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八百二十六章 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时间:2018-06-07作者:若霖龙

    ,精彩小说免费!

    挂断电话的男人靠在桌沿上,捏着机子敲了敲发涨的额头,深呼了口气之后拨通了郑闻怡的电话。

    “闻姨!”电话接通,顾展铭沉声开口,低哑的声音里裹挟着沉重的气息穿过电波进入女人的耳中。

    “怎么了?”郑闻怡翻着衢城最新楼盘的资料,嘴角上挂着愉悦的浅笑,男人不同寻常的声音令她抬起头,眉心紧跟着蹙了起来,“怎么感觉你的情绪不对啊?”

    轻叹了声,顾展铭看了眼视频画面,转身走出了办公室,单手撑在围栏上低声开口,“闻姨,夏琳昔在今天早上出门后失踪了,目前还没有任何的消息!”

    “你说什么?”手指间捏着的水杯,吧嗒一声直接掉落在桌子上,旋转了一圈后滚落在地,发出清脆的声音,玻璃杯应声四分五裂。

    “太太!”闻声出来的阿姨,赶紧拿了条毛巾压在郑闻怡洒满水的双腿上,连声阿弥陀佛,“这还好是温水,热水可怎么得了!”

    “没事!”随意地擦了下身上的水渍,郑闻怡捏着机子快速地走出房门,站在璀璨的光线里,她依旧觉得有些发冷,紧着声音急切地问着对面的男人,“展铭,什么叫琳昔失踪了?”

    “闻姨,先别着急,先静下心来听我说,”知道郑闻怡会着急上火,顾展铭也不得不打这个电话,“琳昔失踪的事情,具体的情况我们也不确定;其二,对于这个消息,目前我们还隐瞒着她的父母。”

    “对,不能告诉她父母!”想到田淑华的身体情况,郑闻怡连着点头赞同着顾展铭的安排,随即话锋一转,声音里隐着担忧,“屹弘,他知道吗?”

    “他已经赶回来!”紧着呼吸,顾展铭沉声应道。

    “他……”顿了下,郑闻怡难过地问道,“他一定难受,着急死了吧?”

    对着话筒沉重地叹了口气,顾展铭嗯了声,”他现在亲自带人去查了,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的,你也别着急上火,我真怕在这个档口再出现意外的事情!”

    “闻姨哪能不清楚啊!”郑闻怡点着头,心情同样颇为沉重。

    “现在公安正在他们小区进行全方位的盘查,虽然做的很隐蔽,”压着声音,顾展铭简略地跟郑闻怡讲着目前的情况,“我还是担心会露出消息来!”

    “你想让我怎么做?”听出男人话中的意思,郑闻怡直接开口,“你说吧,我来安排!”

    “我知道,目前唐夏两家正在商议婚事,你能不能借此将两人从小区里接出来?”深呼了口气,顾展铭说着他的意见,“暂时先将两人带出那个环境!”

    “闻姨知道你的意思了!”微眯着双眼看着院子中盛开的花朵,郑闻怡沉着声音冷静地开口,“我会安排好的!”

    “那就拜托你了!”重重地呼了口气,顾展铭深缩着眉头低声道谢,“谢谢你,闻姨!”

    “你这孩子,屹弘也要叫他们一声爸妈的!”嗔怪地念叨了句,郑闻怡轻叹了声,“说什么谢谢!”

    嗯了声,顾展铭捏着高挺的鼻梁,声音沙哑,“那就麻烦你安排一下两位老人,我先挂了!”

    “去忙吧,那边就交给我来安排,我等着你们把我的林昔找回来!”郑闻怡仰着头看着院门外,眼底水光划过,喉咙一阵酸涩。

    女人有些哽咽的声音落进男人的耳中,顾展铭紧着眉挂断了电话,伫立在长廊上没有动作。

    ……

    丽枫酒店的安保室内,唐屹弘站在监控视频前,双眼紧紧地定在画面上,紧握成拳的掌心里捏着他太多的不安跟害怕。

    “唐总!”跟随唐屹弘而来的唐门技术部工程师经过一番操作后,锁定了唐萌跟随罗莹云所进入的房间,“两人进了b座1105号房间!”

    定格在男人眼底的画面是罗莹云领着唐萌正迈步走进房间,之后所有的视频,他已经无暇再去查看,他只想早点找到两人,从她们口中得到夏琳昔的消息.

    “你继续在这里盯着,有什么消息及时告诉我!”收回视线,唐屹弘没有温度的双眼搁在工程师身上低声吩咐,裹着疼痛的双眼转到许力海的身上,“你马上安排人,查询入住这个房间人员的相关信息。”

    “明白!”对着男人沉重地点了下头,许力海同样忧虑的双眼紧紧地盯着唐屹弘,确定他的情绪没有问题后转身快步离开。

    “张经理带路吧!”看着站在身边的酒店经理,唐屹弘迈开步子飞速地往目的地而去。

    紧跟在他身后的几个男人,面色同样黑沉,满身冰寒,随着他的脚步直奔b座1105号房间。

    1105号房门,在唐屹弘的眼底彻底打开,伫立在门口的男人压了压眼帘提步迈了进去。

    房间内空无一人,漆黑锐利的双眼扫过房间内的每个角落,试图能找到些许有用的信息。

    床上凌乱的被子,桌子上还放着半杯清水,双脚移动,手指在上面贴了下,玻璃杯身还有余温。

    空气静寂地可怕,在场的所有人都压着呼吸,双眼紧紧地盯在唐屹弘的身上。

    男人紧绷的脸部线条里隐着他快要压抑不住的不安、愤怒的情绪,布满血丝的双眸圆睁,冰冷的目光依旧在四处扫射着。

    “唐总,男人入住时所登记的资料全部是假的,公安部信息网中根本没有这个人!”许力海迈步进去,看着双眼赤红的男人汇报着刚得到的消息,“这个所谓冯涛的男人,在下午两点左右带着唐小姐乘坐宝蓝色的车子离开了酒店。”

    “离开了?”低喃了声,唐屹弘的心底升起一股绝望跟无力,“车子往哪个方向去了?”

    “这里的信息已经全部汇总到唐门总部,那边已经开始查找这辆车子的去向!”或许是感觉到唐屹弘情绪的不对劲,许力海往他的方向又靠近了几步,压着声音回答着他的问题。

    “夏家所住小区,南北大门的监控同时进行核对排查,看看这辆车子是否出入过?”拧着眉,逼迫着自己冷静下来,唐屹弘在脑子中快速地罗列着目前的信息,就怕放过任何一条线索而造成不可挽回的悲剧。

    “顾总已经安排下去了!”车子的信息一到唐门总部,顾展铭就在电话里安排了下去,“同时把这里截取到的图像发送到了衢城的各个路口,让他们进行辨别。”

    嗯了声,唐屹弘微眯着双眼在房间内又重新扫了圈,确定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后提步往外走,“留下一个人看着,我们走!”

    一行人迅速地撤出房间,离开了丽枫大酒店。

    ……

    “妈,这里的房产我们什么时候买的?”看着面前富丽堂皇的别墅,罗莹云站在客厅中转了圈,精致的眉眼里满是喜悦。

    “前段时间买的!”看着点着脚跳着舞的女人,张晨婉轻笑着解释,“这里,是我给你准备的婚房,喜欢吗?”

    “喜欢!”重重地点了下头,罗莹云伸着手臂搂住了女人的肩膀,“谢谢你!”

    “喜欢就好,今天带你来认认门,”低垂的眸子流露出冰冷的暗芒,女人的嘴角依旧挂着轻柔温暖的微笑,抬着手拍了拍罗莹云的肩膀,“你先到各处看看,我去准备今晚的晚餐!”

    “爸会过来吗?”松开搂着她的胳膊,罗莹云想到了罗兴伟。

    “刚才跟他通话时,还在路上,”摇了摇头,张晨婉不确定地说道,“晚餐也不知道能不能赶到了!”

    “晚上,我们就留在这里睡吧!”搂着张晨婉的手臂晃了晃,罗莹云撒娇着提着要求,“这样爸回来就直接到这边就是了!”

    “好,听你的!”看着缠在胳膊上的手,张晨婉抿着嘴角笑了下,“你喜欢就好!”

    “那我先到处转转?”松开挽着的手臂,罗莹云提着双脚往楼上走去。

    “挑个你喜欢的房间!”含笑的目光别有深意地看着台阶上的身影,张晨婉柔声开口,“到时候用来做你的婚房!”

    “妈!”娇甜地叫了声,罗莹云略有些羞涩地跑上了楼。

    盯着空无一人的楼梯口,女人脸上的弧度慢慢地寡冷下来。

    扯了下嘴角,眼底满是不屑的冷光,张晨婉转身走进了厨房。

    女人冷硬的背影里,是她压抑了十多年的恨意。

    罗冬琼,当年你为了自己的孩子朝我的孩子下手时,可有想过天理循环,报应不爽这句话?

    当年你施加在我身上的那些罪恶,从今晚开始我张晨婉要一点点地从你们母女两人身上讨回来。

    搁在台子上的手机发出刺耳的声音,女人的眉心皱了下,冰冷的视线盯着屏幕上纪德明三个字。

    眼底闪过一丝厌恶,嘴角却勾起明媚的笑,“纪行长,这么心急?”

    “张晨婉,今晚你不会放我鸽子吧?”接起电话,纪德明早已是耐性全无,脑海中闪过当初关阳站在办公室内的警告,眼底闪过一丝狠意。

    “放心吧!”捏着机子站在厨房门口,含笑的双眼盯在扶梯上,张晨婉向他保证着,“今晚一定让你如愿!”

    “记住,我不喜欢死鱼!”张晨婉的保证令纪德铭兴奋了下,随即低声叮嘱着,“罗小姐这样的绝色美人要是像根木头桩子,玩起来就不完美了!”

    “放心吧!”女人的嘴角掀着一抹残忍的弧度,眼底冷光跳跃,“不过我也要提醒你,可千万别玩得太过分,要不我还是会心疼的!”

    “岳母大人就放心吧!”哈哈笑了两声,纪德明愉快地声音在女人的耳边炸开,震得她的耳膜嗡嗡作响,“我也舍不得下死手,毕竟我还想多玩两次的!”

    厌恶地撇了下嘴角,张晨婉在心底冷笑了两声,却依旧轻柔地开口,“那就先这样,到时候联系你!”

    “等你的消息!”嗤笑了声,纪德铭非常不屑地挂断了电话,神清气爽地起身走出了办公室。

    楼上的罗莹云满脸笑容地游走在每个房间里,查看着这个以后要生活的地方。

    双手撑在阳台的围栏上,扫过楼下的游泳池,微眯的双眼看着西落的斜阳,嘴角上的弧度越发的明媚。

    脑海里划过早上被冯涛赤身裸体抱进房间的夏琳昔,抿着嘴角轻笑了声。

    五指张开,习习清风穿指而过,心情格外地舒爽。

    夏琳昔,好好等着我回去!

    那个冰柜就是我为你准备的家,你将永远住在那里!

    当然,唐屹弘若是想你了,而我又恰好起了点怜悯之心,我会大发慈悲邮寄你身上的某些部位给他,慰藉他那令人心痛的相思之苦!

    你说,我先把你哪个部位寄到唐家呢?

    女人嘴角的弧度冰冷而扭曲,玫瑰红的夕阳里,镀上了一层怪异的色彩。

    “妈!”走进餐厅看着餐桌上的十几个菜肴,罗莹云轻笑着问道,“今晚这是什么日子啊?这么丰盛的晚餐,爸会回来吗?”

    端着一小盅的汤水出来放在桌子上,张晨婉抬着柔和的目光看着面前笑意盈盈的女人,非常遗憾地开口,“你爸是没有口福了!他要到晚上十点多才能到这边!”

    “好可惜!”抿着嘴角,罗莹云郁闷地开口,“还以为他能赶回来呢!”

    “反正今晚也是留在这里的,明天再补上就是了!”侧身在椅子上坐下,张晨婉抬着手招呼着罗莹云,“坐下,吃饭吧!”

    “妈,这汤水你拿去喝吧!”看着独有一份的药膳,罗莹云跟对面的女人的说道。

    “你这孩子跟妈客气什么!”嗔怪地横了眼,张晨婉非常不满地说落着,“特意给你做的,把它给吃完了!“

    看着女人的双眼隐隐泛着水光,罗莹云低垂着头看着面前泛着点滴油花的汤水,对着她点了下头,“谢谢妈!”

    “这孩子!”看着低垂着头开始小口喝着汤水的女人,眼底暗芒划过,张晨婉轻笑着摇了摇头,“快吃吧!”

    “妈,这菜好吃,你也吃!”罗莹云夹了筷菜放进张晨婉的碗里,柔声讨好着。

    “我自己会夹的!”看着不断夹进碗里的菜,张晨婉忍着心底翻涌上来的厌恶,对着她柔声开口,“你先把自己照顾好,别饿肚子!”

    “我知道!”坐回椅子,罗莹云重新吃起饭来,嘴角上的浅笑就没有下去过。

    扫了眼对面的女人,张晨婉捏着筷子将她夹到碗里的菜拨到了边上,挑了几颗饭粒送进嘴里嚼着。

    “妈,我吃好了!”擦了下嘴角,看着依旧在慢条斯理吃着饭的张晨婉,目光在她的碗里划过。

    见刚才夹进去的菜她根本没有动过,罗莹云看着她的目光轻闪了下。

    “这菜是为你爸准备的,”迎着女人探究的视线,张晨婉轻笑着解释道,“他喜欢这个菜自身带的那种苦味,没想到也挺合你的胃口的,遗憾的是并不合我的口味!”

    “对不起,我不知道!”听完她的解释,罗莹云十分地不好意思。

    “小事情!”摇了摇头,看着她面前空了的汤碗,张晨婉嘴角上的笑容跟着灿烂了几分,“你先到客厅看会电视,我收拾好就出来!”

    “我来收拾吧!”双眼扫过面前满桌的菜,罗莹云十分期待地开口。

    “让你收拾,我还真担心我这些花高价买进的瓷碗呢!”摆了摆手,张晨婉嫌弃地开口,“去看你的电视吧!”

    跟着笑了下,罗莹云也知道她或许会帮倒忙,听张晨婉这么说也就不再强求,“那就辛苦你了!”

    对着她笑了笑,张晨婉催促道,“去吧,我马上就来!”

    嗯了声,罗莹云脚步轻快地走出了餐厅。

    余光扫过离开的身影,张晨婉搁下了筷子,浅笑的眸子盯着面前的瓷碗,忽然深深地呼了口气。

    起身拿起搁在台子上的机子,手指快速地在屏幕上输入了一行字,随即将手机重新放了回去。

    看着满桌的菜肴,忽然就没有了任何的食欲。

    靠坐在沙发上的女人,看着电视屏幕上不断闪现的画面,手指无意识地换着台,挑选着节目。

    眉心轻蹙了下,罗莹云忽然觉得全身无力,看着从手指间滑落的遥控器,女人的双眼里满是惊恐。

    手指用力地捏了捏,却是徒劳,根本没有半点的力。

    惊慌失措的女人,想张嘴喊张晨婉,却发现整个身体完全处于瘫痪的状态下,除了双眼,其余所有的功能全部丧失!

    收拾完东西的女人走出餐厅,看着靠坐在沙发上毫无动静的女人,眼底划过一抹冷笑。

    提着步子往她的方向走去,别墅的门铃恰在此时响起。

    没有温度的双眼划过不能动弹的女人,张晨婉转身往门口走去。

    脚步轻快,心情愉悦!

    “人呢?”纪德明走进房门,含笑的目光盯着面前的女人,声音里有些急切。

    侧身看向沙发的位置,对着他呶了呶嘴,张晨婉挑着眉对着他笑了下,“在那里呢!”

    瘫软在沙发上的女人,在听清两人的对话后,特别是纪德明的声音传入她的耳中,恐惧紧紧地攥着她的心脏,一种频临死亡的感觉充斥在她的脑海中。

    “罗小姐!”纪德明走到罗莹云的面前,压着发福的身体看着根本不能动弹的女人,心情愉悦地跟她打着招呼,“真是好久不见了!”

    惊惧的双眼看着凑到面前的油腻的脸,罗莹云努力转动着眼珠子看向站在旁边的女人。

    却见她此刻满脸笑容,心情非常的愉快!

    绝望彻底包裹住她整颗恐惧的心脏,瞳孔呈现出灰败的色彩。

    盯着张晨婉的双眼滑下一行眼泪,落进了起伏的胸口。

    “现在就哭了?”男人肥厚的手划过女人柔嫩的脸,嘴角发出一阵愉悦的笑声,“这可怎么是好,我这手现在就痒了呢!”

    “今晚你就好好享受吧!”清寒的目光扫过罗莹云溢满泪水的双眼,张晨婉抬着视线看向楼上,“楼上右转第二间卧房,是我为你们精心准备的婚房!”

    盯着张晨婉的双眼错了下,那个房间就是她刚才看中的!

    眼底的恨意慢慢地浮现上来,罗莹云狠狠地瞪着眼前满是笑意的女人。

    此刻她所有的神经都在疯狂叫嚣着: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

    奈何,她却根本动弹不了分毫!

    唯有满腔的恨意在体内流窜!

    “那我就不客气了!”对于女人眼中的恨意,在场的两人谁也没有在意,男人弯下身直接将没有反抗能力的罗莹云横抱起来往楼上走去。

    “衣柜里有些好玩的工具,你可以拿出来用用!”双手环胸站在客厅里,轻抬着下巴看着纪德明将罗莹云抱上楼,轻快地提醒着。

    “谢谢我亲爱的岳母大人了!”回身看了眼客厅里的女人,对上她愉悦的双眼,掂了掂臂弯中柔软的身体,挑着眉开口邀请,“要是岳母大人愿意,也可以上来一起玩玩!”

    嗤笑了声,张晨婉心情好,对于男人这种不入流的话根本没放心上,提着双脚坐进了沙发。

    拿起掉落在地上的遥控器,挑了个比较合她口味的电视节目,女人就那么慵懒地靠坐在那里看了起来。

    不时传下来的撕心裂肺的声音,张晨婉也只是提着眼帘往上瞟了眼,抿着嘴角轻啧了声,毫不在意地继续看着电视节目。

    被罗莹云搁在茶几上的手机震动了下,女人伸着手臂拿到眼底点开了短信。

    罗冬琼发给她的内容直接展开在了眼底,看着上面情真意切地关心之语,张晨婉挑着眉笑了下。

    手指轻动,几个字组成的句子直接回复了过去,随后手机被她随意地扔在了沙发上。

    打着哈欠看了眼客厅里的摆钟,才发现时间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过去了个把小时。

    展开搁在边上的薄被,张晨婉直接睡在了客厅里的沙发上,伴着楼上偶而流传下来的声音,睡得格外地香甜。

    ……

    夜色里,唐门大楼依旧灯火通明,顾展铭捏着机子听着对方传过来的消息,眼帘轻抬扫过紧绷着神经的男人低声回应,“谢谢你,我们马上过去!”

    “怎么样?”见男人挂断电话,唐屹弘圆睁着双眼紧紧地盯着他,“有什么消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