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八百十九章 今晚这是谁的报应!

时间:2018-05-27作者:若霖龙

    ,!

    听着女人轻柔的低吼声,男人靠坐在沙发上,轻阖着双眼嗤笑出声,“夏琳君,协议书过后,你不会以为你我就此毫无瓜葛了吧?”

    “莫源生,你我本就没有瓜葛!”紧捏着机子,夏琳君隐忍着心底的不安沉冷开口,“请你以后别再做些似是而非的事情打扰到我的生活!”

    “可是怎么办呢?”男人的声音似乎很苦恼,“看着你被顾展铭雕琢成现在的模样,我这双手也想试试!”

    温度适中的玻璃房中,夏琳君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脑海中闪过那昏暗的包间里被他强压在身下的恐怖画面,苍白着脸直接挂断了电话。

    手指揉捏着额头,胀痛的脑海中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会被这个男人给盯上?

    “太太,你这是怎么了?”抱着孩子走进玻璃房,王阿姨注意到女人苍白的脸色,不免有些担心,“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我没事情!”摇了摇头,温柔的目光落在她怀里的孩子身上,伸着手接了过来,轻笑着开口逗弄着,“瞧这双大眼睛,我家宝贝这是醒了呢!”

    “喝完奶粉,就咿咿呀呀地想要找你了!”王阿姨看着两人,浅笑着说道,“这双眼睛就往外看,然后回过头来看看你,太可爱了!”

    “我这奶水现在已经不能满足她的肚量了!”掂了掂孩子的重量,捏了捏她的小胖手,夏琳君抿着嘴委屈地说道,“宝贝,你都快成肥妞了!”

    “瞎说!”弯下身重新将孩子抱进怀里,王阿姨不高兴地说道,“我们宝贝最漂亮了,对不对?”

    看着王阿姨将孩子放进旁边的摇床,夏琳君弯着嘴角笑了笑,压在眼底的那丝烦躁随着孩子的咿咿呀呀声而消散了不少。

    “太太,别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安顿好孩子,王阿姨回身看着夏琳君柔和的眉眼,出声安抚着。

    “你也看到了?”对着她勉强笑了下,夏琳君无奈地叹气,扭过头看向顾东兴两夫妻所入住的别墅,轻声出口,“豪门里最忌讳的就是丑闻了,我这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出来,让整个顾家成为了整个衢城的笑话了!”

    顺着女人的目光看向远处,王阿姨抿着嘴角一时没有出声,她其实也在担心那两位的看法。

    “你应该相信顾总,他会处理好的!”看着女人眉心的疙瘩,王阿姨温声出口,“放宽心,有些人就直接把他当成地沟里的臭虫,不值得你费神的!”

    对着她笑了下,夏琳君点了下头,“放心吧,这些臭虫虽然惹人厌,但还不至于能困死我!”

    “你明白就好!”看了眼摇床上的孩子,王阿姨抿着嘴角笑了下,“那我就先去忙了!”

    嗯了声,夏琳君起身坐到了摇床边,捏着孩子的小胖手,温柔的目光锁着她精致的眉眼,整颗心都要融化在她圆润的双眼里,“我陪着她,你去忙吧!”

    ……

    帝云办公室内,顾展铭隐忍着满身的怒气看着摊开在桌子上的各类报刊,手指快速地翻阅着,双眼所到之处皆是各种恶意的揣测。

    “莫源生这是真不想活了?”唐屹弘起身拿起其中的一份搁在眼底翻看着,冰冷的双眼盯着上面大幅度的报道。

    “他的确是在找死!”清寒的双眼紧紧地盯着版面上的男人,顾展铭紧握的拳头狠狠地砸在他的脸上。

    “展铭,这次他放出紧跟帝云投资海外的消息,用意在哪里?”双眼快速地扫过版面上的报道,唐屹弘拧着眉问着对面的男人,“这不合常规的操作,不觉得令人匪夷所思吗?”

    紧锁的眸光扫过唐屹弘手指间捏着的报纸,顾展铭起身绕出了办公桌,“的确,出乎意料!”

    “你这是?”看着拿起车钥匙的男人,唐屹弘蹙着眉困惑地问道,“干什么去?”

    “我得回趟香泉湖!”看着唐屹弘,顾展铭拧着眉回答,“你嫂子应该看到新闻了!”

    点了下头,唐屹弘放下手中的报纸,随着他的步子往外走去,“的确是应该回去看看!”

    嗯了声,顾展铭迈进电梯,直接往负一楼行去。

    看着紧闭的电梯门,唐屹弘紧抿着嘴角转身往楼梯口的方向走去。

    楼下那个女人,怕也是担心上了。

    “爸!”坐进布加迪的男人,紧着眉心接起顾东兴的电话,“什么事情?”

    “这一波波的到底怎么回事情?”捏着机子,顾东兴坐在电脑前,锁着眉心看着莫源生的采访视频,“琳君跟他到底有没有关系?”

    “爸,我正在往香泉湖赶,等我回来再说!”听着顾东兴略有些不耐的声音,顾展铭拧着眉回答着,“这些子虚乌有的事情,你别去看!”

    “行,等你回来再说!”挂断电话,顾东兴随手将机子拍在了办公桌上,紧蹙的眉心里是他此刻显而易见的烦忧。

    “展铭怎么说?”看了眼被他拍在桌子上的手机,郑淮西关心地问道。

    “说是子虚乌有的事情!”起身坐到她的身边,顾东兴重复着顾展铭的话,“让我们不要去在意,他在赶回香泉湖的路上!”

    “前面的协议书刚过去,现在这个男人又跑出来说些似是而非的话,”摇了摇头,郑淮西无奈地开口,“怎么让人相信没有事情?现在展铭怕是被人在背后戳着脊梁骨嘲笑呢?”

    “这两年事情的确有点多!”靠坐在沙发上,顾东兴低叹了声,手指捏着鼻梁,神色里有些疲惫。

    轻点了下头,郑淮西无奈地叹息着。

    “等展铭回来,看看他有什么安排!”起身走出书房,顾东兴低声跟身边的女人说道,“这样下去,并不是办法!”

    顾展铭回到香泉湖先到了两人的别墅内,迈步走进房子,见顾东兴沉着脸靠坐在沙发上,郑淮西的脸色也不是很好,薄唇抿了下低声开口,“爸,妈!”

    “这件事到底怎么解决,你心里有没有数?”看着坐进沙发的男人,顾东兴沉声问道,“帝云最近这一年多的时间内,负面新闻实在太多了,这对一个想要往前发展的企业来说并不是好事情!”

    “爸,我已经在想办法解决了,”跟顾东兴的双眼对视着,顾展铭低声安抚道,“只是还需要点时间!”

    “琳君跟他怎么会有这么深的牵扯?”探究的双眼压在男人的身上,顾东兴直接询问着其中的原由,“她之前的男人不是郭世扬吗?怎么现在跟莫源生反而牵扯不清了?”

    “爸,她一直以来的男人都是我!”顾展铭随手将手指间的钥匙啪地一声扔在了茶几上,沉声纠正着他的说法。

    “行,”摆了摆手,对于他的计较,顾东兴也无话,“之前也没有苗头,莫源生怎么一下就瞄上你老婆,还紧咬着不松口呢?”

    “那个变态的想法,我怎么知道!”烦躁地点了根香烟,顾展铭深吸了口回答着。

    看着面前吞云吐雾的男人,顾东兴也是烦躁,“这一年多,顾家也是为衢城百姓无聊的生活贡献了不少的谈资了!”

    “放心吧,再过段时间他就蹦跶不起来了!”将手指间的烟蒂狠狠地压进烟灰缸,顾展铭微眯着双眼沉冷地开口。

    “莫兆兴也是造孽,养了这么个儿子出来,晚年还被他直接软禁在别墅里出不来!”看着烟灰缸内残留的烟雾,顾东兴感慨地说道。

    抬着眼帘扫过面前的两人,顾展铭沉着脸,异常肃穆地开口,“你们别给琳君压力,碰到这种事情,她的心里也不好受!”

    “这媳妇太漂亮了,烦恼的事情也多!”挑着眉看着顾展铭皱紧的眉头,郑淮西摇头打趣道,“你深有感触吧?”

    “妈,这个问题你应该问你身边的男人!”往顾东兴的方向睨了眼,顾展铭非常不厚道的把问题扔给了他,“他的回答应该是最符合你的心意的!”

    看着男人不怀好意的双眼,顾东兴回身看着郑淮西含笑的目光,只是沉凝了会回答道,“甜蜜的负担!”

    噗嗤笑了声,顾展铭倾身拿起茶几上的钥匙,挑着眉看着满脸笑容的郑淮西,“爸的感觉,就是我的感觉!”

    “行吧!”摆了摆手,郑淮西嫌弃地开口,“回家照看你甜蜜的负担去吧!”

    站起身,顾展铭并没有马上离开,拧着眉看着沙发上的两人,“你们?”

    “放心吧,只要琳君真没有跟这个莫源生有牵扯,我们不会插手你们两口子的事情的!”看着顾展铭,郑淮西承诺着,随即话题一转,板着脸训斥着,“你也早点把这些妖魔鬼怪消灭了,让我们清净点!”

    男人沉着眉点了下头,提步快速地往门外走去。

    靠坐在沙发上的两人相视一笑,郑淮西对着他低声嘀咕,“两人的感情,我们不必担心了!现下流行的事情,也应该不会发生在这两孩子身上!”

    “你担心的事情,永远跟别人不同!”轻摇着头,顾东兴起身绕出了茶几,“我现在担心的是出去会不会被人围攻!”

    “还真有可能!”挑着眉看着走出屋子的男人,郑淮西轻笑着开口,“据说,香泉湖外围着一堆的记者,你最好做好心理准备!”

    移动的双脚顿了下,顾东兴侧身重新走了回来,在郑淮西疑惑的视线中解释,“我给关震打个电话,让他安排个人跟我出去!”

    抿嘴笑了下,郑淮西摇着头往楼上走去,“你可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扫了眼台阶上的女人,顾东兴无奈地叹气!

    现在的新闻工作者早已不是过去的那批人了,身边不安排个人护着,从人堆里挣脱出来,他可能就是赤条条的了。

    “你怎么回来了?”看着驶入院子的布加迪,夏琳君起身走出了玻璃房快步迎了上去,嘴角挂着轻柔的微笑。

    “公司没什么事情,心里又挂念你,就回来了!”伸着长臂将人轻拢进怀里,顾展铭对着她轻声解释,抬着视线往玻璃房内扫了眼,“跟孩子在一起呢?”

    嗯了声,歪在男人的胸口,随着他的步子往里走去,夏琳君轻声问道,“你是看到那些新闻赶回来的?”

    “不完全是!”摇了摇头,顾展铭压下身将摇床里的小人儿抱进怀里,抬着眼帘望着一脸浅笑的女人低声开口,“也的确是想你了!”

    对上男人溢满柔情的深眸,眼帘轻颤,夏琳君垂下眉目避开了他火热的目光。

    “怎么,害羞了?”臂弯间抱着孩子,顾展铭走到女人的身边,伸着长臂缠上她的细腰低哑出声,“真想时刻将你带在身边!”

    男人坚实的长臂间拢着他最深爱的两个女人,夏琳君轻抬着视线望进他低垂的眸子,抿着红唇笑了下,“我也是!”

    脖子下压,在她的红唇上轻点,薄唇裹着她丰润的唇瓣喟叹出声,“琳君,我爱你!”

    “我也是!”唇舌纠缠间,夏琳君柔声回应着他的爱意。

    男人臂弯间的宝贝睁着黑白分明的双眼看着面前的两人,小手紧抓着女人垂落在她身上的长发,咿咿呀呀地说着话。

    “你不必担心的!”挨着他坐在贵妃椅上,夏琳君把玩着男人的长指轻声开口,“我能调整好自己的心态!”

    “再忍耐段时间!”轻抚着女人的发丝,顾展铭半拥着她,“等莫氏彻底不存在了,他也就不会再惹人生厌了!”

    “你打算,”拧着眉看着男人,夏琳君猜测道,“将莫氏连根拔起?”

    嗯了声,顾展铭并没有隐瞒接下来的打算,“现在计划已经进行了一部分,顺利的话,不出三个月莫氏将彻底在衢城消失!”

    “一切小心!”想到那个全身笼罩在阴冷气息里的男人,夏琳君紧着男人的手指叮嘱道。

    “放心吧,我心里有数!”紧着怀里的女人,顾展铭柔声安抚着,“这个问题迟早要解决的,早解决,早安心!”

    嗯了声,夏琳君侧躺在男人的双腿上,回握着男人宽厚的手掌,心底却有些不安。

    ……

    唐萌开着车子往罗莹云所给的地址驶去,广播里正在播放着莫源生这次受访的录音,女人的嘴角浅浅地勾着,显示她此刻不错的心情。

    “夏琳君,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嗤笑了声,唐萌捏着方向盘轻声呢喃着,“这就是你的报应吧!”

    脑海中滑过莫源生阴冷的脸,女人的心里就是一阵舒畅。

    想到当时跟他交易时自己提出的条件,她的双眼里散发着幽冷的光,“夏琳君,接下来还有好戏等着你,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一路疾驰达到目的地,唐萌看着等在门口的女人,提着双脚走了过去。

    双眼在她依旧裹着纱布的双手上的滑过,蹙着眉关心地问道,“你现在就住酒店了?”

    “不是!”对着她摇了摇头,并肩往里走去,随口解释道,“今天不是要谈事情吗?外面方便点!”

    对于她的说辞,唐萌并没有怀疑,随着她走进了电梯。

    “他什么时候过来?”双眼在房间内走了一圈,唐萌靠坐在沙发上问着正沏茶的女人。

    “已经在路上了!”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罗莹云抿了口水轻声说道,“再等等!”

    “这个人可靠吗?”看了眼放在面前的白开水,女人的细眉轻蹙了下,并没有拿起来喝的意思。

    “可靠!”对着她点了下头,罗莹云坐在床沿上,“每个行业都有游戏规则的,所以你放心吧!”

    “其实,我觉得我们地下交易更合适!”唐萌拧着眉跟罗莹云说道,“这样跟他见面,未必是好事情!”

    “一般的情况是这样!”点头附和着她的说辞,罗莹云随即无奈地开口,“只是为了能确保事情完美地解决,他希望多了解一下夏家姐妹的事情,只能面谈!”

    舔了下嘴角,唐萌低垂着头靠坐在那里,等着那个男人的到来。

    提着眼帘看着沙发上的女人,罗莹云轻轻摩挲着手指间捏着的杯子,眼底划过一抹幽冷的光。

    门铃响起惊醒了陷入沉思的女人,抬着视线看着罗莹云快步往门口走去。

    看着进来的男人,唐萌的双眼微微凝了下。

    “这是冯涛!”罗莹云站在两人之间做着介绍,双眼下意识地扫过男人的眉目,见他淡漠的视线搁在唐萌的身上,并没有任何的攻击性,紧在胸口的呼吸慢慢地吐了出来,“这是唐小姐!”

    “你好!”男人伸着手礼貌性地跟唐萌握了下,随即松开并没有逾越的举止。

    点了下头,唐萌重新坐进沙发,身体下意识地往旁边挪了点距离,几乎是紧贴着扶手而坐。

    房间内也就放了这么一张沙发,冯涛看了眼已经坐在床沿上的女人,提了下裤脚坐在沙发的另一边。

    两人之间还能坐下一个人的距离,男人端坐在那里,并没有任何令人不舒服的感觉。

    含笑的目光搁在那点距离上,罗莹云提着眼角扫过面前假正经的男人,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很快隐了下去。

    “唐小姐能跟我说说这次目标的特点吗?”侧身看向唐萌,冯涛低声开口,“越详尽越好,这样我才能做出合理的安排!”

    “这些难道不是你自己要去调查的吗?”蹙着眉看了眼床沿上的女人,唐萌疑惑地开口,“在我的印象里,我只需要付费就可以了!”

    “唐小姐,这个我需要解释下!”轻笑声,冯涛看着她说道,“一般情况下是你说的这种情况,只是这次两位要对付的人,情况比较特殊,何况两人之间还有唐门的人守护,不了解清楚怕是很难完成这次的事情!”

    看着冯涛认真的眉眼,唐萌拧眉点了下头,“行,你想知道什么?我会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

    罗莹云的手机在此时想了起来,摸出机子看了眼,对着两人做了个手势,“你们谈,我到外面接个电话!”

    看着走出房间的女人,唐萌也没有多想,轻声回答着冯涛提出的各种问题。

    在罗莹云离开房间十分钟后,唐萌蹙着眉看向紧闭的房门,眼底闪过些许的疑惑。

    “唐小姐不觉得,罗小姐的这个电话,接的时间长了点吗?”顺着女人的目光看着房门,冯涛挑着眉问道。

    “什么意思?”收回视线盯着眼底的男人,唐萌凝着目光冷声问道。

    “意思是,”在女人紧着的呼吸声中,冯涛扯着嘴角笑了下,笑声中裹着些许嘲讽的味道,“今晚唐小姐要留这里陪我一晚,纾解我身体里的欲望!”

    错愕了下,唐萌很快意识到自己被罗莹云给算计了,心口起伏地厉害,这是她异常愤怒的表现。

    起身快步往门口跑去,想要逃离男人的魔掌,却在她双脚迈出两步后直接被扯回狠狠地甩在了床铺上。

    “冯涛,你要是敢碰我,唐门的人不会放过你的!”一阵眩晕过后,唐萌快速地坐起身,看着已经脱下衣服的男人,冷声警告着。

    看着不断后移的女人,男人的嘴角勾着一抹冰冷的笑意,“唐小姐,你花钱请人杀你嫂子,你还天真地认为唐门的人会为你出头吗?”

    看着男人不断逼近的赤裸身体,唐萌的双眼里迸射出强烈的恨意!

    虽然她也不知道这股恨意是针对谁的!

    是罗莹云的,还是面前这个男人的,亦或者是她自己?

    “为什么不是她?”紧贴着墙壁,唐萌恨声出口,“你放过我,我去把她带回来给你,随便你怎么玩!”

    摇了摇头,男人站在床铺边挑着眉欣赏着女人略有些恐惧的双眼,对着她勾了勾手指,“唐小姐也是聪明人,既然反抗不了,何不乖乖躺下享受?”

    垂在身侧的手指紧紧地攥起,唐萌颤抖的目光搁在男人的眉眼上,第一次认真地打量着他。

    身材魁梧,一米八十左右的身高,方脸,浓眉,狭长的双眼里即使微笑着也是冷光闪烁,全身肌肉紧绷,线条坚硬,看的出来这是一具长年锻炼的身体。

    唐萌其实并不喜欢这样的身材,对于她来说这些肌肉太过于夸张,完全不符合她的审美。

    女人眼底一闪而过的厌恶进入男人的双眼,在她闪神的瞬间直接跳上床铺将人扯进了怀里。

    “冯涛,你别后悔!”满含恨意的双眼紧紧盯着压在身上的男人,十指用力扣进他的肌肤,沉声威胁着。

    回答她的不过是男人用力扯落她身上的薄衫,直接压进她的体内,不顾她的感受强硬地占有着。

    ……

    南宫成燕放下孩子,扣上胸前的暗扣,俯身在孩子的小脸上亲了亲,“宝贝,妈妈今天有事情要先回去了,明天再来陪你!”

    “南宫小姐今天是有约会吗?”韩妈妈站在床边,一脸柔和地看着床沿上的女人,视线在她华美的连衣裙上走过,轻声问道。

    嗯了声,南宫成燕弯下身抱起了南宫若妍,对着韩妈妈笑了下,“那我就先走了!”

    看了眼床铺上的孩子,韩妈妈嗯了声,随着她往外走去,状似随意地说道,“看样子,南宫小姐的好事将近了!”

    挑着眉低笑了声,南宫成燕无奈地说道,“八字还没一撇呢!”

    “看你眉眼之间隐着的笑意,就能看出你对这个男人还是相当满意的!”韩妈妈回身看了眼书房的方向,声音下意识地放大了点。

    “他的确是挺不错!”想到施一帆,南宫成燕垂眸看着怀里的宝贝,对上她弯起的眉眼,“你也觉得不错,是不是?”

    “南宫小姐这是要回去了?”客厅里的卡伊娃看着迈下台阶的女人,放下手中正在翻看的资料礼貌而疏离地问道。

    对着她轻点了下头,南宫成燕嘴角抿着一抹浅淡的笑意,“有些事情要回去处理一下!”

    “需要我安排司机送你回去吗?”看了眼女人怀里抱着的孩子,卡伊娃挑着眉礼节性地问道。

    “不必了!”摇头拒绝了女人的好意,南宫成燕对着她笑了下,“那我先告辞了!”

    轻阖双眼,卡伊娃对此并没有异议,“你慢走!”

    “韩妈妈很喜欢她?”看着南宫成燕走出房门,卡伊娃开口问着依旧浅笑的女人,眉目间有些好奇,“她有什么地方吸引你的吗?”

    回身看着面前一身清冷的女人,韩妈妈对着她笑了下,抬着双眼扫过楼梯口,轻声低语,“你不觉得你的未婚夫需要有人来折腾他吗?”

    “她有这个本事?”回身看了眼南宫成燕离开的方向,卡伊娃撇着嘴角并不认同。

    “我也不知道!”摇了摇头,韩妈妈走到卡伊娃的身边坐下,无奈地开口,“或许只是我的一厢情愿吧!”

    想到南宫成燕嘴角上的那抹微笑,韩妈妈心里就一阵烦躁。

    “听说南宫小姐的家就在对面的小区!”重新打开资料,双眼落在文件上,卡伊娃状似无意地轻声嘀咕。

    “你的意思?”挑着眉问着身边的女人,韩妈妈的双眼闪了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