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八百十章 屹弘,请好好爱琳昔!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嘴角勾了下,唐萌抬着清冷的双眼看着电视屏幕,微微眯起的双眼里冷光闪烁,“罗姐,你上次的提议,还算数吗?”

    “这是,想好了?”挑着眉看着唐萌,身子歪靠在沙发扶手上,匀称的双腿搁在沙发上,罗莹云支着头,慵懒地问着她,“到时候,可别后悔!”

    “后悔?”轻笑了声,唐萌起身拿起罗莹云随意仍在茶几上的香烟,搁在手指间把玩着,“我是挺后悔的!当初就应该直接把她弄死,现在的我也不至于流落至此!”

    半躺在沙发上的女人,提着眼尾看着面前勾着浅笑的唐萌,低垂的眸子扫过她依旧打着石膏的手,“的确,当初的你若是在夏琳君刚出现时就把她杀了,今天还有她什么事情!”

    “你有人?”手指用力下压,打火机啪的一声,指间的香烟应声点燃,红唇用力吸了一口,辛辣刺激的味道在胸口盘旋,唐萌低垂的眸子看着沙发上的女人。

    “有!”仰躺在沙发上,微眯的双眼盯着天花板,罗莹云轻点了下头,“不过,多年没有联系了,一时也不知道能不能联系上!需要点时间!”

    眉头轻蹙了下,搁在罗莹云脸上的目光有着些许的探究。

    对上唐萌略有些疑惑的双眼,罗莹云只是笑了笑,双脚移动挪下了沙发,手指撩过垂落的发丝,抬着眼帘看着她,“不过费用这块,或许比较大,你知道我手头没有那么多的资金!”

    垂眸沉默了会,唐萌对着她点了下头,“费用不是问题,只要那边手脚干净不留痕迹!”

    “放心吧!人家专门接这种活的,自然知道怎么处理才不会被人盯上!”既然费用不成问题,罗莹云弯了下嘴角,靠坐在沙发的身体愈发柔软。

    “行吧,你安排好了通知我!”弯身将手中的香烟摁进烟灰缸,唐萌拿起搁在沙发上的手包,“我先回去了!”

    看着女人往门口走去,罗莹云眨动了下长睫,眉梢微微弯起,冷声出口,”唐萌,到时候我得问你丈夫要些利息,希望你别介意!”

    移动的双脚停在原地,唐萌回身看了眼沙发上的女人,眼角眉梢跟着弯了下,“随意,我并不介意!”

    “慢走,我就不送了!”看着迈出房门的身影,女人的脸直接寡冷下来,盯着烟灰缸里白色的烟雾,罗莹云扯着嘴角笑了下。

    迈步下楼的唐萌看着客厅里的女人,眼底流露出一丝轻蔑。

    本是整理衣服的张晨婉抬头看向楼梯口的方向,看着缓缓走下楼梯的唐萌,眉头皱了下,双眼往上看了眼,嘴角弯起一抹亲热的弧度,“唐小姐,这是来看我家莹云吗?”

    “知道莹云姐出院了,就过来看看!”站在几步之外看着张晨婉,唐萌朝着她疏离地笑了下,“张阿姨,这是刚回来?”

    “对的!”看了眼唐萌手指间捏着的手包,张晨婉轻笑着问道,“唐小姐这是要回去了?”

    “今天工作室里还有些事情要处理,改天再来看莹云姐!”点着头,双脚移动往门口走去,“那我先回去了!”

    “我们莹云能认识唐小姐这样的人,真是她天大的福气!”随着唐萌走到门口,张晨婉满脸笑意地说道,“你可要经常来看看她,或许过段时间我家莹云就要嫁人了,她就没有这么多的时间能跟要好的朋友在一起了!”

    “莹云姐要结婚了?”回身看了眼台阶上满脸笑意的女人,唐萌的双眼里满是疑惑。

    “你也知道你莹云姐二十八岁了,再不嫁人可真要烂在家里了!”轻叹了声,张晨婉无奈地开口数落,“都是她那个好姑姑给惯的,你看你才几岁就嫁为人妇了,我家这个八字都没有一撇,我这心里可真是着急!”

    对着张晨婉笑了笑,唐萌抬着头看了眼二楼的窗口,转身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看着离开的车子,站在台阶上的女人收了脸上的笑容,撇了下嘴角,轻睨的眼底满是看不上的味道。

    脑海中划过曾经看到过的大尺度的视频照片,张晨婉啧了声,转身重新走进了客厅。

    车子里的唐萌扫了眼后视镜,张晨婉依旧站在台阶上,脸上的神色已经看不清楚!

    想到她要把罗莹云嫁给那个纪德明,唐萌对她就没半分的好感!

    就纪德明那样的人,是个人都不想嫁给他!

    而一个母亲却千方百计要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人家,这样的母亲还不如早死算了!

    脑海中闪过郑闻怡慈祥的模样,唐萌的双眼微微有些湿润。

    “妈!”她真是想她了。

    在唐家的二十多年里,她对她真是好的!

    轻抬的视线看着十字路口那巨大的露天广告屏幕,上面依旧在滚动播放着唐屹弘求婚时的唯美画面,捏着方向盘的手指紧紧攥着,骨节泛白,青筋凸起!

    唇角勾起一抹清冷的弧度,唐萌低头嗤笑了声,“妈妈,你们真的不要我了吗?”

    ……

    “姐!”换下礼服的夏琳昔看着推门进来的女人,对着她莞尔一笑。

    扫了眼平铺在床铺上的礼服,夏琳君轻笑了下,走过去抱了抱洋溢着幸福的女人,“琳昔,祝福你!”

    “谢谢!”窝在夏琳君的颈窝蹭了蹭,夏琳昔弯着眉眼回应着。

    “有没有惊喜?”松开怀里的女孩,夏琳君坐进旁边的椅子笑看着她。

    嗯了声,夏琳昔对着她点了下头,走过去挨着她坐下,身子轻轻靠在她的肩膀上,“他之前一点口风都没有透露给我,走进大厦收到第一朵玫瑰花我才反应过来!”

    “听展铭说,他已经准备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了!”摸了摸夏琳昔的发丝,夏琳君跟她说着从顾展铭嘴里得到的消息,“为了不让你察觉,特意把求婚地址选在了帝云大厦内,总部的所有员工都收到过唐总的一条恐吓短信!”

    “他可真是幼稚!”看着夏琳君,夏琳昔撇着嘴角无奈地说道,眼底却流淌着点点笑意。

    抿唇笑了下,夏琳君点头附和着,“的确非常幼稚!”

    “你什么时候得到消息的?”扯着女人的胳膊,夏琳昔倒是有些好奇,“昨天下班,我竟然一点都没有察觉到,瓶子跟杨琳装地可真是像,就把我一个人蒙在骨里!”

    “我也是昨晚收到杨秘书的电话才知道的!”轻笑着点了点女人的额头,夏琳君跟她解释着,“她们为了你的事情也算是煞费苦心了!”

    “我知道的!”重新窝在夏琳君的肩膀上,夏琳昔抿着嘴角笑了下,随即磨着牙哼哼了声,“不过一码归一码,今早把我骗来的账还是要跟两人算算的!”

    “好了,我也该回去了!”对于夏琳昔磨刀嚯嚯想找人算账的事情,她就不参和了。

    “爸妈他们回去了吧!”起身跟着夏琳君往外走,夏琳昔开口问着夏柏强夫妻两。

    “放心吧,展铭早安排人先送他们回香泉湖了!”回身看着跟在身后的女人,夏琳君浅笑的眸子里是她此刻愉悦的心情,“回去卸妆吧,我走了!”

    嗯了声,看着夏琳君走出休息室的门,转眼消失在了她的双眼里,夏琳昔才关上房门走进了浴室。

    转出转角的女人,看着迎面走来的男人,弯着唇角站在了原地。

    “嫂子!”唐屹弘快步走到夏琳君的面前,抬着视线看了眼她身后的位置,“琳昔,还在休息室里吧?”

    “在的!”对着男人点了下头,双眼扫过他身上的白色礼服,夏琳君浅笑着侧身让了下,“快去吧!”

    嗯了声,唐屹弘对着夏琳君点了下头,提着步子就往休息室的方向走去。

    “屹弘,请好好爱琳昔!”看着快步离开的男人,夏琳君扬声叮嘱,声音里满是对夏琳昔的爱护!

    “请你放心,我会像爱护自己双眼一样爱护她!”双脚停住,转身看着依旧站在原地不曾移动分毫的女人,唐屹弘郑重地对她承诺着。

    嗯了声,夏琳君对着他点了下头,转身往来时的路走去。

    打开休息室的门,双眼划过平铺在床上的礼服,耳边是隐约不明的水流声,看着紧闭的浴室的门,唐屹弘轻笑了下。

    抬着手指扯开了颈子上的领带,脱下了身上的礼服,随手放在了夏琳昔的纱裙旁。

    看着踏进浴室的男人,站在水帘里的女人下意识地抬着双手遮住了前身的位置,眼神里有些躲闪,不敢正视他深刻的五官。

    “老婆!”修长的身影踏进水帘,温热的清水顺着男人分明的肌理往下流淌,唐屹弘单手撑在女人身后的墙壁上,将人拢在他的范围内,敛着水汽的眸子深深地注视着眼底的女人。

    “快点洗!”沾着水珠的长睫轻颤了下,夏琳昔压着呼吸轻声催促着,“外面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你去处理呢!”

    唐屹弘在她惊诧的双眼里俯下身,坚实的双臂将人紧紧地圈进怀里压在胸口上,薄唇沿着她精致的五官一点点地下移。

    “屹弘!”柔软的背脊靠在冰冷的墙壁上,双手下意识地贴在上面防止倒下去,羞涩的眸子看着埋在她身前的男人,不知所措地低叫了声。

    “别怕!”抬起她一条白皙的腿搁在肩膀上,漆黑晦涩的眸子深深地回往着女人落下来的视线,就着头顶滑落的水珠,薄唇抵了进去。

    无措的身体随着他飘荡着,夏琳昔紧紧地攥着身上唯一的浮木,不敢有丝毫的松懈。

    唐屹弘将怀里的女人简单地收拾了下抱出浴室,俯身亲了亲她的唇瓣,“你休息吧!”

    嗯了声,勉强睁开双眼看着面前的男人,伸手捏了捏他的脸颊,夏琳昔弯了下唇角,闭上双眼睡了过去!

    坐在床沿的男人,捏了捏女人搁在身侧的小手,弥漫着柔情的双眼搁在她安静的娇容上,嘴角上的笑意始终没有下去过。

    起身小心地拿起搁在床铺另一边的纱裙,打开衣柜挂了进去,侧身看了眼已经深眠的女人,唐屹弘轻轻地掩上了休息室的门。

    “唐总!”看着走进办公室的男人,杨琳手里捏着一份文件快步跟了进去,“这里有份文件刚送来的,请你确认下,分公司那边等着急用!”

    “我的假期,你腾出时间了吗?”接过杨琳递过来的文件,唐屹弘俯首快速浏览了起来。

    “唐总,我也只能给你安排出三天的时间!”看着认真工作的男人,杨琳十分为难的跟他汇报,“最近你的行程的确排得比较满,这三天也是硬生生挤出来的!”

    提着眼帘扫过满脸为难的女人,唐屹弘扯了下嘴角,将手中的文件递了回去,“行,三天就三天吧!把紧要的事件都集中安排进来,我会抓紧处理掉的!”

    “好的!”点了下头,杨琳拿着文件快步往外走去。

    低垂的眸光扫过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男人的深眸流淌着浓郁的深情,低垂的薄唇轻吻着戒面,嘴角勾着迷人的弧度。

    ……

    莫氏总部,莫源生从财务总监手里接过报表,低垂的眸子快速地扫过,“前期从总部抽出十亿的资金,你需要几天的时间!”

    “三天!”看着男人,财务总监抿唇站在那里,在心底快速地核算了下,给了他确切的时间。

    手指在桌面上轻点了下,莫源生放下手中的报表看着面前的男人,“那你尽快安排下去,三天后,这笔资金我另有用途!”

    “行!”知道莫源生行事风格的财务总监并没有过问这笔资金的去向,从他手中接过报表,直接领命转身出了办公室。

    靠坐在旋转椅上的男人,双手环胸盯着电脑屏幕上的新闻,嘴角扯了下!

    帝云两位总裁倒是挺有意思,顾展铭娶了姐姐夏琳君,唐屹弘将要迎娶妹妹夏琳昔,莫源生低垂的眸子划过一抹冷光!

    顾东兴娶了姐姐郑淮西,唐甸龙娶了妹妹郑闻怡,帝云的初始就是两人拧成一股绳慢慢地壮大,在衢城站稳了脚跟!

    现在帝云的两位继承人,也在效仿他们上一辈,娶了一对相亲相爱的姐妹花!

    嗤笑了声,男人离开旋转椅站在落地窗前,闪着冷光的眸子盯着远处的高楼,抿在嘴角的笑意慢慢地寡冷了下去!

    顾展铭,你想要帝云再在你的手里壮大,就看你是不是还有你父亲的那个好运了?

    “莫总!”吴剑松推门进来,看着落地窗前的男人,“晚上需要我留下来吗?”

    “你先回去吧!”回身看着门口的男人,莫源生对着他打了手势,“晚上我回公寓,你就不必跟着了!”

    “好的!”看了眼坐回办公桌后面的男人,吴剑松退了出去,并带上了房门。

    暗沉的眸子盯着重新关上的实木门,莫源生看了眼屏幕上的时间,扯过搁在旁边的文件,再次工作了起来。

    “莫总!”晚上七点,莫源生走进他位于御园的公寓,看着面前轻柔的女子,男人的薄唇扯了下,随手将手指间的钥匙搁在了柜子上,伸着手指拂过她白皙的小脸。

    “今天的功课做完了吗?”擦过女人的身体,莫源生坐进客厅的沙发。

    “那些视频,我都看完了!”长裙裹身的女人,移动着双脚站在男人的视线里,轻柔地回答着她的问题。

    嗯了声,莫源生低垂的眸子看着女人小巧精致的双脚,粉色的脚趾犹如一颗颗饱满的粉色玉珠,格外的可爱。

    搁在沙发上的手在身侧拍了拍,示意她坐过去!

    看着男人身侧的位置,夏妍抿了下嘴角,提步走了过去。

    伸展的手臂将人拢进怀里,轻阖着双眼靠在沙发上,搁在她腰间的手指轻轻拨动着,“她现在师从林暮生,正在跟他学习设计服装,这方面,你之前涉及过没有?”

    摇了摇头,夏妍抿着嘴角抱歉地开口,“没有!”

    嗯了声,莫源生对于这个答案倒是没有意外!

    “莫总,夏小姐,她是你爱人吗?”看着莫源生紧闭的双眼,夏妍压着呼吸轻声问道。

    搁在她腰间的手指顿了下,紧抿的嘴角轻扯,莫源生却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夏妍,我喜欢聪明的女人,却不喜欢自作聪明的女人!”

    本就紧着的心脏缩了下,夏妍紧绷着身体嗯了声,“对不起,是我逾越了!”

    “过段时间,我会安排你出国一趟!”眼帘重新掀开,莫源生看着头顶的水晶灯低声说着安排。

    垂在身侧的手指紧了紧,夏妍其实并不想出国,“为什么一定要出去呢?”

    侧身看了眼女人没有半点笑意的脸,莫源生抬着手摸了摸她的发顶,起身往卧室走去,淡漠的声音随之而来,“时间不早了,进来休息吧!”

    目光紧随着离开的背影,沙发上的女人紧紧咬着唇瓣,双眼里满是无可奈何的委屈。

    虽然知道她今后的人生,早已脱离了她自己的掌控,但真正来临还是异常地难受。

    深呼了口气,隐忍着绞痛难忍的心脏,夏妍起身走进了卧室!
小说推荐