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八百十三章 琳君,他未必适合燕子!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莹云,上次医院回来后,你没有跟别的男人在一起吧?”张晨婉放下筷子,拿着纸巾按了下嘴角,挑着清凉的目光看着对面低头吃东西的女人。

    捏着筷子的手指紧了下,罗莹云抬着目光看着张晨婉,双眼里有些躲闪,却是对着她摇了摇头,“没有!”

    嗯了声,靠坐在椅子上,张晨婉轻叹了声,“你也知道,现在的男人就喜欢原装没有被人动过的女人,你那里虽然是修补上去的,有些男人还是吃这套的!”

    女人的面色僵了下,低垂着眼帘看着面前的瓷碗,抿着嘴角没有说话。

    “你姑姑要给你介绍的人,也不会太差,到时候挑个好的就嫁人吧!”看着对面低着头一声不吭的人,张晨婉跟着又叹息了声,“这个事情你不相信我,以后我也不参和了!”

    听她这么说,罗莹云本是低垂的头重新抬起来看着她,眼底有些探究,对于张晨婉的话,她似乎并不怎么相信。

    “你这孩子,妈还骗你不成!”瞪了眼,张晨婉起身离开椅子站了起来,“放心吧,我不会再管了!”

    看着走出餐厅的身影,罗莹云的眼底闪着亮光,心底有些雀跃!

    回到罗家的这段时间,她最怕的就是张晨婉会把纪德明带进来,现在这个问题解决了,她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站在客厅里的女人,回身重新看进餐厅,微微泛冷的双眼搁在罗莹云的背影上,嘴角勾着一抹冷笑,垂眸轻抿了下嘴角,转身往楼上走去。

    她得跟那个色急的男人联系一下,安排个时间尽早将人送到他手里才行。

    罗莹云离开餐厅回到房间,背靠在实木门上,弯着嘴角看着窗外。

    张晨婉的松口,让她忽然觉得轻松了不少。

    姑姑对她一向都是疼爱有加的,只要自己坚持,她最后都会屈服。

    双脚移动,女人轻快地躺进柔软的床铺,仿佛整个人都要飘起来一样。

    低垂的眸子看着依旧打着石膏的手臂,双眼暗了下。

    想到唐屹弘那冰冷的目光,冷酷的手段,身子不由地缩了下,断臂的痛仿佛再次席卷全身,双眼露出了些许惊恐的色彩。

    画面轻转是他跪在夏琳昔面前,满含深情的说着爱意,女人的眼底压制不住的妒忌跟愤恨。

    眸底流转的冷光吞噬着她所有的理智,起身离开床铺,罗莹云坐进在了电脑前。

    手指轻动,隐藏极深的文件在她的眼底再次打开。

    屏幕上十一位阿拉伯数字,在她的瞳孔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

    微微缩起的眸光里,是她此刻难以抑制的心情。

    这种混合着兴奋、忧虑、紧张的心情,她已经十多年没有品尝过了!

    轻阖上双眼,女人的嘴角勾着一抹浅淡的笑容,嘴角轻抿浅柔出声,“顾云柔,你在天堂还好吗?”

    眼帘重新掀开,盯着屏幕的双眼没有半点的温度,嘴角上却依旧挂着完美的弧度,“十多年了,你一定也寂寞了吧,过几天我送两个人下去陪你哈!你一定会喜欢的!”

    拿起搁在桌子上的手机,按下了这十一位数字,轻颤的手指是她此刻兴奋而又紧张的心情。

    ……

    “唐总刚才来电,他要我们安排私人飞机到海岛去一趟!”办公室内,关震摸了下鼻子,跟办公桌后面的男人说道。

    轻抬眉峰,看了眼似笑非笑的男人,顾展铭了然地笑了下,“你让王秘书安排吧!”

    “好的!”对着男人点了下头,眼帘下压沉默了会再次开口,“吴剑松想尽早离开衢城!”

    手指间捏着的签字笔顿了下,顾展铭写完最后一笔后停了下来,抬着视线看着关震,“你的意思呢?”

    “他的意思,最近莫源生似乎在有意地避开他某些事情!”回视着顾展铭的目光,关震跟他说着从吴剑松那里得到的消息,“他怕出现万一,所以想尽早离开。”

    “他被怀疑了?”挑着眉看着关震,深眸里有些失望,顾展铭似乎对吴剑松的办事能力不是很满意。

    “未必!”摇了摇头,关震跟他说着他的分析,“莫源生这个人生性多疑,他或许是怕吴剑松掌握了他太多的秘密罢了!”

    “让李清出面对外解释那份协议书的事情,而后你安排他们离开衢城!”长眉拧了下,顾展铭低声吩咐着,“之后他所有的条件,你尽量满足吧!”

    “行,那我去安排了!”点了下头,关震起身离开椅子,声音里有些遗憾,“原本是想将他留在唐门的,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

    薄唇勾了下,男人轻笑了下,”人各有志,强求不得!”

    嗯了声,关震带着遗憾的心情,转身离开了男人的办公室。

    “顾总,这是音乐会的入场券!”王君忆敲门进来,将手中拿着的入场券放在男人的面前。

    “麻烦你了!”看了眼桌子上的入场券,顾展铭对着她扯了下嘴角。

    “应该的!”笑了下,女人的目光搁在男人的脸上深深地看了眼,试探地开口问道,“顾总,是跟太太一起去吗?”

    顾展铭挑着眉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搁下手指间捏着的签字笔,饶有兴趣地开口,“我不是跟太太一起去,你是不是转个身就去打小报告啊?”

    摇了摇头,王君忆拧着眉回视着男人的目光,“顾总,我怎么会是那样的人呢?”

    笑了下,顾展铭的眼底明显是不相信的,却也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去忙吧!”

    看了眼男人掌心下的入场券,王君忆对着他点了下头,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脑海中闪过不久之前顾展铭跟柳重冉的新闻,柳眉轻拧,眼底闪过复杂的光芒。

    回身看了眼男人的办公室,脚跟轻转往楼梯口走去。

    看着屏幕上闪烁不停的名字,顾展铭抬着手指摸了下鼻子,抬着视线看了眼紧闭的实木门,眼底闪过些许的笑意,“消息倒是挺灵通的,我这刚得到入场券,你那边就得到消息了?”

    “入场券到手了?”夏琳君的声音满是惊奇,仿佛才知道这件事情一样,随即轻笑了声,“王秘书的办事效率就是高!”

    垂眸低笑了声,顾展铭倒是没有就这个问题继续纠缠下去,“你让王博过来取一下吧!”

    “老公,拜托你件事情啊!”呵呵笑了声,夏琳君靠在贵妃椅上柔声开口,“你帮我把其中一张送到霍靖庭手里去吧!”

    拿起其中一张捏在手指间看了眼,顾展铭垂眸沉思了片刻,轻叹了声,“琳君,他未必适合燕子!”

    “多了解了解,或许就适合了!”收了嘴角上的那点笑意,夏琳君低声跟他说道。

    长指点着办公桌,顾展铭沉默了会终是答应下来,“行吧,我安排人送过去,不过他会不会过去,就难说了!”

    “顾总邀请,他会去的!”对此,夏琳君还是非常有信心的,眉眼弯了下柔声道谢,“谢谢!”

    “口头的谢谢就不必了!”弯了下嘴角,顾展铭低笑着说道,“一点诚意都没有!”

    “那当我没说!”撇了下嘴角,夏琳君才不上他的当,“好好工作,我挂了!”

    看着挂断的电话,顾展铭哭笑不得地放下机子,“这丫头,越来越没诚意了!”

    看着眼底的入场券,顾展铭按下了秘书室的电话,“王秘书,你进来下!”

    捏着话筒的女人,心里咯噔了下,这前脚刚给夏琳君打过电话,后脚顾展铭就把她叫进去。

    这其中没有因果关系,打死她都不相信。

    “顾总!”重新走进男人的办公室,双眼在他手指间捏着的入场券上看了眼,王君忆并没有如往常一样站在办公桌前,而是离了点距离。

    抬着眼帘似笑非笑地看着几步之外的女人,顾展铭靠坐在旋转椅上一时没有出声。

    “顾总,你有什么事情吗?”鼓着勇气,王君忆再次开口询问。

    面上虽然镇定,只有她自己知道,心底直打鼓。

    “太太说,你的办事效率非常高!”男人在后面几个字上加重了语气,挑着眉看着她低声开口,“你想要什么嘉奖啊?”

    “顾总说笑了,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王君忆对着他勉强笑了下,心底倒是没有多少的担心。

    嗯了声,顾展铭收了搁在她身上的视线,将手指间的入场券放在桌子上,“安排个人,将这张入场券送到霍靖庭手里!”

    “好的!”看着男人重新拿起笔在便签纸上书写着,王君忆提着步子走了过去。

    “这是地址!”将霍靖庭目前的地址交给王君忆,顾展铭低声吩咐着,“尽量交到他本人手里!”

    “我马上去办!”从男人手里接过便签纸,王君忆低头认真地看了眼,拿着东西再次走出了办公室。

    看着转身离开的身影,长眉轻蹙了下,对于夏琳君的安排,他其实并不看好!

    摇了摇头,男人重新拿起签字笔,再次将注意力放在了压在手臂下的文件上。

    ……

    唐屹弘跟夏琳昔回到衢城比原计划推迟了一天,看着面前神色略些疲惫的女人,夏琳君蹙着眉关心地问道,“你这是万里长征去了吗?怎么这么疲惫,还有黑眼圈?”

    “一言难尽!”摇了摇头,夏琳昔窝在沙发上装死,根本不想回忆这几天的假期生活,“我以后再也不去度假了!”

    “你不是很喜欢往外跑的吗?”看着夏琳昔满脸生无可恋的样子,夏琳君十分地不理解,“你家那位到底带你到哪里了,让你疲惫成这样!”

    “姐啊!”起身扑到夏琳君的怀里,夏琳昔圈着她的腰身满目委屈,“我这几天去的最多的地方,就是酒店那张超级豪华的床铺,你说我能不疲惫吗?”

    看着夏琳昔的双眼震愣了下,夏琳君搂着她噗嗤笑出了声,“我可怜的妹妹,姐姐同情你几秒!”

    “你还笑!”想着这几天非人的日子,夏琳昔磨着牙非常地不爽,“再好吃的东西吃多了,也是痛苦的!”

    “这段时间,你就住在这里吧!”看着夏琳昔明显的黑眼圈,夏琳君轻声安抚着,“让王阿姨给你炖点药膳补补身体!”

    嗯了声,夏琳昔也是心有余悸,现在她根本不想跟唐屹弘呆在一起,“我得在香泉湖多住些时间,我幼小的心灵受到了严重的创伤,短时间内是好不了了!”

    “你也不要什么事情都依着他,该拒绝还是要拒绝的!”看着双腿上有气无力的女人,夏琳君轻声开口。

    轻叹了声,夏琳昔轻阖着双眼无奈地说道,“也怪我不信邪,总以为他会败下阵来的,没想到每次到最后都是我最先认输的那个!”

    “你自己招惹的?”挑着眉看着怀里异常懊恼的女人,夏琳君蹙着眉满眼无奈,“你自己老公什么实力,你难道不知道的?”

    抬着头睨了眼夏琳君,夏琳昔撇着嘴角轻声呢喃,“有句话不是说只有耕死的牛,没有犁坏的田吗?”

    看着怀里困惑的女人,夏琳君捂着嘴笑出了声,抬着手指轻点着她的额头,“那你现在什么体会啊?”

    重新压下头搁在女人的双腿上,夏琳昔撇着嘴角轻叹了声,“一言难尽!”

    “下次这种作死的行为别去干了!”夏琳君苦笑不得地摇着头,“这段时间就住这里吧,让王阿姨给你调理下身体!”

    嗯了声,夏琳昔打着哈欠,眼泪朦胧地开口,“姐,我得上去睡会儿!”

    “去吧!”拍了拍她的肩膀,夏琳君摇着头说道,“王阿姨已经把客卧收拾出来了!”

    嗯了声,夏琳昔微眯着双眼往楼上飘去,她现在就想抱着被子好好的睡上几天,其他什么都不想管了。

    收回目光,夏琳君起身走进厨房,看着正在忙碌的王阿姨低声开口,“阿姨,你给琳昔炖点药膳吧!”

    “哪方面的?”侧身看了眼门口的女人,王阿姨柔声问道,“唐太太这是哪里不舒服吗?”

    “身体有些亏!”双眼轻闪了下,夏琳君低声回答着王阿姨的问题。

    回视着夏琳君有些躲闪的目光,王阿姨了然地笑了下,“行,我心里有数了!”

    “那就麻烦你了!”对着她笑了下,夏琳君拨了下额前的碎发,转身离开了厨房。

    傍晚,唐屹弘跟着顾展铭来到香泉湖,双眼在客厅里转了圈,并没有夏琳昔的身影,拧着眉问着沙发上的女人,“嫂子,琳昔呢?”

    “在楼上睡觉呢!”回视着唐屹弘困惑的双眼,夏琳君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最近这段时间,我想让她留在香泉湖,让王阿姨给她调理下身体!”

    看着夏琳君的双眼轻闪了下,唐屹弘移开了搁在她身上的目光,抬着双眼看向二楼,“我上去看看!”

    嗯了声,夏琳君对此并没有阻拦。

    “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收回视线看着夏琳君,顾展铭挑着眉问道,“怎么忽然把琳昔留在香泉湖里了!”

    “问你的好兄弟啊!”轻睨了眼男人,夏琳君无奈地叹气,“琳昔的身体得调理下,我可没有骗他!”

    看着女人不满的神色,男人提了下眼帘转开了话题,“霍总回话了,他明天会准时到的!”

    嗯了声,夏琳君弯了下嘴角,主动偎进男人的怀里,“顾总邀请,他多少会卖你几分薄面的!”

    “你的安排,燕子知道吗?”看着怀里挑着眉一脸浅笑的女人,顾展铭轻抚着她的发丝低声开口。

    “这只是我的安排,现在没必要让她知道!”摇了摇头,夏琳君窝在他怀里轻声呢喃,“就是想让两人多几次接触的机会罢了!”

    “其实你就是爱操心!”摇着头,顾展铭挑着她的一缕发丝在指间把玩上,“最近这段时间,成燕经常到他的别墅,两人不缺相处的机会!”

    “我知道!”点着头,夏琳君叹息了声,“就是想着多一次是一次,过段时间霍靖庭又要离开衢城了,再次见面也不知道什么情况了!”

    “好了,别操心这些了!”想到霍靖庭的未婚妻,顾展铭就非常不看好夏琳君的安排,只是却也没有去阻止。

    能成总归是好事情,不成也没有损失。

    ……

    “莫总,关阳已经启程离开衢城了!”外贸部的张总走进莫源生的办公室,神色有些着急。

    挑着眉看着办公桌前的男人,莫源生敛了下长眉,起身绕过桌子走了出来,“坐下说!”

    “据可靠消息,他这次直接带走了帝云一个亿的资金!”随着男人坐进沙发,张经理压着声音跟莫源生说着得到的消息。

    “这消息可靠吗?”点了根雪茄,莫源生微眯着双眼,面色异常的肃穆。

    起身关上办公室的门,张经理坐回沙发,压着声音跟男人说道,“这是我一年多前就安插在帝云的人,消息绝对可靠!”

    搁在膝盖上的手指轻点着,看着张经理的视线停伫不动,莫源生紧抿着嘴角并没有马上做出决定,“在等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