着面前全身洋溢着痛苦的女人,压在张晨婉心底的恨意稍稍去了几分,“罗莹云,这个贱种难道不是你的孩子?”

    女人的话音落下,震惊了在场的两人,罗冬琼回身看向罗兴伟,布满血丝的双眼里满是质问。

    对着她摇了摇头,罗兴伟却是很无辜!

    这件事情,他压在心里二十多年,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说过!

    “你怎么知道,莹云是我的孩子?”收回目光,罗冬琼压着心底的惊涛骇浪困惑地看着她,“什么时候知道的?”

    低笑了两声,张晨婉挪着步子逼近满身仇恨的女人,“罗冬琼,你还记得肖清芷吗?”

    “你?”罗冬琼的双眼里渐渐地露出了惊惧的色彩,颤抖的唇瓣发出惊诧的声音,“你到底知道什么?”

    看着面露惊惧的女人,张晨婉却只是扯着嘴角凉凉地笑了下,绕过她的身体走到了罗兴伟的面前。

    男人的脸上有困惑,有讶异,盯着面前的女人,脑海翻滚却没有半点的印象。

    嗤笑了声,张晨婉看着这个跟自己生活了几十年的男人,满目的嘲讽,“兴伟,你还记得肖清芷吗?”

    “肖清芷?!”男人低声呢喃,眉心紧皱,对着她摇了摇头,“这名字,我应该熟悉吗?”

    看着迷惑中的男人,张晨婉的嘴角慢慢地溢出笑声,这笑声越来越大,越来越瘆人。

    “张晨婉,你到底发什么疯?”盯着狂笑不止的女人,罗兴伟心底有些发毛,双手捏着她的肩膀将人按在了椅子上,压着声音低吼着。

    “罗兴伟,不知道呆在地狱里的肖清芷听到你的话,会是什么感想?”癫狂的双眼盯着面前的男人,张晨婉轻声呢喃。

    这声音似是怜悯,又似嘲讽,令人非常的不舒服!

    罗冬琼的双眼一直注视着发疯的张晨婉,此刻听到她的话,双眼露出惊骇来,双脚往她的方向迈了一步,急切地追问着,“你说肖清芷怎么了?”

    “大姐,那个总是找你的女人忽然有一天不来了,你难道不觉得奇怪吗?”女人转动着含笑的双眼盯着面前惊愕的女人,柔声问道。

    “你?!”轻颤的手指指着面前一脸笑容的女人,一个可怕的念头紧紧地攥着罗冬琼的神经。

    扯着嘴角笑了下,张晨婉在罗冬琼惊恐的目光里收回视线盯着面前的男人,双眼里异常的冰冷。

    若不是这个男人惹来的风流债,她的孩子也不会一出生就被人弄死的命运!

    怀疑的目光在两个女人之间来回扫着,罗兴伟却是始终没有想起两人口中的肖清芷是谁!

    “大姐?”看着失魂落魄的女人,罗兴伟试图从她的口中知道真相,“肖清芷是谁?”

    看着罗兴伟的双眼闪了下,罗冬琼张了张唇瓣却不知道怎么说。

    抢救室的门此时打开来,医生率先走了出来。

    “张医生,我的孩子怎么样了?”罗冬琼疾步走到医生的面前,双手紧紧地抓着他的手臂急切地问道。

    双眼扫过被她攥着的手臂,张医生蹙了下眉心,显然是被她抓疼了。

    “罗副院长!”摘下口罩,张医生拧着眉看着面前满是急切的女人,平静的眼底有些同情,神色有些沉重,“罗小姐流产了,而且这次她的身体遭受了太大的创伤,以后能否怀孕目前我没办法给你肯定的答案!”

    “流产?”双眼一阵发黑,罗冬琼直接往后栽去,轻声呢喃着张医生的话,“很难怀孕!”

    罗兴伟扶着虚弱无力的女人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抬着同样惊诧的双眼看着张医生,不可置信地问道,“这孩子,今晚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会有这么严重的后果?”

    “她应该是遇到变态了!”看着面前神色悲伤的男女,张医生说着他的猜测,“送来时,她的下身一片模糊,之前就没有痊愈的手臂再次遭受到重创,即使好了也有后遗症!”

    “我苦命的孩子!”哀嚎一声,罗冬琼彻底晕了过去,倒在了罗兴伟的怀里。

    手术室门前又是兵荒马乱,刚走出手术室的医生护士合力将人送进了病房。

    看着浩浩荡荡远去的人群,张晨婉却站在原地没有动弹,双手环胸靠在墙壁上,冰冷的目光搁在重新关上的门上,神色阴沉,没有半点动静。

    “罗小姐还要在里面观察两个小时!”护士走出手术室看到等候在外的张晨婉,满是同情地看着她,轻声解释。

    对上她同情的目光,张晨婉淡漠地嗯了声,依旧靠在那里没有动弹。

    对于她冷漠的态度,护士也没在意,只当她是伤心过度了!

    谁的孩子遇到这种遭遇,都没有心思跟人交谈的。

    看着护士的身影从面前经过,张晨婉扯了下嘴角笑了下,手指轻轻抚摸着柔软的腹部,长长地舒了口气。

    ……

    一路飞驰而来的唐屹弘,席卷着风暴刮进医院,静寂的长廊上是一阵沉重的脚步声,踏着夜色往手术室的方向而去。

    手术室外的女人看着逐渐逼近的一行人,本是靠在墙壁上的身体慢慢地直了起来。

    对于唐屹弘这个男人,她其实并不陌生,只是这么近距离地与他相对还是第一次。

    “还在手术室内观察!”一直隐匿在暗处注视着手术室的男人,见到一行人的到来,随即走了出来,站在了唐屹弘的身边,压着声音汇报着。

    “没死?”冰冷的视线滑过张晨婉,唐屹弘低声开口。

    “没死!”摇了摇头,男人肯定地回答着。

    “给我带走!”一声令下,身后一行人迈着步子就往手术室里涌进。

    “你们干什么?”手术室里随即发出一声质问,还有隐约的器物碰撞声。

    “唐总,你为什么要带走罗莹云?”一直做旁观者的张晨婉,看了眼手术室,淡漠的视线移到唐屹弘的身上,“你不觉得应该给我这个做母亲的一个说法吗?”

    男人清寒的双眼落在面前这个自称是母亲的女人身上,嘴角扯了下,眼帘低垂一抹不屑划过眼底。

    张晨婉对于唐屹弘的无理却只是皱了下眉,随即移开了视线盯着手术室没有了别的动作。

    “罗太太,这到底怎么回事情?”被强硬地扔出手术室的护士,慌乱的双眼看向张晨婉,“罗小姐刚做好手术,实在不适合移动身体!这样会死人的!”

    清冷的双眼扫过异常紧张的护士,张晨婉的目光落在唐屹弘的身上。

    意思非常的明显,这件事情她也做不了主。

    看着毫无动静的女人,护士这才意识到事情或许跟她想象中的不一样!

    看着已经被抬出手术室的女人,慌乱的双眼扫过罗莹云苍白的脸,护士拔腿就往外跑去。

    看着消失在转角的身影,唐屹弘回头看了眼依旧一脸淡漠的张晨婉,抬着双脚快速离开。

    ……

    刚从昏迷中苏醒的罗冬琼听完护士带来的消息,强撑着虚弱的身体,在罗兴伟的扶持下快速地往楼下赶去。

    “唐屹弘,你要把莹云带去哪里?”跨出电梯,罗冬琼冲着站在台阶上的高大身影惊恐地喊道,“你这样会害死她的,你知道不知道?”

    回身看着灯光下满身悲痛的女人,唐屹弘淡漠的双眼里毫无起伏,提着双脚迈下台阶不作一点地停留。

    “我求你,把我的孩子给我放下!”甩开搀扶着她的罗兴伟,罗冬琼跑到迈巴赫的面前直直地跪下,对着车子拼命地磕头。

    车子里的男人,冷眼看着车头前所发生的一幕,包裹着冰层的心脏毫无反应,手指轻动,车子启动。

    车轮并没有因女人的哭泣声而有所停顿,直直地往跪在地上的女人滚去,速度越来越快!

    注视着这一幕的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就连跪在地上的罗冬琼,圆睁着双眼看着不断逼近的车子,吓得忘了动作。

    关震在迈巴赫撞上女人的瞬间,探出手臂直接将人扯了过来重重地甩在了地上,女人落地的瞬间,车子毫无停顿地驶了出去。

    看着远去的车影,关震垂眸看了眼被他甩在地上的女人,眉心皱了下。

    唐屹弘从来不是仁慈的人,更何况关系到夏琳昔,他的耐心早已耗尽。

    这种悲情戏,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只是火山加油而已,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姐,你怎么样?”反应过来的罗兴伟跑到罗冬琼的身边,伸着手臂将人搀扶起来,却发现她颤抖地厉害。

    显然刚才那恐怖的一幕,在她的脑海中也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快去开车!”紧紧地抓着罗兴伟的胳膊,罗冬琼声音沙哑地低叫,“追上他们!”

    “好,你等着!”松开搀扶着她的双手,罗兴伟手忙脚乱地往车子所在的地方跑去。

    张晨婉施施然地走出电梯,双手环胸站在大厅里,敛着清冷灯光的双眼盯着门口的女人,淡漠的双眼里划过一丝笑意。

    疼,这才刚刚开始!

    罗冬琼,我疼了二十多年,这笔账我们慢慢清算!

    ……

    站在公寓楼前,仰着视线看着头顶高耸入云的大厦,唐屹弘转身走到了罗莹云的面前。

    低垂的视线看着躺在担架上的女人,清寒的目光落在她紧闭的双眼上,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的弧度,长指扣住她完好的手臂用力一折。

    一声惊叫溢出女人毫无血色的唇瓣,惊醒了这浓郁暗沉的夜色。

    罗莹云圆睁着双眼看着伫立在眼前的男人,馄饨的大脑被流窜在全身的疼痛生生地拉扯进残酷的现实里。

    “醒了?”男人冰冷的声音落进女人的耳中,仿佛从地狱爬出的恶魔深深地攥住了她的神经。

    溢满痛楚的双眼盯着满身清寒的男人,塞满痛苦的大脑里闪过之前在罗家别墅内所遭受到的非人折磨。

    画面越是清晰,流窜在身体各处的痛苦越是明显。

    汗水,瞬间浸湿了她虚弱的身体,夜风侵袭,遍体寒凉。

    “既然醒了,就进公寓吧!”扫了眼女人惊恐的双眼,唐屹弘抬着脚往门口走去。

    “唐屹弘,你想干什么?”躺在担架上的女人,被迫跟在男人的身后往前移动着。

    身体各处撕裂的痛楚生生地折磨着她,快要昏厥的大脑中闪过夏琳昔赤身裸体的模样,惊恐压地她喘不过气来。

    回应她的,不过是她自己粗重的呼吸声,以及起落有序的脚步声,一声声踏在她发疼发涨的大脑里。

    紧随而来的车子刚停下,罗冬琼跳下车子,飞奔至担架旁,看着上面疼痛不堪的女人,双手紧紧地攥着担架痛苦地朝着男人撕喊着,“唐屹弘,你到底想干什么?你这样会弄死她的!”

    站在电梯旁,唐屹弘回身看向许力海,示意他将人提过来。

    接到命令的男人,走到担架旁,直接动手掀开了挡在面前的罗冬琼,探出手提起女人身上的衣服将她拖到了电梯口。

    “开门!”看着如死狗般趴俯在地上的女人,唐屹弘沉声吩咐。

    抬着头看着满身杀气的男人,罗莹云低低地笑开来,“唐屹弘,你来晚了!夏琳昔已经被我弄死了,此刻她的尸体或许已经出现尸斑了吧,那蛆虫正在她体内疯狂地扭动狂欢吧!”

    “你找死!”隐忍在体内的疯狂因子直接爆发,唐屹弘抬着脚狠狠地踩在她的腿上。

    静寂的空气中,伴随着女人的又一声惨叫,骨头断裂的声音在夜色里异常清晰瘆人。

    闻讯赶来的物业老板,恰好看到这凶残的一幕,肥硕的身体抖了抖。

    “唐总,这里除了电梯卡,还可以刷脸进入电梯!”为了避免更加严重的情况出现,物业老板不得不站出来。

    许力海看了眼物业老板示意他做下示范,弯下身将四肢已断了三肢的女人拖了过去,抓着她的头发强硬地将她近乎扭曲的五官对准摄像头。

    被甩在墙壁上又滑坐在地上的罗冬琼,圆睁着双眼无能为力地看着被欺负的罗莹云,胸口疼痛地快要破裂。

    电梯门打开的瞬间,唐屹弘快速地走了进去,许力海拖着犹如从水里捞出来的女人跟了进去。

    关震则留在了外面,并没有跟进去。

    “唐总,罗小姐住在26层,上面设有同样的装置,你可以采用同样的方法打开电梯门!”物业经理站在电梯口跟男人说道。

    嗯了声,冰冷的视线扫过电梯外悲痛欲绝的女人,唐屹弘按下电梯,隔绝了她仇恨的目光。

    ……

    电梯打开,入目的是豪华的通道,许力海扔了手里攥着的女人,看着紧闭的房门,抬着脚就是狠狠地一蹿。

    看似固若金汤的防盗门在他的脚下不堪一击,直接被他蹿开。

    唐屹弘快速闪进漆黑的房间,垂在身侧的手紧紧地攥起,压制住满身的惊慌,瞳孔里的恐惧却是一点点地流淌出来,融入这漆黑没有光线的房间内。

    跟在身后的许力海看着眼底僵硬的背影,双眼穿过这暗色,寻找着电灯的开关。

    明亮的光线铺洒下来,驱散了男人眼中无边的黑暗,漆黑的瞳孔扫过眼底超大尺寸的冰柜,恐惧在心底蔓延开来。

    许力海快速地掀开冰柜的门,里面空无一物,压在胸口的浊气慢慢地呼出了体外。

    回头看着依旧不敢动弹的男人,对着他摇了摇头,按在冰柜门上的手顺势重新按下。

    “夏琳昔!你在哪里,听到回我一句!”慌乱的双眼在房间内来回扫射着,回神的男人移动着双脚快速地在房间内寻找起来。

    衣柜里的女人,紧缩着身体靠在冰冷的墙壁上,夜间裹挟着凉意的温度侵袭着她毫无遮蔽物的身体,令她瑟瑟发抖。

    狭窄漆黑的空间内,不透一点的光,她也无法估算现在的时间。

    气闷难受,口干舌燥,外加饥饿,正折磨着处于恐惧之中的女人。

    房门外的声响落进她的耳中,夏琳昔却不敢发出一点的声音。

    惊惧在她的体内流窜,被束缚的四肢根本毫无招架之力,现在若是被那个疯魔的女人扯出去,也只有待宰的份。

    压着呼吸,紧紧地缩在角落里,不断地在心底做着祈祷!

    祈祷着好运能再次降临到她夏琳昔的头上,能顺利地从魔爪中逃离。

    “夏琳昔!”熟悉的男音裹着惊恐跟慌张透过缝隙钻进女人的耳中,令处于高度紧张状态下的女人有瞬间的晃神。

    紧闭着呼吸,竖着耳朵仔细地聆听着外面的动静,那声音却又消失不见。

    瞬间发亮的双眼慢慢地暗了下去,流淌在血液里的惊喜直接被冰雪覆盖,冰冷再次包裹住她的身体。

    “夏琳昔!”走进最后的房间,压在男人心底的惊恐已经升至最高点,微微颤抖的手重重地敲在衣柜上,裹着些许哽咽的声音同时落下,“你在不在这里,回答我啊!”

    “我在!我在这里!”女人裹着喜悦、恐惧、惊慌的声音穿过缝隙进入男人的耳中。

    “琳昔?”本是低垂着头抵在柜子上的男人,猛然抬起头,晶莹的亮光穿透深眸里的黑暗直直地盯在柜子上。

    夏琳昔抬着脚拼命地蹿着毫无动静的柜子,微弱的声音传入男人的耳中,令他双眼里的光芒更甚。

    双手快速地将紧闭的柜门拉开,进入唐屹弘视线的却是一整排昂贵的女士衣服,夏琳昔的身影并没有如愿进入他的双眼。

    抬着手直接扯落那些碍眼的衣服,男人看着面前空无一物的柜子,深眸沉了几分。

    抬着脚直接踏进衣柜,手指曲起在柜子的里层敲了敲,回应他的是女人敲在上面的声音,以及夏琳昔满是虚弱而沉闷的声音。

    “琳昔,别担心,我马上让你出来!”确定了夏琳昔的确被藏在衣柜后面,唐屹弘弯下身直接扒开了脚下的所有东西。

    “唐总!”许力海走进卧室看着正跟衣柜较劲的男人,双眼亮了下,“唐太太在里面?”

    嗯了声,看着面前无从下手的柜子,唐屹弘沉冷着脸点了下头。

    “应该有入口的!”扫过面前封住的墙壁,许力海抬着双眼在整个衣柜上搜索着,寻找着那个开关。

    唐屹弘看了眼弯下腰开始查找着开关的男人,压了压眼帘逼迫自己冷静下来。

    双眼流转滑到另一边的柜子上,长指探出直接将它拉开。

    进入的同样是一排华贵的衣服,男人微眯着双眼仔细地打量了一番,而后动手将那些令他厌恶的衣服扯落扔在地上。

    当空无一物的衣柜落进他的眼中,男人裹着冰雪的双眼一点点地查找着。

    隐匿在柜门后面,跟柜子同色的一块凸起落进他的眼中,唐屹弘的双眼划过一抹惊喜。

    “许力海,你到外面等着!”走出柜子,看着依旧在柜底摸索的许力海,唐屹弘沉声吩咐着。

    抬头看着男人眼底流露出来的喜悦,许力海知道唐屹弘这是找到开关了,眼角跟着弯了下,随即站起身走出了房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