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八百十二章 夏琳君,你到底管不管?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越过阿姨的肩膀看向别墅的方向,门口并没有人影,只是院子里唐甸龙的车子依旧停在那里.

    收回视线搁在眼底挡住去路的女人身上,唐萌勾着嘴角笑了下,“阿姨,我是唐家小姐,现在难道连自己的家都不能进去了吗?”

    “小姐,你改天再来吧!”看着女人嘴角上挂着的冷笑,阿姨抿着嘴角柔声解释,“家里确实没有人!”

    “要是今天我非要进去呢?”轻抬着下巴,唐萌收了脸上的那点笑容,下滑的目光盯在阿姨的脸上,“你不要忘记,你只不过是我家里的一个佣人,而我是唐家的大小姐!”

    看着寡冷着脸的女人,阿姨挡在了她的面前并没有想要退开的意思,脸上的浅笑依旧礼貌而疏离,“小姐,等太太回来,你再过来吧!”

    看着阿姨的双眼满是怒气,抬着眼帘看进院子,胸口翻滚着她难以承受的怨气,唐萌不明白一向对她疼爱有加的父母,为什么对门口的自己视而不见。

    “妈、爸,我是唐萌啊,你们明明在家,为什么就是不让我进去?”站在门口,唐萌仰着脖子看着大门的方向,哭泣地撕喊着。

    挡在她面前的阿姨很是为难,回身看了眼没有动静的别墅,试图将唐萌劝开,“唐小姐,太太真的不在家,这段时间她的心情非常的不好,你过两天再来吧!”

    “阿姨,算我求你了,你就让我进去看看他们吧!”压住心里的怒气,唐萌低声下气地跟面前的女人祈求,“我真的想他们了!”

    “唐小姐,我只是个佣人,担当不起你这个求字!”身子稍微往旁边避开了点,阿姨依旧没有松口的意思。

    看着阿姨的眼泪微微眯起,唐萌在心底冷笑了声,面上却是更加的委屈,双手抓着她的胳膊,整个身体直接半跪在了地上,“阿姨,你行行好就让我进去看看我妈吧!”

    “小姐!”看着跪在地上的女人,阿姨倒是真的被吓到了。

    眉头紧紧地皱起,半扶着唐萌,紧抿着嘴角站在原地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阿姨,让她进来吧!”唐甸龙走出客厅站在台阶上,看着门口的一幕,浓眉狠狠地拧在了一起。

    “小姐,你进去吧!”弯下身,阿姨扶着唐萌站了起来,回身看着她快步往客厅的方向跑去,无奈地摇了摇头关上了大门。

    “爸!”看着台阶上的男人,唐萌委屈地直掉眼泪,哽着声音轻声开口。

    “进去说吧!”暗沉的目光在她满是泪水的脸上划过,唐甸龙蹙着眉率先走进客厅。

    看着离开的背影,唐萌抿着嘴角,攥紧身侧的手指快步跟了上去。

    “妈!”看着沙发上的郑闻怡,唐萌哭泣着跑到她面前直接跪了下去,伸着双手紧紧地抱着她的腰身,“妈,你难道你真不要我了吗?”

    看着扑在双腿上哭泣的女人,郑闻怡也是难过地直掉眼泪,手指抚摸着唐萌柔软的发丝,心疼地厉害。

    “妈!”犹如小时候般,哭泣的唐萌紧紧地抱着郑闻怡,失声喊着面前早已痛彻心扉的女人,“我是你的萌萌啊,你明明在家为什么不见我啊?你难道真的不要我了吗?”

    听着她痛哭的声音,郑闻怡红肿的双眼里满是泪水,噼里啪啦落在她的发丝里,紧抿的嘴角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唐萌!”看着神情激动的郑闻怡,唐甸龙看了眼站在旁边的阿姨,示意她将人扶到旁边,“去沙发上坐好,我有事情跟你说!”

    “小姐,我们到旁边坐着!”阿姨半扶着唐萌的手臂将人硬生生地托了起来,带着她坐在了旁边的单人沙发上。

    被半压着坐进沙发的女人,抬着沾染泪水的睫毛看了眼身边的阿姨,眼底冷光划过,随即低着头继续轻声哭泣着。

    “爸、妈!这么长的时间了,你们还是不能原谅我吗?”低声抽泣着,唐萌抬着她那布满泪痕的双眼看着面前神色同样不好的两人,委屈地追问着。

    “唐萌,我听说前几天在商业聚会上,你向你嫂子下跪了?”蹙着眉,唐甸龙盯着低头擦泪的女人,沉声询问着。

    搁在眼角的手指顿了下,唐萌紧抿着嘴角对着他轻点了下头,“我就是想让嫂子帮我在展铭哥面前多说几句好话!”

    盯着唐萌的双眼拧了下,唐甸龙显然没有相信她的说辞,“唐萌,在那样的场合下,你向你嫂子下跪,你难道没有想过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吗?”

    “爸,我当时的确没有多想!”抬着泪眼汪汪的双眼看着对面的男人,唐萌委屈地解释,“我当时就想抓住那个机会,想让嫂子帮我一把而已!”

    “唐萌,你在这个圈子里生活了几十年,而夏琳君进入这个圈子也不过一年多的时间,”深呼了口气,唐甸龙继续沉声开口,“在那样的场合下,为了顾全唐顾两家的脸面她都能做到隐忍不发,你为什么就不能?”

    “爸,她没有我这么深的委屈啊!”女人的唇瓣轻颤着,看着唐甸龙的双眼满是痛苦,“她有展铭哥疼爱着,有你们护着,我又有谁在身边?”

    “唐萌,还记得温泉山庄的事情吗?”盯着唐萌的眸光渐渐地锋利起来,唐甸龙拧着眉沉声开口,“当初的她,又有谁在她身边?”

    想到当时夏琳君挺直着腰身站在眼底的画面,唐甸龙在心底唏嘘不已。

    提起过去,唐萌无话可以辩驳,唯有低垂着头继续轻声哭泣着避开话题。

    “唐萌,你现在已经嫁人,你不光代表着李家,同时也代表着唐家,”看了眼身边的郑闻怡,唐甸龙语重心长地开口,“这次的行为,你难道不知道会让唐顾两家,甚至是李家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吗?”

    搁在双腿上的手指紧紧地攥起,唐萌低垂的眸子里满是怨气,却见她重新抬起头,睁着红肿的双眼看着对面的男人,眼底溢满愧疚,“对不起爸爸,这次的事情是我做错了!”

    看着面色愧疚的女人,唐甸龙拧着眉却依旧没有松开的意思。

    “爸、妈,你们相信我,我这次真的知道错了!”唐萌挺直着腰身看着两人,异常认真地开口,“以前是我不懂事,让你们伤心失望,请你们再给我次机会,我不会再做让你们失望的事情了!”

    “唐萌,我们失望与否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自己的人生你自己要负责!”擦了下眼泪,郑闻怡沙哑着声音对着她说道,“你好好想想,之前那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做出来,会让多少人寒心?”

    “妈!”低叫了声,唐萌满是痛苦地看着她,双眼里满是祈求。

    “唐萌,你先回去吧!”隐忍着心疼,郑闻怡强迫自己硬下心肠,“我今天很累,想上去躺会儿,就不留你在家里吃饭了!”

    看着郑闻怡的双眼明显震愣了下,唐萌没想到她这么低声下气地认错,依然没让她软下心肠。

    “好,那我过两天再来看你!”对着两人勉强笑了下,唐萌站起身,拿着纸巾按掉了眼角的泪水,双眼里满是不舍,“爸、妈,你们照顾好自己,我先回去了!”

    “去吧!”看着唐萌转身离开,郑闻怡隐忍在眼底的眼泪再次流下来。

    唐甸龙收回视线看着伤心的女人,拍了拍她的手,无声安抚着。

    “老唐,你说她真的能走出来吗?”看着身边的男人,郑闻怡低声问着他,声音沙哑而忧虑。

    对着她重重地叹了口气,唐甸龙蹙着眉看着早已没有人影的院子,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他的心底,其实也没有底!

    唐家大门在唐萌的身后重重地关上,女人的双脚就停在大门外没有挪动,轻抬的泪眼看着面前熟悉的景物,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

    垂在身侧的手指紧了松,松了紧,是她心底的不平!

    双脚移动向着车子所在的方向走去,身后的唐家离她越来越远,直至驾车离开,她都不曾回头看一眼!

    ……

    “刚得到的票子,你要不要去?”南宫成燕随手塞了两张票子到夏琳君的手里,看了眼她身边的男人,挑着眉开口问道。

    看着手指间拿着的票子,当看清上面的内容,夏琳君勾在嘴角上的笑意僵了下,瞟了眼正跟南宫政宇下棋的男人,撇了下嘴角没有回应。

    “没有兴趣吗?”眼底划过一抹狡黠的光,南宫成燕轻笑着看着面色不好的女人,继续遗憾地开口,“这么高雅的音乐会,你竟然没兴趣?”

    对着她瞪了眼,夏琳君低着头继续看着手中的两张音乐票。

    本是跟南宫政宇低声说着话的顾展铭,仿佛感觉到夏琳君心情的低落,侧身看了眼,顺着她低垂的目光看向她手指间捏着的入场券。

    钢琴公主四个字落进男人的深眸中,顾展铭心底咯噔了声,看着夏琳君寡冷的脸,男人的心跟着紧了下。

    “展铭,你有没有兴趣跟我们一起去听听?”南宫成燕挑着眉看着沉冷着面色的男人,毫无知觉地继续问着,“柳重冉的世界巡演第一站就选择了衢城,你这个她的老相识不去捧场,似乎过意不去!”

    “我没票!”男人晦涩暗沉的双眼狠狠地盯着面前一脸浅笑的女人,顾展铭磨着牙低声开口,深眸里满是警告。

    “这个好解决!”直接忽视男人眼中警告意味十足的眼神,南宫成燕非常热心地继续跟他说道,“这些我都承包了,到时候你们来就是了!”

    “在聊什么?”拿了盘樱桃出来放在两人的面前,谢芝琳看着满脸笑意的女人轻声问着。

    “钢琴公主世界巡演,展铭说他没有入场券,我就跟他说我能帮他拿到!”对着谢芝琳甜甜地笑了下,南宫成燕非常热心回答。

    嘴角抽了下,狠狠地对着她瞪了眼,谢芝琳侧身看了眼两个面色都不好的人,轻笑地打着圆场,“没有就算了,大家都不去了!”

    “妈,这么高雅的音乐会,你之前不是很喜欢的吗?”挑着眉看着谢芝琳,南宫成燕故意跟她作对。

    “去,”谢芝琳看着故意作对的南宫成燕,无奈地横了眼,“到楼上看看孩子是不是醒了!”

    低头看了眼时间,南宫成燕无奈地站起身快步往楼上走去,禁不住轻声嘀咕,“都个把小时了,也的确是该醒了!”

    “政宇,书房里有本书,我没找到,你跟我进去帮我找找!”看着坐着边上低头研究着棋盘的男人,谢芝琳轻笑着说道。

    “书?”从棋盘上抬起头看着谢芝琳,南宫政宇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对上她使的眼色,依旧模糊没有搞清状况的男人依然站了起来,“行,我帮你去找找!”

    看着快步离开的两人,夏琳君捏着手指间的入场券直接拍在了男人的身上,扭过头看着门外,脸色并不好看。

    轻叹了声,顾展铭探出手臂去够女人,却被她轻易地避开,根本就不想搭理他。

    “这件事情,当时不是已经解释清楚了吗?”挪着身体挨到夏琳君的身边,强健的双臂不顾她的挣扎直接将人固定在怀里,顾展铭轻笑着开口,“现在怎么又杠上了?”

    “我小气呗!”脑子中闪过当时的画面,夏琳君心里就是一阵不舒服。

    “我喜欢你小气!”紧着怀里的女人,男人深邃的下巴搁在她的头顶摩挲着,低哑的声音落进她的耳中,“那件事情的确是我做错了,对不起!”

    被迫窝在男人怀里的女人,轻叹了声,余光扫过被他随意扔在茶几上的入场券,双眼眯了下,“展铭,我想去!”

    “你真的想去?”低垂的眸子认真地看着怀里的女人,试图从她清澈的双眼里看进她的心里。

    嗯了声,夏琳君很肯定地对着他点头,嘴角跟着弯了下,抬着手指轻抚过男人深刻的眉骨,非常傲娇地开口,“有个强大的情敌,其实也是让人非常傲娇的事情!”

    薄唇在她浅笑的嘴角轻点了下,顾展铭看着她宠溺地笑了笑,“既然你喜欢,那么我陪你去!”

    “发生什么事情了?”抱着孩子下楼的南宫成燕,看着黏糊在一起的两人,非常不厚道地开口,“我这才出去几分钟的时间,你们怎么又粘上了?那我刚才的挑拨离间不是白做了?”

    “霍靖庭应该还没有离开吧?”看了眼南宫成燕臂弯里的孩子,顾展铭圈着怀里的女人,满是威胁地开口,“你说他要是知道你把他儿子偷抱出来的事情,会不会扒了你的皮?”

    “好你个夏琳君,”抬着手,非常气愤地指着男人怀里的女人,南宫成燕一脸痛心疾首地看着她,非常失望地控诉着,“你这个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怎么能出卖我呢?”

    “莫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紧着怀里的女人,对上南宫成异常愤恨的双眼,顾展铭根本不搭理她,轻飘飘地回了句。

    睨了眼男人,南宫成燕收了脸上不满的神色,非常嘚瑟地撇了下嘴角,“你去告诉他好了,我不怕!”

    “怎么忽然这么硬气了?”挑着眉看着南宫成燕无所畏惧的样子,顾展铭倒是有了几分好奇,“他看上你了?不能够啊,他又没有眼瞎!”

    “夏琳君,你到底管不管?”瞪了眼这个处处打击她的男人,南宫成燕看着他怀里的女人不满地叫嚷着,“你就看着你老公在你面前欺负他前妻吗?”

    抬着手捂着脸,夏琳君根本不想搭理对面开始胡说八道的女人,弯着的嘴角显示她此刻不错的心情。

    “怎么样,到底去不去啊?”瞥了眼茶几上的入场券,南宫成燕旧话重提。

    “就两张,不好去吧!”夏琳君睨了眼茶几上的两张票子,双手环在顾展铭的胳膊上,紧着眉不是很满意。

    “你说个数,我再去拿几张过来!”南宫成燕轻拍着怀里的孩子,低头在她的小脸上轻吻了下,随口说道。

    “得有六张!”在心底盘算了下,夏琳君对着南宫成燕做了个手势,“行吗?”

    “这么多张,你还不如让你老公出面呢!”睨了眼旁边不作声的男人,南宫成燕提议道,“直接开口要个小包间多好!”

    “能要到吗?”挑着眉,夏琳君侧身似笑非笑看着顾展铭,眼底的流光意味深长。

    “你这是想让我要到,还是要不到?”捏了下女人小巧的鼻子,顾展铭不甚明白地开口。

    “你说呢?”夏琳君拍掉男人捏在鼻子上的手,轻哼了声。

    低笑了声,顾展铭知道她并不是真的生气,卷在她细腰上的手臂紧了紧往怀里拢了几分,垂眸想了下低声开口,“我让王秘书操作下,应该没问题!”

    见包间有了着落,南宫成燕把视线重新搁在夏琳君身上,十分好奇地问道,“你打算邀请那些人一起去?”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对着南宫成燕挑了下眉,夏琳君对着她打了个哑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