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八百二十七章 唐屹弘说:看看是她的嘴硬,还是唐门的机器硬!

时间:2018-06-07作者:若霖龙

    ,精彩小说免费!

    “唐萌已经被控制了!”对上他急切的双眼,顾展铭重述着前方带来的消息,手指点着桌子上的视频截图,“随行的还有这个冯涛!”

    顺着男人轻点桌面的声音,唐屹弘冰寒的目光落在上面。

    两人虽然都经过了一番的装扮,在监控下特意低下了头,但是对于跟唐萌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家人来说,她的身形根本无须特意去辨认。

    “琳昔没有在车上吗?”抬着急切地双眼盯着顾展铭,唐屹弘抿着嘴角低哑开口。

    迎着男人闪着希翼光芒的双眼,顾展铭却只能给了个残忍的答案,“没有!”

    男人眼中的光芒慢慢地淡去,灯影下的长睫轻颤了下,垂落下来覆在了深陷的眼窝上,遮住了流转在其中的失望跟疼痛,“我们过去吧!”

    拧着眉看着唐屹弘,顾展铭抿了下嘴角,嗯了声,提着双脚快速地往外走去。

    从眼帘下流淌出来的冰冷视线扫过桌子上的截图,唐屹弘转身移动着沉重的双腿迈出了房门。

    “顾总!”唐门停车场前,关震从车子上跳下来,看了眼顾展铭身后面色沉冷的男人,精明的双眼重新落在顾展铭身上,“罗莹云那套公寓,她一共有上下两个停车位,地下还有一个车位,距离电梯也就几步的距离,也可以直达她的房间。”

    双眼闪过一抹原来如此的亮光,薄唇扯动,男人嗤笑出声,“能进去吗!?”

    “不行,强行进入只有破坏电梯!”摇了摇头,关震无奈地说道,“我跟物业也协商过,第一他们不会同意我们这么做;第二我们也没有办法这么做,住在那里的人非富即贵,处理起来也是麻烦!”

    “那就先锁住两个入口,等罗莹云回来!”暗色里,男人满身清冷地站在那里,微眯着双眼穿透这夜色紧紧地锁住远处的一抹灯光,“地下车库没有监控视频吗?”

    “这个位置的监控设备不是一直对着那个角度的,有几十秒是处在盲区之中的,”关震蹙着眉跟面前的两人汇报着查看到的情况,“非常的可惜,画面里只有车子进出的影像,根本没有有用的信息!”

    “的确是个老手,所挑选的路段监控设备也是少之又少!”听完汇报,顾展铭压着长眉,脑海中划过宝蓝色车子消失在视频里的画面。

    若不是有酒店的视频截图,当初进入夏柏强小区时,门卫那几十秒车辆信息登记时所残留的记忆,还真没办法链接起来。

    站在停车坪上的几人一时陷入沉默,

    回身扫过同样一身坚冰的唐屹弘,顾展铭沉声吩咐,“我们先去会会这个冯涛,确认之后再找罗莹云!”

    轻阖双眸,唐屹弘坐进车子率先开了出去。

    前后五辆车子先后驶出唐门,趁着夜色畅通无助地穿梭在无人的街道上。

    ……

    “唐总、顾总!”见两人先后从车子上下来,负责这次搜查工作的警官凝着脸走了过去。

    “人呢?”锐利的双眼在周围扫过,见负责盘查的人员依旧在忙碌着,唐屹弘沉声追问两人的下落。

    “在那边!”抬着手指着不远处的地方,警官压着声音说道,“你们过去辨认下,看看是不是要找的人,如果是的话,那我就通知总部收队了!”

    “那就麻烦你再稍等一下!”顺着他所指的方向,两人敛着双眸看了过去,几个把持着枪支的警察正守着一辆警车,车里的内饰灯全部打开着,里面依稀能见到几个人影。

    彼此对视了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肃杀。

    唐屹弘提着步子率先迈了过去,席卷着风暴的双眼紧紧地盯着车子里的人影,随着双脚的挪动,距离的缩短,本是不甚清明的人影彻底暴露在他的视线里。

    痛恨、失望、疼痛各种复杂的情绪揉搓在一起,填满男人染红的双眼。

    “哥!”看着站在车外几步远的男人,唐萌拨开挡在她身边的警察,趴在车窗上凄苦地叫了声,随即眼泪从她的眼角滚落下来,“你救救我,我什么都没有做,就被他们控制起来了!”

    男人的目光借着车顶洒落下来的灯光,清冷地从唐萌满是泪水的脸上移到了她身边的男人身上,迎上了他平静的双眼,唐屹弘垂在身侧的手指紧紧攥起,转身往回走。

    “带回唐门总部!”与顾展铭擦身而过的瞬间,唐屹弘冷硬的声音落下,双脚不停往车子所在的方向快速走去。

    看了眼依旧在车子里闹腾,喊着冤枉的唐萌,顾展铭嗯了声,转身跟上他的步子。却是往警官所在的位置走去。

    “这是我们要找的人,这两人我们直接带走了!”看着面前一身正义的男人,顾展铭挺直着腰身,丝毫不敢怠慢地跟他交谈着。

    双眉拧了下,双眼盯着警车所在的位置,警官有些为难,“按照道理,这两人我应该带回警局的!”

    “我理解!”点了下头,看着遍布四周的警察,顾展铭点了下头,“这件事情,我会直接跟你们上层交涉,你看行吗?”

    站在原地沉凝了几十秒,警官在心底盘算了一番后,终是点头同意,“你带走吧!”

    “谢谢!”跟警官简单地握了下手,顾展铭侧身看了眼跟在身边的关震,回身再次看向面前一身警服的男人,“那我们就先走了,辛苦你们了!”

    “好的!”点了下头,目送着顾展铭快速地离开。

    警官将视线落在了关震的身上,见他带了两个人直接往警车所在的位置走去,抬着手打了个手势,示意那边放人。

    “你快松开,我的手都要断了!”抬着脚直接踢在了扣着她手臂的男人身上,唐萌低叫着,“你难道不知道我是唐家的小姐吗?”

    压着她的男人根本连个余光都没甩给她,扯着她的手臂快步地往车子所在的地方走去,对于她的拳打脚踢根本没有放在眼里。

    “关震,你让他放快我!”见男人没有丝毫的反应,唐萌满是怒火的双眼看着走在旁边的关震,歇斯底里地冲着他嘶吼,“你这只唐顾两家养的看门狗,难道现在也知道咬主人了?”

    淡漠的目光扫过陷入疯狂的女人,关震在心底叹息了声。

    人生一副绝佳的牌握在手里,却被打地稀烂,说得就是面前的这个女人了。

    “动作快!”提着步子越过几人,关震率先上了停在路边的车子。

    唐萌圆睁着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从身边开过的车子,她知道布加迪里坐着顾展铭,紧跟其后的迈巴赫里坐着唐屹弘。

    为什么,他们都不要她了,看着她被人折辱,他们就不心疼的吗?

    “快点!”打开车门,推着震愣中的女人坐进车子,男人随即吩咐着前面开车的兄弟,“走吧,唐总等着呢!”

    “你们要把我带到哪里去?”听着男人冷硬淡漠的声音,唐萌意识到她是回不了唐家了,心底慢慢滋生出了一丝恐惧。

    负责看押她的男人,淡漠的视线扫过女人梨花带雨的脸,毫无温度的声音在车厢中响起,“唐门总部!”

    “我要回唐家!”猜测得到证实,唐萌心底的恐惧愈发的浓烈,伸着手就去扒紧闭的车门,“我不要去唐门,你们为什么带我去那里?”

    对于女人的喊叫,前后连个男人不再理会。

    车子是特定的,就算身强力壮的男人想要徒手打开根本不可能,更何况是一个女人!

    看着车外笼罩在夜色里的模糊景色,压在唐萌心里的恐惧不断地攀升。

    只见她回头看着想紧跟后面的车子,双眼里的惊恐更甚。

    唐门,她在唐家生活了二十多年,从来没有进去过。

    唐屹弘曾经说过,唐门不是女孩子该去的地方!

    郑闻怡曾警告过唐家的两个男人,唐门这个地方煞气太重,不能带她去!

    顾展铭曾宠溺地揉着她的头发柔声叮嘱:唐萌,那个地方你还是永远别去的好!

    可是,今天的她却被强硬着往那里送去。

    等待她的,又是什么?

    她忽然好害怕,寒凉贯穿全身,牙齿上下打着颤。

    ……

    车子在一阵刺耳的刹车声中停了下来,依旧处在恐惧当中的女人被男人扯落下来。

    站在空旷的停车坪上,唐萌的心脏一阵阵地紧缩,溢满惊惧的双眼紧紧地盯着面前高大的建筑。

    那扑面而来的阴冷气息,令她全身的毛孔瞬间竖了起来。

    “我要打电话给我妈!”在男人再次伸着手去扯她的胳膊,准备往里带时,唐萌失控地大叫着,身体激烈地反抗,双脚往后退去。

    看着失控的女人,站在她面前的男人皱着眉心,回身看着唐屹弘的方向。

    已经踏上台阶的男人,闻声站在上面没有动弹,伫立在夜色的身影高大而孤单。

    “哥,你为什么带我来这里?”视线穿过夜色紧紧地定在唐屹弘的背影上,唐萌含着泪光凄楚地质问着男人,“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要这么对我?”

    听着女人的质问,台阶上的高大身影慢慢地转过身,沉痛的双眸搁在唐萌的脸上,紧抿的嘴角里压着他此刻难以言说的疼痛跟失望。

    “哥!”见唐屹弘转过身面对她,唐萌的心里一阵暗喜,只见她抬着步子直接撞开了挡在她面前的男人冲到他面前,抬着红肿的双眼看着他,声音凄苦满是痛苦,“你难道没看到我身上的伤吗?我才是被伤害的那个啊!你怎么还把我带到这种阴森恐怖的地方来?”

    “唐萌,我问你,夏琳昔在哪里?”听着女人凄苦的声音,唐屹弘没有半点的反应,敛着浓郁夜色的深眸沉压在她的脸上。

    “夏琳昔?”看着男人的目光满是困惑,唐萌对着他摇了摇头,伸着手往后直指冯涛,“我根本不知道夏琳昔的事情,我是被罗莹云给算计了,而后被这个男人控制在房间内强暴了!”

    唐萌知道酒店的监控,唐屹弘应该已经得到并查看过了。

    “是吗?”顺着女人手指的方向,唐屹弘如刃般的视线落在冯涛的身上。

    “哥,你相信我!”伸着手想去扯男人的手臂,却被他给避开。

    举在半空的手从他的衣角划过,手指间徒留下一把清冷的空气,“我真的不知道夏琳昔的事情,我这几天就像生活在地狱里一样,为什么你就不心疼我呢?”

    “唐萌,我再问一次,夏琳昔再哪里?”收回冰冷的目光,唐屹弘低垂下头,森冷的目光直直地探进女人的泪目里,低哑的声音里裹着刺骨的寒冷。

    男人身上弥漫开的肃杀之气,令站在他面前的女人下意识地颤抖了下,心脏跟着紧缩了下,双脚害怕地往后退了两步。

    摇了摇头,唐萌依旧是满脸的凄楚,面对男人的质问,她抬着满是泪水的双眼看向了站在几步之外的顾展铭,“展铭哥,我真的不知道你们所谓的夏琳昔的事情,求求你们相信我!”

    看着仿佛受了天大委屈的女人,顾展铭拧了下眉转身拾阶而上,根本没有兴趣再去看她自以为是的表演。

    看着离去的背影,唐萌低声哭泣起来,女人的哭声卷着清冷的夜风飘荡在夜色里格外的凄凉。

    “唐萌!”看着眼底毫无悔改之意,谎话连篇的女人,只要想到还在不知名的角落受着苦的夏琳昔,男人的眼底怒火丛生。

    只见他黑沉着脸直接跨步走到她的面前,抬着手狠狠地一巴掌扇了过去,直接将唐萌扇在了地上,凄楚的哭声顷刻间消失。

    “哥,你为什么打我?”圆睁的双眼紧紧地盯着唐屹弘,捂着被打的脸,唐门失声质问。

    “带到地下室,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给我撬开这张嘴!”满是怒火的双眼狠狠地盯着趴在地上的女人,唐屹弘低声吩咐着身边的关震,“我要尽快知道夏琳昔的下落!”

    “不,你不能这样对我!”听着唐屹弘残忍无情的声音,唐萌双手撑在地面上,身体不断往后退去,对着他拼命摇着头,“妈知道你这么对我,她一定会生气的,爸也一定不会原谅你的!你难道要看着他们两人伤心欲绝吗?”

    “唐萌,唐家给你唐姓,你才是唐家大小姐!”看着女人不断地往后退去,男人冰冷的视线紧随而上,“没有唐姓,你是什么东西?你自己清楚吗?”

    拿唐甸龙跟郑闻怡对她付出的感情来做文章,这是唐屹弘最不能忍受的!

    听着男人残忍地质问,往后退去的女人呆愣了几秒后,随即含泪哭笑起来,抬着手指着自己的脸,对着他哭喊着,“哥,我是你妹妹啊?没有唐姓,我难道就不是你妹妹了吗?”

    “动手吧!”看着装疯卖傻的女人,唐屹弘深呼了口气,收了对她仅有的那点感情淡漠转身,清寒的声音随着夜风在空阔的门前打转,“看看是唐门那些特制的设备强硬,还是他们的嘴巴硬!”

    看着他冷硬的背影,唐萌的心底仍旧存在着些许侥幸的心理,她依旧不相信唐屹弘会让唐门的人在她身上下毒手。

    这些狠话,只不过用来吓唬她,炸出夏琳昔的下落而已。

    她一直知道,她在郑闻怡心里的位置,唐屹弘也是知道的!

    唐门的机器用在她身上,那得多伤郑闻怡的心,唐屹弘不会不知道!

    “唐总,我真的不知道你口中所谓的夏琳昔是谁,”盯着转身离开的背影,冯涛扬声喊冤,“我只是跟唐小姐做过几晚的露水夫妻而已,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对于两人的不断狡辩,唐屹弘根本不予理会,迈着步子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里。

    关震走到瘫坐在地上的女人面前,双膝下压半蹲下来,“唐小姐,为了免受皮肉之苦,看在唐家的面上,我还是奉劝你一句,把知道的都说出来吧!”

    对着面前的男人直接吐了口口水,唐萌扯着嘴角笑了下,“关震,你算什么东西,充其量不过是稍微高档点的看门狗而已,少在我的面前指手画脚!”

    接过递过来的纸巾,关震随意地擦了下脸上的口水,看着面前依旧高傲的女人,低笑了声。

    “许力海,交给你了,你也听到唐总的意思了,尽快让两人开口!”起身看着站在夜色里的男人,关震裹着肃杀之气的声音穿透在场所有人的心脏,冰冷绝情,毫无温度。

    “是!”点了点头,许力海那毫无颜色的瞳孔锁着地上的女人,紧抿的嘴角里没有半点的温度。

    最后看了眼地上的女人,关震转身快步走进了大门。

    “带走!”许力海一声令下,站在唐萌身边的男人弯下身直接攥起了地上的女人,强硬地拖着她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看着逐渐靠近的深冷入口,本以为靠着唐萌的关系能成功躲过去的男人,心底的鼓声越来越响,越来越乱。

    “你们用私刑,是触犯法律的,是要坐牢的!”扭动着手腕想要挣脱掉钳制,冯涛双眼里露出了恐惧的色彩,扬声警告着。

    “冯涛,告诉我夏琳昔在哪里?”看着不断挣扎却依旧被控制地死死的男人,嘴角勾起一抹仁慈的弧度,许力海低声开口,“或许,唐总还能留你一具全尸!”

    “唐小姐刚才已经说得非常明白了,”冯涛没有接许力海的话,指着哭喊的女人说道,“我们根本不知道什么夏琳昔的事情,我只是看上了这个女人,通过罗莹云弄过来玩几天而已!”

    含笑的目光扫过自说自话的男人,许力海低笑了声,“你认为你很高明?宝蓝色的车子跟黑子的大众轮换着来,就能躲避我们的侦查了?”

    隐在夜色里的双眼轻闪了下,冯涛随即装作不明白的样子看着许力海,“我有两辆车子,这是被你们怀疑的理由?”

    嗤笑了声,许力海不在跟他废话,抬着步子率先走进了笼着阴冷气息的大门,侧身看着身后的两人,“恭喜你们,这个房间已经有段时间没有启动了,里面所有的工具应该是闻到新鲜的人气了,都在疯狂吼叫欢迎两位的到来呢!你们听到了吗?”

    “许力海,你放我离开!”惊恐的双眼紧紧地盯着散发着阴寒之气的门口,唐萌挣扎着想要离开,“你要是真该对我用刑,我爸是不会放过你的!”

    根本无暇再去废话,许力海抬着手对着押送两人的唐门兄弟打了个手势,“动作快!”

    沉重的铁门关闭声在女人恐惧的嘶吼声中重重地落下,散发着冰冷气息的漆黑铁门应声关上,隔绝了所有的窥探。

    ……

    罗家别墅内,张晨婉打着哈欠看着从楼梯上下来的男人,抿着嘴角笑了下,“纪行长,看样子玩得很尽兴了?”

    摸着身前高挺的肚子,纪德明哈哈笑了两声,提着步子直接坐到了她的身边,抬着手在她的肩膀上拍了拍“岳母大人的确够用心的,准备的玩具非常实用!”

    瞥了眼搁在肩膀上肥腻的手,张晨婉挑了下眉毛轻笑着接口,“那么罗家这次贷款的审批?”

    “没问题,明天准备好材料到我办公室来,我亲自给你办!”男人贪婪的目光看向二楼的方向,搁在腿上的手指轻轻摩挲着,“罗小姐的确有让人流连忘返的资本,给我好好调理着,一个月后我娶她进门!”

    “那感情好!”听到男人的安排,张晨婉满口应下,“能嫁给纪行长,是我们莹云上辈子积德才有的这造化!”

    低垂的目光划过女人含笑的脸,纪行长这被堵了几个月的心彻底舒畅了,“岳母大人的确会说话,怪不得那郭家一次次地提着巨款填你罗家的窟窿了!”

    挑着眉轻笑了下,张晨婉看着面前豪华的别墅轻叹了声,“为了庆祝我们两家能成为一家人,这幢别墅就纪名在你的名下,作为你们的新婚礼物吧!你觉得如何?”

    “好!好!好!”男人连说了三个好字,舒展着四肢靠坐在沙发上,满面笑容地接下了张晨婉口中的礼物!”

    对于男人的爽快,张晨婉脸上也没什么表情,搁在楼梯口的视线滑过一抹冷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