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八百二十三章 她真想找死,我成全她!

时间:2018-06-07作者:若霖龙

    ,精彩小说免费!

    “顾总,这个女士皮包你有印象吗?”警官提着沉甸甸的女士皮包走到顾展铭的面前,开口询问。

    闭了闭双眼,顾展铭沉默地点了下头,“这是琳昔的包!”

    听男人这么说,警官的面色更是沉重了几分,看着手里提着的限量版的皮包,轻点了下头。

    很快浸满水的包被打开,当看清里面所呈现出来的物品时,在场的所有人面色跟着沉了几分。

    撕碎的裙装,顾展铭异常的眼熟。

    夏琳君的衣柜里也有着这么一条裙子,前两天还见她穿过!

    男人的鼻子酸涩的厉害,扭过头看着泛着波光的江面,垂在身侧的手指紧紧地攥起。

    “顾总,这些物品是属于唐太太的吗?”清点完包里的所有物品,认真地记录在册,警官沉声问着男人。

    “是她的!”重新低垂着视线看着眼底的物品,长身下压,修长的手指拨开衣服拿起了那枚璀璨的戒指,顾展铭沉重地点了下头,“都是她的!”

    “现在看来,夏琳昔应该是被带离这里了!”看着依旧在进行打捞作业的工作人员,警官低声开口。

    看着那条被撕得七零八落的裙子,男人的胸口异常沉闷。

    眼底的担忧更加的浓烈!

    “现在是一点线索都没有了!”看了眼地上的物品,警官的面色同样不好。

    “查看这个路段所有的监控视频!”顾展铭泛红的双眼紧紧地盯着眼底撕碎的裙子,裹着冰霜的声音里满是煞气,“把整个衢城翻过来,我也要找到她!”

    “这个你放心!”看着男人青黑的脸,警官郑重地承诺道,“我们会竭尽全力查找的!”

    “拜托了!”点了下头,顾展铭冰寒的目光扫过地上的物品,手指间的戒指被他重新放了回去,转身快步往布加迪所在的位置走去。

    “顾总!”紧跟其后的关震,沉声问着面前包裹着一层坚冰的男人,“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我去趟莫氏!”站在车旁沉默了会,顾展铭想到了莫源生,寒如深潭的眸底波纹涌动。

    “你认为他会对夏琳昔出手?”关震看着男人清寒的背影,不确定地问道。

    摇了摇头,顾展铭其实也不确定,回身看着关震,沉声吩咐道。“你亲自去查唐萌这段时间的活动情况!”

    迎着男人刀刃般的目光,关震紧抿着嘴角沉默地点头,转身坐进了他的座驾。

    在目前毫无线索的情况下,也只能采取这种逐一排除的方法了!

    看着关震的车子驶离视线,男人沉重的目光扫过涛涛江水,打开车子坐了进去。

    “莫总,帝云的顾总来访!”秘书看着办公桌后面的男人,对着她轻声说道。

    “顾展铭?”挑着眉看着门口的女人,莫源生有一瞬间的愣神,随即扯了下嘴角,“请他进来吧!”

    看着转身出去的女人,靠坐在旋转椅上的男人摸着下巴,眼底闪过几丝困惑。

    “莫源生!”迈进办公室,顾展铭直接了当地阐明来意,“你把夏琳昔带去哪里了?”

    “夏琳昔?”震愣了下,莫源生起身绕出办公桌,不甚明白地看着满身怒气的男人,“她跟我有什么关系?”

    锐利的双眼紧紧地盯着面前的男人,他脸上那一瞬间的震愣不像是假的。

    垂在身侧的手指紧握,顾展铭知道,这次的猜测怕是错了!

    “打扰了!”既然夏琳昔的失踪跟他没有关系,继续留在这里也不过是浪费时间,顾展铭转身就走。

    微眯的双眼盯着他快速交替的双脚上,阴翳的眸子划过一缕暗芒。

    莫源生回身靠在办公桌旁,幽冷的双眼看向窗外,手指轻点着桌面,嘴角勾着一抹冷笑,“看样子,帝云得罪的人还不少!”

    走出莫氏大楼的男人,快步回到车子上,双手捏着方向盘,一时没有了头绪。

    ……

    “你的意思,唐萌这两天都没有回来?”此时的关震正坐在李毅峰的办公室内,锐利无温的双眼紧紧地锁着他的眉眼。

    “对,你也知道我们关系并不融洽!”对着关震勉强笑了下,李毅峰十分不好意思地开口,“这段时间又因为李氏的事情,闹得非常不愉快,她决定出去走走,我也没办法阻止!”

    李毅峰跟唐萌的关系的确不是很好,这是关震早已知道的事情。

    “你最后一次见她是什么时候?”关震继续沉声追问。

    “三天前的早上!”拧眉想了下,李毅峰回答着,“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这三天你联系过她吗?”直接跳过他的问题,关震问道。

    “没有!”摇了摇头,李毅峰非常无奈地说道,“这段时间我也非常忙,既然她想出去散散心,我又何必讨人嫌!”

    “行,我知道了!”点了下头,关震站起身,鹰隼的眸子依旧盯着眼底的男人,“要是她联系你或者回来,希望你给我打个电话!”

    “好的!”对着他点了下头,李毅峰起身将人送到了门口,“她要是联系我,我一定会联系你的!”

    看着快步离开的身影,靠在门框上的男人,阴冷的眼底闪过些许的困惑。

    转身回到位置上,拿起手机直接拨打了唐萌的电话,得到的却是对方关机的声音。

    紧抿着嘴角,李毅峰拨打了罗莹云的电话,冷声质问着,“罗莹云,唐萌在哪里?”

    “我怎么知道?”女人清冷的声音里满是厌烦,“自己的老婆都管不住,你可真是本事!”

    “罗莹云,刚才关震已经到我这里来了!”低笑了声,显然对于她的说辞,李毅峰并没有相信,“听说唐门里的人,有人擅长剥人皮,不知道真不真?”

    “神经病!”对于男人的危言耸听,罗莹云根本没放心上,“你想试试,可以直接跟关震提,我想他会很乐意满足你变态的要求的!”

    嗤笑了声,李毅峰直接挂断了电话,随手扔掉了手中的机子,靠坐在旋转椅上陷入了沉默当中。

    看着被挂断的电话,罗莹云微眯的双眼里冷光乍现!

    动作倒是快,只是可惜了!

    抬着双眼看着被工人搬下车子的大冰柜,女人的嘴角勾着一抹残忍至极的弧度。

    ……

    酒店的大床上,唐萌被禁锢在上面动弹不得。

    唯一能活动的双眼看着紧闭的房门,被绳索绑住的手脚努力挣脱着,却一点都没有作用。

    手腕脚腕上火辣辣的刺痛提醒着她,这几个小时的挣扎根本就是徒劳。

    贴在嘴巴上的胶带,使她的只能发出微弱的声音,根本起不了一点的作用。

    低垂的眸子扫过身上的薄被,挣扎的过程中被子下滑,露出了她身前的丰满,以及上面深浅不一的痕迹。

    门锁旋转的声音令女人的神经直接紧绷,僵硬的身体不敢动弹分毫。

    冯涛推门进来,寒冷的目光扫过床上的女人,视线滑过她身前的丰满,移动的双脚顿了下,随即若无其事地走进了浴室。

    清晰的水流声进入唐萌的耳中,身上各处的疼痛一点点地蔓延开来。

    薄被下,分叉的双腿下意识地收了下,却是没有半点的作用。

    惊惧的目光看着男人走出浴室,唐萌缩着身子不敢挪动分毫,呼吸也跟着收了几分。

    “害怕?”挑着眉看着女人恐惧的双眼,冯涛笑了下,坐在床尾慢条斯理地擦着头发,定在她眉眼上的目光没有移动过。

    “我要离开衢城了!”随手扔掉了手中的毛巾,冯涛的声音里有些遗憾,侧身躺在女人的身边,粗粝的手指在她柔嫩的肌肤上游走着。

    盯着男人的双眼,唐萌对着他拼命地摇着头,双眼里溢满恐惧。

    “又想要了?”邪肆地笑了下,男人掀开女人身上的薄被,倾身覆了上去,“来吧,我们还有个把小时可以玩玩!”

    再次撕裂的疼痛攥着女人的神经,唐萌紧着呼吸拼命躲避着,却被他定在身下动弹不得。

    “唐萌,记住这种感觉!”男人的手指冰冷没有温度,拂过她苍白脸颊,定在女人瞳孔里的眸子尖锐如刃,“原本想在离开前直接把你杀了以绝后患的。”

    女人紧缩的身体本能地颤动了下,唐萌圆睁着双眼紧紧地盯着男人凉薄的眸子,恐惧攥着她的神经往地狱爬去。

    手掌在她的臀部狠狠地拍了下,男人低笑了声,“不过想想,我们也做了几晚的夫妻,这点情分还是有的!”

    听他这么说,唐萌缓缓地舒了口气。

    “所以,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心里最好有数!”点着女人的胸口,冯涛冷声警告着,“否则别怪我回头将你直接肢解成五六块扔进衢江喂鱼!”

    男人的恐吓果真令他身下的女人惊惧地睁大了双眼,见她对着他猛点着头,鼻间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似在跟他保证着。

    “乖女孩!”拍了拍女人的脸,冯涛直接撕开了她嘴巴上的胶带,压下身猛烈地吻了上去,“来吧,叫给我听!”

    被绳索束缚在床头的双手紧握成拳,唐萌忍着胸口翻滚的怒火,乖顺地配合着男人粗鲁的占有。

    ……

    “顾总,李毅峰的意思唐萌已经三天没有回李家了,他的意思是唐萌出去散心了!”站在车旁,关震敛着眸跟顾展铭汇报着从李毅峰这里得到的信息,“我已经安排人在调查这几天唐萌的活动轨迹了!”

    “唐萌!”风暴席卷着男人的深眸,布加迪往右打了个方向直接停在了路边,顾展铭抿着嘴角沉声开口,“调动所有的力量查找唐萌的下落!动作要快!”

    “是!”挂断电话,关震驾驶着车子飞速往交警大队开去,面前也只有全程的监控视屏能帮上忙了。

    独坐在车子里的男人,敛着深色的眸子盯着流动的车流,急切的大脑快速地运转着。

    莫源生已经被他排除在外!

    唐萌却在这几天消失在大家的视野里,不知去向!

    这不得不让人怀疑!

    “关震,让技术部拉出唐萌之前的通话记录!”拧着眉,顾展铭沉声吩咐,“看看从中能否看出点什么!”

    “明白!”快速行驶的车子中,男人的长眉紧紧地拧着,“十分钟之内应该就有消息了!”

    “行!”挂断电话,看了眼手腕上的时间,此时不过十二点,距离发现夏琳昔失踪才过去了四个小时。

    顾展铭靠坐在车椅上长呼了口气,这四个小时却像四十年那么地难熬。

    抬手看了眼手腕上的钻石手表,男人重新启动车子往机场飞驰而去。

    唐屹弘要到衢城了!

    ……

    “罗小姐,如果有问题你可以打我们公司的服务热线!”师傅将冰柜送进罗冬琼的公寓,看着一脸笑意的女人,非常礼貌地叮嘱着。

    “真是辛苦你了!”手指划过冰柜的边沿,含笑的目光扫过泛着冷光的内箱,罗莹云对着面前的男人说道,“有问题我会打电话沟通的!”

    “好,那我就先走了!”送货师傅点了下头,双眼在面前装修高档的房间内走过,转身走出了房门。

    罗莹云走过去将房门用力地关上,回身看着客厅里放着的冰柜,嘴角上的弧度直接寡冷了下来

    冰冷的目光看向卧室的方向,女人摆着胯,扭着腰走了过去。

    推开紧闭的房门,妖娆的身体依在门框上,低垂的眸子落在她纤纤玉指上,红唇轻阖,低笑出声,“夏琳昔,没想到你会落在我手里吧!”

    房间内静悄悄的,没有一点的声音。

    罗莹云也不在意,自顾自地呢喃着,“唐屹弘现在应该知道你不见了吧?”

    紧跟着低叹了声,双脚移动走进卧室,双腿交叠侧身坐在床沿上,视线落在身侧的衣柜上,嘴角勾着冰冷的笑容,“你说他会是什么反应?心会疼吗?”

    被捆绑住四肢,封住嘴巴的女人此时靠坐在衣柜里,听着外面罗莹云冰冷无温的声音。

    低垂的眸子通红一片,夏琳昔隐忍着心底翻涌上来的恐惧紧紧地攥着双手,安静地等待着。

    她相信,唐屹弘会找到她的!

    就像当初找到她一样!

    “夏琳昔,你说你有什么比得上我的?”嗤笑了声,罗莹云不甘地低咛着,“身材、家世、学历、名气都比不过我,凭什么让唐屹弘这么为你痴迷?”

    靠在衣柜里的女人,听着外面罗莹云不甘心的声音,惊恐的心底慢慢地平静下来。

    “你知道我刚才买什么了?”起身走到化妆镜前,侧身看着镜子中凹凸有致的身材,罗莹云心情愉悦地继续开口,“我为你买了个超大规格的冰柜,睡在里面一定非常的舒服!”

    夏琳昔平静的双眼里再次浮上些许的恐惧,侧声看着紧闭的衣柜门,试图通过缝隙看清外面的情形。

    “我们来猜猜,唐屹弘什么时候能找到你?”回身看着紧闭的衣柜,罗莹云抿唇笑了下,“希望不要太迟,毕竟冰冷的尸体抱在怀里还是非常瘆人的!”

    夏琳昔咬着唇瓣,不敢发出一点的声音,她知道此时最不该做的就是激怒外面已经疯魔了的女人。

    “害怕吧?”呵呵笑了声,罗莹云压着声音问了句,随即紧抿着嘴角不再开口说话。

    夏琳昔侧耳听着外面的动静,拖鞋拍打在地板上的声音从衣柜前走过,渐渐地消失在了耳朵中。

    低垂的眸子里浮上一层水光,黑暗的柜子里根本看不清任何的东西,空气异常的闷热。

    下颚抵在曲起的膝盖上,隐在眼角的泪水滴落下来,打在了捆绑在一起的双手上。

    双手用力地挣脱了下,除了疼痛没有半点的作用。

    屹弘,女人在心底轻柔地呼唤着。

    “哎,刚才那个送货的师傅说要等二十四小时才能通电,”女人遗憾的声音再次响起,紧接着衣柜的门发出轻微晃动的声音,夏琳昔知道她此时正靠在上面。

    “其实我现在就想试试这个冰柜的效果!”抬着脚踢了踢衣柜,罗莹云低声轻叹着,“就是怕这闷热的天气,会把你闷坏了!”

    紧紧地捏着拳头,夏琳昔努力呼吸着,平复着从心底翻涌上来的恐惧。

    她知道,罗莹云就是想看到她恐惧害怕的样子。

    看着没有动静的柜子,女人的双眼微微眯起,冰冷的目光看着依旧打着石膏的手臂,眼底恨意丛生。

    在她抬起手臂准备打开柜子时,搁在床铺上的手机恰好响了起来,阻止了她开门的动作。

    五指按在柜子上,侧身看着闪烁不停的机子,眼底闪过些许的厌烦。

    清寒的目光划过不透一点光的缝隙,罗莹云转身走到床边,弯身拿起了机子。

    微眯的双眼看着屏幕上的名字,女人的眼底划过一抹亮光,唇角跟着弯了下,“妈!”

    “你什么时候回来?”电话接通,张晨婉略带关心地声音通过电波传入女人的耳朵,直达她的心里,“能早点回来吗?”

    “是有什么事情吗?”罗莹云拧着眉,心底有些防备地问道。

    “你这孩子?”似乎是听出了她声音里的防备,张晨婉轻笑了声,嗔怪道,“我们很久没有一起去采购食材了,你要是能早点回来,妈想跟你一起去!”

    张晨婉的解释,令罗莹云不好意思地笑了下,非常愉悦地应了下来,“我正打算出门呢,你等着我,我们一起去!”

    “行,那我就等着你回来,我们母女两一起去采购!”张晨婉对着话筒轻笑声,听声音非常的高兴,这让罗冬琼也跟着心情愉悦起来。

    她也想跟她做一对正常的母女,回到小时候那样。

    含笑的双眼里,划过曾经贴在她背脊上,被她背着上学的情景。

    心底酸酸涩涩的,异常难受。

    罗莹云捏着机子站在床边深呼了口气,压下眼底的水光,转身打开了衣柜另一侧的门,快速地取出了几件换洗的衣服,随意地塞进了提包里。

    轻柔的目光划过另一侧的柜子,眸光瞬间转为阴冷,“夏琳昔等我回来,希望你还活着,能切身体会一下皮肉被利刃切开的感觉!”

    话音落下,拖鞋拍打地面的声音再次往外移动,渐渐地消失在了静寂的房间内,大门关上的声音随即落进夏琳昔的耳中。

    侧耳倾听房间内的动静,确定罗莹云离开了房间,提了下跟双脚束缚在一起的手,女人挪动着身体推了推紧闭的衣柜,却发现根本没办法打开。

    额头抵在柜门上往外推,也是徒劳。

    睁着双眼看着黑暗中的柜子,夏琳昔提着手配合着捆绑在一起的双脚用力地往外蹬着,希望能把柜门蹬开。

    只是,尝试了几次后,她肯定衣柜外面被罗莹云用东西挡住了,根本没办法推开。

    深呼了口气,侧身靠在那里,夏琳昔压着恐惧拼命告诉自己要冷静。

    越危险的时候,越要冷静!

    ……

    “还是没有消息吗?”坐进布加迪,唐屹弘努力压制着盘旋在体内的恐惧,沉声问着顾展铭。

    “唐萌最近几天都没有回过李家!”双手摆着方向盘,车子快速地在车流中穿梭行驶,顾展铭低声跟副驾驶上的男人说着目前掌握到的情况。

    “唐萌?!”惊惧的声音从唐屹弘紧抿的嘴角溢出,之间他扭过头不可置信地看着男人裹着冰霜的侧脸,“你是怀疑,这次的事情又是她做的?”

    轻叹了声,顾展铭无奈地开口,“莫源生是第一个被我怀疑的对象,为此,我亲自到过莫氏!”

    停顿了下,沉冷的声音继续在车厢内响起,“但是非常遗憾,屹弘,这次的事情跟莫源生没有关系!”

    “唐萌!”靠坐在车椅上的男人,漆黑晦涩的双眸里填满震惊,“确认了吗?这件事真的跟她有关?”

    沉重的目光盯着路面,顾展铭摇了摇头,“还没有,不过,我有预感这次的事情,她拖不了干系!”

    紧握的拳头狠狠地砸在车门上,唐屹弘心底仿佛撕裂的疼,“如果她真想找死,我成全她!”

    扭过头看了眼目眦欲裂的男人,顾展铭紧抿着嘴角低叹了声,“关震那边应该很快就有消息了!”

    眼帘下压,遮住盘旋在其中的杀意,唐屹弘嗯了声,靠坐在椅子上不再说话。

    清冷的目光划过他搁在腿上的手,顾展铭发现他紧握的拳头隐隐发颤着,收回视线看着眼前的车流,男人低声开口,“屹弘,琳昔不会有事情的!”

    “我知道!”点了下头,唐屹弘震地有声地说道,“我不会让她有事情的!”

    飞驰在道路上的布加迪,载着两个面色沉重的男人,往唐门总部而去。

    ……

    酒店内,依旧被捆绑在床上的女人,睁着惊惧的双眼看着窗外,不断地在心底祈求着,这个时候能有人打开房门救她出去。

    看着眼底豪华的房间,唐萌的眼底恨意滔天!

    脑海中不断地勾勒出她离开这里后,将要干的事情。

    罗莹云,她第一个不会放过她的,这几天的折磨都是拜她所赐。

    冯涛,她也不会放过,她唐萌的身体,不是他这种恶心的臭虫能碰的。

    女人不断地在幻想着折磨两人的方法,嘴角不自觉地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或许她的祈求有了作用,紧闭的房门被人重新打开。

    门锁旋转的声音落进唐萌的耳中,发亮的双眼紧紧地盯着门口的方向,身体下意识地挪动着,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

    只是,当冯涛的身影再次进入她的视线时,双眼里的惊喜直接变成了错愕跟惊惧。

    “妈的!”随手将手里提着的提包扔在床铺上,男人双手插腰在房间内来回走动着,神色看上去非常地激动。

    惊惧的双眼紧紧地盯着男人黑沉冰冷的脸,唐萌紧绷着身体不敢挪动分毫,心底却划过惊疑。

    他,不是已经离开衢城了吗?

    快步走到窗户边,男人撩起纱帘的一角往下看去,阴翳的双眼里布满寒霜。

    回身看着床铺上的女人,冯涛微眯的双眼里冷光乍现,提着双脚走了过去,直接撕开了封住她嘴巴的胶带,冷声质问着,“有没有办法送我出城?”

    “你难道出不去?”看着焦躁中的男人,压着心底的恐惧,唐萌沙哑开口,“外面发生什么事情了?”

    “衢城所有的道路都被封锁了,只准进,不准出!”双手插在腰上,冯涛冷声说着外面的情况,“现在根本出不去!”

    女人的心底冷笑了声,面上却是惊惧万分,对着他连连摇头,“现在这样的情况,我根本没办法的!”

    “你不是唐家小姐吗?”冰冷的视线紧紧地盯着床上被他扎成粽子的女人,冯涛怀疑地问道。

    ”唐家小姐?”对着男人凄楚地笑了下,唐萌摇了摇头,“我现在哪里还是唐家小姐?他们早已不管我了!”

    紧紧地盯着女人的双眼,冯涛突然意识到这次的事情,绝非十年前那么的简单了。

    十年前!

    男人的双眼亮了下,罗莹云或许有办法!

    十年前的事情,她都能平安无事地逃脱,她背后肯定有人在帮她!

    只是不知道,十年后的今天那个人还有没有这个能力!

    看着脸上阴晴交错的男人,唐萌紧着呼吸尽量压缩着自己的存在感。

    冯涛扯过刚才被他甩在床尾的袋子,从中摸出了机子,手指快速地在上面移动着,找出了罗莹云的电话拨了过去。

    “你怎么还给我打电话?”蹙着眉,女人十分不耐烦地开口质问着,“我们现在银货两讫了!”

    “安排我出城!”对于女人的不满,冯涛直接选择了无视,沉冷出声,“现在衢城所有出城的路口都有警察盘查,我根本出不去!”

    “冯涛,那是你的事情!”男人所讲的情况令罗莹云心惊了下,匀速前进的车子猛然偏了下方向,差点撞上了路边的隔离带,“何况我根本没办法带你出城!”

    “罗莹云,你就别这么谦虚了!”低笑了声,冯涛寒凉的声音穿过电波落进她的耳中,“十年前,那么大的事情你都能从唐顾两家的手里逃过,今天怎么变得这么不自信了!”

    “冯涛,你给我闭嘴!”听男人重提十年前的事情,罗莹云压着声音警告着,“你再胡说八道,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女人愤怒的声音稍稍拉回了男人的理智,只见他侧声盯着床上目露惊惧的唐萌,嘴角弯了下,“罗莹云,若想要我闭嘴,就尽快安排我出城,否则我死,也会拉个垫背的!”

    “你让我好好想想!”隐着怒气,罗莹云知道这些亡命天涯的人,为了活命什么事情都干地出来。

    “罗莹云,你不想跟我死在一起,就动作快!”男人不再跟她废话,摁掉通话,捏着机子靠在窗户边,含笑的目光打在唐萌的身上,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舔了下干燥的嘴角,唐萌盯着男人脸上柔和的弧度,紧绷的身体下意识地颤动着。

    “看样子,你是猜到了吧?”男人虽然用的是疑问句,声音里却是万分的肯定,背光而立的身体依旧懒懒地靠在窗户上,冯涛冷笑了声,手指磨着下巴苦恼地开口,“你说我该怎么对你呢?”

    对着他拼命地摇着头,唐萌此时真的害怕了,“我什么都不知道,你放过我吧!我也不会到外面胡说八道的!”

    看着女人真诚的脸,冯涛却是摇了摇头,“我觉得死人的嘴巴是最紧,最让人觉得安全的!”

    女人苍白着脸惊恐地盯着隐匿在光影里的男人,被束缚住的身体猛烈挣扎着,破碎的声音里裹着她心底的绝望跟恐惧,“你刚才说放过我的!我求求你,我真的不会说的!”

    “我刚才的确是放过你了!”抬着食指对着她晃动了下,冯涛勾了下嘴角,“可惜的是,我现在改变主意了!”

    “我有办法送你出城!”看着男人寡冷下来的脸,唐萌惊叫出声,“你相信我,我一定把你送出城!”

    “你不是说没有办法吗?”冷凝着目光盯着床上早已灵魂出窍的女人,冯涛冷声质问,“刚才这是耍我玩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